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男主们全是我前任 37.吻手

时间:2019-10-11作者:乃

    ………………………………………………  西帘问:“你没睡觉?”

    “没有。”夏洺左看看右看看, 随手拿了个苹果啃, 边啃边,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突然就很想你,想得怎么睡都睡不着。”

    西帘想了想,试探性地问:“那你上网了吗?”

    夏洺点头:“上了。”

    他就是在飞机上睡不着, 换了好多个姿势都不行,索性睁眼刷手机。

    一刷才知道,gs年会上出事了,西帘受伤了。于是等飞机降落后,他立即给罗曼书打电话,得知西帘在市医院,他连助理都没等, 直接打车过来, 就想看西帘怎么样了。

    没想到西帘不仅没什么事,还睁眼就对他拿刀杀,他“咔嚓咔嚓”地啃着苹果,气呼呼地:“我才多久没见你, 你居然就不认识我了。”

    西帘:“大半夜的,要是有人站你床边,你也得吓个半死。”

    夏洺一听,三两下啃完最后的果肉, 胡乱抹抹嘴凑近她, 眼睛里仿佛盛着光:“真吓到了啊?”

    西帘脑袋往后仰:“话就话, 靠这么近干什么。”

    夏洺:“靠这么近好看你啊。”他屁股也从椅子上挪到病床上,一个劲儿地往西帘被窝里挤,孩子似的,“给我留点空,我好困,我也想睡觉。”

    他出道好些年,年龄又比西帘大,有颜有才还有钱,按理应该是个不错的恋人。

    然而在西帘的记忆中,原主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表现得仿佛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兴致一起,要干这个要干那个,干不了就闹脾气,每次都是原主让着他哄着他,比带真正的孩子还累。

    就这样,时间久了,原主对他的感情被消磨得一干二净,最后两人分手,原主直截了当地,你需要找个全职保姆,而不是女朋友。

    这话给了夏洺很大的打击。

    他是歌手,平时吃饭喝水都有营养师专门搭配,好保护他的嗓子,烟酒是一点都不能沾的。和原主分手后,他背着经纪人跑去酒吧喝酒,喝得几乎失声,醉醺醺地给原主打电话,什么都不出来,只一个劲儿地用气音重复你来接我好不好,然后没地址就挂断,导致原主和他经纪人找了大半夜才找到他,要带他回家时,他不依,非要继续喝,还抱着原主哭,我知道错了,你别离开我好不好。

    原主当时有多尴尬,时间太过久远,西帘已经无法从记忆中感同身受。西帘只知道从那之后,原主就对夏洺敬而远之,除非必要,绝不碰面。

    所以西帘压根就没想过她住院,夏洺会跑过来找她。

    面对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的夏洺,西帘冷漠拒绝,并伸手要把他推下去:“你回家睡。”

    “我不,我就在这里睡。”

    挤不进西帘的被窝,夏洺腿一抬,上了旁边原本是罗曼书睡着的单人床。

    好在床不是太,一米八三的个头刚好能躺下。他蹬掉马丁靴,翘着二郎腿,得意洋洋地看西帘:“我打了这么久的飞的,你不心疼我,不让我睡觉,还赶我走,你怎么这么狠心啊。”

    西帘:“……”

    这个人好难缠啊。

    最后她也只得放弃把他劝走,:“行吧,你睡这里也可以。把外套脱了,卸了妆再睡。”

    夏洺立即眉开眼笑:“我这就去卸妆。”

    他哼着歌进了洗手间,里面有罗曼书留给西帘的化妆包——此刻的罗曼书正在便利店里给夏洺买夜宵——从化妆包里找出卸妆油,夏洺惊喜地发现这还是他以前推荐给西帘的牌子,顿时心里美滋滋的,继续哼歌。

    哼的是他上个月出的新专辑里的一首情歌,节奏轻快,歌词也朗朗上口,是他专门写给西帘的。

    可惜西帘没听过这首歌。

    让她听流行音乐,还不如让她去看动画片,保管看几集就能跟着唱主题曲了。

    夏洺很快就从洗手间里出来了。

    强撑着等罗曼书回来的西帘抬眼一看,原来他不止妆都没卸就回来,他还戴了美瞳。

    这会儿妆卸干净,美瞳也摘了,他脸色有些发白,眼睛里满是血丝,看得西帘都觉得躺病床上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她还没话,就见他找了套新病服,开始脱衣服。

    演唱会上要唱跳,他身上的演出服不怎么厚,外套里面就一件破洞t恤,底下更是只有一条内裤。脱完外套,他想了想,没好意思当着西帘的面继续脱,转身又进了洗手间,还嘱咐道:“不准偷看。”

    西帘:“嗯,我不看。”

    他:“这是对你不让我和你一起睡觉的惩罚。”

    完“砰”的一下关了门,在门里重重哼了声,幼稚得不行。

    西帘:“……”

    真是难为原主和他谈了长达一个月的恋爱。

    罗曼书提着夜宵回来的时候,夏洺穿着病服,正闹着让西帘给他擦头发。

    西帘手上有伤,刷微博还好,擦头发这等重任是万万做不到的。推脱间,见罗曼书回来了,西帘连忙道:“你的夜宵回来了,赶紧吃,我先睡觉了。”

    趁夏洺去看罗曼书买的都是什么夜宵,西帘把被子往身上一盖,再也不肯起来了。

    罗曼书也困,放下夜宵就爬上西帘的病床,和西帘一起睡。

    夏洺只好气呼呼地自己一个人吃夜宵。

    吃到一半,抬头一看,西帘和罗曼书头挨着头,两人都已经睡熟了。

    他悄悄放下勺子,过去给两人掖了掖被角。

    “晚安。”他在西帘耳边声地了句。

    ……

    清晨六点。

    外面天还黑着,vip豪华病房所在病区静悄悄的,没什么人走动。

    就在这安静中,一首古筝曲子响起,声音由到大,节奏由慢到快,慢慢唤醒沉睡中的人。

    睡得正香的夏洺第一个被吵醒。

    他烦躁地坐起来,抓抓头发,伸手在床头柜上摸索片刻,摸到手机一划,:“谁啊。”

    他声音听起来懒洋洋的,有些沙哑,但更多的是让人沉迷的磁性,非常好听,粉丝们天天听他的声音能听得耳朵都怀孕。

    可听筒那边的人显然并不是他的粉丝。

    “你是谁?西帘呢?”

    “什么我是谁,西帘在睡觉呢。”夏洺没听出对方是谁,只顾着发泄起床气,“天还没亮就打电话,是不是有毛病啊。”

    话刚完,就听“嘟”的一下,对方率先挂断了电话。

    夏洺把手机放回床头柜,打了个哈欠,正要躺下去继续睡,就听铃声再度响起,不过这回没等他伸手,西帘已经拿起手机,了声喂。

    “你房间里有个神经病。”对方冷静地道,“快把他赶走,不赶走,我就带人去捉奸了。”

    等站稳了,她推了卫时迁一下,沉得很,没推动。刚想问他哪里难受,扭头一看,他面色不自然地发白,呼吸也非常急促,眉头更是紧皱着,可以看出是真的难受。

    “你没事吧?”西帘问。

    卫时迁眼睛半睁半闭地看她,又是看了她好一会儿,才声音又轻又哑地:“没事……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完,他慢慢直起身,看样子是想自己走的,却是才走一步,身体就往鞋柜上歪。西帘只好扶住他,半拖半抱地把他往客房里带。

    折腾了足足两分钟,西帘终于把卫时迁弄到了床上。

    她喘着气按开床头灯,凑近了看他,发现从玄关到客房这么一段路而已,他脸居然更白了。上手一摸,额头温度正常,不过分冷,也不过分热,但湿滑湿滑的,全是冷汗。

    西帘仔细回想,卫时迁没有胃病,也从来都没酒精过敏过。难道他食物过敏,或者那什么,急性肠胃炎发作?

    她刚要问他,然而电光石火间,她陡然想起什么,看向卫时迁的目光一下子变了。

    她大概知道他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似乎察觉到她的注视,卫时迁微微睁眼看她:“我今晚喝得有点多,胃里不太舒服。你能帮我做个醒酒汤吗?”

    西帘想她不会做醒酒汤,能不能给他泡个茶,放在口袋里的手机这时突然响了几下,她摸出来一看,是乔一南给她回复了。

    自从年会直播上了热搜,西帘这个名字可谓是热度不断。五天过去,热搜上终于没她了,但黑她的人仍然乐此不疲,把半年前的黑料事件挖坟出来轮了一遍又一遍,大有要逼她继续雪藏的样子。

    对此,西帘心里门儿清,这绝对是许安心又作妖了。

    就目前而言,许安心虽然比不上苏妃玉那个花旦,但也在稳步从二线迈入一线,风头正盛,据片酬比某些一线女演员还要高。gs的公关不是傻子,肯定早就知道许安心在踩西帘,但上头没发话,公关也只得装聋作哑,最多压压话题,引导一下舆论,更多的就不敢做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男主们全是我前任》,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