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少年药王 第163章 装逼的代价

时间:2019-10-13作者:逐没

    第163章 装『逼』的代价

    对于沈君菱,隋戈心里面仍然有许多问号。 飞速中文网

    中『药』世家?

    恐怕并非这么简单呢。

    尽管隋戈也知道,沈君菱接近他肯定是有某种目的,但是他却完全感觉不到沈君菱有什么恶意。

    正因为如此,隋戈才没有刨根究底的去追问沈君菱的秘密。

    有些时候,带着一点点小秘密的女人,反而更加具有吸引力。

    不过,当务之急,却是要将这人木树催生出来。

    这盆景中的人木树苗,可是真正的人木,货真价实的中品灵草。只不过,因为一直没有得到过多的灵气滋养,所以这一株人木一直都还是树苗,几乎就没怎么生长。庆幸的是,这花盆中的土壤居然还是灵壤,所以才让这一株人木树苗侥幸存好了千百年,如果是普通的土壤,恐怕早就死翘翘了,也不会落到隋戈手中了。

    这人木树苗,不仅是给“蓝兰”治病的必备之物,而且日后还有许多妙用。

    别说,这一次还真是多亏了沈君菱,要不是她带隋戈去这么个古怪的坊市上面溜达一圈,恐怕隋戈还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能够弄到这一株人木树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沈君菱此女,怕是有旺夫益子之相。

    要是娶了这样的女子,多半运势就会急转而上,那时候财运福运就会滚滚而来呢。

    不过,隋戈此时也就是心里面yy一下而已。

    尽管,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片大大的后宫,但是如今这社会,真能够建立起后宫的人,又有多少?当然,那些只要是女人便收的人除外。更何况是这等极品妖娆的女子,想要收入后宫,只怕更是难上加难了。

    别的不说,光是唐雨溪那道坎,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迈过去的。

    但是,看着旁边的沈君菱,如此一个绝『色』尤物,若是便宜了别人,隋戈却又觉得万分不甘心。

    “到学校了,赶紧下车啊,傻愣着干嘛。”一旁的沈君菱忽道。

    隋戈这才意识到,原来已经到了发疯校区门口附近了。

    “留个电话吧。”隋戈正要下车,却又回头说道,“下次如果还要去坊市淘宝的话,也好有个引路人。”

    “我记得以前跟你打过电话的,你没有存我的号码?”沈君菱问道,语气很平静,但是却暗藏杀机,似乎暗怪隋戈这厮居然不当她是一回事。

    “存了。不过你的那电话,怎么打不通呢?”隋戈郁闷道。

    沈君菱忽地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

    隋戈有些不解。

    片刻之后,沈君菱才停止了笑声,说道:“我终于确信,你的确给我打了电话的。”

    “怎么回事?”隋戈更加疑『惑』。

    沈君菱狡黠地说道:“我喜欢想找别人的时候,都能找到。但是,别人找我的时候,却找不到。所以,我跟别人打电话的时候,都会用一张临时卡。打了之后,立即就丢到一边。”

    “请问沈姐姐,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古怪的癖好呢?”隋戈问道。

    “神秘感。”沈君菱说道,“你们男人,都是贱骨头。越是神秘,越是对你们爱理不理,你们就越是巴巴地想着人家,对吧?”

    “嘿……我喜欢神秘,但是不是贱骨头。”隋戈笑道。

    “口是心非。”沈君菱说道,“不过呢,谁让你这么逃姐姐我喜欢呢。那我就留一个二十四小时都能联系上我的号码给你把。不过,当心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被你的唐姐姐发现了。”

    “发现也没关系,我们的关系是很纯洁的,经得起严刑拷打的。”隋戈说道。

    “只是暂时纯洁吧。”沈君菱嫣然一笑,取了一张便签纸,写了一串手机号码。随后,还在她嘴唇上印了一下,这才递给了隋戈。

    隋戈结过了留着沈君菱唇香余味的便签纸,放入了钱夹当中。正要跟唐雨溪分道扬镳,却发现有一群不怀好意地人围了过来。其中一人,隋戈倒是认识,赫然就是那位撞了人的凌志男。看来,这小子家中果然是很有钱,居然这么快就从局长里面出来了。

    报复么?

    这种情况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对方可是堂堂村长的儿子,也算是富家弟子了,之前被隋戈扇了耳光,连他的女友也被沈君菱给打了,可说是颜面尽损,他觉得如果不把面子找回来的话,以后就没办法在东江市混了。所以,这家伙立即纠集了二十来个本村及附近村子的小流氓,准备来找隋戈报仇雪恨。

    这不,功夫不负有心人,凌志男一群人总算将隋戈和沈君菱给堵住了。

    事实上,主要是因为沈君菱这辆宝马车太显眼了,所以很容易就被认了出来。

    这时候,二十来个人,一下子就围了上来。

    而且,看架势,这些人的衣服当中似乎都藏着钢棍、砍刀之类的武器,显然并非善类。

    人多,气势就足。

    凌志男的脸虽然还有些红肿,但是这会儿却趾高气扬了,来到隋戈面前,很**地说道:“小子,你没想到老子很快就出来了吧!告诉你,老子有的是钱,可以请律师,可以给‘保释费’。你这种穷小子想跟我斗,简直就是找死!”

    “我还真是没想到呢。”隋戈淡淡地说道,“看来你受到的教训还不够啊。”

    “教训?你还想教训我么?”凌志男冷笑道,“那也得问问我的这些兄弟们答应不答应。就算你能打,这么多人,你能打得了几个?”

    “人多就很嚣张么?”隋戈问道,“当心装『逼』不成,反被雷劈。”

    “你他妈是傻比啊!这年头当然是人多嚣张了,谁他妈还流行单打独斗啊!”凌志男冲着隋戈骂道,“傻比,你给我记清楚了,老子就是沙河村的邓斌,记住了!”

    “你这样的人,我一般记不住名字。”隋戈淡淡地说道。

    “嘿,你他妈还挺嚣张呢。”邓斌狞笑道,“等会儿你就嚣张不起来了。不过,如果你肯把车里面的这妞儿借我玩几天的话,也许我会考虑放你一马的。”

    “只要我老公愿意,我是无所谓的。”沈君菱在车中悠悠然然地说道。

    尽管明知道“老公”这个称号是假的,完全没有一点实质『性』内容的,但即便如此,隋戈同学心头还是春心『荡』漾了一下。

    “小子,那你怎么说?”邓斌邪笑道,只是因为脸庞还是红肿的,所以笑起来的时候像是猪头。

    “就算我答应,我的兄弟们也不会答应的。”隋戈轻松悠然地说道。

    邓斌带的这些人,隋戈一只手就可以全部将他们打发了,自然不会将他们放在眼中。更何况,就算是沈君菱,也同样可以轻松写意地将这些人收拾掉。不过,对方这么有兴致,隋戈不介意陪他们玩玩。

    “你的兄弟们?”邓斌不屑道,“你他妈死到临头还嘴硬么!”

    刚说完,邓斌旁边的一个小流氓拉了一下他的衣服,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邓斌脸『色』大变,往四周一筹,果然发现情况不对劲了:他们这二十几号人,已经被另外一群人隐约给围了起来,而其对方至少有四五十人。

    邓斌正在迟疑着要不要退走的时候,却见街头处快速驶过来两辆大巴车。车门打开,近百人凶神恶煞地往这边走了过来。街头的行人一件这情况,立即避开了这里,只是远远地站着看热闹。

    邓斌身边的小混混,也察觉到情况不对劲,有几个混混认得这些人是狂熊帮的,所以不待邓斌开口,就打算磨脚开溜了,但这些人显然已经被盯住了,刚跑出去几步,立即就被几个人给截了下来,然后拖到了小巷子里面去“招待”了。

    混混和真正的黑帮,是有本质区别的。

    邓斌找的这些人,就是所谓的混混,战斗『性』、纪律『性』都比较弱,不堪一击;而真正的黑帮人员,虽然不说全都是悍不畏死之徒,但整体战斗力和纪律『性』绝对不是一般的混混可比拟的。

    一百多号人围上来之后,邓斌和他带来的混混们自然都跑不掉了。

    眼镜和刀子看都不看邓斌,来到隋戈面前喊了一声“老板”。

    刀子这几天本来就带着小弟们在发丰镇附近搞“特训”,收到眼镜的消息之后,立即纠集了附近所有人马赶来这里。听见居然有人敢仗着人多对付他们狂熊帮的老板,他们能不有所行动么?

    邓斌一听“老板”二字,顿时面如死灰,双脚开始打颤了。

    刚才,邓斌已经从旁边的混混们口中知道了这帮人的来历:狂熊帮!狂熊帮是什么来头,邓斌自然用脚趾头都能够想出来,毕竟这狂熊帮可是东江市第一帮会,据说其老大山熊已经“改邪归正”漂白了,但狂熊帮的江湖地位,却是不减反增了。

    惹上狂熊帮的“老板”,邓斌感觉这一次真是老虎身上拔虱子——找死啊!

    “大……大……哥!”

    被刀子这一帮人围着,邓斌觉得他就像是被狼群环绕的小肥羊一样,随时都可能被宰,连忙颤声求饶道,“大……哥,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别给我一般见识……”

    “老板,你要怎么搞他们?”刀子邪笑道。

    “把这家伙拖走,手脚打断,其余的人,暴揍一顿放掉。”隋戈向刀子吩咐道。

    “老板放心,一定让他生活不能自理。”刀子狞笑一声,拧小鸡一样将邓斌给提走了。

    邓斌惊恐万分,连忙叫道:“别……别搞我啊,我给你们钱……一百万够不?两百万?五百万行不行……”

    随后,邓斌就被扔上了大巴车,然后迅速远去了。

    其余的小混混,见到这阵仗,虽然明知道免不得要挨揍,却不敢妄动,分别被狂熊帮的人架到了僻静之处,一顿毒打。

    沈君菱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切,却没有多问。

    刀子的人来得也快,去得也快,充分显示了他们这帮人的素质已经提高不少。

    眼镜却被隋戈留了下来。

    “你今天怎么会来这里?”隋戈问道,眼镜如今已经很少直接『插』手狂熊帮的事务了。

    “闲得慌啊。”眼镜报以苦笑道,“咱们的华生『药』业公司,已经处于半关闭状态了。”

    “这么快?”隋戈皱眉道。

    虽然早就知道山寨货、少林『药』局新『药』的冲击会对帝玉膏销售造成很大的影响,但是却没想到影响如此之大,如此之快。

    “原本那些跟我们合作的连锁『药』店和医院,忽然拒绝了跟我们的合作。”眼镜说道,“这件事情来得很突然,而且一点征兆都没有。不过,因为之前你说过不用太过担心帝玉膏的生意,所以我也没有过分紧张。只是,总觉得有些古怪。”

    “知道是什么人在搞鬼吗?”隋戈沉声道。

    “不清楚。”眼镜道,“我已经让人去查了,但是都不得要领。”

    “算了,先静观其变吧。”隋戈道,隐约感觉这事可能跟延云和少林寺有关,但又觉得这不像是延云的作风。

    眼镜离开之后,沈君菱才道:“怎么,遇到麻烦了?要不要姐姐帮你解决?”

    隋戈微微犹豫了一下,才道:“你知道华夏医『药』行会吗?”

    沈君菱脸『色』剧变,压低声音道:“这里不是谈论这话题的地方。”

    很显然,沈君菱是知道这个华夏医『药』行会的存在,而且对其讳莫如深。

    无奈之下,隋戈只得再次钻进了沈君菱的车里面。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