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少年药王 第130章 尿床事件

时间:2019-10-13作者:逐没

    第130章 『尿』床事件

    隋戈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飞速中文网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都到了这个时候,下方依旧旗帜鲜明,似乎不攻克城池就不罢休似的。

    无论隋戈怎么安抚,都是无济于事。

    “你怎么就冥顽不灵呢!”隋戈在心头郁闷地教训小弟道,“有吃的时候,你要急着吐出去;没吃的时候,你却要伸长脖子,这不是犯贱么。行了,赶撤兵吧。”

    结果,还是没什么用。

    隋戈无奈,心说你不听指挥就算了吧,你不睡,老子也要睡觉去了。

    谁知道,就在这时候,一只手放在了那旗帜飘扬的地方,让这旗帜再次拔高了一截。

    隋戈一个激灵,还以为自己『迷』『迷』糊糊中在自娱自乐呢,但随即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他的手。

    这只手,这么柔软,指头这些纤细——难道是?

    是唐雨溪的手吗?

    她要干嘛?

    隋戈激动得睡意全无。

    可是,唐雨溪却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隋戈就好像被吊在半空中一样难受。

    就在进退维谷的时候,唐雨溪忽地说道:“怎么,睡不着么?”

    “长夜漫漫,不急着睡觉。”隋戈说道。

    “是不是想……那个了?”唐雨溪说道,“刚才真不该让你看那种片子,可怜的孩子。”

    那个,谁他妈不想啊。

    隋戈差点就想脱口而出道“想!”,但是忽地想起了曾经的情敌,那个据说比他还帅的悲剧男,就是因为『操』之过急,结果心急没吃上热豆腐不说,反而还直接悲剧了。前车之鉴,这可是血淋淋的教训啊,所以隋戈自然不会重蹈覆辙。况且,唐雨溪目前这状况,可能吗?

    本以为唐雨溪会表扬自己两句,谁知道唐雨溪却哼道:“虚伪!”

    “我只是想做个正人君子,怎么就虚伪了呢?”隋戈郁闷不解道。

    “你真要做正人君子么?”唐雨溪说道,拿开了小手,“本来还想跟你尝尝甜头呢,不过你要做正人君子,那自然就算了吧。”

    隋戈简直有种想要撞墙的冲动,怎么唐雨溪忽地变得像沈君菱一样会折磨人了呢。尽管心里面后悔得要死,但隋戈还是不死心地问了一句,“什么甜头呢?”

    “我看刚才那片子里面,不是有用手吗……”唐雨溪的声音几乎细不可闻了。

    隋戈听得热血喷张,险些就要厚颜无耻地说:“那我们赶紧来模仿模仿吧。”但是,旋即隋戈又觉得这不是唐雨溪故意这么说呢,也许这只是她的另外一次“考验”呢。

    于是,隋戈赶忙很平静很“正派”地说道:“雨溪,你的身体情况不好,我哪还能想那些禽兽之事。这没什么,只是本能地原始地正常反应而已,没什么的。你想想看,跟美女共处一室、共躺一床,如果它都没什么反应的话,那反而才是不正常了呢。”

    “嗯,听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呢。”唐雨溪说道,“我看你睡不着,还以为你真的很想呢。其实如果你想要的话,那也没什么的。毕竟,时间不多了,给了你,也许反而更好呢。”

    “给我?”隋戈心头一颤,垂手可得啊,自己居然将这么好的机会放弃了。这种做法不是君子,这是禽兽不如啊。

    “是啊,本想拼尽全身力,尽君一须欢的。”唐雨溪说道,“不过,你能忍住这份诱『惑』,证明我也没看错人。隋戈,看来你真是一个好人。”

    好人?好傻的人,好蠢的人?

    这简直就是天字一号的大傻瓜啊。

    但事已至此,隋戈也只好充当一回“好人”了,轻轻地拍着唐雨溪的背,让她可以安然入眠。

    长夜果然漫漫,隋戈也不知道,他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了。

    “呀~你……你怎么『尿』床了!”

    就在酣然美梦之中,隋戈忽地被唐雨溪的惊呼声给弄醒了。

    本来,隋戈正在做一个很爽很旖丽的春梦,梦中的他,左拥右抱,不仅梦到了唐雨溪,而且还有沈君菱,连很少光顾隋戈春梦的蓝兰居然也出现了。一时间,梦中皆春啊。谁知道,隋戈正在享受齐人之福的时候,居然就被唐雨溪的尖叫声给弄醒了。

    『尿』床?

    隋戈就挺清楚了这两个字。

    谁会『尿』床?

    他么?

    他两岁半就不会『尿』床了,显然不可能啊。

    难道是唐雨溪么?那应该更不可能吧?要不然她就不会叫这么大声了。

    就在疑『惑』之际,隋戈忽地觉得下面有些黏糊糊的,顿时大惊失『色』,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不是『尿』床。”

    隋戈尴尬得要死,“这也是男生最正常的生理现象之一……呃,你多穿点衣服,别凉着了,我叫服务生过来给我们换床单吧。”

    倒霉啊。

    隋戈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小弟完全不接受大脑指挥,总是在关键时刻给自己制造麻烦。这不,昨天刚喷发了一次,好歹也应该消停几天了吧,谁知道今天晚上居然又来个仙女散花,而且量还不少,隔着内裤和睡裤双重保障居然都还是溢到了床单上,并且还让唐雨溪觉得他是『尿』床,这量也太多了点吧。

    这时候,唐雨溪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毕竟,这是开放的年代,她自然也知道一些男生的正常生理现象,只是仍然有些疑『惑』又有些想笑地看着隋戈在床单上画出的地图,“真没想到,原来男生的生理溢出量竟然会这么大。呵,我看明天晚上,要不要我借一张护垫给你用呢?”

    隋戈尴尬得老脸通红啊。

    但是没办法,只得叫人来换了床单。

    换床单的女服务生十分、极其诧异地看着隋戈,似乎很不理解隋戈这家伙,明明旁边睡着一位绝世大美女,却偏偏还要白白浪费子弹,难道这小子对女人不敢兴趣,只是一个gay?如果真是这样,那就不难理解了,这男的多半只是这漂亮女生的闺蜜,难怪两人的睡衣都穿得整整齐齐的……

    隋戈哪里知道这个女服务生有这么多鬼心思。不过从这女服务生的表情当中,他多多少少也能够猜测到一些。

    这一次,真是糗大了!

    换了床单之后,两人重新回到了床上。

    这时候,自然已经无心睡眠了。

    “呵呵……”

    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唐雨溪忍不住又笑了起来,“我……我还以为你刚才『尿』床呢!”

    “你……我可真是倒霉啊。”隋戈忍不住叹道。

    “没关系,这至少是我们两人之间一个永恒而有趣的回忆,不是么?”唐雨溪说道,“许多年之后,你再想起这一件事情的时候,你依然会记忆犹新,依然会觉得好笑,不是么?”

    “这个解释让我稍微好受了一点。”隋戈说道,“至少给你留下了深刻印象。”

    “印象的确是很深刻呢。”唐雨溪说道,“就算我想忘记都做不到。咦,雨停了呢。”

    “停了就好。”隋戈说道,“看来明天又是一个好天气,我们可以痛快地玩一天。”

    “嗯……对了,也许可以做一件比游览更有意义的事情。”唐雨溪说道。

    “什么事情?”

    “助人为乐。”唐雨溪道。

    之后,唐雨溪和隋戈都没有睡觉,两人一直说话到了天亮。

    吃过早餐之后,卓花又来给唐雨溪和隋戈领路。

    “唐姐姐,隋哥哥,今天我们往哪个方向去呢?”卓花问道,“看水、看林还是看雪?”

    “去你家行不行?”唐雨溪问道。

    “我家?”卓花说道,“我家那里风景可不怎么样呢。况且,唐姐姐你也知道,我爸爸他脊椎骨摔段了,基本上没办法行动,所以……有些不太方便呢。”

    隋戈这才知道,原来卓花的家庭情况竟然是这样。

    这几天当导游的时候,从卓花的身上,可是看不到一点怨天尤人的表情,似乎她永远都是那么活泼、开心的。却没想到,这个如花般的小姑娘身后,竟然也会有如此悲戚的家世。

    这让隋戈不禁想到了林小雨,在他的帮助之下,林小雨的母亲总算痊愈,而林小雨也重返校园了。对于隋戈来说,这只是一件平常不过的举动,但却给一个家庭带来了更多的开心和希望。

    所以,有时候隋戈觉得,做一个医生,远比做一个纯粹的修行者有乐趣多了。

    在许多修行人眼中,大道无情,视众生为刍狗。但是,隋戈并不这么想,如果一个人失去了七情六欲,没有了喜怒哀乐、爱恨情仇,就算成佛成仙又有什么意思。

    有爱,有恨,有同情心,懂得享受喜悦和乐趣,这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如果连人都做不好,何谈什么成仙成圣。

    听唐雨溪这么一说,隋戈便知道,唐雨溪是要他出手去医治卓花的父亲了。

    对于医治病人,隋戈从来不反对,但是在医德方面,隋戈的弹『性』却非常大。并不像许多医生固执的认为,医生只能救人,而不能杀人。难道像强.『奸』犯、卖国贼、贪官之类的王八蛋也要盲目地救吗?不过事实上,医院在救治某些王八蛋的时候,反而比抢救良好市民更卖力。但隋戈却不这么想,要救人也得看救什么人,诊金也得因人而异。所以,隋戈询问了一下卓花父亲的情况。

    原来,卓花的父母都是本地人,一直靠着采卖土特产之类的生意过点小日子,偶尔卓花的父亲也会去给人当兼职“导游”。卓花父亲的导游,可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导游,而是将一些旅客绕过收费的地方,带进景区,也就说所谓的“逃票”。谁知道,有一次逃票的时候,恰逢景区和相关部门正在打击这种行为,卓花的父亲被景区保安和警察一直追着,结果不小心摔到了山崖下面,摔断了脊椎骨,再也不能站起来了。而这事却还没完,就在卓花的家人想着如何筹钱给其父医治的时候,一张数万元罚款单送到了他们面前。卓花的母亲不堪打击,从此神智便出了问题,被娘家的人接了回去。从此,卓花一个人,便负担起照顾父亲,『操』持家务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混蛋干的坏事情总是千奇百怪,但不幸之人的故事,却不尽相同。

    一场重大的事故,一场重病,就可以轻易击垮一个普通的家庭。

    于是,原本温馨和睦的家庭,顿时分崩离析,成为一群不幸的人,永远生活在痛苦折磨之中。

    普通的人,普通的家庭,就如同树枝上的麻雀窝,哪经得起大风大雨。

    “隋哥哥,你真的能够治好我爸爸的病吗?”这时候,卓花满眼期待地望着隋戈,“我以前询问过一下来这里旅游的医生,他们都说爸爸的病,大概是没有希望的……”

    “他们都是庸医!”隋戈回过神来说道,“我不是。”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