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男主们全是我前任 32.崩溃

时间:2019-10-09作者:乃

    第二天,阿九醒了, 打了个哈欠。

    江韵填饱肚子后, 左看看又看看,无视弹幕上一片“说好的减肥呢”, 又拿了份小果盘。

    拿好果盘,她把平板夹在胳肢窝里,借着长桌小心翼翼地挪动脚步, 同时不停变换手机角度,试图让正在观看直播的人看到他们gs集团成立五十周年的年会是有多么热闹。

    把已经到场的人介绍了个遍, 江韵歪头看了眼平板上的弹幕:“总裁?总裁还没来呢,他一般都是掐点出现, 绝不会提前半分……哎呀!”

    完全没注意到身后有人,江韵被撞得脚下一个趔趄,直接往前扑去。

    左手是果盘, 右手是手机,胳肢窝里是平板,三个都不能丢。

    江韵没时间思考自己这一摔,被其他人发现她在偷偷直播的下场是怎样,她只条件反射地把手里的东西往怀里揽。正准备迎接狗啃泥,身后有人一把拽住她, 把她从狗啃泥的边缘救了回来。

    “我的天,真是吓死我了。”

    江韵站稳了, 忙不迭把快要滑出去的平板放到沙发上。她转过身正要道谢, 看清拉她的人是谁, 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平板上弹幕密密麻麻的,全都在刷感叹号。

    用感叹号表达完心情,才有带字的弹幕紧跟着刷过。

    弹幕上正纠结着这个被主播撞到的让他们全感到眼熟的人是谁,就听江韵有些变调的声音响起:“你不是,你不是那个谁,那个……”

    话没说完,一道声音插过来:“西帘,我到处找你没找着,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西帘抬了抬眼:“嗯,这里人少。”

    她似乎没注意到江韵的手机正面对着她,把她直播给数百万的粉丝,她只朝江韵简单打了个招呼,才对找了大半个宴会厅,终于找过来的罗曼书继续说道:“反正我雪藏半年,没人记得我,我在这里也能清闲会儿。”

    罗曼书站定后,匆匆对江韵说了句大小姐好,转头压低声音道:“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定要你来参加年会。你颜这么好,总有再出镜的机会的。”

    西帘摇头:“没那么容易。严哥不是说等过了年,就给你两个新人带吗?你还是把心放在新人身上比较好。”

    罗曼书是西帘的经纪人——

    准确来说,是一本名为《超级影后系统》的言情小说里,和西帘同名的女配的前经纪人。

    再准确点,不止是女配,更是个白月光前女友。她和五个男主都谈过恋爱,眼前这个江韵,gs集团的大小姐,就是其中一个男主的妹妹,江韵以前还喊过她几回嫂子。

    那么西帘是怎么知道自己是穿书的?

    这还要多谢在她之前,穿成这个女配的前辈。

    按照西帘对这具身体的记忆的整理,那位前辈应该是看完《超级影后系统》就立即穿越了,正好穿到女配因为卷入一起黑料事件而被雪藏的关键时刻。

    刚穿过来,正准备仗着看完全本,对后续剧情都了若指掌,从而摩拳擦掌打算大干一番的前辈,忘记这具身体熬了通宵没睡,兴致勃勃地在电脑前又熬了半宿后,没吃东西就去洗澡,于是热水一淋,低血糖发作,直接休克。

    再之后,就是西帘穿过来了。

    西帘和前辈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前辈留下来的东西,以及女配本身的记忆,她过了很久才全部弄懂。

    当时恰逢雪藏,未免被别人发现自己不是原来的女配,西帘索性宅在公寓里,除必要的购物外,今天这个年会算是她这半年以来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出门。

    至于罗曼书,她根本不知道西帘那间公寓的住址,算来算去,也是小半年没见过了。

    罗曼书好不容易靠着电话把西帘从公寓里挖出来,让她来参加年会,就是希望她能搭上某位大腕,不说拍戏,好歹也要在镜头前露个脸,只要露脸,有曝光了,后面就什么都好说。结果西帘根本不在意,还反过来让她多注意接下来要带的新人,罗曼书有些气,又有些心疼。

    “新人新人,我连新人叫什么都还不知道呢,你就赶着把我往外推。”罗曼书递给西帘一杯果汁,“我看你啊,就是在家宅惯,懒得动了。”

    西帘没说话。

    她接了果汁,转身在沙发上坐下。

    身上的黑色裹胸小礼服是刚踏入娱乐圈那会儿,前前任,即江韵的那位总裁哥哥从国外带回来送她的生日礼物,现在穿着,居然也不过时。

    甚至还衬得她前凸后翘,身材极好,加上五官精致,化的妆又是最适合她的,整体就显露出一种很特别的味道,看得呆愣许久的江韵终于反应过来,颤抖着出声。

    “你,你,你是西帘?”江韵也忘了自己正在直播,“我哥不是说要雪藏你一年吗,你怎么现在就出来了?”

    西帘没有惊讶,只说:“原来是他要雪藏我的吗。”

    江韵说:“你以为呢?我哥早和你分手了,他怎么可能还会像以前那样……”

    话没说完,不远处传来一阵喧哗,角落里的三人立即抬头看了过去。

    就连平板上的弹幕也从“惊了,西帘和江boss居然谈过恋爱”,飞快过渡到“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那么吵”。

    只见长桌的另一边,刚刚还有不少人在挑选食物,这会儿不知道怎么了,人人神色慌乱,连带宴会厅的其他地方也被感染,乱糟糟一片。

    混乱间,男士们再顾不得绅士,女士们也顾不及优雅,他们尽力远离桌边的三个人,惊慌失措地朝周围散开。有人拿手机报警,有人喊保镖保安,也有人发出尖叫,却全被另一种声音盖过。

    “砰!”

    前来参加年会的都不是小孩,自然听出这是货真价实的枪声,绝非拍戏时的仿真道具。

    枪声一响,尖叫声戛然而止。

    众人震惊地看着那开枪者,然后也不用另一个行凶者开口,齐齐抱头蹲下。

    西帘还没看清那三人之中被挟持的是谁,就被罗曼书按住脑袋,推着往桌子底下藏。

    江韵则倒抽一口冷气:“那是我哥,我哥被他们拿枪顶着……”

    说着扔下果盘就要过去,却被罗曼书死死抱住:“你不要命了,那是真枪,你过去就是挨枪子儿的。”

    罗曼书三十多岁,江韵还没成年,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力气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只能红着眼眶,带着哭腔道:“可那是我哥啊,我哥被他们……”

    “谁是江韵!”突如其来的喊声打断江韵的话,“江韵在哪,自己站出来,不然我就往你哥腿上开枪了!”

    江韵吓得一抖,双腿发软,差点跪倒。

    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刚要站起来,就感到有谁握了握她的手,同时一句声音很轻的话传进她耳中。

    “别哭,我去把你哥救出来。”

    江韵睁大眼,猛地转头看向身边。

    西帘这时已经站了起来,在蹲着的人群中显得格外的鹤立鸡群。

    她拂去想把她拽下去的罗曼书的手,停顿几秒,学着江韵的哭腔道:“我在这里。”

    幸亏江韵今晚穿的是黑色礼服,又烫了最近流行的波浪卷,脑袋一低,大波浪一遮,能把脸遮去大半。西帘的头发没她的卷,但这会儿拨乱了,低着头走路,猛一看确实挺像江韵。

    至少她一路走来,看到她的人没一个喊出她名字的。

    等走到离那三人还有半张桌子的地方,她停住了,模仿出来的声音哽咽得都沙哑了:“我,我过来了,你们想怎么样,快放了我哥。”

    拿枪的中年人呸了一声:“放了你哥?你想得美!你哥害我破产,我准备拉他一块儿跳楼!”

    旁边拿枪顶着人质脑袋的少年跟着说:“我妈已经自杀了,都是你哥害的!”

    听到这里,打从被挟持到现在,半个字都没说的人质看着西帘,和她交换了个眼神,总算开口:“跳楼可以。但这里太矮,我建议去顶楼,从那里跳下去,绝对能当场死亡。”

    中年人听了,下意识一怔,西帘已经冲过来,伸手去夺他手里的枪。

    看小妹妹眼中笑意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例行公事地点头说好,苏妃玉深吸一口气,第不知多少次地想掐死影后系统。

    她就知道这死系统会坑她。

    自从和这个影后系统绑定后,不管她做什么,它都要横插一脚,绝不允许她在它安排的道路上走错半步,美其名曰只要按照它规划的路线走,她一定能荣登影后宝座。

    单单让她朝影后努力,那还好说,因为她的梦想就是成为国际影后。然而让苏妃玉无法接受的是,昨晚剧组聚餐,系统突然说什么卫时迁是她的贵人,让她想方设法地勾搭上卫时迁,到时她能直接借卫时迁走向国际影坛,再不用苦心孤诣地到处找机会。

    苏妃玉不是傻子,她一下就听出系统话中有话。

    她和寻常演员一样,在遇到系统之前,也是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拼出成绩。在昨天以前,她还觉得系统虽然多管闲事了点,但确实是在真心实意地帮她,然而昨晚过后,苏妃玉心中危机陡生,头一次不能更明显地感到系统带给她的威胁。

    昨天能强行控制她身体给卫时迁下药,今天又发布嘲讽的任务,还控制她对西帘说出那样的话来……

    明天呢?

    明天会不会控制她在网上抹黑西帘,让西帘再度被雪藏?

    苏妃玉越想越揪心。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此刻的苏妃玉再想补救系统捅出的娄子,也只会被认为是出尔反尔。于是憋了一口气,看西帘简短地自我介绍完毕后,俞兆问:“来之前有看原著吗?”

    西帘点头:“看了三遍。”

    原著篇幅不是很长,就算是网络版,也只有二十多万的字数。

    这几天卫时迁一直在给西帘讲戏,西帘都是抽空看原著的。不然以她的速度,看十几遍完全没问题。

    “看过三遍。”

    俞兆重复一句,停了好几秒钟,才挑了三场戏的最后一场让西帘演。

    见是最后一场,苏妃玉被系统伤害得支离破碎的心瞬间死灰复燃。

    她飞快调整好情绪,满怀期待地看向西帘。

    陶桃也放下手里转着的笔,目光灼灼地紧盯着西帘。

    原因无他,俞兆挑的这段戏,是《朱宫》书迷公认的原著里最撩人的一章。单看原著,可能直接就能联想出那个场景,但要拍出来的话,就非常考验演员的功力。

    之前陶桃连载期间有和苏妃玉提过,说美人春困这章要是能拍出来,绝对是一场美色盛宴。

    所谓美人春困,主旨在于两点,一个是美,一个是春。在原著里,女三号,即兰妃,在长达数月的椒房独宠后,被皇后寻到机会打压下去,失了帝心,也失了宠爱。不再被皇帝召去侍寝,独守春闺的兰妃实在寂寞,她半夜做了场春梦醒来,看着满室的御赐之物,终于下定决心,要把皇帝的宠爱给夺回来。

    也就是从这开始,兰妃正式踏入宫斗舞台,和女一号皇后在后宫里斗得风生水起,连作壁上观的女二号贵妃都被拉下水,三位娘娘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三个女人一台戏。

    所以俞兆挑的这段戏,西帘想要演好的话,不仅要做到肢体形态上的美,更要做到心理上的转变,是三场戏里难度最高的一场。

    不过俞兆倒不是故意为难她。

    俞兆之前有被江勋委婉提醒,说西帘半年没拍戏,试戏的时候能高抬贵手就高抬贵手。江勋是《朱宫》这部戏唯一的制片人,他的话对俞兆来说是有不少份量的,因此俞兆一开始就想好了,等西帘试戏,让她演没什么难度的那场,只要别演那么糟,就算她过。但现在,看西帘的妆容,以及她整体凸显出来的那种韵味儿,俞兆觉得,让她演最难的那场看看先。

    说不定过去半年只是明珠蒙尘,她到了他手里,还真是个好苗子呢?

    俞兆想着,语气温和地说道:“给你两分钟的准备时间,可以借用道具。”

    西帘看了眼卫时迁,见他向自己微微点头,她也点了点头,然后环视一周,走到陶桃面前,问:“你好,我能借你的纸杯当道具用吗?”

    冷不丁被近距离欣赏西帘的美貌,陶桃愣了愣,忙说:“你尽管用。”

    西帘说了句谢谢,拿起陶桃面前的纸杯,拉了把带靠背的椅子坐下。

    看西帘坐在那里闭着眼,似乎在酝酿情绪,陶桃正感慨着美人就是美人,连闭眼都这么好看,就感到有人在用胳膊肘捣自己。

    她转头一看,苏妃玉正眼神复杂地看着她,还压低声音道:“她居然用你的杯子!”

    “啊?她不能用吗?”陶桃一头雾水,“里面没水了啊,刚被我喝完了。”

    苏妃玉:“我也有杯子!”

    陶桃:“我知道你有啊,我给你拿的。”

    她更加不明白苏妃玉是什么意思了。

    好在她很快联想到苏妃玉刚才对西帘说的话,顿时恍然大悟:“你是觉得她不尊重你?别吧,我离她最近,她找我借杯子不是很正常嘛。你也真是的,你是长辈,她是晚辈,你对她态度不好就算了,你可别真学皇后那样打压她。”

    苏妃玉:“……”

    苏妃玉觉得自己简直有口难言。

    她只好说:“谁说她不尊重我了。我就是……”

    我就是嫉妒,她居然用你的杯子而不用我的!你知道错失和漂亮小妹妹说话的机会会让人多么难过吗!

    苏妃玉话没说完,陶桃“嘘”了一声,示意她闭嘴。

    她反应过来,立即看向西帘,就见西帘表情微变,表演开始了。

    那是很细微的表情变化。

    细眉微蹙,牙齿似乎也在紧咬,能看出她下颚绷得很紧。手指也在紧攥着,用力到关节发白,然后仿佛在梦里梦到了什么让人难以启齿的事,她神情渐渐呈现出一种隐忍之色,与此同时,她嘴唇动了动,发出一声极轻的呻吟。

    呻吟过后,她手指一松,紧接着睁开眼。

    她眼中有些茫然,但更多的是如水一般的媚色,盈盈波光流转,看得在场的两位女性都不自觉脸红心跳。

    随后就见她目光恢复清明,她坐直身体,缓缓看了一圈周围。

    越是看,她表情便越是冷淡。冷淡到一定程度,她对着那只纸杯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伸出手,猛地一挥,纸杯掉到地上,骨碌碌滚了老远。

    心中郁气仿佛借着这一挥全部发泄出去,她终于收敛了所有不该有的情绪,重新椅回靠背,轻声道:“皇后?鹿死谁手,犹未可知,且看谁能笑到最后吧。”

    她勾了勾唇角,无声一笑,娇媚极了,却又隐约透着点危险。

    笑完了,西帘站起来,朝俞兆鞠了一躬:“我的表演结束了。”

    俞兆正眯着眼,沉吟着什么。闻言回道:“好,你可以回去了,如果试戏通过,明天剧组会和你的经纪人联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