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少年药王 第78章 线与圆的拳术

时间:2019-10-13作者:逐没

    第78章 线与圆的拳术

    微微一愣之后,赵三爷才向隋戈说道:“小兄弟,你要以锄头做兵器?”

    山熊在一旁帮腔道:“我兄弟一锄在手,所向披靡!”

    曾铁鸥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说道:“无妨,我有一双铁拳足够了!”

    隋戈淡淡一笑,向山熊说道:“熊哥,将我的锄头扛回去吧。 飞速中文网”

    “为什么?”山熊不解道,“这可是你的趁手兵器啊。”

    “我本以为需要兵器的。”隋戈平静地说道,“但是见过曾先生之后,我觉得已经不需要了。”

    这话说得很平淡,但是谁都听得出语气当中的贬低之意。隋戈已经判断出曾铁鸥的修为至多不过炼气中期的境界,的确不值得他动用震灵锄。至于语言上对曾铁鸥的贬低,也是因为之前曾铁鸥表现出来的姿态和语气让隋戈很不爽。

    狂熊帮和天狗帮的恩怨,说到底只是黑帮之间的火并、侵吞。只有成败,没有所谓的对错。若是非要议个对错,那也是董九的不是。毕竟,山熊已经给足了董九和少林的面子,而且也没有对董九穷追猛打。谁知道曾铁鸥一现身,不问是非,只想以强势的姿态『逼』山熊奉茶、认错,这算怎么回事?难道这些少林寺俗家弟子就像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这一次,隋戈不仅要『摸』,而且还要狠狠地『操』!

    赵三爷微微错愕,他想不通隋戈为何非要将曾铁鸥激怒。

    内家拳师不同于外家拳手,拳法收放自如,受情绪影响极其有限,激怒对手并不能造成什么影响。

    不过,赵三爷就算是欣赏隋戈,这时候也只会做好他见证人分内的事情。

    这时候,赵三爷挥了挥手,立即有两个汉子走了过来,一人举着香炉,一人举着香案,放在了赵三爷面前。随后,又一个汉子上前,将刚点燃的一炷香递到了赵三爷手中。

    这里面有个名堂,叫做点香比武。

    点香比武有两层意思,其一有“点到即止”的意思,就是说双方不用也不能以『性』命相搏,不可取对方『性』命,至多残人手足;其二,点香也是计时,意思是双方比武时间以一炷香为限,若是在一炷香之内未能分出胜负,便算是平手。

    这是从古流传至今的规矩。其中颇有些讲究,比如,点香用的是檀香,长一尺三寸。一炷香的时间,差不多是半个小时。香一燃完,双方便要立即停手,一旦破了规矩,道上就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

    除了点香之外,还有一种是斩鸡头,这是打生死擂台的时候用的。鸡头一斩,血溅三尺,这种比斗没有计时、没有胜败,只有生死!

    当然,如今的黑道已经不同以往,也讲究生财第一。所以,除非是不懂戴天之仇,才会打生死擂台,甚至双方动用火器互拼。

    “开始!”

    赵三爷将檀香『插』入香炉之后,立即开口大喝了一声。

    霎那间,甲板上鸦雀无声,人人敛声屏气,只剩下江涛和江风的声响。

    这可是两位内家拳师的对决,许多人生平仅见。更何况,这一战,更是关系了东江市黑道日后的势力划分,非同小可。

    即便是赵三爷,也是意兴盎然。

    吼!

    仿佛是一声虎吼,来自山岗密林中,震人心魄!曾铁鸥身子一弓,十指成虎爪,双足运劲,喉咙之中自然喷发出一声虎吼,整个人好似腾空飞扑一般,做出猛虎下山之势,往隋戈扑来,内劲惯于双臂,十根指头啪啪直响,给人的感觉,似乎连石头、钢板都能洞穿!

    少林虎拳!

    曾铁鸥一出手,便是威势最凌厉刚猛的虎拳,显然是打算先声夺人,凭借强大的气势和高人一筹的真气,一鼓作气将隋戈彻底击败。

    赵三爷目中精光闪烁:曾铁鸥不愧是少林寺出来的内家拳师,拳法势、意并重,已经俨然有拳法大师的风范了。这些年,少林寺励精图治,声威大震,的确不是浪得虚名。

    隋戈感受到曾铁鸥这一式猛虎出山带来的巨大气势和力量,但是心境却静如止水,丝毫不为其所动,然后忽地探出右手,拇指和食指搭在一起,就像是指尖拈住了一朵鲜花似的,脸上『露』出春光和煦般的笑容,左手五根指头向右弹出,就像是在弹去花瓣上的小虫似的。

    在赵三爷和山熊的眼中,隋戈的手法轻柔、飘逸无比,有一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美感,似乎有暗合了某种玄奥的自然之理。

    啵!啵!啵!啵!

    隋戈的左手指头凌空连弹了四下,每一次指头弹出,都会在空气当中发出一声清脆的爆鸣声,听起来很是清越。这四下弹出,看起来轻柔无比,就像是隋戈在自顾自地弹取花瓣上的『露』水、小虫而已,眼中浑然没有曾铁鸥这个对手。

    在赵三爷的眼中,曾铁鸥的打法凶猛狂暴、气势威力惊人,而隋戈的手法轻松写意,看似云淡风轻,却蕴含着一种无法抵御的天地自然之威。

    “难道是——”

    赵三爷心头忽地掀起了悍然大波,脑子当中忽地闪过一个近乎武学传奇的字眼,“先天战技!”

    赵三爷曾经听自己的师父说过,当一个武者的真气修为达到极致的时候,如果机缘巧合的话,便有可能更进一步,达到传说中的先天秘境。进入先天秘境的武学高手,不仅寿元远胜普通人,而且武学修为不会因为年龄增长而退化,更恐怖的是,先天秘境的高手,他们的真气和武学招式都会发生质的蜕变,出招之际,暗合天道,毫无破绽可言。而先天期高手自创的武学,都成为先天战技。但是,如果不是先天秘境的绝顶高手,根本无法施展出先天战技啊!

    赵三爷虽然是明海省的黑道前辈,但是生平从未见过真正的先天高手,自然也不知道先天战技究竟是何等的惊天地泣鬼神。但是,赵三爷却从隋戈的手法中,窥见了“道”的影子。他生平与人交战数百次,更是观看过上百场高手的较量,却从未见过有谁的招式能够如同眼前这少年这般飘逸脱俗。

    于是,赵三爷将眼睛睁得更大了,似乎不想错过一丝一毫的变化。他知道,无论这一场比试胜负如何,对他来说都是受益匪浅。

    曾铁鸥的真气修为已经接近炼气中期,所以他根本没有将隋戈放在眼中,况且他对自己的虎形拳颇有信心,只要这一式“猛虎下山”能够震慑住对方,那么接下来“猛虎洗爪”、“恶虎翻山”、“虎王显威”等猛烈招式就会如同暴风骤雨一般往对手招呼过去,直到对方被打趴下为止。

    这一套虎形拳本就是少林武技,千锤百炼,威力惊人,加之曾铁鸥在上面浸『淫』了十几年,早就练得炉火纯青,就算是功力稍胜他的人,遇到这一套拳法,也只能退避三舍,避其锋芒。

    只是,曾铁鸥做梦都想不到,隋戈只是轻描淡写地弹了四下指头,每一次都刚好弹在曾铁鸥掌心正中的定惊『穴』,丝毫不差,就好像是曾铁鸥故意将这个『穴』位送到隋戈指尖上似的。

    人体的定惊『穴』,用手指按摩,本来能够镇惊、治抽风,但是如果被真气击中的话,那情况可就恰好相反了。每一次曾铁鸥被隋戈的指头弹中,便觉得手掌不由自主地抽搐一下,原本聚集在十根指头尖上的真气,也会因为这种抽搐而大大减弱。

    曾铁鸥的定惊『穴』被弹中四下之后,十根指头上的真气几乎溃散完毕。

    十指上的真气一旦消失,曾铁鸥的虎形拳就成了没爪子的老虎,尽管吼声十足,却根本无法对隋戈造成任何的损伤。

    因此,曾铁鸥这一式猛虎下山刚“下”了一半,就卡在了半山腰了。

    继续打吧,十根指头上真气全溃散了,打上去也只是给对方挠痒;不打吧,猛虎下山就成了猛虎巡山,气势、信心都会随之减弱。

    曾铁鸥生平跟人交手无数次,从未遇到过这等诡异的情况!

    无奈之下,曾铁鸥只得将这一招硬生生地缩了过去,然后身体右转,左脚落地,竟然在甲板上印出一个脚印,右腿闪电般往后向隋戈胸膛蹭去,竟然是一招虎仔蹬腿。

    曾铁鸥心想,老子脚掌上可是穿了军靴的,你小子应该弹不中老子脚上的『穴』位了吧。

    呼呼!

    曾铁鸥一腿弹出,虎虎生风。

    隋戈这一次却不再用指头弹出,而是伸手随意一抓,看似悠然,却如同探囊取物一班,不偏不倚地抓住了曾铁鸥的脚踝,将其锁在隋戈的五指之间。

    虎仔蹬腿,全身劲道全都集中在一蹬之上,谁知道还未完全蹬出去,就被隋戈捏住了脚踝,情形说不出的诡异,似乎曾铁鸥的一切动静,完全都在隋戈的掌控当中。

    曾铁鸥大惊,全身真气贯于脚上,凭借真气修为上的优势,总算将隋戈的手指震开,但足踝处却是一阵麻疼,显然已经受了轻伤。

    赵三爷目光如电,已然看出曾铁鸥吃了一点小亏。

    山熊忍不住叫了一声好,心头暗暗庆幸自己的老妈无意中帮了自己一把,当初如果彻底跟隋戈交恶的话,只怕一定会死得很难看的。

    曾铁鸥一招失利,面子上已然有些挂不住了,心想若是连一个『毛』小子都收拾不了,日后若是传出去的话,自己声威必然大大受损。于是,曾铁鸥飞速从兜里取出一枚红『色』『药』丸,吞入口中,然后再次虎吼一声,挺身、拍地,做出饿虎扑食之态,两只“虎爪”幻出数十道虚虚实实的爪影,向着隋戈席卷而去。

    “少林寺的活血丹!”赵三爷皱了皱眉头。活血丹是少林寺秘制『药』物,正所谓“气血强则力强”,活血丹能够在瞬间激发人体气血,使真气和力量暴增一倍。比斗时服『药』并无不可,只是赵三爷觉得这又不是生死比拼,曾铁鸥想用这种方法取胜,未免显得有些肚量不够。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声音从甲板上响起,仿佛是在擂鼓一班。但这些声响却都是从曾铁鸥脚下发出的,他以猛虎扑食之姿,游走在隋戈四周,如同一只饥饿的猛虎,蓄势以待,耐心地寻找猎物的破绽,然后一击必杀。

    曾铁鸥全身的真气和气力都已经提升到了巅峰状态,脚下每踏出一步,便会在甲板上留下一个印记。手爪每一次凌空击出,便会发出破空的爆鸣之声。

    感受着曾铁鸥从四面八方击过来的爪影,隋戈不为所动,双手做出手刀状,无论曾铁鸥从哪一方袭来,隋戈的手刀总能够切在曾铁鸥的手腕处,然后顺势将曾铁鸥的“虎爪”『荡』开。

    曾铁鸥吞服活血丹,摆明是要凭借真气和气力上的绝对优势『逼』隋戈硬拼,然后迅速分出胜负。谁知道,隋戈根本不给曾铁鸥硬拼的机会,隋戈的两条手臂,就好像生了眼睛似的,完全洞悉了曾铁鸥的进攻套路,并且总能够轻易化解曾铁鸥的攻势。

    赵三爷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他心中涌出了一个确定的感觉:“曾铁鸥输定了!”

    在赵三爷看来,曾铁鸥服用活血丹之后,虽然力量和气势提升了好大一截,看似威猛无敌,但是曾铁鸥从比试开始到现在,根本就没有攻进隋戈身体四周的“防御圈”。

    赵三爷出师的时候,他的师父最后一次指点他的时候对他说:“炳瑞,你的形意拳已经大成,力量和速度跟为师已经不相上下。但是,你的拳,直来直去,只算是‘线的拳术’。等到你领悟到‘圆的拳术’时,你便可以成为真正的拳术大师了。”

    赵三爷一直不明白什么是“圆的拳术”,但是今天,他却在隋戈的身上看到了。在隋戈的身体四周,以他身体为中心,双手为半径,形成了一个无形却滴水不漏的防御圈,无论曾铁鸥的拳头从哪个方向打过去,隋戈的双手总能加以阻截、化解,让曾铁鸥根本没有机会跟他硬拼。

    不过,对于隋戈来说,他压根儿就没有去想什么线的拳术,圆的拳术,他所施展出来的“绝世拳法”,其实就是神农仙草诀中的千变捉虫手。

    正所谓千变不离其中,千变捉虫手一旦施展开来,就如同如来佛祖的手掌,任凭飞虫、爬虫、大虫、小虫,统统无法逃脱其手掌的掌控之下。

    这一套千变捉虫手有拈、御、粘、戳、抓等十几种手式变化。因为之前跟小银虫演练过无数次,又用这套手法跟怪蜂激战过,所以这套千变捉虫手隋戈早已经练得炉火纯青,应变自如。

    曾铁鸥的虎形拳虽然刚猛,声势惊人,但是在隋戈看来,老虎是什么?百兽之王?不,老虎是大虫。曾铁鸥,也不过是一条能勃发真气的大虫而已。

    既然是大虫,自然不容易一举擒拿,所以隋戈先以“御”、“粘”等手法消磨对手的真气和气力,令对手既不能进,也不能退,完全在隋戈的双手的掌控范围之类。

    一旦大虫的锐气和力气都被消磨得差不多,就是隋戈动手“捉虫”的时候了。

    吼!

    曾铁鸥久攻不下,喉头再次发出一声怒吼,但是气势和声音都比之前弱了许多。很显然,活血丹的『药』效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

    此消彼此。

    隋戈顿时感应到对手的微秒变化,双掌从飘逸、细腻的手法忽地变得大开大阖、威猛惊人。

    啪!啪!啪!啪!

    隋戈全身真气运于双臂,筋骨发出一连串的清脆爆鸣声,千变捉虫手不发动攻击则已,一旦发动,顿时如同霹雳闪电,完全不给曾铁鸥喘息的机会,脚踩流星,双手握拳,如同大锤一样往曾铁鸥硬捶过去。

    砰!砰!砰!砰!砰!

    隋戈的双拳捶打在曾铁鸥的手臂、身上,就好像千斤大锤一样,每一捶都让真气渐弱的曾铁鸥难以应付。更要命的是,隋戈好像是在用锤子捶打着一副钢铁囚笼,要将曾铁鸥这一条“大虫”关在笼子当中,任凭曾铁鸥如何闪避、突破,都完全无济于事!

    曾铁鸥此时也察觉到情况不妙,拼命想要形势,但隋戈岂能让他如愿,拳头、手掌飘逸灵动、穿梭如织,将曾铁鸥牢牢地“粘”住,让这厮就如同蜘蛛网中的昆虫,越挣扎便陷得越紧。

    终于,曾铁鸥经脉中的真气因为过度消耗无以为继,拳脚上的力道和气势顿时锐减,脚下因为不留神踩入了先前他在甲板上留下的脚印,身体微微一晃。

    “好机会!”隋戈双手齐出,真气勃发,如同两条蛟龙,闪电般往曾铁鸥当胸袭去,这一式拳法,有如天马行空、来去无方。曾铁鸥根本无法把握到隋戈拳法的轨迹,只是凭借本能感觉,双手在胸**叉,希望能够架住隋戈的双手。

    砰!

    隋戈左手变拳为掌刀,只一下便『荡』开了曾铁鸥的双手,手刀印在了曾铁鸥的胸膛。曾铁鸥一个踉跄,喉咙一阵腥甜,喷出一口血雾。隋戈的右手犹如蟒蛇出洞,啪地一声,卡住了曾铁鸥的脖子,锁住了曾铁鸥的喉骨。

    只要隋戈真气一吐,立即便可捏碎曾铁鸥的喉咙,要了他的命。

    曾铁鸥面如死灰,愣愣地看着隋戈。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居然输给了一个真气修为不如自己的『毛』头小子。

    董九满眼惊骇,因为眼力太差的缘故,他一直都认为是曾铁鸥占据了上风。直到此刻,董九才发现曾铁鸥竟然输了,而且一败涂地。

    “此战,狂熊帮胜!”赵三爷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

    此时,香炉中的檀香只燃烧了一半。

    隋戈正要松开卡在曾铁鸥脖子上的手掌,却听见曾铁鸥说道:“少林俗家弟子的威名不容玷污!隋戈,这事不会就这么完了!”

    隋戈听了这话,眼神忽地变得冰冷、犀利,如同一把刀刃。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