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99章 暴风雨即将来临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慕宅。

    慕卿窨与慕昰相对坐在茶几两边的沙发,而两人中间的茶几上,摆放着一副棋盘。

    下棋的过程,慕卿窨和慕昰都没有话,面容皆是严肃认真的神态,好似皆将全部的心思放在对弈上。

    慕卿窨的手机在裤兜里发出震动时,棋局之上的对搏正是激烈紧张的时刻。

    慕卿窨思索后落下一枚棋子,上身微微往后倚靠,探手便要去拿裤兜里的手机。

    “阿窨,父亲从就教导你,不论做什么都要沉住气,心态要稳。”

    慕昰指腹捏着一枚棋子,适时抬眼,看着慕卿窨颇有些语重心长。

    慕卿窨放进裤兜里的手轻顿,面色沉着望着慕昰看了一两秒,轻抿唇,缓慢将手抽了出来,视线下垂,落回棋盘上,声线清淡,“儿子一直谨记父亲的教诲。”

    慕昰欣慰般笑了下,落下棋子的一刻,眸光若有若无的扫了眼慕卿窨揣着手机的裤兜,,“你看看这棋面,你我不相上下,似是胶着了,难分胜负。”

    慕卿窨缓缓掠过棋面,拿起一颗棋子落下。

    慕昰盯着慕卿窨落棋的地方,双眼幽然眯了眯。

    若先前两人还纠缠不休,那么慕卿窨这颗棋子落下之后,局面便微妙的变了,慕卿窨此刻,显然占了上风。

    假若他手里的这颗棋子落处不能打破僵局,他便输定了。

    慕昰嘴角扯了下,那一下意味不明,隐约透着抹奸诈和不悦。

    慕昰没有立刻落下棋子,显然是在思考。

    就在这时。

    慕卿窨裤兜里的手机再次震了起来。

    慕昰低垂的眼皮抬动了下,盯向慕卿窨的双眼里,夹揉着森冷阴狠的光芒。

    慕卿窨薄唇抿紧了些,黑软的睫毛闪动了两下,还是将手机从裤兜里取了出来。

    慕昰看到,眼底的阴鸷更浓,但也没再这时什么,垂下眼皮,继续盯着棋面看。

    慕卿窨视线掠过手机屏幕,清逸淡泊的面容微绷了绷,拿起手机放到耳边接听。

    不知手机那端了什么,慕卿窨深寂的黑眸骤然一敛,放在腿上的另一只手虽竭力克制着,仍是能明显看出收紧的动态。

    慕昰没再抬眼看慕卿窨,好似将所有的心神和精力都放在了棋面上。

    慕卿窨挂了电话,眸光凝沉看着慕昰,第一时间道,“父亲……”

    “天大的事。”

    没等慕卿窨完,慕昰语调沉厉打断他,态度无比强硬道,“也等到这局棋下完再。”

    “父亲……”

    “阿窨!”慕昰蓦地抬眸,眸光阴沉不悦盯着他,“我了,天大的事,下完这盘棋再!”

    慕卿窨握着手机的大手,因为太过用力,手背青筋都凸了出来。

    慕昰神色黑冷,双唇闻言的紧紧抿着,盯了眼慕卿窨的手,凌厉哼了声,终于将手里的棋子落了下去。

    这颗棋下去。

    局面再次拉平,两人又回到“当仁不让”的胶着状态。

    慕卿窨看着慕昰,手里的手机几乎被他捏得变形,“儿子有急事要办,等儿子办完事,再回来跟您继续这盘棋!”

    慕卿窨完,迅疾从沙发里站起,连靠在沙发一边的拐杖都忘了拿,大跨步便要朝门口走。

    “站住!”

    慕昰阴厉瞪向慕卿窨,面色相当难看。

    然。

    慕卿窨一反常态的没有遵从停下,往外跨的步子反而更大。

    “慕卿窨!”

    慕昰的脸已经难看得不能看了,声线雄厚怒吼,“我让你站住,听到没有!”

    慕卿窨听是听到了,但依旧没有停下,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了堂屋。

    慕昰脸色铁青,捏在指腹的那枚黑子发出兹兹的细微声响,像下一秒就要在他指腹间沦为碎末。

    慕昰显然是没被慕卿窨当面如此不留情面的忤逆无视过,气得不轻,也恨得不轻。

    因此,慕昰胸膛急剧起伏,瞪着门口的方向,愣是半响都没能出一个字来!

    ……

    慕卿窨走出慕宅不到两分钟,龙威的声音便从门外传来,“老爷。”

    慕昰闭上眼,捏着棋子的两根手指用力到青紫,沉沉呼吸了两口,阴冷道,“进来!”

    龙威跨了进来,走到客厅,看了眼慕昰黑如锅底的脸,垂垂眼皮,“守在封园外的线人传来消息,您让盯着的人,在一刻钟前独自开车离开了封园,像有十万火急的事。请您示下,下一步该如何?”

    慕昰并未立刻回答,两片唇依旧抿合成锋利的线条,面上亦是大怒的铁青色。

    好一阵过去。

    慕昰睁开双眼,眼眸里的锋芒便一览无余如砺剑般迸发了出来,霎时间,整个客厅像有成千上万的箭头无形而危险的飞来飘去。

    “十万火急的事?”慕昰盯着龙威。

    “传回来的消息是这样的。”龙威一板一眼回。

    慕昰阴森哼道,“我倒想知道知道,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让她在这种时候不乖乖待在封园,反倒自己跑出来送死!”

    从慕卿窨因为乔伊沫而临时放弃德国的计划,慕昰便对乔伊沫诸多不满和厌烦。

    而乔伊沫也被慕昰冠上“红颜祸水”的名号。

    慕卿窨公然对他忤逆不尊,慕昰自然不可能仅仅怒斥一顿便罢了。

    他一向忍受不了旁人对他权威的挑衅,如若这样的事发生一次,就难保不会有第二次。

    因此在事情第一次发生时,他势必要采用雷霆手段扼制。

    这段时间以来。

    慕昰一直派人“暗中”盯着封园,且也曾派夜衠带人夜闯封园企图掳走乔伊沫。

    无奈这两个多月间,乔伊沫在封园养伤,不仅一次都没离开过封园,慕卿窨也似知晓他不会善罢甘休,将目标对准乔伊沫,因此慕卿窨将封园的防守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甚至连他精心培养的疯豹队员都无法靠近封园一步。

    既然从乔伊沫这里无法入手,慕昰又咽不下这口气,他便干脆找慕卿窨手底下的人泻火。

    这就有了前段时间塍殷和邓猛孙据等人总是负伤的情况。

    实则。

    若不是慕卿窨先一步提醒塍殷几人心防范,依慕昰心狠手辣做事不留余地的作风,这世上恐怕就没塍殷这几个人了。

    不仅如此。

    慕昰还将松放到慕卿窨手中的权利以各种借口收回了不少。

    大约就是用这种方法警告慕卿窨,以慕卿窨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与他抗衡。同时,也起到削弱和限制慕卿窨势力的作用。

    龙威闻言,抬起双眼看慕昰,“您的意思是,亲自去?”

    慕昰从沙发里站起,死死压着眉道,“让夜衠带几个人拦住阿窨,我要在阿窨与那女人碰面之前,找到她!”

    龙威快速眯了下眼,深深垂头,“是。”

    ……

    人命关天,乔伊沫连闯了好几个红灯,不到二十分钟,车子便停在了半岛花园区大门前。

    乔伊沫立刻扯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双脚却在落地的一瞬,猛然一个虚颤,惊得她后背冷汗都起了一身,仓惶抓住车门把手才没有栽到地面。

    乔伊沫双目赤红,用力抓了抓手里的把手,在稳住身体后,一把甩上车门,朝大门口冲了去。

    好在是冬天,夜里到区楼下散步的居民少之又少,倒不怕有人认出她来,

    乔伊沫一路疾奔到所住的楼层下,又几乎是一口气便爬上了八楼。

    站在门前,乔伊沫已然喘不上一口完成的气,脸在煞白和绯红两个极端反复。

    她颤抖的咽了咽发干的喉咙,抬手拍门的手不受控制的战栗。

    心跳过快的缘故,乔伊沫只觉耳朵像是堵住了,脑子缺氧般发晕,连她自己敲门的声音都听不到。

    乔伊沫连拍了数下,屋内都没有动静。

    倒是惊动了隔壁的邻居。

    邻居拉开门,几分惊讶几分不满的从门缝间盯向乔伊沫,“这里没人住了,早搬……”走了。

    “走了”两字没出口,邻居倏地收音,震惊的把门拉得更大些,“伊沫,怎么是你?”

    乔伊沫所有的意识被恐惧和后怕塞满,她知道邻居开了门,也知道他是在跟自己话,但她听不清他在什么,只是一直不断的重复敲门。

    邻居嘶口气,从门内走了出来,“伊沫,前段时间你爸回来把房子卖了,你不知道么?”

    “……”

    邻居各种懵的盯着乔伊沫,这是干什么呢?

    “伊……”

    啪嗒——

    邻居还想点什么,紧闭的房门在这时突地从里推开了。

    邻居,“……”我靠,这里什么时候住了人,他怎么不知道?

    邻居好奇的歪头从门缝往里看。

    然,室内除了一片黑暗,连根毛都看不见。

    一股凉风冷不丁拍向背脊骨,邻居倒抽口气,没来由的觉得整栋楼的气氛都阴诡了起来。

    再斜觑了眼一旁的乔伊沫。

    门没开的时候,她不停歇的敲门。

    现在门开了,她倒像是被什么东西定住了,呆滞的站在门口,那样子,不出的古怪。

    邻居咽咽口水,那一瞬间的惊悚感袭来,他脚下一软,飞快退回到屋内,啪的将房门摔上了。

    嘭的一声响掷进乔伊沫耳朵里,让乔伊沫有些凝滞麻痹的神经蓦地突跳了下。

    下一秒,乔伊沫紧提口气,面色紧绷,伸手打开门,提步走了进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