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少年药王 第118章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

时间:2019-10-13作者:逐没

    第118章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

    沈君菱开的是红『色』宝马车,住在市中区的世纪银座电梯公寓顶层。 飞速中文网虽然是电梯公寓,但这里却是东江市最贵的电梯公寓,价格比别墅还贵,所以叫做电梯豪宅也不为过。更何况,沈君菱住的还是最顶楼,拥有宽敞、奢侈的屋顶花园和『露』台。

    小富婆啊!

    沈君菱这样的女人,显然就是江涛口中念念不忘的极品小富婆了。

    漂亮!多金!有范!

    这便是极品小富婆的三大基本标准。

    曾经,江涛一度认为,江甜甜不仅是他心中的女神,也是极品小富婆的典范。可惜,上一次隋戈在西江市的时候跟江甜甜接触过,这位清纯玉女看来早已经被娱乐圈的潜规则腐朽了。本来,隋戈打算将“偷拍”的照片给江涛看看的,但后来却打消了这个念头——有个美丽的念想,总归是好的。

    “小弟弟,想什么呢?”沈君菱向隋戈问道。

    隋戈这时候正趴在『露』台的扶手上发呆,听见沈君菱的声音,转身看去,狼眼顿时睁得老大。

    这个沈君菱,当真是『迷』死人不偿命!

    回家不过片刻的功夫,她居然又换了一套衣服,是一套白『色』的真丝超长裙,裙边已经坠在地上,领口开得很低,胸前又白又高,好像两座高耸如云的雪山。她两只手各提了一坛酒,雪白的脚丫轻轻地扣在石砖上,发出悦耳的声响,说不出的风情万种——这女人,这不是要诱人犯罪么!

    “接着!”

    见隋戈转过身来,沈君菱将手中的酒坛向着隋戈抛了过去。

    隋戈伸出手掌一拖,眼看已经抄在了手掌中,忽地手中酒坛一滑,竟然向地上掉了去!

    眼看酒坛就要摔碎,沈君菱不由得一惊,显然没想到隋戈竟然会失手。

    便在这时候,隋戈的手掌忽地以不可思议的高速度向下抓去,就在酒坛快要触碰到地砖的时候,稳稳地将其锁在了隋戈的五指山中。

    沈君菱这才意识到,隋戈这家伙是故意逗她呢。

    隋戈用手拍开酒坛上面的泥封,顿时酒香四溢。他本来不是一个很懂酒的人,但是闻到这酒香,便知道这酒不一般,不是普通的好酒能比的。

    往里面一看,里面的酒浆很浓稠,而且有种晶莹剔透的感觉,显然是真正的陈年佳酿,而且年候必然很久远。

    “这是什么酒?”隋戈忍不住问道。

    “可以让你喝醉的酒。”沈君菱说道,提着坛子跟隋戈碰了一下,然后将坛子往上方一提,将一道酒泉灌入口中。

    隋戈也如她这般,往嘴巴里面狠狠灌了一口。

    酒入喉部,竟然如同烈火一般,似乎要将隋戈整个人都点燃一样。

    刹那间,隋戈觉得自己的体温至少都上升了两度。

    “真是烈酒!”片刻之后,隋戈才叹道。

    “那当然了。”沈君菱笑道,“这可是我偷偷从爷爷的酒窖里面偷来的,一共只有两坛,一直都没有舍得喝呢。”

    “你这样说,我实在是受宠若惊了。”隋戈说道。

    “这么说,你喜欢做我的男宠?”沈君菱笑道,“那就靠过来点,让本女王好好宠你。”

    “算了吧,这可是大白天呢,如此荒『淫』无道,也不怕争权被人推翻么。”隋戈也笑了笑,在沈君菱旁边,总是很难感到不开心的。

    而且,不知道为何,尽管跟沈君菱见的次数不多,但彼此感觉却像是很熟悉一样。

    “现在,是不是开心一点了?”沈君菱问道。

    “嗯,谢谢你。”隋戈说道。

    “谢我做什么。”沈君菱说道,跟隋戈一样靠在『露』台的扶手上,举目眺望远方,“我只是觉得你好玩,本来好几次都想叫你出来的。不过,你一直都陪着你唐姐姐,我哪好意思去做第三者呢。”

    “雨溪她……她得了重病。”隋戈轻叹道。

    “难怪她的脸『色』不怎么好。”沈君菱说道,“这大概是红颜天妒吧。不过,她只是离开了东江市而已,又没说要甩掉你,你这么失魂落魄地干嘛?”

    “我只是觉得心头憋屈。”隋戈说道,“为了给她治病,这段时间我不知道惹了多少麻烦,我当然不是在诉苦,只是我明明还在努力,她却这么早就放弃了,而且还是一走了之,不留下只言片语。”

    “呵,没想到咱家小弟弟,还是痴情种子呢。”沈君菱打趣道。

    “别叫我小弟弟行不行?”隋戈苦恼道,“不知情的人听了,还以为我弟弟真的很小呢。”

    “哈哈~”沈君菱捂着胸口大笑道,“你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油嘴滑舌了。”

    “我一直都是。”隋戈说道,后面还有半句话,“只是在你面前没法表现出来而已”。的确,面对沈君菱的时候,隋戈的狼眼、油嘴都不管用了。在沈君菱面前,他就是小痞子遇上了女流氓。

    “只要你开心,让你嘴巴上吃点豆腐也没关系。”沈君菱说道,“之前看见你那样子,姐姐心里面还怪心疼的呢。”

    “心疼?”隋戈诧异,心想我隋戈何德何能,值得你沈大小姐如此关注。

    “因为你是我见过的最有趣、最奇特的男人,不,你是男生。”沈君菱似乎看出了隋戈内心的想法,“你一定有些好奇,我为什么这么对你感兴趣,是吧?原因其实很简单——”

    说到这里,沈君菱却不说了,只是喝酒。

    “原因是什么?”隋戈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我想知道,你是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沈君菱道。

    那个人?什么人?

    仇人、恩人、情人、爱人还是男人?

    隋戈没有继续追问了。

    这种情况再简单不过了。一般来说,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说,你就是我要等或者要找的人,那么就只意味着一件事情,这个女人多半是看上你了。

    听见沈君菱这么说,隋戈心里面不禁有些『荡』漾。但是旋即,隋戈又在心头暗骂自己真是禽兽,现在唐雨溪的情况不明,他居然还想着这些春心『荡』漾的事情,当真是个烂人。不过,隋戈同学未免对自己要求太高了,面对沈君菱这种绝『色』尤物,不受诱『惑』的人,要么不是男人,要么就是女人。

    隋戈没问,便只是继续喝酒。

    沈君菱又道:“喂,衰衰——”

    “衰衰?”隋戈愕然,“这是你给我的新称号么?”

    “是啊。”沈君菱解释道,“隋戈,在这边的口音,听起来跟‘衰哥’一个音调,叫你‘衰哥’自然不好听,那就叫你‘衰衰’了,比较可爱,对吧?”

    “随便吧,反正比‘小弟弟’听起来好多了。”隋戈自嘲地说道,“况且,我这段时间的确够衰的。”

    “讨厌!老是这么唉声叹气的。”沈君菱说道,“要我是你的唐姐姐的话,也受不了你这样成天唉声叹气的,难怪她要逃避呢。”

    “才不是。”隋戈道,“我在她面前,我没有唉声叹气,我还每天给她打气呢。”

    “切~炫爱是不是么?”沈君菱撅嘴道,“我会吃醋呢。”

    听了沈君菱这撒娇一样的话,隋戈真有种将她揽入怀中的冲动,但是隋戈心头却很清楚,沈君菱不是一个简单的女生,她心头的想法,也绝对不像是她嘴上说的这般轻佻。

    只是,隋戈还是愿意跟她一起喝酒、聊天,除了他本能地觉得沈君菱对自己没有恶意之外,跟沈君菱在一起聊天喝酒,本来就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情。

    “我就是光棍一个,哪有什么好炫的。”隋戈说道,“倒是你,又是炫富又是炫风情的,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什么意思?”沈君菱妩媚一笑道,“当然是乘虚而入,勾引你呢。”

    “嘿……”隋戈尴尬地笑了笑,沈君菱就算真勾引他,以他现在的状况,恐怕也没有办法全身心投入战斗的。更何况,这个“女流氓”,必然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瞧你这出息,估计就算我真勾引你,你也不敢接手吧。”沈君菱笑道,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脸蛋越发红艳动人,“对了,你的唐姐姐走了,你打算怎么办呢?”

    “我怎么知道。”隋戈神情茫然地说道。

    “难道,你就打算这样放弃了?”沈君菱问道。

    “我可不想放弃。但是——有什么办法呢?”隋戈说道,“她这么一走,天下之大,人海茫茫的,我上哪里去找?更何况,我也挺担心的她的病……唉……”

    “你想过没有,她为什么不给你留下只言片语呢?”沈君菱忽地问道。

    “大概……我想,我在她心中,根本就没什么地位吧。”隋戈叹道。

    “恰恰相反。”沈君菱说道,“她之所以不留下只言片语,因为她觉得你可能会去找她,而她不想被你找到,也许是不想拖累你吧。毕竟,正如你所说,这段时间,你实在有些心力交瘁了。”

    “但是,我并没有在她面前表『露』出来——”

    “在女人强大的直觉面前,你的伪装是毫无用处的。”沈君菱说道,“正如现在,尽管你口口声声说在担心你的唐姐姐,但是我敢肯定,你那蠢蠢欲动的心里面,一定对我还在滋生着某些邪恶的念头,对吧?”

    尴尬!

    郁闷!

    许多男人总是认为,漂亮的女人一般都会很笨。但是,隋戈同学却发现,这个常理在他遇到的这些女生身上根本就不管用。

    唐雨溪,沈君菱还有蓝兰,谁都不缺脑细胞。

    “看来我猜中了。”沈君菱颇有些得意地说道,“看来你们这些男人就是这样,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不过呢,我也不会因为这样而鄙视你,因为这至少证明了本姑娘的魅力无人能敌,就连你这样的痴情种子也抵受不住呢。”

    就在隋戈气得牙痒痒,恨不得将她就地正法的时候,沈君菱又道:“所以,在你唐姐姐的心中,你占据的份量可不轻呢。她这么做,大概是替你做出了选择,不想你继续这样痛苦下去了吧。”

    “难怪,她昨天说,我看起来很累呢。”隋戈这才想起昨天唐雨溪的话,想起她执意让隋戈骑车带她去山上逛,原来这些都是她要离开的前兆。

    可惜,隋戈大大咧咧,竟全然没有留意到唐雨溪跟往常不同的地方。

    此时听沈君菱提点,方才知道他自己是何等的愚笨、粗心。

    当真是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啊。女人的心思,男人果然是猜不到,唯有女人,才能猜到女人的心头究竟在想什么。

    既然知道自己在唐雨溪心中仍然占据着重要的地方,隋戈对唐雨溪的担心便更甚了。

    “沈……姐姐,那你说雨溪她究竟会去哪里呢?”隋戈问道,称呼沈君菱为“姐姐”的时候,隋戈感觉有些不太自然。

    “乖。”沈君菱甜甜一笑,“虽然你这么乖地称呼我为姐姐,但是姐姐我在这个问题上却帮不了你呢,毕竟我对你的唐姐姐并不怎么了解。不过,从我女人的角度来看,一个女人,在走向生命终结的时候,她们总喜欢去一些安静、避世的地方,亦或者是对她来说,有着特殊意义、美丽回忆的地方。”

    “你的话很有道理。”隋戈神情坚定地说道,“可惜,我对雨溪的过去知道得并不多。不过没关系,我一定会想办法找到她,治好她的!”

    沈君菱却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你怀着这样心态的话,还不如不去找她。”

    “为什么?”隋戈不解道。

    “你还没明白她为什么要离开吗?”沈君菱说道,“因为她不愿意看到你因为她的病而太过『操』劳,更不愿意你将原本属于你们两人的时间,全都浪费在找『药』、治病上,明白了吗?”

    “如果死亡是不可避免的话,她宁愿在生命的尽头,安安静静地跟心爱的人一起看夕阳、看星星,而不愿意临死之前,都还在为治病而奔波、折腾。”沈君菱继续说道,语气之中,颇有些红颜薄命的感叹。

    “这一次,我是真的明白了。”隋戈轻叹道,这时候浑身似乎轻松了许多。

    自从知道唐雨溪得了重病之后,隋戈便一直都在为制『药』、治病而准备、奋斗,的确浪费了太多原本可以跟唐雨溪安安静静在一起的时光。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呢?”沈君菱忽而笑问道。

    “我还没见过比你聪明的女人。”隋戈说道。

    “我居然在怂恿自己心爱的小男人去找别的女人呢,还在一个劲地分析情敌的内心世界,这难道还不够傻么?”沈君菱自嘲地笑了笑,“按照我本来的想法,我是打算将你彻底灌醉,然后再扒光你的衣服,将你直接叉叉圈圈了,免得你的处男之身让别的女人给破了。”

    听了沈君菱的彪悍言语,隋戈身上少许的醉意都被冲散了,愕然道:“沈姐姐……你这话应该是开玩笑的吧?我虽然自认长得还算不错,但应该没有帅到让你有强『奸』我的冲动吧?”

    “你觉得呢?”沈君菱反问道。

    “我……咳咳,我不知道。”隋戈尴尬地说道,闻着酒香,闻着一旁伊人的香味,的确让他强烈有犯罪的冲动,但是,理智告诉他,眼下绝对不是冲动的时候。

    “赶紧去找你的唐姐姐吧。”沈君菱忽地从隋戈手中夺过了酒坛,“可惜了这一坛子的酒,它本来的使命是应该让你酩酊大醉,然后让你在我身下婉转承欢的,可惜啊……都是姐姐我心地太善良了,放过了你这个纯洁的小初男。”

    说完之后,沈君菱将手中的酒坛高高地举起,让坛子中剩余的美酒,流出一道水柱,直接灌往她的口中——她竟然将坛子中剩余的烈酒一饮而尽!

    不仅如此,紧接着,她将自己手中的酒也全都灌进了肚子当总。

    隋戈的鼻孔中似乎有两股热流要喷出来了。

    幸好,这些日子的内力不是白白修炼的,赶紧用真气压制住鼻孔附近的血管,这才避免了第二次喷鼻血的尴尬场面。

    沈君菱喝完酒之后,将手中的空酒坛轻轻丢在了地上,然后晃晃悠悠地向屋中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衰衰,姐姐我可是喝醉了,我这就回房间睡觉了……不过我是不会锁门的……你要是有什么不良企图的话……我也无法阻止了……唔,你是要去找你的唐姐姐,还是找……沈姐姐,你看着办……”

    随后,隋戈果然看到沈君菱慵懒地躺在她房间里面的那一张白『色』大床上面,卷曲着身体,散『乱』着长发,口中还在哼哼着什么……

    隋戈同学简直要崩溃了,心说有这么玩人的么?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