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少年药王 第300章 杨森归来

时间:2019-10-13作者:逐没

    第300章杨森归来

    通常,喜欢挖掘自己优点的人,可以称之为“自恋”。 飞速中文网

    但是,自恋也并非完全是坏事。

    因为自恋的人,总是更加清楚地了解自己的优点。了解敌手固然重要,但是了解自身也同样重要。

    就在先前的战斗当中,隋戈同学就发现了自己的一个优点:

    智慧和精准的判断!

    的确,面对两位异能者,就连先天期的宋文轩也感到有些头疼,但是隋戈却击伤了他们。靠的不是隋戈本身的修为,而是精准的判断。

    尤其是对付夜鬼的时候,这种精准判断的优势更是显『露』出了巨大的优势。

    在这之前,隋戈的修行理念跟绝大多数的修行者一样,都是疯狂『迷』恋境界的提升。

    因为境界提升,力量就会随之提升,面对第一个境界的修行者,就可以像碾死蚂蚁一样碾死对方。

    但是现在,隋戈忽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可能有些问题。

    没错,境界提升固然是重要。但是,境界也不是万能的,即便是低境界的修行者,也可能凭借彪悍的法宝、出其不意的手段越级斩杀高境界的修行者。

    所以,单单追求和『迷』恋境界提升是不够的,而应该更加注重于“综合能力”的提升。

    其实,在刚才的一战之前,隋戈就已经尝到了“综合能力”提升的甜头。那就是隋戈用櫰木果实提高物理力量的事,这让他凭借强很的物理力量震慑住了宋家的人。不过,那时候隋戈想的却只是单单的物理力量提升的好处,却没有想到“综合能力”上面来。

    而今夜的这一张,却让隋戈同学彻底开窍,意识到了“综合能力”提升的好处。

    打个比方。如果隋戈将自己看做是游戏世界的一个冒险者,在这个世界当中,绝大部分人都会认为等级的提升是关键。等级高了,可以更轻松地干掉游戏中的boss,可以在跟人pk的时候占据优势。但除了等级之外,装备和武器也是很重要的东西。就算是低等级的冒险者,也可以凭借超强的装备干掉一个甚至几个高等级的冒险者。除此之外,还有战略、战术和『操』作技巧,甚至还包括了各种辅助『药』物的运用。如果能够将所有的环节都发挥到极致,那么就算是低等级的冒险者,也可以越级挑战、干掉高等级的冒险者。

    而现在隋戈要做到的,就是尽量优化和提升自己的“综合能力”,而不是『迷』恋和偏重于某一个方面的训练。尤其是,在目前还不能突破到先天期的情况下,更应该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扬长避短。

    相对于别的修行者,隋戈目前自身的优势归纳起来其实就是一个词:灵草。

    没错,无论是隋戈的一身“蛮力”,各种奇妙的灵『药』,以及悬空的种种能力,都是来源于灵草。

    甚至,也包括了隋戈现在的头脑。

    之前隋戈重创铁尸和夜鬼。

    在唐云看来,先前的一战,隋戈表现出来的不是多么惊人的实力和战斗力,而是在于他的敏锐观察和判断能力。换句话说,如果换成是唐云,如果在那种情况下也能够采取同样准确的判断的话,那么同样可以重创这两人。但是,唐云却做不到,因为他的脑子没有那么灵光。

    要记住己方所有人的脚印,要区分出别人的脚印,记住四周的一切东西,然后判断出哪样东西是多出来的,唐云根本就做不到。

    而隋戈,之所以能够做到,并非在于他的脑子本来有这么厉害,而是因为一样东西——

    多枥木的果实!

    没错,就是这种东西。

    这时候,隋戈意识到多枥木“服之不忘”的『药』『性』,如果只是用来应付考试,那简直是大材小用了。多枥木的果实,如果像櫰木果实那样长期服用的话,给隋戈带来的好处绝对不止是单单的记忆力提升了。

    隋戈明显感觉到,服用了多枥木的果实之后,脑子变得的确比以前更“灵光”了。

    这种灵光,绝对不止是单单的记忆力提升,而应该是对脑部整体功能和作用的一种刺激。

    看样子,仙园真人对这多枥木明显看不上眼,所以才简单地用一句“服之不忘”概括了它的全部作用。而隋戈通过了亲身体验,终于明白自己先前是小瞧了多枥木果实的用途,看来以后应该多服用才对。

    半个小时之后,隋戈和唐云等人终于到了唐家宅院。

    后来的途中,隋戈并没有遇到袭击。

    至于那个铁尸,被宋文轩禁锢了『穴』道,又被隋戈用九叶悬针松顶住了脑部,根本无法动用他的异能,只能像死尸一样躺在车上,只等隋戈有了时间,再慢慢审讯这个家伙。

    车子到了唐家宅院门口的时候,唐雨溪已经在门口等候了。

    毫不顾及别人的目光,唐雨溪快步来到隋戈面前,给了他一个热烈的拥抱,然后在他耳边歉然道:“对不起,把你的扯进了唐家的麻烦当中。”

    “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所以就不要再客气了。”隋戈说道。

    “听说你们刚才遇袭了?”唐雨溪问道。

    “没事。”隋戈说,“有惊无险,何况我还抓了一个活的。另外,你不用为这件事自责,因为这些人根本不是冲你们唐家来的,而是冲着我的来的。”

    “冲着你的?”唐雨溪讶道,“你第一次来帝京市,怎么可能就有仇家了呢?”

    “也许未必是帝京市的仇人,谁知道呢?”隋戈说,“等有时间去审讯了那家伙再说。对了,你就准备让我一直站在你们家门口说话吗?另外,我不得不说,你们家真是**,居然住了这么大一个宅院。”

    “这是清朝一个大贪官留下的宅院。”唐雨溪道,“没收充公后,分派给我们家的。”

    “不用解释了。”隋戈笑道,“什么朝什么代,都逃不过两个字:**。算了,不说这些了,免得被你爷爷听到,到时候叫警卫直接嘣了我。”

    可不是么,这唐家宅院例外的警卫当真不少。

    隋戈还以为自己是进了军区大院呢,却没想到这么大的一个宅院,居然全都是唐家的。

    当然,隋戈口中虽然说了“**”,但是单单从一个大宅院就说人家**的话,实在有些不地道了。如今这年代,一个小小的局长,都可能拥有数十套豪宅,甚至连海外的房产都拥有。所以,唐家的人如果还呆在“筒子楼”里面住着,那才真是怪事情呢。

    要说,这个宅院的格局其实很不错的。

    毕竟是古代的建筑,厚实、古朴,有一种历史气息,并且暗合风水之道。

    这样的宅子,放在古代,绝对是一品二品的大员才能拥有的,更难得是保存很完整,而且虽然加入了一些现代的元素,但是整体的风格和感觉并未破坏掉。

    复古。

    什么样的屋子住什么样的人。

    这个宅子如此刻意地保留古风,也显示出了这个宅子的主人唐世渊是怎样的一个『性』格。

    所以,隋戈曾经说唐世渊有些“食古不化”,还真是这样的。

    唐世渊虽然病重了,但是却并未住进医院。

    当然,这并无关系,以唐世渊的身份、地位,随时都可以让最好的医生和诊疗器械出现在他面前,只要是他需要。

    不过,唐世渊的病情显然不容乐观,否则唐云也不会来找隋戈了。

    在隋戈的心头,唐世渊这个老头子不仅“食古不化”,而且脾气又臭又硬,一般情况下,他应该不会轻易接受隋戈的诊治的。毕竟,隋戈曾经可是当面抵触过他的人,而且还弄得唐雨溪跟唐家“决裂”,搞得唐世渊下不了台。

    隋戈进了宅院之后,本以为唐雨溪会立即带他去见唐世渊,为唐世渊诊治病情。谁知道,唐雨溪却只是将隋戈带去了客厅,让他先喝茶。

    “雨溪,我看还是先去看看你爷爷的情况,别耽误了诊疗时间。”隋戈说,尽管他对唐世渊有些不感冒,但对方毕竟是唐雨溪的爷爷,爱屋及乌,隋戈也不能见死不救的。

    “这……你先等等吧。”唐雨溪说,“天这么冷,你先喝点热茶,暖和一下。”

    “怎么,现在不方便么?”隋戈的脑子灵光了,一下子就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说吧,你不用骗我,就算你爷爷不肯让我为他治疗,我也不会甩手走掉的。”

    “是杨森。”唐雨溪有些不敢看着隋戈的眼睛,“他回来了,也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我爷爷病重的消息,带了一个美国的医学专家回来,正在给爷爷看病。”

    “噢,原来是他。”让唐雨溪意外的是,隋戈竟然并不怎么生气,反而坐了下来,然后心平气和地喝着茶,“也好,如果他能够治好你爷爷,不用我出手,那自然更好了。反正,我估计你爷爷也看我不顺眼,所以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我也不去自讨没趣了。”

    “滚——”

    谁知道,隋戈刚喝了一口茶,就听见唐世渊的声音远远地传来。

    声音之中,充满了愤怒。

    很显然,杨森给唐世渊的诊疗已经提前结束了。

    “走吧,现在该去给你爷爷诊治了。”隋戈向唐雨溪说道。

    “怎么?”唐雨溪讶道。

    “看来杨森在你爷爷面前碰了钉子。”隋戈笑道,举步走了出去。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隋戈故意的。

    从客厅出来没走几步,正好碰到杨森迎面走来,他的屁股后面还跟着一个外国医生。

    杨森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显然是在唐世渊面前吃了瘪。

    “咦,这不是杨少么?”隋戈冲着杨森笑道,这厮从来不放过打击对手的机会,轻轻牵着唐雨溪的小手,“杨少这么快又回国了,真是不心疼机票钱呢,难道是故意浪费我们纳税人的钱?对了,告诉你一声,雨溪已经是我的正式女朋友了,所以你也可以死心了。另外,我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药』品行业水很深什么的,不过,好像对我也没什么影响呢。”

    杨森目光阴冷地盯着隋戈,狠狠瞪了他两眼,才道:“别高兴得太早。”

    “我就是高兴。”隋戈得意地说道,“因为,至少现在看来,我是胜利的一方,不是么?”

    杨森没想到隋戈这厮的词锋也变得这么厉害了,看来口舌之争的确是占不到什么便宜。更让杨森恼火的是,唐雨溪竟然跟隋戈勾搭上了,这让他妒火狂烧。对于杨森来说,他可以得不到唐雨溪,但是绝对也不允许别人得到!

    看着杨森气急败坏地离开,唐雨溪向隋戈说道:“你不应该刺激他,他是一个很高傲的人。这种人,往往会嫉恨如狂、睚眦必报的。”

    “如果我不刺激他,他就不会睚眦必报了么?”隋戈笑道,“既然他始终都要对我睚眦必报,那么我为什么不刺激他。至少,刚才刺激他的时候,我感觉很爽。”

    “噢,我的感觉不爽了。”走了几步,隋戈忽道,因为他又看到了一个熟人。

    一个他并不喜欢的熟人。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