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位面书屋 第四十七章:古蓉儿的粥

时间:2019-10-29作者:冷墨冰

    江寒醒来的时候,天色已黑。

    他躺在床上,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

    他移动了一下,然而一股酸痛从身体的各个部位传来,忍不住吸了口冷气。

    这次与妖尊的战斗,真是玩大了。

    不过,江寒并不后悔。

    哪怕重新选择一次,他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妖尊确实是一个很强大的对手,能够打败他,实属侥幸。

    而若是当时自己选择逃避,只怕今后,将没有人能够看得起他,就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好在,他胜了。

    虽然有些惨烈,但是毫无疑问,他战胜了自己。

    月光顺着窗户照进房间,将桌子照的亮亮堂堂。

    一面铜镜,在月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江寒愣了一下,普通人的房间,怎么会有铜镜?

    就在这时,房门咯吱一声被轻轻推开,一个少女端着餐盘,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古蓉儿一身淡绿色长裙,长发及腰,耳边的鬓发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飘起,月光柔美,将她映衬的如同下凡仙女。

    只是那长裙上不知怎的,竟染上了几处黑灰,将她出尘的气质破坏的一干二净。

    江寒支着身体想要坐起来,然而胸口的疼痛令他浑身一麻,轻嘶了口气。

    听到动静,古蓉儿急忙回头,见江寒醒了过来,眼眸一亮。

    “你醒啦!”

    她快步走到床边,小心翼翼的将江寒扶了起来,让他倚靠在床头上,语音中带着责备。

    “你看看你,伤的这么重,在擂台上那会,还不如让我将那个家伙解决了呢,既省时又省力,哪里还用受这种罪!”

    想到白天江寒在擂台上拼命,古蓉儿有些埋怨地嘟嘴。

    然而,江寒却摇了摇头,轻笑道。

    “你不懂,我是男人,有些事情是不能逃避的,况且,你能骗得过别人,可是却骗不过我,当时打败伍硕华之后,你的力量,还剩下多少?”

    古蓉儿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慌乱。

    “你看出来了?”

    江寒自然不是看出来的,当时古蓉儿表现的很好,并没有漏出什么破绽。

    不过,原著中写到过,萧薰儿曾经施展秘法,使用血脉之力,之后身体变得很虚弱。

    由此可见,这借用血脉来提升实力的秘法,也并非没有后遗症。

    当然,江寒更多只是一种怀疑。

    只是他没想到,古蓉儿竟然这么单纯,一诈就诈出来了。

    瞧得江寒的表情,古蓉儿就知道上当了,顿时俏眉蹙起,一副羞恼成怒的样子。

    “好啊你!你竟然敢诈我,我我我,亏我还看你受伤了还好心照顾你,我打死你我!”

    古蓉儿挥起粉拳,朝着江寒的胸口捶去。

    这一捶不要紧,顿时碰到了胸口的戟伤,痛的江寒龇牙咧嘴。

    古蓉儿一惊,急忙缩回了手。

    “我我我,江寒我不是故意的。”

    少女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时间缩手缩脚,不知所措。

    好半晌,江寒才缓过气,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我说姑娘,你要是再用力点,我干脆直接去见上帝了!”

    “上帝?那是什么东西,你为什么要去见他?”古蓉儿一怔,下意识问道。

    “上帝你都不知道?上帝就是……”

    突然,江寒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忽地明白,这里已经不是他所生活的那个地球了。

    他的心里莫名涌上一股酸楚。

    此时,月光顺着窗台照进房间,他竟有些看痴了。

    很多东西,当我们拥有的时候并不觉得它珍贵,可是当我们失去了之后,才追悔莫及。

    顺着江寒的目光,古蓉儿看向窗外。

    那一轮明晃晃的月亮高悬于天际,一圈洳白色的光晕,将它映衬的亮亮堂堂。

    一时间,她竟然有些想念在古界的日子了。

    然而这个念头刚一产生,她便呸呸呸起来,似乎觉得自己神经了,才会想回到那个没有一点意思的地方。

    她突然扭过头,看向江寒,漫不经心地问道。

    “哎,小寒,你家是哪里的,我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江寒身体一震,似乎对小寒这两个字格外敏感。

    他沉默了片刻,看向窗外的夜空,这才缓缓开口道。

    “那是一个十分遥远的地方,遥远到,我这一辈子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回去。”

    不知道为什么,当江寒说出这句话后,整个房间,都仿佛变凉了一些。

    一个寒颤,古蓉儿揉了揉双臂,嘴角抽搐了几下。

    她并不明白这种情绪,只觉得江寒突然变得有点神经质。

    然而,当她想要开口嘲笑江寒几句的时候,目光突然落在了他的那双眼睛上。

    那眼睛里似乎有着一种浓浓的眷恋与深情,还有一种,她看不懂的情绪。

    她突然张不开口了。

    月色凄凉,幽冷地照在空旷的房间内,两个人,同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古蓉儿突然哎呀一声。

    “呀,不好,我的粥!”

    这声音如惊雷一般,把江寒瞬间从思乡的情绪中拉了出来。

    只见古蓉儿快步走到桌边,端起盛放在餐盘中的一只瓷碗。

    江寒这才发现,那竟然是一碗粥,联想到古蓉儿身上焦黑的地方,他下意识喊道。

    “这是,你做的粥?”

    这倒是真的让江寒惊讶了,没想到堂堂古界的大小姐,竟然还会做饭。

    古蓉儿捧着已经变凉的粥,一张精致的小脸委屈巴巴。

    “是啊,我不是看你受伤了吗,所以特地向海天门内的下人学的,打算给你补补身子,现在倒好,光顾着和你说话了,粥都凉了。”

    江寒一阵错愕,没想到古蓉儿学着做饭,竟然是为了他。

    一时间,他的心底涌上一股暖流,就连浓浓的思乡之情,也被冲淡了一些。

    能够遇到如此关心他的朋友,也算他流落异界,唯一值得欣慰的事了。

    他朝着古蓉儿笑了笑,道。

    “没关系,我以前经常吃凉的东西,已经习惯了,而且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有点饿了,怎么,难道你还想让我一直饿着不成。”

    江寒揉了揉肚子,用一种渴望的目光盯着古蓉儿手中的那碗粥。

    古蓉儿突然笑了,那笑容就像是执着于某样东西的小女孩,有一天突然得到了别人的赞扬一样,目光中充满了惊喜。

    江寒本想自己接过来的,然而这一刻古蓉儿突然热情的让他有点吃不消,甚至要亲自喂他。

    江寒老脸一红,执拗不过,索性便体验了一次大小姐亲自喂饭的待遇。

    然而,当他第一口下去,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下来。

    “怎么样,好吃吗?这可是我特意向做饭的师傅学的,他说对受伤的人最好,特别滋补,有利于伤口恢复。”

    古蓉儿丝毫没有注意到江寒的表情,一边喂着,一边炫耀自己的劳动成果。

    “嗯嗯……呜……嗯,好,好吃……”

    ……

    三天的时间眨眼而过,江寒胸口的伤,也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就连他自己也感觉不可思议,这样严重的伤,即便是修炼之人体质特殊,怕也要养个十天半月才会恢复。

    不过也不能一概而论。

    修炼之人,修为越高之人,身体素质也会高于常人。

    就拿海天门那位斗圣来说,哪怕是断胳膊断腿,只要灵魂不灭,便能飞快的复原。

    当然,这也是他道听途说而来,并未得到证实。

    但是,他的伤势之所以能够恢复的那么快,想必也是因为身体素质大大提高的缘故。

    来到小院内,江寒抽出了背在后背的长戟。

    古朴的长戟铅华无实,抚摸戟身,有种冰凉的感觉。

    这是他从妖尊手中赢过来的,虽然有些霸道,但这世界成王败寇,根本就不会有人说什么。

    这并不是他一时兴起,当他第一次见到古戟的时候,便有种特别的感觉,就好像这杆古戟,是专门为他量身打造的一般。

    江寒并不喜欢长剑,虽然长剑号称百器之君,但是他觉得太过娇柔,难堪大任。

    他喜欢刀戟之类的武器,霸气而威武,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感觉。

    江寒喜欢读历史,尤爱读三国志一些关于三国历史的书籍。

    在那个英雄辈出、角逐天下的年代,一个又一个英雄平地而起,耀眼夺目。

    而在那武者之巅,有一把长戟,照亮了时空。

    即便是千年之后,依旧留给了人们一个不败的传说。

    它是一个王者,当之无愧的兵中之王。

    方天画戟,一把拥有无上地位的传奇神兵。

    巧的是,妖尊也曾说过,这把古戟的名字,同样为“方天”。

    不知道这究竟是巧合,还是有人刻意安排,此刻江寒抚摸着戟身,仿佛梦回千年,回到了那个铮铮铁骨,侠道热肠的动乱年代。

    以一杆长戟,定天下,平动乱,斩诸雄,压天骄,举世无敌!

    突然,一股冰凉的气息顺着长戟传到江寒的体内。

    江寒目光注视着长戟,这一刻,他似乎感觉长戟也在注视着他。

    这让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急忙摇头,将脑海中荒谬的念头甩了出去。

    手握长戟随手一挥,锋锐的月刃在空中划过一道寒光。

    虽并未直接接触,但却将不远处一株干草拦腰斩断。

    紧接着,江寒似有所感,脑海中回想起曾经在江家武技阁看过的一式戟法。

    此刻手随心动,长戟飞出,在院落里留下一道又一道寒光。

    顿时之间,整个小院像是被暴风摧残过一般,柳断花折,瓦碎窗崩。

    这还是他下意识有所控制的缘故,否则的话,只怕整个小院就已经不存在了。

    就在江寒忘我的演练戟法之时,那许久未见的海天门斗圣,突然出现在了小院的门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