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男主们全是我前任 42.台词

时间:2019-10-12作者:乃

    ………………………………………………

    他也没把挡着他的脸的书拨开, 只慢慢说道:“可是同学, 你没听说过一个词语,叫做强制爱吗?”

    说完这句, 书被抽走,露出男人不知什么时候戴了副眼镜的脸。

    眼镜是特别常见的黑框眼镜,和平光的看起来没多大区别,连粉丝都没几个知道卫时迁其实是有点近视的。偶尔见到他戴,粉丝们只会嗷嗷叫卫老师好帅卫老师好看, 压根不知道他戴上眼镜后妥妥是个斯文败类, 别说强制爱了, 连荤话都能自自然然地说出口。

    好在西帘对这样的斯文败类很能扛得住。

    她说:“那巧了,我也听说过一个词语, 叫背德。”又说,“我们已经分手了, 你别仗着你是我老师就来撩骚, 我不吃你这套。”

    “不好意思,我还就仗着我是你老师了,师生性爱是个不错的题材, 拍成片肯定能火。”他扶了扶眼镜,眼中刚才浓郁到几乎要变成实质的爱意此刻已经消失无踪,他面无表情,语气也很淡, “而且, 容我提醒你一句, 我从头到尾都没答应要和你分手。”

    西帘说:“所以呢?”

    卫时迁:“所以我现在还是你男朋友。我不对你撩骚,我对谁撩骚?”

    西帘说:“你说的有道理,但我也有权利拒绝你的撩骚。”她直白道,“我不喜欢,我真的请你放尊重点,否则我不介意让江勋给我换一个老师。”

    卫时迁不说话了。

    他看了她好一会儿,忽然叹气,又摘下眼镜,按了按眉心。

    “怎么突然就要分手?”他低声问,“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你连个理由都不给我,我傻了才会同意。”

    西帘也没说话。

    她看着他,想,理由很简单,她不是原主,她对他没有任何感情。

    可这样的话怎么能说出口?

    于是她稍微改了改,答道:“因为我不喜欢你了。”

    卫时迁听了,表情没变,只沉默片刻,重新戴上眼镜,然后点开一个新视频,让西帘说出视频中的演员这段表演好在哪里。

    他这态度明显是装聋作哑,西帘也懒得重复,只认真看视频。

    这回视频里的表演就不是胜在眼神上了,而是胜在肢体动作的细节上。眼睛微红,牙关紧咬,脖子上青筋绷起,小拇指微微发颤,这个演员浑身上下都表达出极致的隐忍,仿佛下一秒就会全面爆发。

    “表演是门艺术。”

    卫时迁说道:“艺术的表达方式有很多种,有人擅长把自己代入角色,有人擅长把角色代入自己。你半年没拍戏,退步了,做不到和角色产生共鸣,那就再退一步,从最基本的肢体动作来。不过你脚还没好,就先坐着吧,等脚好了去公司,每天对着镜子演。”

    西帘点头说好。

    好像真的把她那句不喜欢撩骚给听进去了,接下来的课程,卫时迁除了必要的指点外,没再做多余的动作,也没再说什么不合时宜的话。

    他像是一名真正的表演老师那样,尽心尽力地教她,连他总结了十多年才总结出来的一些经验也说给她听,不能更用心。

    西帘不算笨,又有原主记忆在,学得并不艰难,两人之间的气氛还算和睦。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七点。

    罗曼书正在给西帘熨衣服,见卫时迁空着手从放映室里出来,她熨完最后一件,关了挂烫机,问:“怎么样?”

    卫时迁说:“还好,没忘干净,一点就通。通不了,多说几句也能想起来。”

    基本功还在,接下来的一个半月好好练习,不说恢复到以前的巅峰,至少等《朱宫》开机,拍摄的时候不会ng太多,也算是另一种方式的重新来过了。

    他之前看过了,西帘那个女三号的戏份虽然贯穿全剧,但其实细分下来,镜头不多,集中拍摄的话,包括几场全体演员都要出镜的大戏,不出半个月就能拍完。

    而且剧本里标明了女三号是红颜祸水,怎么美怎么来,怎么让其他女性角色妒忌怎么来。说白了就是个花瓶,只要别演得那么僵硬,无功无过,再毒舌的人也挑不出多少刺。

    罗曼书松口气:“那就好。就怕她忘得一干二净,真的什么也不会了。”

    卫时迁摇头:“没事,就算全忘了,我也能手把手地把她教会。”

    罗曼书说:“我先替她谢谢你了。”

    “不用,”卫时迁摘了眼镜,“这是我应该做的。”

    西帘还在放映室里没出来,罗曼书给卫时迁倒了杯鲜榨果汁,请他多坐一会儿,她马上就去做晚饭。

    刚转过身,就见西帘单脚蹦着从放映室里出来,还晃了晃手里的手机:“罗姐,江勋把剧本扫描发过来了,你帮我打印出来吧,要两份。”

    罗曼书应了,问:“江总有说什么时候签合同吗?”

    西帘摇头:“没呢。他说俞导只同意让我试戏,具体能不能演女三号,得看我试戏能不能过。”

    卫时迁这时问:“什么时候试戏?”

    “下周五。”西帘看了看手机,“现在剧组就差女三号的演员没找着合适的了。”

    按照江勋的话来说就是,俞导打算等女一号苏妃玉回上海后,先让主演们聚一聚,一起看角逐女三号的演员试戏。等挑好能饰演女三号的演员了,大家赶在过年前把定妆照拍完,大年初一当天开始正式宣发,之后再准备准备,就能开机了。

    算算时间,苏妃玉的航班刚好在下周四,即试戏的前一天。

    作为早就定下的男一号,苏妃玉回来的当晚的聚会,卫时迁肯定要去参加的。

    于是卫时迁立即敲定,从明早开始,到参加聚会之前,他专给西帘讲剧本上的戏。

    和他拿到的剧本不同,江勋扫描给西帘的剧本打印出来就几页纸,总共也只有三场戏。到时试戏,俞导会随意挑一场让她演,如果有特殊情况,还会让演第二场,所以卫时迁无论如何都要让西帘把这三场戏吃透,之后再着重进行古装剧方面的突击,五天时间全利用起来,试戏应该不成问题。

    他想的很好,也很全面。

    但等到第二天,西帘表现出来的,还是让他吃了一惊。

    原本卫时迁和罗曼书想的一样,这半年西帘演技退步得厉害,固然黑料事件和雪藏是绝大一部分原因所在,不过更值得他注意的是,当初他之所以会在西帘家门口一连守了三个月,是因为他怀疑她得了抑郁症,生怕她想不开,又不敢刺激她,只能小心翼翼地等。

    只要一想到现在的西帘很有可能仍处在抑郁状态中,卫时迁就不敢对她太严格。他能尽量温柔就尽量温柔,毕竟据他之前从俞导那里听到的,想争取女三号的其他几名女演员,普遍都没西帘的颜好。

    西帘的五官是非常精致的,眼睛黑白分明,唇形也好看,下颚弧度曾被某杂志评价说是女演员里最完美的。很多粉丝也说她是侧颜杀,截了她好多侧颜当锁屏,这事还上过热搜。

    事实证明颜值能打是件好事,现代剧古装剧西帘都能演,并且各有各的韵味,不会让观众觉得违和。

    可这都是半年以前的事了。

    就在卫时迁做好最坏的打算,给西帘讲完第一场戏,让她在他面前试演一段后,看她的眼神,看她的动作,卫时迁刚端起来的咖啡又放了回去。

    连当观众的罗曼书都自言自语:“这不像退步啊……”

    卫时迁点头:“嗯,不像。”

    不仅不像,反而还进步了。

    身上穿着毛茸茸的印了柯基屁屁的家居服,脚上也是胖乎乎的柯基拖鞋,全身上下都是现代装扮的西帘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盒酸奶,抬眼望过来,卫时迁都有种其实她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错觉。

    而等她收敛表情,起身慢慢走过来,微微一屈膝给他行了个古礼,那种错觉就不再是错觉,而是变成了切切实实的感受。

    “皇上,”她开口,声音十分温柔,可细听就能发现,里头好似掺了蜜,听得人心头甜丝丝的,又好似藏了把小钩子,勾得人心痒痒,“您来得正是时候,来尝尝妾刚做的糕点,才出炉的,热乎着呢。”

    她把手里的酸奶递给卫时迁,卫时迁下意识伸手去接。

    还没接住,她手一缩,十分护食:“这是我的,要喝你自己拿。”

    卫时迁:“……”

    他反应过来,无奈笑道:“行了,这场过了,坐好,我给你讲下一场。”

    就这样,凭着肉眼可见的进步,再加上卫时迁的贴身教导,西帘很快就把三场戏吃了个透,一天比一天演得更好。

    等到了周四晚上,卫时迁去参加聚会,他刚出门,解放了的西帘立马扔下剧本,继续窝沙发里看动画片,还不忘对罗曼书说这是试戏前的放松。

    她放松到了夜里十一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