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男主们全是我前任 15.试戏

时间:2019-10-08作者:乃

    看小妹妹眼中笑意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例行公事地点头说好,苏妃玉深吸一口气,第不知多少次地想掐死影后系统。

    她就知道这死系统会坑她。

    自从和这个影后系统绑定后,不管她做什么,它都要横插一脚,绝不允许她在它安排的道路上走错半步,美其名曰只要按照它规划的路线走,她一定能荣登影后宝座。

    单单让她朝影后努力,那还好说,因为她的梦想就是成为国际影后。然而让苏妃玉无法接受的是,昨晚剧组聚餐,系统突然说什么卫时迁是她的贵人,让她想方设法地勾搭上卫时迁,到时她能直接借卫时迁走向国际影坛,再不用苦心孤诣地到处找机会。

    苏妃玉不是傻子,她一下就听出系统话中有话。

    她和寻常演员一样,在遇到系统之前,也是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拼出成绩。在昨天以前,她还觉得系统虽然多管闲事了点,但确实是在真心实意地帮她,然而昨晚过后,苏妃玉心中危机陡生,头一次不能更明显地感到系统带给她的威胁。

    昨天能强行控制她身体给卫时迁下药,今天又发布嘲讽的任务,还控制她对西帘说出那样的话来……

    明天呢?

    明天会不会控制她在网上抹黑西帘,让西帘再度被雪藏?

    苏妃玉越想越揪心。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此刻的苏妃玉再想补救系统捅出的娄子,也只会被认为是出尔反尔。于是憋了一口气,看西帘简短地自我介绍完毕后,俞兆问:“来之前有看原著吗?”

    西帘点头:“看了三遍。”

    原著篇幅不是很长,就算是网络版,也只有二十多万的字数。

    这几天卫时迁一直在给西帘讲戏,西帘都是抽空看原著的。不然以她的速度,看十几遍完全没问题。

    “看过三遍。”

    俞兆重复一句,停了好几秒钟,才挑了三场戏的最后一场让西帘演。

    见是最后一场,苏妃玉被系统伤害得支离破碎的心瞬间死灰复燃。

    她飞快调整好情绪,满怀期待地看向西帘。

    陶桃也放下手里转着的笔,目光灼灼地紧盯着西帘。

    原因无他,俞兆挑的这段戏,是《朱宫》书迷公认的原著里最撩人的一章。单看原著,可能直接就能联想出那个场景,但要拍出来的话,就非常考验演员的功力。

    之前陶桃连载期间有和苏妃玉提过,说美人春困这章要是能拍出来,绝对是一场美色盛宴。

    所谓美人春困,主旨在于两点,一个是美,一个是春。在原著里,女三号,即兰妃,在长达数月的椒房独宠后,被皇后寻到机会打压下去,失了帝心,也失了宠爱。不再被皇帝召去侍寝,独守春闺的兰妃实在寂寞,她半夜做了场春梦醒来,看着满室的御赐之物,终于下定决心,要把皇帝的宠爱给夺回来。

    也就是从这开始,兰妃正式踏入宫斗舞台,和女一号皇后在后宫里斗得风生水起,连作壁上观的女二号贵妃都被拉下水,三位娘娘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三个女人一台戏。

    所以俞兆挑的这段戏,西帘想要演好的话,不仅要做到肢体形态上的美,更要做到心理上的转变,是三场戏里难度最高的一场。

    不过俞兆倒不是故意为难她。

    俞兆之前有被江勋委婉提醒,说西帘半年没拍戏,试戏的时候能高抬贵手就高抬贵手。江勋是《朱宫》这部戏唯一的制片人,他的话对俞兆来说是有不少份量的,因此俞兆一开始就想好了,等西帘试戏,让她演没什么难度的那场,只要别演那么糟,就算她过。但现在,看西帘的妆容,以及她整体凸显出来的那种韵味儿,俞兆觉得,让她演最难的那场看看先。

    说不定过去半年只是明珠蒙尘,她到了他手里,还真是个好苗子呢?

    俞兆想着,语气温和地说道:“给你两分钟的准备时间,可以借用道具。”

    西帘看了眼卫时迁,见他向自己微微点头,她也点了点头,然后环视一周,走到陶桃面前,问:“你好,我能借你的纸杯当道具用吗?”

    冷不丁被近距离欣赏西帘的美貌,陶桃愣了愣,忙说:“你尽管用。”

    西帘说了句谢谢,拿起陶桃面前的纸杯,拉了把带靠背的椅子坐下。

    看西帘坐在那里闭着眼,似乎在酝酿情绪,陶桃正感慨着美人就是美人,连闭眼都这么好看,就感到有人在用胳膊肘捣自己。

    她转头一看,苏妃玉正眼神复杂地看着她,还压低声音道:“她居然用你的杯子!”

    “啊?她不能用吗?”陶桃一头雾水,“里面没水了啊,刚被我喝完了。”

    苏妃玉:“我也有杯子!”

    陶桃:“我知道你有啊,我给你拿的。”

    她更加不明白苏妃玉是什么意思了。

    好在她很快联想到苏妃玉刚才对西帘说的话,顿时恍然大悟:“你是觉得她不尊重你?别吧,我离她最近,她找我借杯子不是很正常嘛。你也真是的,你是长辈,她是晚辈,你对她态度不好就算了,你可别真学皇后那样打压她。”

    苏妃玉:“……”

    苏妃玉觉得自己简直有口难言。

    她只好说:“谁说她不尊重我了。我就是……”

    我就是嫉妒,她居然用你的杯子而不用我的!你知道错失和漂亮小妹妹说话的机会会让人多么难过吗!

    苏妃玉话没说完,陶桃“嘘”了一声,示意她闭嘴。

    她反应过来,立即看向西帘,就见西帘表情微变,表演开始了。

    那是很细微的表情变化。

    细眉微蹙,牙齿似乎也在紧咬,能看出她下颚绷得很紧。手指也在紧攥着,用力到关节发白,然后仿佛在梦里梦到了什么让人难以启齿的事,她神情渐渐呈现出一种隐忍之色,与此同时,她嘴唇动了动,发出一声极轻的呻吟。

    呻吟过后,她手指一松,紧接着睁开眼。

    她眼中有些茫然,但更多的是如水一般的媚色,盈盈波光流转,看得在场的两位女性都不自觉脸红心跳。

    随后就见她目光恢复清明,她坐直身体,缓缓看了一圈周围。

    越是看,她表情便越是冷淡。冷淡到一定程度,她对着那只纸杯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伸出手,猛地一挥,纸杯掉到地上,骨碌碌滚了老远。

    心中郁气仿佛借着这一挥全部发泄出去,她终于收敛了所有不该有的情绪,重新椅回靠背,轻声道:“皇后?鹿死谁手,犹未可知,且看谁能笑到最后吧。”

    她勾了勾唇角,无声一笑,娇媚极了,却又隐约透着点危险。

    笑完了,西帘站起来,朝俞兆鞠了一躬:“我的表演结束了。”

    俞兆正眯着眼,沉吟着什么。闻言回道:“好,你可以回去了,如果试戏通过,明天剧组会和你的经纪人联系。”

    西帘说好,然后走了几步去捡纸杯,刚准备出去,就听苏妃玉的声音响起。

    “等一等,你叫……西帘是吧?西帘,我还没点评呢,你就急着要走?你是个演员,每结束一段表演,你不听听别人对你的点评,你怎么能知道你演得怎么样?来,听我的话,坐下,年轻人不要那么急,心态要端正,要多听听别人的话,才能走得更远,不然到时候摔了跟头,没人能拉你。”

    无视周围人的神情,也不敢看西帘的脸,苏妃玉小心地控制语速,把自己绞尽脑汁想了好久的嘲讽的话说出口。

    刚说完,眼见半分钟到了,系统提示道:“恭喜完成临……”

    系统提示刚开了个头,苏妃玉话音一转,道:“西帘,你知道吗,你演得非常好!你简直把兰妃娘娘给演活了!我决定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心目中唯一的兰妃娘娘,谁都不能取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