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少年药王 第457章 狗男女

时间:2019-10-13作者:逐没

    第457章狗男女

    无论身体上,还是心理上,安羽彤都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 飞速中文网

    并且,安羽彤认为做女人真的挺好。

    对于隋戈来说,他也是很乐意听见安羽彤说出这样的话,平心而论,安羽彤不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女人,之前隋戈之所以不喜欢她,就是因为她对男人怀有一种莫名地敌意,而且老是从中作梗,让隋戈和蓝兰的关系一直无法深入一步。

    但是,当安羽彤身上那种对男人的莫名仇视消失之后,她就成了一个让人着『迷』的女人。

    一般来书,作为玄阴之体的女子,都会天然带着一种阴柔的感觉的,但是因为安羽彤本身因为天生的五官大气以及常年的训练,让她带着一些中『性』和阳光的气息,这就形成了一种“柔中带刚”的独特魅力。而且,安羽彤的柔中带刚可不仅仅是在外表,其内在也是柔中带刚,这一点隋戈刚刚才体验过。如果不是因为隋戈先天期的修为,只怕是早就一溃千里了。

    无论如何,事情已经发生了,隋戈可不打算自己的女人以后跟别的男人在搅和在一起。

    所以,隋戈必须要处理好跟安羽彤的关系。

    让隋戈稍感安慰的是,安羽彤没有出现过激的反应,没有上演又哭又闹的场面。

    “隋戈,你放心吧,我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女人。”安羽彤又开口道,“我知道你对我印象不怎么样,就算你真的打算将昨天晚上的事情当做是一夜风流,我也不会去『乱』嚼舌根。”

    “你想得这么开?”隋戈淡淡一笑。

    “有什么想不开的。”安羽彤道,“难道你希望我又哭又闹又上吊,要不然就是威『逼』利诱你?我安羽彤可不是那样的女人。更何况,昨天的事情,虽然有些诡异,但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在以前,我是很恨男人的,不知道昨天晚上发了什么神经,就是觉得你看着顺眼。”

    “你不是发神经,你是『乱』吃了『药』。”隋戈轻叹一声。

    对于安羽彤,也没什么好保留的了,将玄阴汁的事情说了出来。

    “真是这样呢。”安羽彤想了想说道,“我还以为是野生蜜蜂呢,没想到竟然是『药』,还真是阴差阳错。”

    “那你不怪我?”隋戈说道。

    “有什么好怪的,我自己吃错了东西,难道非要怪在你头上,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会连这点担当都没有。”安羽彤道,“而且我之前也说过了,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另外,有一件事情我要对你说声抱歉。”

    “什么事情?”隋戈诧异道。

    “其实,蓝兰姐她不是蕾丝边,我以前是,但是她不是。”

    “什么!”隋戈惊得一下子坐了起来。

    “你别生气!”安羽彤连忙道。

    “没……没什么好生气了。”隋戈叹道,“果然是阴差阳错。”

    “是啊。”安羽彤道,“真是因果报应呢,我如果不骗你说蓝兰是蕾丝边,大概也就不会有昨天晚上的事情发生了,我这真是自作孽。”

    “这些都不提了。”隋戈说,“反正,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但是,我们之间好像没有感情的呢?”安羽彤微微一笑。

    “那有什么关系。”隋戈笑道,“古代的时候,不都是先洞房后培养感情么,离婚率比现在还低得多呢。不过,我们还是赶紧起床收拾一下吧,否则要是被蓝兰回来撞见了,还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呢。”

    “说得也是。”安羽彤道,“搞不好,如果她知道了这件事情,很可能会杀了我的!”

    “没那么夸张吧。”隋戈道。

    “我表姐的『性』格我清楚,她是看似冷静,实则是刚烈的女子。”安羽彤赶忙起身,但是站起来的时候,却差点站立不稳,“唉,你这个天杀的变态,将我的身体都快『揉』碎了。”

    “我看是你想将我榨干吧。”隋戈不甘示弱道,伸手揽住了安羽彤的柔软却蕴藏着惊人爆发力的腰肢。

    “咦,刚才明明还在床上……”安羽彤惊讶道,隋戈行动之迅速,似乎比她这个体『操』冠军还要强的多。但很快安羽彤就反应过来了,笑道,“看来你还很是修道的人,功夫挺高呢。只是,既然是修道,为什么不戒掉女『色』呢?”

    “我修道,又不是修佛。”隋戈说道。

    片刻之后,两人都已经穿上了衣服。

    正要出门,这时候隋戈看到房间门开着,然后门口放着一张便签。

    看到便签纸的时候,隋戈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安羽彤也察觉到了隋戈的神情变化,顾不得整理头发了,来到隋戈旁边,一看到那便签纸,同样脸『色』变得很难看。

    便签纸上,留着两条信息:

    第一条:“隋戈,我有急事出去一趟,凌晨回来。冰箱里面有吃的。”

    第二条的信息很简单,三个字加一个符号:“狗男女!”

    并且,第二条留言显然是蓝兰在极其愤怒的时候留下的,因为连便签纸都被笔尖给划破了。

    女人心头的怒气和杀气在这三个字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安羽彤甚至觉得,以蓝兰写字那时候的心情,只怕是恨不得将她的脸划破吧。

    “她……看到了!”

    隋戈顿时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想必是昨天晚上他和安羽彤两人“看星星”,尽情陶醉的时候,蓝兰随后就回来了。他们两人,神识都处于混『乱』、『迷』醉和癫狂状态,自然是不知道蓝兰回来了,而且还开着门让蓝兰看到了他们两人疯狂快活的一幕。

    对于蓝兰来说,一个是她很有好感的男人,一个是表妹兼好朋友,这么公然地在她面前肆无忌惮地的交合,也难怪她根本无法承受,然后愤怒至极地留下这三个字:

    狗男女!

    “惨了,表姐她一定会杀了我!”安羽彤『性』格虽然直爽,但是这时候却担忧了起来,毕竟蓝兰是她的表姐,而且她也知道蓝兰对隋戈很有好感。

    “如果她真的打算杀你的话,昨天晚上就行动了。”隋戈说。

    “也是。那她,你说她不会将我们两人做的事情拍成视频,然后公布出来搞臭我们吧?表姐她可是记者呢,她看来真是气到了极点。”

    “你胡思『乱』想什么。”隋戈说道,“她不是那样的人。”

    “也是。看来我是急昏头了。”安羽彤道,“本来我以为只要解决好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没想到……真的没想到,我绝对不想伤害表姐的,也没打算抢她的男人……我……”

    “你也不要着急。”隋戈说,“眼下,只有先消除误会再说。”

    “误会?她会相信这是误会么?”安羽彤道。

    “那也要解释才行。”隋戈叹道,“只希望她不会出事就好了。”

    “寻短见?”安羽彤惊呼道,“千万不要啊!”

    “我都说了,别胡思『乱』想了。”隋戈说,心『乱』如麻。

    这时候,安羽彤已经开始拨打蓝兰的手机。

    果然,手机已经关机了。

    “怎么办啊?她手机都关机了!”安羽彤急道。

    “这样好了,你在这里呆着,我去找她。”隋戈说,转念一想,又道,“你还是跟我一起去吧,该面对的始终是要面对!”

    “那好。”安羽彤道,“只是,怎样才能找到表姐呢?”

    “只要她在东江市,我就有办法找到她。”隋戈说。

    出了小区,隋戈和安羽彤上了一辆出租车。

    “两位到哪里?”出租车司机问道。

    “溜城。”隋戈随手掏出几张钞票递给了司机,“就在市区转悠吧——先去电视台。”

    “好。”司机笑着应道,发动了车子。

    “她不会去上班吧?”安羽彤说。

    “那也要去看看。”隋戈说。

    果然,蓝兰今天没有去电视台,隋戈不用上楼,如今凭借他强大的精神力,就可以感觉到蓝兰是不是在电视台的大楼上。

    “你怎么不上楼去看?”安羽彤疑『惑』道。

    “这个……以后跟你解释。”隋戈向出租车司机道,“继续在城区里面逛,我叫你停就停。”

    随后,隋戈就闭上了眼睛。

    安羽彤虽然好奇,但是却不敢多问。不知道为何,经历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后,安羽彤不仅对隋戈不讨厌了,反而真的有些喜欢上他,并且还隐约有些怕他了。

    曾经,安羽彤听说过一句话“当你有一天爱上一个你讨厌的人,这段感情才是最致命的”。如今,安羽彤的状况就是如此。

    很多人是因爱生恨,而安羽彤现在却成了因恨生爱。

    出租车在城区漫无目的地闲逛着。

    忽地,隋戈睁开眼睛,喝道:“停车!”

    停车之后,隋戈拽着安羽彤的手就下车了。

    “她就在这里了。”隋戈说道。

    安羽彤抬头看了看眼前的酒吧招牌,轻叹道:“看来表姐真的在这里了,你怎么知道……算了,我知道你有独特的本事。只是,你有本事让表姐相信我们的解释吗?”

    这个酒吧的名字叫“双姝缘酒吧”,是东江市少有的女同酒吧,以前安羽彤和蓝兰经常在这个酒吧喝酒。不为别的,只因为这里是女人的聚集地,男人相对很少,而且因为老板是一个女同,这里不会有男人在这里干下『药』之类的勾当。

    只是,现在还是早晨,前来喝酒的人自然很少了。

    一进酒吧,隋戈和安羽彤就看到了吧台前面坐着的蓝兰。

    “再给我来……三杯!”蓝兰有些醉醺醺地向服务生道。

    “别给她倒酒了!”安羽彤见状,一下子冲了过去,伸手挡住了服务生给蓝兰倒酒的手。

    “安羽彤……呵……你居然还好意思来!你居然还好意思!”

    蓝兰显然已经有些醉了,但是她还是认得安羽彤的,此时她显然将安羽彤当成了仇人,指着安羽彤骂道,“你真是无耻!你……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蕾丝边,你……却勾引我的男人!你无耻!”

    服务生轻叹了一声,转过了身。

    他对于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了,因为这里是华夏,不管是男同还是女同,都没有得到法律的认可,很多人都不会有好的结果。所以,很多同『性』恋人最后都会分开的。

    女同因为男人而分开;男同因为女人而分开。

    传闻华夏赫赫有名的李氏集团继承人之一的李哲楷,据说就是男同,但是为了传宗接代,却不得不跟找了一位女星生了几个儿子。因为这是华夏,不是欧美,传宗接代和男婚女嫁的传统压倒一切。

    “表姐,是我不对,但是你听我解释好不好。”安羽彤说道,眼圈都红了。

    “装可怜是么?”蓝兰冷冷道,忽地扬起巴掌,狠狠地向安羽彤脸蛋甩了过去。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