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少年药王 第233章 唇枪舌战

时间:2019-10-13作者:逐没

    第233章唇枪舌战

    “曾师傅,请您冷静,冷静!”蓝兰再次提醒曾铁,然后问道,“曾师傅,你只要能够证明你当时的确受了重伤,不就行了么?”

    曾铁一听,连忙说道:“没错!我有几个工友,他们都可以给我证明的!我现在就可以给他们打电话,请他们证明……”

    “等等——”孙铁岭道,“口头证明?你的那些工友,有不是有执照的医生,他们怎么知道你的伤情?万一他们也是被人收买了呢?所以,你必须出具专门的检验报告才行。 飞速中文网”

    “检验报告?”曾铁一愣,然后又道,“你们医院都不给我治,我哪来什么检验报告啊!”

    “那就是没有了?”孙铁岭道,“空口白话,谁不会说呢!”

    “情况很清楚了,一群『药』托而已!”罗文渊在一旁风凉地说道。

    曾铁急得恨不得更孙铁岭、罗文渊拼命,但是却无计可施。

    不过,隋戈却很镇定,还是一幅镇定自若的“少年拳师”的气派。

    “隋先生,你有什么辩解的吗?”蓝兰问道。

    隋戈洒然一笑,说道:“伤筋动骨一百天,这话本来没错。但是,这话已经说过了上千年了,而如今不同往日,医学在发展,中医也在进步,伤筋动骨,未必需要一百天才能痊愈了。当然,对于某些只知道啃老祖宗方子,不知道进步的人来说,是很那明白这个境界的。”

    “境界?隋先生,你觉得医术也有境界?请问你觉得自己的医术,到了什么境界?”蓝兰问道。

    “任何职业,都有境界。医术,当然也有境界。”隋戈胡侃『乱』谈道,“最底的境界,就是只知道死背『药』方、墨守成规的那类人;中层境界,是知道变通,因人而异开方子的人;上层境界,是可以自创方子、自创『药』品的人。”

    “听你这意思,你的境界已经是上层境界了?”蓝兰笑问道。

    “不是。”隋戈傲然道,“我的境界,是顶级境界!”

    听了这话,罗文渊和孙铁岭不禁『露』出鄙视的目光。

    “什么是顶级境界?”蓝兰问道。

    “拳法大师追求的至高境界就是大巧不工、大巧若拙、返璞归真。”

    隋戈一边缓缓地说道,一边展开双手,模仿着太极拳,比划了起来。隋戈原本是不会太极拳的,但是千变捉虫手的变化实在精妙,模仿别的拳法也是像模像样,这就是为何隋戈会被少林寺的“调查僧”误会盗用了少林寺的拈花指。总之,隋戈的拳势展开,虽然招式并非正宗太极拳,但是拳法当真是精微奥妙,蕴涵着太极阴阳变化的精髓,拳法运转,或凝重如山,或轻灵如同羽『毛』,当真颇有天才少年拳师的风度、气度了。

    配合着双手的精湛、神妙的拳势,隋戈的话显得更加具有感染力,“医者的至高境界,也是大巧若拙、返璞归真。就像是一张小小的狗皮膏『药』,虽然看似普通、平凡无奇,但是它能够延续千年流传下来,证明它本身就蕴藏着极大的价值,甚至可以说是祖先留给我们的一块瑰宝,若是我们能够将其价值完全开发出来,那它就是灵丹妙『药』。”

    说着,隋戈的手势一变,隐约像是一只飞鸟,从远方衔来了一张狗皮膏『药』。

    当狗皮膏『药』出现的时候,隋戈手掌的拳势忽地停歇,让众人的目光一下子不约而同地聚集在他手指间的这张狗皮膏『药』上面。隋戈笑道:“这就是我目前研制的狗皮膏『药』——帝玉膏2号,拥有国家专利权,具有生筋愈骨的奇效,就是这膏『药』治愈了曾兄弟。”

    “胡扯!”罗文渊之前被隋戈气势所慑,一直没有机会『插』嘴,这时候终于找到了机会。

    “『药』托就是『药』托!”孙铁岭帮腔说道。

    “看来,今天问题的焦点竟然转移到了『药』托上。”蓝兰说道,“我想,观众一定像我这样好奇:究竟隋戈同学是不是『药』托,无量『药』商的代表呢?让我们看看另外两位病人是怎么说的吧。”

    蓝兰早就准备好了。

    很快,一位老大大,一位青年被请见了演播室。

    “老太太,请您先自我介绍一下吧。”蓝兰来到老太太旁边,将话筒递给了她。

    “我叫王淑慧,是一个孤寡老太太,我这右手年轻的时候受过伤,一直留下了病根,年纪大了之后,这右手就更不好使,一做事情手就发抖得厉害,去看了很多医生也不见好转。前几天,有人给我送来了一张膏『药』,免费我给使用,我就试了试,没想到还真是好了!我现在啊,又可以穿针、做针线了呢!”老太太喜笑颜开道。

    然后,老太太又向隋戈说道:“小伙子,听说这膏『药』是你制的啊?这是神医啊,谢谢你了。哦,我听说是谁在污蔑小神医?究竟是谁,我老太婆见他一次,我就吐他一口唾沫!”

    孙铁岭和罗文渊连忙低头,做出无关状。

    “医者仁心,这是应该的。”隋戈同学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谦虚,向老太太说道,“您老放心,就算您不吐他们唾沫,别人也会吐他们的。”

    “那么,这位先生,你的情况呢?”蓝兰又将话筒递给了那位青年。

    青年接过话筒,说道:“不怕你们笑话、看不起,我以前就是一个混子,坐过牢,干过混事。后来,我再监狱里面呆着的时候,跟人打架,被人将左脚的脚筋给挑了。出狱之后,我就是个半残废了,去医院花了几万块,也没治好,后来就死心了,如今在街头补车胎,赚点钱糊口。本来以为这辈子没戏了,连媳『妇』儿也找不到,谁知道强子哥找到了我,然后送了我四张狗皮膏『药』,我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去试了,结果没想到这狗皮膏『药』还真是神了!你看我,现在没事了,可以跑可以跳,可以找个体面工作了。隋先生,真是太谢谢你了。”

    “不客气,反正膏『药』的钱,我已经让强子给我了。”隋戈笑道。

    事态竟然变成了这样,罗文渊、孙铁岭不禁慌了。

    如果只是一个人,还可以说是『药』托,但是现在整出来三个人,这可怎么办?

    而且,前两个人,分明是老病号,肯定有医疗记录的!

    果然,蓝兰敏锐地察觉到了破绽,说道:“两位,你们都是老病号了,以前治疗的病历、拍的片子什么的,应该还保留着一些东西吧?”

    老太太说道:“我以前照了片子,病历处方差不多都在呢。”

    年青人说道:“我没有这些玩意儿了,不过街道办曾经根据我的伤势给我办了一个残疾证,不知道这个算不算呢?”

    很快,“证据”就被拿了上来。

    这一次,有了医院的x光片、病历还有『政府』颁布的残疾证,孙铁岭和罗文渊自然只能哑口了。

    之前的那种联手对付隋戈的同仇敌忾的气势,已经『荡』然无存了。

    但是,隋戈同学可是很喜欢打落水狗的,所以这两人的气势一弱,他的气势就立即上去了。

    “悲哀啊!”

    隋戈做出感慨状,叹道,“东江市的医院,有这样无所作为、遇到事故就推卸责任的院长,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更悲哀的是,所谓的东江市名医,堂堂的东大中西专业教授,竟然也是这种沽名钓誉、名不符实的平庸之辈。这是东江市广大市民的悲哀!也是我们东大医学院广大同学的悲哀!幸好,通过蓝主播的这个节目,让我们看清楚了这两人、这些人的真正面目!他们不仅自己无所作为,而且排挤、打压甚至毁谤优秀的医者、医学人才。这样的人,跟他们同台,我真的觉得是一种耻辱!”

    蓝兰也乘机说道:“是啊!本来,今天的专访是希望通过抨击现行的一些不合理的医疗制度来引起广大民众和相关部门的重视,推动医疗制度的改进和改革,谁知道孙院长和罗教授,却将矛头对准了隋戈同学,质疑甚至抨击他的救人、治人动机,甚至污蔑他是无量『药』托。你们两位也算是医务工作者,但是为何却不相信有‘救死扶伤、医者仁心’这回事呢?亦或者,在你们两人眼中,已经容不下仁心和善良了?”

    蓝兰的这番指责,直指两人的本『性』,可就非常严重了。

    但是,事实如此,谁有不会认为蓝兰的指责有什么过分。

    而这时候,演播厅的热线电话都快要打爆了。

    “让我们来听听观众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吧。”蓝兰说道,接通了一个热线电话。

    “蓝大主播您好,我是东江市中医专业的学生,我代表我们全专业的同学强烈要求罗文渊辞职!他这样的医德,不配做我们的老师!罗文渊,你妈喊你辞职了!”电话中传来一个愤怒而强烈的声音。

    罗文渊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堪。

    但是,事情并未就此结束,接下来接通的电话,让罗文渊惊得『毛』发凌『乱』。

    “蓝主播你好,我是东大校长杨振声,我正在收看你节目,刚才我接到了很多电话,全都是学生打来的,向我反映罗文渊老师的人品、医德实在不足以教书育人,我完全同意学生们的意见。所以,我以东大校长的身份,对罗文渊老师做出停职的临时决定,正式的处理决定,将在学校领导会议后公布。”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