西丰中文目录

少年药王 第486章 自由和束缚

时间:2019-10-13作者:逐没

    第486章自由和束缚

    空气、阳光、花香……

    西门忠感受着这一切,此时它才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自由,什么是真实。 飞速中文网

    “感觉如何?”隋戈向西门忠问道。

    “拥有血肉之躯的感觉真好。”西门忠由衷地感叹道。

    “是么?”隋戈说,“以精神力的方式存在,不是很好么?曾经有许多人类当中的智者,都认为以精神形式存在的生命体才是最高等的生命体呢。而躯壳,反而是一种束缚。”

    “不!”

    西门忠道,“以精神力状态的存在,简直就是一种永恒的折磨。”

    “折磨?”隋戈很是诧异,在他看来,心魔的这种存在方式,应该算是比较“高级”才是,怎么这些魔头反而觉得不舒服呢。

    “是的,这是折磨。”西门忠道,“你大概不知道,我们心魔从诞生开始,就是以这种方式存在的。我们拥有意识,可以学习,然后知道很多东西,但是却无法去感受这些东西,你明白吗?这就像是一个男人,明明知道跟心爱的女人欢好是一件没事,但是他自己却是一个太监,永远无法感受到这其中的滋味,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哀么?”

    “我明白了。”隋戈说,“你们对于一切的认知,都是建立在想象的基础上,说得通俗点就是意『淫』、yy,越是yy,你们就越是渴望真正去感受和体验真实存在的感觉。”

    “是的。”西门忠舒畅地呼吸着空气,“所以这种真实存在的感觉实在太好了。”

    “看来对你而言,这种感觉的确是好。”隋戈忽地语气一转,“但是,你大概也知道,真实和自由,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不是么?”

    西门忠没有立即回答,似乎心里面在盘算着什么。

    “怎么,你已经有开溜的想法了?”隋戈淡淡地说道,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西门忠的想法。

    魔头终究是魔头,不是那么甘心给人卖命的。

    “不敢。”西门忠似乎对隋戈的手段颇有些顾虑,倒是不敢公然“造反”。

    “你口中虽然说不敢,但是心里面却已经这么做了。”隋戈淡淡地说道,“自从我放你出来之后,你就不再以‘主人’称呼我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反骨仔的想法么?”

    “主人!”西门忠浑身一颤,跪伏在地上,“我不敢。只是刚才太高兴了,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身份。”

    “好吧,我就当你是忘记了。”

    隋戈淡淡地说道,“否则,我不介意重新培植一个魔头。另外,我还要提醒你一下,拥有血肉之躯对你们而言虽然是好事情,但是有时候血肉之躯也是一种束缚,这一点你很快就可以体会到了。”

    “什么束缚……啊!”

    西门忠正在疑『惑』之际,忽地感觉到胸前一阵钻心的疼痛,差点将他痛得昏死过去。

    隋戈不为所动,淡淡地说道:“真实的痛苦,大概也跟你以前想象的痛苦有些不同吧?虽然空气、阳光很真实很舒服,但是痛苦也同样真实。所以,你要明白,这一具躯壳虽然可以让你享受,但同样也可以让你遭受折磨。”

    西门忠一把扯开胸前的袍子,然后便看到他的胸前生长、盘踞着一株血藤,他用精神力一扫,顿时发现这血藤竟然是一株活物,寄生在他的身体之上,而且根须已经跟身体的五脏六腑融和在一起了。

    “这是五翼血藤,少数的可以寄生在修行者体内的灵草。”隋戈用很平静地语气陈述道,“每半年服一次『药』,可以让它处于蛰伏的状态,对你的修行不会产生任何影响。不过,如果你试图干掉它的话,因为它是拥有意识的存在,所以立即就会破坏掉你身体的五脏六腑。”

    “我明白了,主人。”

    西门忠躁动的心思忽地冷静了下来,语气之中有了几分悲凉,“这就是我需要付出的代价。”

    “不错。”隋戈说,“从我们人的角度来看,凡事都有代价的。关键是,你觉得这个代价是否值得。我想,对于你来说,顺顺当当地获取这么一个躯体,付出这么点代价应该是值得的吧?”

    “是的,主人。”西门忠很快摆正了心态。他知道隋戈不是那么容易应付的人,却没想到隋戈早就在这具身体上动了手脚。西门忠如果真的做到了一个“忠”字,那么自然平安无事,反之,恐怕立即就是覆灭的下场。

    心魔有了身体之后,虽然有利于它们修行,也有利于它们去认知和感受这个世界,但是许多事情有其利必有其弊。心魔占据了修行者的身体之后,它们的精神就会更修行者的身体融为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身体彻底毁灭了,那么心魔就算是以精神力的形态离开身体,也存活不了多久,除非修成了元婴。

    也就是说,心魔一旦拥有了身体,它们就变得跟人类修行者没什么两样了。不同的是,它们的意识依然保留着魔头的思维而已,或者阴险、诡谲,或者嗜血、嗜杀成『性』。

    “你明白就好。”

    隋戈沉声道,“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我给取的这个‘忠’字。好了,跟我去见几个人吧,他们都是我的跟班,你以后跟他们的地位一样,都是为我做事。”

    西门忠连忙应是,他已经开始适应作为奴仆的身份了。

    隋戈带着西门忠回到别墅的时候,唐雨溪已经离开了。

    而这时候,宋文轩、牛延铮、韩琨和韩程父子,都在门外等候。

    虽然李艺姬已经邀请他们几人进入屋子到客厅等候,但是这几人为了表示对隋戈的忠心,都坚持在门外等候隋戈。

    巡逻的保安骑着电动自行车经过的时候,忍不住停了下来,打量着这诡异的一幕。

    要知道,宋文轩这几个人,全都是老年人。尤其是韩程,老得比他老子都还显老了,看起来至少也是**十岁的年纪。谁知道,就是这么大一把年纪的几个人,愣是在春寒料峭的气温下站在门口等候。

    而门口,站着一个很标致的穿着女仆装的少『妇』,看起来风情万种,让人炫目。

    “唉,为富不仁啊!”

    保安大哥看到这场面,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在他看来,这别墅的主人,肯定是一个为富不仁的暴发户,否则的话,也不会将这些可怜的老人晾在外面。而且,还请了这么一个标志的女仆,看起来比电视里面的女仆妞儿还正点,真是可恶啊。

    保安大哥刚等了一阵,就看到隋戈和西门忠出现了。

    看到隋戈道来,宋文轩等人无不『露』出恭敬之『色』,而隋戈却只是微微点头,然后当先走入屋中,而宋文轩等人这才鱼贯而入。

    “靠!现在什么年代了!”保安大哥感叹道。没想到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搞这种“主奴”的排场,看来有钱人果然都是有些怪癖好的。

    “王凯!还愣着干嘛,赶紧去巡逻啊!你不想拿奖金了么!”

    这时候,不远处一个骑着电动车、穿着西服拿着对话机的人冲着保安大喝喝斥道。这位可是物管公司的经理,保安大哥连连点头,暗叹一声“果然是各人有各人的命”,然后骑着车子继续巡逻。

    进屋的时候,李艺姬的注意力放在了西门忠身上,然后心下骇然道:“这么强的气势……难道是筑基期!这个该死的笑面虎,不知道又从哪里请来一个厉害的角『色』。”

    “小李,愣着干嘛,赶紧倒茶啊。”隋戈看了李艺姬一眼。

    李艺姬不敢怠慢,虽然心头一直不甘心做一个女仆,但是在隋戈的『淫』威之下,也只能继续委曲求全了。

    隋戈这时候向宋文轩等人说道:“召集各位来,是想让你们认识一下我的这位新仆人西门忠。西门忠呢,初次出山,对世俗的许多规矩还不是很了解,所以这几天宋老你领着他熟悉熟悉环境,尽快适应世俗的生活。”

    听隋戈这么一说,宋文轩等人不禁骇然。

    首先是西门忠的修为,筑基期的修为,对于宋文轩等人来说,这可是境界层次的威慑。这些人都是修行者,骨子里面仍然是推崇力量,所以本能地畏惧比自己修为境界更高的修行者。不过,真正骇然的是,西门忠的身份竟然不是隋戈的朋友或者同门,居然是他的仆人!

    要知道,就算是先天期的修行者,个个都是心高气傲之辈,绝对不会轻易给人为奴为仆。即便是一个国家的大佬,也无法让先天期的修行者给他当仆人,而只能是平辈论交。更不要说筑基期的修行者了,御剑飞行,纵横天地,那更是相当强横也相当傲慢的存在了。

    而现在,一个筑基期的强者,居然是隋戈的仆人!

    宋文轩等人,心头立即在揣测隋戈的靠山和后台究竟有多硬朗,否则的话,哪能让一个筑基期强者这么心甘情愿地做仆人呢?

    不过,宋文轩等人自然是不知道隋戈跟西门忠之间的交易了。

    而西门忠,当然也不可能当长舌『妇』,将所有的事情告知宋文轩等人。

    “那就劳烦宋先生了。”西门忠向宋文轩拱了拱手。

    “不敢,不敢。”宋文轩连忙谦让。虽然西门忠和他宋文轩都是隋戈的仆人,但是宋文轩知道对方的境界摆在哪里,自然是得罪不得的。

    别的不说,宋文轩以前见过“行会”的使者,随时都摆住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令他印象极其深刻。

    “你们都是为我效力,彼此之间就不必那么客气了。”隋戈说,“另外,牛老、韩老,你们两位对筑基的准备是否已经妥当了?”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