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男主们全是我前任 6.苹果

时间:2019-10-08作者:乃

    听两个男人为陪床争论不休,再争下去就要打起来了,罗曼书收回握上门把的手,转头说了句:“不是我陪床吗?”

    西帘是女的,年纪又不大,哪里有让成年男人陪床的道理?保不准陪着陪着就真到床上去了。

    罗曼书给西帘当经纪人当了两三年了,期间西帘换男友,她都是知情的。况且她在西帘之前又不是没带过艺人,她一看就知道那两个男人在想什么。

    老实说,分手之后没找着合适的对象,拐回头来发现前女友其实还挺好的,想复合,想挽回,人之常情,罗曼书能理解,也不反感。但既然早就分手了,在西帘没有任何表态的情况下,还这样纠缠,向来贯彻单身主义的罗女士深感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这句话真的一点都没错。

    甭管面前这两个男人,一个是她惹不起的上司,一个是她惹不起的二代,但大猪蹄子就是大猪蹄子,相信西帘也觉得这两人多半有病。

    而听了罗曼书的话后,正要跨过病床去揪江勋领子的关邵立即放下腿,像模像样地整了整袖口,十分自然地道:“嗯,忘了还有你这个经纪人了。”

    他斜眼看着江勋,眼神暗示得不能更明显。

    要么他俩打一架决定胜负,要么就各自退让,谁都别想陪床。

    江勋和往常一样没理他。

    罗曼书说:“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

    关邵还想着从罗曼书这里入手追回西帘呢,闻言连声应好。

    罗曼书这才开门出去,高跟鞋“嗒嗒嗒”的声音逐渐远去。

    确定罗曼书是真走了,关邵挽了挽袖口,露出肌肉紧实的小臂。靠近肘关节的地方能看到一点疑似弹痕的痕迹,内侧则留着淡淡的刀疤,光是看着,都能想象得出他退伍之前执行的任务是有多么危险。

    在生死面前,爱情是永远不能提的。

    他要不是临死的时候,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名字就是西帘,他还不知道原来他对这个初恋的感情那么深刻。

    再看了江勋一眼,关邵提起刚在医院门口买的水果去洗手间,准备洗了切给西帘吃。

    江勋照旧坐在床边,对西帘说道:“我安排了保镖,马上就来了。不想接受采访就不接受,让保镖和你经纪人出面,别勉强自己。”

    西帘说:“我知道。”然后话音一转,“你能不能把我手机还我?我想刷微博。”

    特意把水龙头开得很小,以便偷听的关邵听到这里,从洗手间里探出半个脑袋,质问江勋:“你拿她手机干什么?你神经病啊。”

    江勋说:“不关你事。”

    说着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个手机,上面套着印了猫和老鼠的软壳,一看就是女孩子用的。

    这样的手机被江勋拿在手里,和他气质十分不搭,显得有些滑稽。

    之前在车里没能看清,只知道外壳是蓝色的,这会儿看清是猫和老鼠里的汤姆,他不由道:“你什么时候喜欢看猫和老鼠了?你以前不是不看动画片的吗?”

    西帘说:“那是以前。”

    原主是不喜欢看没错,但她喜欢啊。

    动画片可好看了,她这半年看了不少国内外经典动画,最喜欢的就是猫和老鼠,家里也买了好多猫和老鼠的周边放着,她还准备什么时候请人重新装修,把公寓也给打造成猫和老鼠的那种风格。

    江勋:“你这半年变化还真够大的。”

    他垂眸点开锁屏,轻车熟路地输入密码,错误。

    他想了想,又输了一遍,还是错误。

    西帘这才说道:“密码是一二三四。”

    正准备把自己生日输入第三遍,完全没想到西帘早就换了密码的江勋:“……”

    关邵好险没喷笑出声。

    等洗完水果,关邵坐在床边,拿了水果刀开削,边削边问:“他拿你手机干什么?”

    西帘说:“他想让我把他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关邵:“哦,他也被你拉黑了啊。”

    西帘:“不拉黑干吗,等着过年他给我发红包吗?”

    关邵:“用不着他。你想要红包的话,我现在就给你发。”

    西帘:“快过年了,你过年给我发吧。”

    这是默许会把关邵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了。

    得到想要的回答,心情很好的关邵削好苹果,切成小块,拿牙签插了要喂她。

    西帘十动然拒:“我自己来。”

    关邵哪能放过这个亲自投食的机会,伸长手臂把果盘举得高高的,说:“要么我喂你,要么你喂我,你选一个。”

    西帘刚要说我选择不吃,就听江勋道:“q?这是谁,怎么会在前任分组里?”

    她听着,还没反应过来,关邵已经放下果盘,大长腿一跨,就从床这边跨到江勋那边,说:“什么前任分组,不是黑名单吗?”

    江勋:“不是,就是分组。”

    关邵还要再问些什么,西帘已经夺过手机,皱眉看江勋:“你翻我联系人干什么,不知道这是个人隐私吗?都这么久了,你还是不懂什么叫尊重吗?”

    原主和江勋在一起满打满算三个月,期间江勋送了原主不少东西,包括西帘现在住的那间公寓,就是江勋私下里装修好,在原主出道那日送的礼物。

    这么看来,江勋对原主可以说是非常用心,不管原主想要什么,只要他能弄到手的,基本都能给原主弄来。不过正因为这种物质上的溺爱,让得原主逐渐察觉,其实江勋的控制欲特别强,强到连她去剧组拍戏,和谁拍了什么戏,戏外说了什么话,他都得知道得一清二楚。

    包括微信等通讯工具里的聊天记录,他也会每天定时翻看,如果发现有撤回或者删除,还会逼问原主,搞得原主那种好脾气的人都和他吵过好几次架。

    最后原主听小道消息说他其实有精神洁癖,连他家人都受不了他,忍无可忍之下,终于提出分手。

    ——江勋是五位前任之中,唯一一个被原主甩的。

    其他四个都是和平分手,并且就算被拉进黑名单,那也是西帘穿来之后的事,江勋是一早就被原主给拉黑了的。

    江勋沉默。

    过了片刻,才说:“对不起。”

    西帘也沉默,然后摇头:“算了,反正我不是你的谁,我也管不到你。”

    她把黑名单里的人放出来,统一放到前任分组里,然后说:“你们走吧,罗姐马上就回来了,我有她陪床就可以了。”

    江勋没说话,起身走了。

    关邵看了看他的背影,问西帘:“他没事吧?”

    西帘:“不知道。你追上去看看?”

    关邵:“他一个大男人,哪需要我去追啊。”

    话虽这么说,关邵到底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匆匆和西帘告别,拔脚去追江勋。

    病房内只剩西帘一个人。

    她看了看手里的手机,指尖在q的头像上停了停,没点进去,转而打开手机通讯录,找到q,直接打电话。

    嘟声不过响了两下,就被人接通。

    “学姐,怎么了?”

    “我在市医院,”西帘说,“你能来一趟吗?我有事想请你帮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