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少年药王 第77章 猛龙过江

时间:2019-10-13作者:逐没

    第77章 猛龙过江

    深夜。 飞速中文网

    隋戈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

    他赶忙轻手轻脚地拿着手机来到了阳台上,然后才道:“喂——”

    “兄弟,我马上要跑路了!”山熊急切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我老娘就劳烦你和眼镜照顾一段时间了,她比较相信你们两个。”

    “等等——”隋戈疑『惑』道,“熊哥,你干嘛要跑路?难不成你卷入了什么大案?”

    “我就快被漂白了,哪还能卷入什么大案。”山熊说道,“是董九那个王八蛋。我听人说了,他去西江市把他师兄曾铁鸥请了过来,要替他找回场子,我先避避风头。”

    “那个曾铁鸥是什么人,让熊哥你这么紧张?”隋戈问道,语气依然很淡定。

    “曾铁鸥也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但是比董九厉害多了。”山熊说道,“曾铁鸥还有一个身份,他是西江市武警总队的教官!”

    “武警部队教官?”隋戈终于动容。

    在这个神奇的国度中,有不少的部门的人都是米虫、吃闲饭的,但是军队中的人物,尤其是武术教官,却往往都是有真材实料的。

    山熊说道:“总之,我先去避避风头。曾铁鸥和董九找不到我,自然也就没办法了。”

    隋戈想了想,说道:“如果你故意逃避的话,到时候董九肯定会大肆渲染,把你的名声搞臭的!”

    “这个我也知道。”山熊叹了一声,“但是技不如人,我有什么办法。据说曾铁鸥拳法已经由外而内,练成了真气,成为内家拳师了。兄弟你也是习武之人,应该知道这一内一外的差别有多大。”

    “嗯。”隋戈自然知道淬体期和练气期的实力差距,“只是,曾铁鸥既然是武警部队的教官,却『插』手你跟董九之间的争执,做得未免有些过头了吧。”

    山熊说道:“隋兄弟,你不是江湖中混的人,所以不知道这里面的玄虚。曾铁鸥这一次来东江市找我麻烦,可不仅仅是给董九找回场子,更是给他们少林俗家弟子扬威、立威,让其他江湖中人,都知道他们少林寺出来的人不好惹!所以,曾铁鸥这一次必然会以少林俗家弟子的身份出手,而不是以他武警部队教官的身份。因此,他的所作所为,跟军方全然没什么关系,军方也不会干涉他的行动。”

    “原来如此。”隋戈明白了,曾铁鸥这是门派主义思想作祟,他只是想用这种方式让江湖上混的人士明白一个道理:少林寺出来的人,你们惹不起!

    “兄弟,如果我别的事,我先收拾东西跑路了。”山熊说道。

    “你不用跑路了。”隋戈沉声道,“曾铁鸥如果真要来,就由我去会会他!”

    如今,华生『药』业公司和山熊已经绑在了一起。隋戈等人刚刚接手华生『药』业公司,如果这时候一遇到阻拦就退缩的话,日后华生『药』业公司将会寸步难行。而且,山熊在东江市的威名也会大打折扣。隋戈并不是一个好斗之人,如果不是权衡了各方面的利益,他是不会参与这种无谓争斗的。

    挂掉电话之后,隋戈爬上床,却没有继续睡觉。

    西江市和东江市相距不过数十公里,几乎可说是一江之隔。

    不是猛龙不过江。

    曾铁鸥既然敢来东江市找山熊的麻烦,自然是有十足的把握。

    隋戈既然答应替山熊出头应战,自然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才行。

    根据山熊提供的线索,曾铁鸥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练气期。如果是练气初期的话,那便是跟隋戈处于一个等级,隋戈自信可以轻易取胜;如果对方是炼气中期修为的话,隋戈就不得不小心应付了;但如果对方修为达到了练气后期的话,隋戈就的万分小心了。

    不过,隋戈很清楚,奇经八脉不是那么容易被打通的,要达到练气后期的修为可不是那么容易。奇经八脉,是包括了任脉、督脉在内八条经脉的总称。隋戈以前曾经看过的许多武侠小说当中,便有打通“任督二脉”即刻便成为高手的说法。

    但高手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炼成的,奇经八脉也不是那么容易打通的。

    就算是隋戈,天天有灵草食用,目前也只是止步于练气初期的境界。所以,他估计曾铁鸥就算是天赋过人,顶多也不过是炼气中期的修为。若是曾铁鸥的修为都达到了练气后期的话,想必也不会呆在西江市做教官了。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推测出曾铁鸥的大致修为境界之后,隋戈静下心来,开始借助三元易经草调息、温养经脉中的真气。这样,明天在对战曾铁鸥的时候,隋戈的精神和身体状态,都将会处于最佳的状态。

    天明的时候,隋戈接到山熊的电话,曾铁鸥和董九已经过江了。

    山熊让眼镜依照江湖规矩去迎接曾铁鸥,他亲自开车去学校接隋戈。

    隋戈坐上山熊的面包车,发现车里面居然放着一把锄头,赫然是当初他击退江铁雄时用过的。

    “熊哥,江湖比斗,还能带兵器?”隋戈疑『惑』道。

    山熊一副理所当然地表情,说道:“当然!这是江湖比试,又不是拳击比赛,没那么多破规矩,也不限兵器,只有火器除外。你想,江湖上混的人,有的人本来擅长拳头,比如我;有的人擅长用刀,比如刀子;如果你让刀子赤手空拳跟我打,那他肯定连一招都捱不过的。”

    “嗯,这倒是公平。”隋戈说道,“既然不限兵器,那限制暗器吗?”

    山熊说道:“暗器,也并不限制,但是在比试之前,都会提醒对方一声。毕竟,现在社会的江湖比试不是生死决斗。一旦打死人,谁都难脱干系。”

    “既然不限兵器的话,你把车掉头送我去学校后门,我去取一把好点的锄头。”隋戈说道。

    片刻之后,隋戈将温室棚里面的那把震灵锄取了出来,放在了车上。

    “兄弟,你放着我找人给你打造的纯钢锄头不用,用这种石头锄头有什么用?”山熊不解道。

    “什么石头?我这是用玉石打造的。”隋戈说道,“威力可比你那纯钢锄头大太多了!”

    震灵锄,顾名思义,能够将草木中的元气、灵气震散释放出来,同样也能够震散修行者的护体真气。这只是以防万一,如果曾铁鸥的修为真的已经达到了练气后期的话,隋戈也只有凭借震灵锄,才能跟对方一较高下。

    “玉石?兄弟你用玉石来造锄头,可真是大手笔呢。”山熊笑道,完全理解不了隋戈的用意。

    面包车快速行驶了四十分钟,终于抵达了目的地——青江江畔。

    此时,朝阳初升,江上水雾升腾,滚滚江水奔驰远方,恍若一条腾云驾雾的青龙。

    江畔的码头上,泊着一艘白『色』豪华游轮。

    这里,就是眼镜和董九订下的比试地点。

    沙滩上的登船梯旁边,眼镜和刀子等人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隋戈当仁不让,率先登上了游轮。

    山熊等人,紧随其后。

    登船之后,游轮缓缓地向江心驶去。

    游轮上的空间很宽敞,顶层甲板更是如此,哪里足足有一个篮球场大小。用来做比试擂台,自然绰绰有余了。甲板边缘处,站着一排强壮的汉子,清一『色』黑西装,纹丝不动。这些人一部分是狂熊帮的,另外一部分是董九和曾铁鸥带来的人。

    隋戈大步往船头方向走去。

    只见甲板靠近船头的方向,摆放着五张木椅,左边空着两张木椅,虚位以待,正中间坐了一位老者,差不多六十多岁,双目如电,不动如山,一看便知道是一号人物。隋戈之前听眼镜说过,这位老者是明海省黑道的老一辈枭雄,人称赵三爷,精通形意拳,是董九和曾铁鸥请来的见证人。

    右边的两张木椅,其中一张自然是董九坐了。另外一张椅子上,坐着一人,虎背熊腰,穿着一身黑『色』功夫衣,脚上却踩着一双军靴。曾铁鸥没有穿军服,而是穿功夫衣,已然表明了立场,这一场比试只是江湖比斗,他现在代表的是少林俗家弟子,而并非军队教官。

    见到隋戈和山熊大步走来,赵三爷、董九和曾铁鸥三人礼节『性』地起身相迎。

    只是,看到隋戈竟然走在山熊前面的时候,三个人都『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谁都没想到,山熊竟然会请出一个学生模样的小子代他出战。

    董九还以为山熊怂了,故意找个替死鬼走过场,讥笑道:“山熊,你是不是怕了?怕了的话,赶紧认输赔不是,找个『毛』小子来走过场,这算什么意思!”

    董九旁边的赵三爷不禁皱了皱眉头,心头对董九不免低看了几眼:“什么少林俗家弟子,眼力劲也太差了吧!代替山熊出战的这少年,可是一个内家拳师!”

    赵三爷还未表态,曾铁鸥却不客气地喝道:“董九!没有这份眼力,就不要『乱』说话,免得弱了我们这些少林俗家弟子的名头!”

    随后,曾铁鸥又向隋戈说道:“真没想到,小兄弟年纪轻轻,居然练就真气,成了内家拳师,敢问小兄弟你是哪一派的弟子呢?”

    曾铁鸥的眼力劲自然比董九强多了,一眼就看出隋戈的修为已经到了练气期。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要练成真气,恐怕不光是有天赋、有机遇这么简单,多半是有名师指点、调教的。曾铁鸥询问隋戈是哪一派弟子,就是想弄清楚隋戈的底细,免得无端端地跟一些厉害的势力和人物结上仇。

    在曾铁鸥的眼中,隋戈的修为并不可怕,但如果对方是一个武林名宿的弟子或者是哪个名门大派的重要传人,一不小心将对方打残,那恐怕就很难善罢甘休了。

    “无门无派。”隋戈的回答出乎曾铁鸥意料。

    曾铁鸥神情微微一变,他大概觉得隋戈是看不起他,所以才故意不报自己的门派,这让曾铁鸥无名火起,心头暗道:“既然你不识抬举,等会儿就别怪我下手不留情!至少也要打断你一手一脚!”

    曾铁鸥原本就是一个狠人,再加上少林俗家弟子和武警教官的身份,让他顾忌的人并不多。

    作为见证人,以赵三爷的身份,自然不会公然偏袒任何一方。不过,在比试之前,赵三爷还是摆出了一副和事老的样子,劝说道:“其实,大家都是吃江湖饭的,万事以和为贵,要是可以的话,杯酒泯恩仇那不是更好?”

    山熊沉声说道:“这要看董九怎么说。”

    董九显然没什么话语权。曾铁鸥说道:“只要熊哥认输,当众奉茶道歉,这事就算了。”

    隋戈早就知道这事不可能善罢甘休的,但是却没想到曾铁鸥居然如此强势。要知道,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如果山熊认输之后还要奉茶、道歉,那以后恐怕都没脸在东江市道上混了。

    少林寺这些年名声越来越盛,想不到这些俗家弟子也水涨船高,变得如此蛮横起来。要知道,在枫溪山庄,山熊对董九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否则董九不缺胳膊少腿才怪。谁知道,山熊给足了董九面子,这厮居然浑然不要脸,请出了曾铁鸥来对付山熊。是非过错,不言而明!

    “不可能!”隋戈斩钉截铁地说道,大步走向甲板中央处,摆出了比斗的姿态。

    谈不拢,只能打!

    赵三爷呵呵一笑,他没想到这少年竟然如此强势,在这少年身上,他好像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只是,以赵三爷的眼力劲,他看出这少年的真气修为应该不及曾铁鸥,不免有些替他担心。

    曾铁鸥猛龙过江,压根儿就没打算和解,也大步朝甲板中央处走了过去。

    山熊赶紧冲旁边一个小弟努了努嘴,这小弟连忙会意,屁颠屁颠地将隋戈的震灵锄扛了过来。

    赵三爷和曾铁鸥不禁傻眼。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