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男主们全是我前任 2.女配

时间:2019-10-08作者:乃

    “你干什么?!”

    中年人似乎只想拉人质跳楼,并不想伤及无辜,见西帘过来夺枪,他使劲把枪举高,不让她碰。

    他个子比穿着高跟鞋的西帘还要再高一些,手举过头顶,西帘根本碰不到。而且西帘对高跟鞋还没掌握到家,平时下楼梯都得扶着扶手,生怕摔倒,这会儿情况紧急,她也顾不得那么多,猛地一跳,两手抓住中年人的手腕,落地时果然脚一崴,鞋跟断了。

    钻心的疼痛从脚腕传来,西帘皱了皱眉,心想她真是自讨苦吃。

    要不是为了能继续活下去,谁愿意舍身救没了感情的旧情人——尤其这旧情人还要雪藏她一年,让她半个通告都接不到,她真是吃饱了撑的来英雄救美。

    西帘想着,咬紧牙关,用力去抓中年人的手。

    见她鞋跟都断了,也没放弃夺枪,中年人顿时急了:“松手!你快松手!我开了保险,会伤到人的!”

    正挟持着人质的少年见状也急了。

    少年手有些抖,扣在扳机上的食指更是几次想用力,却都没能狠下心来。他正焦急着,就听人质再度开口,声音沉沉:“你知道你手里这把枪是假枪吗?”

    少年一愣:“什么?”

    人质没回话,只挣开终于用刀片割断的绳子,手肘向后狠狠一击,正中少年胸膛。

    少年胸膛剧痛,湿滑的手掌再握不住枪,只听“啪”的一下,枪掉到地上,不仅没走火,反而瞬间四分五裂,成了一堆破烂。

    看着那堆破烂,少年惊呆了。

    另一边,西帘终于把中年人持枪的手拽下来,和中年人你争我夺间,枪口不经意对准了刚刚来到宴会厅入口的一群人。

    这群人个个身穿便衣,腰间配枪,是刑警。

    见枪口转过来,刑警们反应神速,立即给围在入口处的宾客进行疏散。同时借着沙发长桌等作为掩体前进,意图尽快控制住嫌犯。

    宾客们慌张散开,心全跳到嗓子眼儿,就怕那两个人手一抖,子弹就会射出来。

    然后就听一道男声响起:“别慌。她有分寸。”

    循声看去,说话人同样身穿便衣,身上却没配枪。他单手抄兜靠在门边,站姿十分闲适,甚至还很有闲心地摸出根香烟来,问服务生这儿能不能抽烟。

    服务生战战兢兢地摇头,说不能。

    他“啧”了一声,转手把烟别在耳后,然后抱着手继续看向厅中,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

    服务生之前亲眼见到他和刑警队一同从电梯里出来,照那些刑警对他的态度,猜测他在体制内地位不低,就问:“先生,听您的话,您认识她?”

    别的人认不出那女人不是江韵,他们这些酒店人员还能认不出自家大小姐长什么样?

    只是被挟持的总裁都没吭声,他们就更不敢吭声,只能默默祈祷总裁和西帘都别出什么事,毕竟他们也曾把她当成未来夫人看待过。

    犹记得总裁和她热恋那会儿,要不是顾着她刚出道,不能传绯闻,总裁早把她领回家,名字也写进户口本里了。

    服务生想着,悄悄观察面前的男人,莫名觉得自家总裁头上似乎有点绿。

    男人笑了。

    “认识?当然认识。”男人瞧着在笑,说话却有些咬牙切齿,“我是她初恋,她那身手,是我手把手教出来的。”

    服务生说:“初恋?”

    男人点头:“初恋。当年高考完我追的她,后来我去当兵,刚进部队那会儿,十天半个月都不能和她打一通电话。我跟她都受不了异地,没多久就分手了。”

    服务生:“哦……”

    原来绿光是错觉。

    话说到这,那边夺枪终于落下帷幕。

    和西帘争夺了许久,也没能让西帘放弃的中年人突然脸色一白,面露绝望地看向宴会厅入口。

    他能感觉得到,他的手指碰到了扳机,只要轻轻一动,子弹就会出膛。

    然而……

    “咔。”

    不是子弹射出的声音。

    这很明显是空枪。

    没等中年人反应过来,西帘压着他的手指,继续扣动扳机。

    “咔,咔,咔。”

    连续好几道空枪声响起,总算明白怎么回事的中年人手一松,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他额头冷汗狂冒,一会儿庆幸还好是空枪,一会儿懊恼自己怎么就被人骗了。

    “怎么会是空枪,说好的装满了才给我的……”

    他喃喃自语着,连贴身藏着的三棱刺掉到地上都没去捡。

    西帘看着那把三棱刺,心口悬着的大石终于落地。

    真正的凶器终于出现了。

    她不动声色地伸脚,把三棱刺踢得远远的,随后动作熟练地卸了留在手里的枪的弹夹,里头干干净净,除了之前那一发子弹外,再没有第二发。

    已经不算人质的人质看着她的动作,眼底深了深:“合作愉快。”

    西帘没看他,回了句合作愉快。

    这时有刑警过来,伸手示意西帘上交枪支。西帘递过去,等刑警把中年人和少年都控制住,她扶着桌子在就近的沙发上坐下来,弯腰碰了碰脚腕,疼得更厉害了。

    她正想着待会儿得让罗曼书陪她去医院看伤,就听中年人哑声道:“你不是江韵。”

    西帘抬头看他一眼,点头。

    他问:“那你为什么要过来?你不怕死吗?”

    西帘说:“怕啊。可我不过来的话,让江韵过来吗?她那么小,不会说话,刺激到你怎么办?”

    中年人还想再开口,就见她一摆手:“非法持枪和故意杀人,你觉得哪个坐牢比较久?”

    中年人不说话了。

    良久,他垂下头去,任由刑警给他拷上手铐。

    目送父子俩被刑警带走,西帘垂下眼,看着因为夺枪而变得通红的双手,想着什么。

    在《超级影后系统》中,这个年会其实是有伤亡的。

    那两把枪,的确一把是假枪,一把里只有一发子弹,瞧着挺能唬人。但除此之外,中年人身上还带着三棱刺,少年身上也揣着把水果刀,这两样才是真正的凶器。

    就像西帘刚才说的一样,小说里写中年人被江韵刺激后,连续射击,却发现枪里没子弹了。他转而拔出三棱刺准备捅人质,女配思及那是自己爱过的男人,热血上涌,扑过去替人质挡了一下。

    就是这么一下,中年人手一歪,三棱刺捅到了女配身上,捅得大出血,女配连句话都没说就死在人质怀里,从而成为该男主心中的白月光朱砂痣,在小说中后期女主和该男主情感纠葛上贡献了很大一盆狗血。

    也就是说,年会之后的剧情,其实都和女配没关系了,即使出现,也都是在众人的回忆中一闪而过,没什么戏份。

    可现在,女配,也就是西帘,她没死。

    她改变了剧情。

    西帘不清楚她这样改变剧情会造成什么后果,但她好不容易离开了那个烽烟四起的乱世,摆脱掉红颜祸水的命运,来到这么一个和平的时代,她是相当惜命的。

    更不用说这个时代,好玩的东西有很多,好吃的东西也特别多。她这半年一天三次地叫外卖,都没能把这个城市的美食吃遍,她才舍不得按照小说里的剧情那么早就死掉。

    活着多好啊。

    没事上上网刷个微博,有心情了逛逛街谈个恋爱,就算不喜欢了分手了,也不会被人戳着脊梁骨骂白眼狼狐狸精。

    能这样活着真好。

    西帘正畅想着避开小说里的死劫,往后的人生该怎么安排,就被踉踉跄跄跑过来的罗曼书一把抱住。

    人前特别精英,完全是女强人典范的经纪人这会儿哭得妆都花了:“西帘,你胆子大了啊,枪都敢碰,我真的要被你吓死了。”

    跟着跑过来的江韵也哭得直流鼻涕,一手拿着到现在都没关直播的手机,一手胡乱抹脸,都没空去看获救了的哥哥,只对着西帘抽抽噎噎道:“我,我也快被你吓死了,幸好你没事。”

    两个人围着自己哭,西帘无奈:“哭什么,我这不是没事吗。”

    “没事?你没注意到你脚崴了,你手也流血了吗?这还叫没事?”

    接话的是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便衣男人。

    他斜睨了西帘一眼,对罗曼书说道:“她得去市局一趟,做个笔录。你方便跟她一起吗?”

    罗曼书觉得他有点眼熟,但这会儿脑子里乱哄哄的,根本想不起来他是谁,只连声说方便,然后去找服务生,想给西帘拿双拖鞋。

    西帘坐着没动。

    她抬头看着男人,说:“市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关邵说:“上个月。在家闲着无聊,就捞了个刑侦顾问打发时间。”

    西帘说:“哦,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想再见到我了。”

    “哪能呢。”关邵笑得痞气,“你可我是前女友,我谁都不见,也必须得见你。”

    他话说得暧昧,西帘却毫无波动:“那真不好意思,你是我……”她顿了顿,看口型是在默数一二三,等数到五了,才接着说道,“你是我前前前前前男友,关系离得太远,我觉得我们没有再见面的必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