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800章 让一个人记住自己的办法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室内一片漆黑,目不视物,可乔伊沫却能感觉到有一道目光穿透黑暗紧紧盯着自己。

    乔伊沫站在玄关,沉闷的心口反倒一点点松展开。

    闭了闭眼,乔伊沫轻张唇,缓慢吐了口气。

    喵——

    忽然,脚背一重,一团暖茸茸的“不明物体”趴在了乔伊沫的脚背上,腿有类似爪子轻轻抓挠的触感。

    乔伊沫心口蓦地一软,借着门外飘洒而入的微弱光芒低头看去。

    首先对上的,是一双琉璃色的大眼睛。

    乔伊沫不禁眼眶一热,蹲下身,伸手抱起在自己脚边黏睨不放的“家伙”。

    喵——

    乔伊沫一抱起它,它便像是通人性般,将毛绒绒的脑袋往乔伊沫的胸口蹭,软腻腻的低低叫着撒娇。

    “是姐姐。”乔伊沫抱孩子似的,一手托着巨星的背,一手温柔的抓抚它颈后丰厚的毛发。

    喵,喵——

    巨星一直在乔伊沫怀里叫个不停,时不时抬起脑袋蹭乔伊沫的脸和颈窝。

    乔伊沫亲亲它的大脑门,欣喜又有些愧疚的看着巨星,“对不起啊,一直没能去接你,是姐姐不好。不过巨星,离开我你好像过得挺滋润的,又长胖了。”

    先前郭记闳让乔伊沫加入秘密研究,因为不方便带着巨星一同去,便在临走前,将巨星托付给了很喜欢喵星人的房东。

    喵~~~

    巨星在乔伊沫怀里弹了下,傲娇又软糯的叫了声。

    乔伊沫吸气,将巨星往怀里拢了拢,双瞳轻抬,朝室内最暗的地方看去,心下的复杂程度在这一刻达到了顶点。

    ……

    乔伊沫关上门,在玄关进来不远,伸手打开了靠墙的电源开关。

    手指按下的一刻,原本黑漆漆的房间猛然亮了起来。

    灯光略有些刺眼。

    巨星喵呜一声,把肥肥的脑袋拱进乔伊沫的怀里。

    乔伊沫亦轻缩了缩眼瞳,看了眼怀里的巨星,抿唇,目光印着些许凝重望向客厅。

    莫霄蘭站在客厅茶几和电视机间的空间,一身黑色装扮尽显沉重灰暗,下巴上满是黑乎乎的胡渣子,不知是故意蓄的还是有多日没有打理的缘故。

    总是晕着几分跋扈狂傲的双瞳此刻沉静而幽深的盯着乔伊沫,带着让乔伊沫看不懂的深沉和冰冷。

    乔伊沫感觉自己的呼吸密集了起来,她垂了垂眼皮,暗自控制住,抬脚走了进去。

    “你来干什么?”莫霄蘭声音嘶哑,似长时间保持沉默导致。

    乔伊沫走到茶几一侧沙发的脚步闻言停了下来,视线聚焦在莫霄蘭脚下定格了数秒,摸摸巨星的脑袋,将它轻放到一边的沙发上。

    巨星抬起眼睛看着的乔伊沫,喵呜的轻叫了声,表示它的不满。

    乔伊沫眨眼,下一秒,掀起眼皮,静静看向莫霄蘭。

    莫霄蘭眼睛里全是黑色,偶尔一道异光拂过,快如闪电,不知是复杂还是森芒。

    “不是要与我永不相见么?还来干什么?”莫霄蘭沉沉道。

    乔伊沫睫毛闪动,没有回答莫霄蘭的问题,视线缓缓扫过客厅四周。

    这里,一切如初,什么都没有变。

    乔伊沫心尖刺动,弧形好看的眉毛抬了抬,看向莫霄蘭,“难怪一个二手的老房子,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便出售了出去,原来是你,买下了这里。”

    莫霄蘭的眼眸夹着一丝逼迫的锐利盯着乔伊沫,“这里有你跟我的很多回忆,寄存了我们之间许许多多的美好,你能轻易割舍,我却不能!”

    轻易割舍?

    没有哪一种割舍是轻易的啊!

    乔伊沫皱眉,“阿蘭,我们都是凡人,不是神,怎么能奢求事事都完美如愿?我们只有接受不完美的存在,才能在这世间活得不那么苦闷和艰难。”

    乔伊沫这话,不是为了开导莫霄蘭。

    她是在她自己。

    她从来不否认莫霄蘭对她的重要性,也不骗自己,哪怕她和莫霄蘭不能再成为彼此扶持陪伴的恋人,她也还是在意他珍惜他。

    她当然希望她既能跟她心爱的男人在一起,又不会失去她最重要的亲人和朋友。

    可能么?

    不可能啊!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哲学,爱讲大道理?”莫霄蘭把视线从乔伊沫身上瞥开,轻然冷呲。

    乔伊沫看着莫霄蘭冰寒的侧脸,眉心拧得更深,“该的话在那天我都了,我不知道还能什么。阿蘭,不如你告诉我,你希望我怎么办?”

    “我要你和慕卿窨分开,跟我在一起。”莫霄蘭盯着地面,想都没想道。

    “我爱他!”

    “你以前也爱我。可是你现在不爱了。怎么不爱就不爱了?”

    “……”乔伊沫喉咙涩然,“你介意的,是我在跟你分开后不久,便和慕哥哥在一起,并爱上了他,是么?”

    “我介意的是,我们好了要一辈子在一起,永不分开。而乔伊沫你,食言了!”莫霄蘭蓦地转向乔伊沫,视线阴鸷。

    乔伊沫怔了一瞬,双眼眨动,将眼底起的一层薄雾眨散,苦笑,“阿蘭,你是不是觉得,即使在你不相信我,在你我的婚礼上娶了别的女人,你已经是别人的丈夫,我也还是应该坚守我们的诺言,一直纠缠着你不放,苦苦等着你发现我是被陷害诬蔑的那天,你离婚,重新跟我在一起,这样才是对的?这样我才算没有食言对么?”

    “你是冤枉的,可为什么你只做了一次努力便放弃了!如果在事情发生之后,你坚持与我解释,或是找到证据证明自己,我也不会和章心桐结婚!”莫霄蘭瞪着乔伊沫,面容仿佛覆着沉厚的寒霜。

    乔伊沫脸发白,有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自如呼吸。

    他怪她只坚持了一次?

    怪她没有坚持跟他解释?

    怪她不找证据自证清白?

    在她被算计莫名其妙失去贞洁,在她爱的人和别的女人结婚之后?

    对不起,她心理素质还没有强硬到这个程度!

    莫霄蘭盯着乔伊沫,看着她的脸由刚进门时的绯红变成如今的煞白,看着她乌黑双眼里晶亮的水光蓄起又散去,垂在身体两侧的拳头,死死攥紧。

    又开始在他面前表演清新脱俗柔弱单纯的白莲花戏码了么?

    省省吧乔伊沫,我莫霄蘭蠢了二十年,够了!

    莫霄蘭紧眯眸,把眼瞳里浓郁黏稠的阴霾缓缓压进眼眸深处,薄唇在紧紧抿了一瞬后,松开。

    “有人,要让一个人永远忘不掉自己,最好的办法,便是让自己彻底消失在这个世上。”莫霄蘭望着乔伊沫,声音低沉,缓慢道。

    乔伊沫心弦狠震,空茫的眸子猛地凝结,惶然盯向莫霄蘭。

    莫霄蘭向茶几走了去,微弯下上身,探手从茶几上拿起了一支尚未开封的红酒。

    也是在这时,乔伊沫才注意到茶几上放着红酒和酒杯。

    莫霄蘭抿着唇,盯着手里的红酒,眸光隐晦莫测。

    乔伊沫看到莫霄蘭拿起红酒开酒器,喉咙颤抖咽了下,“阿蘭,你,你要干什么?”

    莫霄蘭打开红酒,轻摇着红酒瓶,斜睨乔伊沫,声线莫名,“陪我喝一杯。”

    完。

    莫霄蘭倒了两杯红酒,将酒瓶放到茶几的一刻,望向乔伊沫,“来啊。”

    乔伊沫脑子里的神经绷着,他方才的话,一直在他脑海里萦绕不散,因此莫霄蘭完这话后,乔伊沫没有动,双瞳不安战栗,审视的盯着他。

    莫霄蘭眯了下眼,双手夹起两杯红酒,走到乔伊沫面前,将其中一杯递给她,眸光深黑看着乔伊沫,“只是想跟你喝一杯酒,不过分吧?”

    “阿蘭……”

    “怎么?怕我在酒里下迷药啊?”莫霄蘭邪佞的扯扯嘴角,“酒是我刚刚打开的,你亲眼所见。”

    乔伊沫皱紧眉。

    她其实……没这么想。

    可他偏这样了,反倒让乔伊沫心下不自然起来,视线忍不住多看了眼他递向自己的那杯红酒。

    莫霄蘭注意到乔伊沫的目光,暗嗤了嗤,,“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都不曾真正碰过你,现在我们分开了,你觉得我屑于用这样的方式占有你么?”

    乔伊沫睫毛轻闪,心下那股不自在的感觉越发浓烈。

    倒不再是因为酒,而是莫霄蘭的话。

    两人现在的情况,实在不适合这样的话题。

    乔伊沫伸手接过了酒。

    “干杯。”莫霄蘭兀自用酒杯碰了碰乔伊沫的,继而边眯眸紧盯着乔伊沫边夹着酒杯朝唇边送。

    乔伊沫看到,只是微用力的握着酒杯,没喝。

    莫霄蘭意味不明的笑了下,抿了口红酒,便拿着酒杯转了个身,坐到了乔伊沫边上的那张沙发,低垂着头,伸手轻轻抚摸巨星的背。

    巨星是七年前他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之所以送她猫,是希望自己不在的时候,这只猫能陪着她,让她不那么孤独。

    如今。

    她背叛了他,也抛弃了整整陪了她七年的巨星。

    无情无义,才她乔伊沫的真面目!

    他以前,真是被猪油蒙了心,瞎了眼才会对这样的女人死心塌地!

    “阿蘭,你想怎么样?”乔伊沫低头看着莫霄蘭,心间被许多不确定和惶恐忐忑填充。

    以莫霄蘭偏执的个性,她对他会做出什么,没有丁点把握。

    所以她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和疏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