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男主们全是我前任 20.火锅

时间:2019-10-08作者:乃

    苏妃玉是个行动派,得到西帘的允许后,见罗曼书也默认,她立即为直播做准备。

    她摸出化妆包,让坐在副驾的罗曼书开了室内灯,又让开车的卫时迁开稳点,她拿着小镜子,给自己和西帘补妆。

    不是特别细致的补妆,就补补腮红,涂涂口红。苏妃玉很心机地给自己和西帘涂了同一个色号的口红,暗搓搓地想等直播开始了,要是有人注意到她俩的口红,她还能美其名曰姐妹妆。

    补完妆,苏妃玉开始捣腾直播。

    因为代言需要,她包里除了私人的专用手机外,还有代言方出的最新款,以及专门用来自拍和直播的美颜手机。

    现在他们一行四人在火锅店的包间里坐着,罗曼书在勾画菜单,西帘在跟着选菜,卫时迁在讲电话,剩下的苏妃玉就自顾自摆弄她的手机。等摆弄好了,微博上也发了直播地址,她刚要把摄像头对准菜单,就发现她弄的时间太长,菜都上齐了。

    “你已经在直播了吗?”西帘问。

    “嗯,你进微博,我发了地址。”苏妃玉把摄像头对着菜一盘一盘慢悠悠地晃过,晃到最后,罗曼书都开始往火锅里放菜了,她才一拍脑袋,“我忘了调酱了。”

    说着左右看看,卫时迁还在讲电话,她只好把手机塞西帘手里,嘱咐她回来之前,光拍火锅就行,这才站起来,出去调酱料。

    西帘看了看这个粉红色的美颜手机,找罗曼书要了平板,用平板进苏妃玉的直播间。

    那边卫时迁终于挂了电话坐过来,见她两只手被手机平板霸占,连罗曼书要她的碗给她盛菜都顾不得吃,卫时迁拿走手机,说:“不等她了,先吃你的。”

    “嗯,好。”

    不知道是不是看直播的人太多,平板卡了好几秒钟,才有弹幕密密麻麻地飘过。西帘仔细辨认,弹幕都在说看饿了,也有问老公人去哪了,怎么开直播了没见人光见火锅。

    老公。

    明明已经接受了半年熏陶,但西帘还是对这种称呼女艺人为老公的行为感到新奇。

    她很少看直播,即使是看动画片,也会提前关掉弹幕,因此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不仅能喊女艺人老公,还能躺平让老公上,风气特别的开放。

    弹幕全是对苏妃玉的花样表白,西帘看得入迷,忘了动筷。好在有人把肉喂到她嘴边,她也没看是谁,喂了就吃,吃完不等张嘴,下一块肉就又喂了过来。她吃得津津有味,看弹幕也更加津津有味。

    直到苏妃玉端着调好的酱料回来了,西帘抬头,后知后觉地发现居然是卫时迁在投喂她。

    见苏妃玉都坐下来,接过手机给观众打招呼,简单说明为什么开直播,卫时迁却没点被直播的自觉,动作熟练地夹起烫熟了的肉片,蘸好酱料又喂了过来,西帘忙放下平板,端碗去接,然后努努嘴,示意别喂了。

    卫时迁看她一眼,不紧不慢地给转到他面前的手机打了个招呼,果然没再继续投喂。

    很快,手机对准西帘,刚把肉塞嘴里的西帘没说话,只抬手晃了晃。

    等手机转去罗曼书那儿了,西帘低头一看,平板上弹幕静了两秒,然后集体爆发。

    看弹幕全在夸自己,西帘伸手摸了摸脸。

    说来也是神奇,这张脸和她以前的脸一模一样,身上某些部位也一样。要不是她清楚地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她还真要以为她根本没死,而是被人迷昏送到了这个世界。

    这世间的缘分真的是非常奇妙。

    一大波感叹颜值的弹幕过后,才到了西帘最想看的。

    看到这里,对面的苏妃玉架好手机,起身倒果汁。

    倒的第一杯西瓜汁给西帘,第二杯给罗曼书,第三杯卫时迁,最后一杯才是自己。

    苏妃玉端起杯子,说本来今天西帘正式复出,是个好日子,没想到差点食物中毒,她又弯腰给西帘道了次歉,然后话音一转,说未来一段时间要一起拍戏,请卫老师和罗姐做个见证,她们两个在戏里要义结金兰,现实中也要做对好姐妹。

    完全没料到女主会来这么一手的西帘:“……”

    她心里十分懵逼,但面上还是带着笑站起来,和苏妃玉碰杯。

    等卫时迁和罗曼书也都碰杯后,众人坐下,正式开吃。

    西帘之前被投喂不少,这会儿捧着西瓜汁慢慢地喝,时不时说几句话,大部分注意力还是放在了平板上。

    这个时候,观看直播的人终于觉得哪里不对。

    弹幕渐渐发展到有自称圈内人出现,开始各种爆料,几家粉也开始互撕,连带水军到来强行带节奏,整个弹幕乌烟瘴气的,都没什么人单纯地看直播了。

    西帘看了会儿,总算觉得没意思。她放下平板,去火锅里捞金针菇。

    她捞了几下,只捞到零零散散的几根。她正想着金针菇要了两份,不可能这么快就没了,旁边卫时迁把一个碗递给她,她一看,里面满满当当全是菌菇。

    “谢谢。”

    西帘埋头吃菌菇,没注意到弹幕上的风向陡然一转,拐到了她和卫时迁身上。

    观看直播的人群里,卫时迁的粉丝一开始还试图控评,说他们老师只是出于绅士,没想到不出半分钟,就被卫时迁狠狠打脸。

    只见西帘杯子里的西瓜汁喝完了,她准备再倒一杯,卫时迁手一挡,拦住了。

    他拿了她的杯子,给她倒了热水,说话声特意压低,但还是被手机忠实地直播出去。

    “还喝。”他皱着眉,半是不满半是心疼,“你忘了你例假快来了?西瓜性寒,到时候你又得喊疼。”

    西帘不服:“我才喝了一杯。”

    卫时迁不为所动:“听话。”

    西帘还要再争取争取,他突然伸手过来,极其自然地揩去她嘴角的酱汁。

    对面的苏妃玉惊呆了。

    她吓得筷子都掉了,说话也结巴了:“你你你……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卫时迁:“男女朋友关系。”

    西帘:“普通师生关系。”

    苏妃玉:“???”

    还是罗曼书看出他们没有要藏着掖着的意思,言简意赅道:“半年前西帘提出分手,卫时迁不同意。现在卫时迁是西帘的表演课老师。好了,继续吃吧,再不吃菜就沉底了。”

    被震惊得说不出话的苏妃玉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竟生出一种刚发现自家白菜长好,结果白菜早被猪给拱了的微妙错觉。

    她食不知味地嚼着肉,越吃越觉得这家火锅可真难吃。

    她的小白菜啊,怎么就被猪给拱了呢!

    观看直播的人也刷了满屏的卧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