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90章 我爱的人是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慕卿窨捏了捏乔伊沫的手指。

    乔伊沫抬眸看着慕卿窨,眼底浅浅浮着一抹红丝,“我一直以为我爸离开潼市离开家,是因为我妈妈的离开伤心过度不敢面对。但其实,并不是这样。”

    慕卿窨抿唇,没什么,安静听乔伊沫。

    乔伊沫睁大眼,深吸的一口气卡在嗓子眼,将乔岸在鄠省另有家,且他这次回来,目的也是为了卖掉半岛区的房子替他和她母亲以外的女人生养的孩子治病的事告诉了慕卿窨。

    慕卿窨听完,看着乔伊沫强忍难过酸涩的脸,清逸的面容隐隐浮着抹阴霾,捏着乔伊沫手的力度加深了些,嗓音夹着寥寥冷意,“你同意了?”

    乔伊沫苦笑,“不同意能怎么办?到底半岛花园的房子不是我的,是我爸的,他有权利支配。”

    “你想卖么?”慕卿窨目光如炬盯着乔伊沫。

    乔伊沫睫毛轻颤,眼前的影像有些模糊,“以前半岛的房子对我来,是家也是归宿,意义非凡。我曾经想过,即使有一天我和另一个人组成了一个的新家庭,不会再回半岛住,我也不会卖掉半岛的房子。但那是曾经。现在不一样了。”

    对乔伊沫而言,半岛花园的房子已然失去了它本来的意义。

    人心不在,她又何必将期许寄托在一栋建筑上?

    到底,家之所以叫家,不是因为那座房子,而是住在里面的人。

    乔伊沫张唇,轻轻吐出了一口气,“慕哥哥,没有必要了。”

    慕卿窨轻抚乔伊沫的额头,看着乔伊沫的双眸有些深,“嗯,有我。”

    乔伊沫鼻尖微酸,眨了眨眼睛里的雾气,扯唇望着慕卿窨,“如果不是有你在我身边,我现在也不可能这么冷静。慕哥哥,无形之中,你给了我很大的支撑,我发现,我比认识你之前,更勇敢坚强了。”

    慕卿窨心头一顿,黑眸沉敛,盯着乔伊沫。

    乔伊沫微笑,反手握住慕卿窨一根长指,轻声,“只要想到有你在我身后支持我,陪着我,我好像什么都不怕了。”

    “乔乔……”

    “已经过去了。”乔伊沫打断慕卿窨,粉唇有些紧张的抿着,“我跟阿蘭,过去了。”

    慕卿窨,“……”

    乔伊沫紧盯着慕卿窨,“慕哥哥,我不想编谎话骗你。如果没有婚礼上发生的事,即使莫家所有人都反对我跟阿蘭,只要阿蘭坚持,我都会跟随他,我跟你,也不可能有后面这些事……”

    看到慕卿窨眼眸里浮现的冷翳,乔伊沫呼吸乱了寸,抿唇盯着他,一时竟不敢继续下去。

    慕卿窨眯眸,声音淡漠,“继续。”

    “……”乔伊沫抽了抽有些发僵的嘴角,深呼吸一口,,“但那只是如果。现实是,那件事已经发生了。莫家对我的所作所为,我虽然没有追究,但并不代表我会原谅!在我这里,是一个坎,无论如何都过不去。所以后来阿蘭即便没有误会我,我们也不可能了。”

    慕卿窨不言不语的看着乔伊沫,眼眸里的波光暗深。

    乔伊沫握紧他的手指,拿起放在自己嘴边亲了亲,大眼无辜的盯着他。

    慕卿窨面无表情。

    “慕哥哥,我跟你这些,就是想告诉你,我对你绝对没有二心。跟你在一起时我便是一心一意……”

    乔伊沫吸气,心且期待的看着慕卿窨,“你相信我,好么?”

    “你心里除了有我,还有他么?”慕卿窨眯眸。

    “我爱的人是你!”乔伊沫整个就像在大哥面前表忠心的弟,迫不及待道。

    慕卿窨嘴角绷着的直线略有松动,眼神依旧深沉不可预测,“你为他受伤怎么?我打他一下你满眼心疼怎么解释?”

    乔伊沫,“……”大佬,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心眼比针孔还细?

    乔伊沫悻悻,其实是有点噎住了。

    慕卿窨轻哼,把手从乔伊沫手中抽了出来,冷艳的盯着乔伊沫。

    “……慕哥哥,当时的情况你是没看到,鬼影大哥下手有多重你也是知道的,我要是不挡那一下,就要出人命了!”

    莫霄蘭本就挨了鬼影好几下,鬼影最后打在她背上的力道直接劈断了她一根背骨,要是那一下真落在莫霄蘭身上,莫霄蘭不死也晕了。

    “而且……”

    乔伊沫为了不显得自己是在开玩笑,或是敷衍了事,双瞳明亮认真的看着慕卿窨,“我不否认我是心疼阿蘭,可是我心疼他是一回事,跟我还爱不爱他没关系。慕哥哥,男人和女人的关系,不是只有恋人这一种,也有朋友啊。我对阿蘭,就是朋友那种心疼。我这么解释,你能理解么?”

    “你得这么清楚,我能我不能理解么?”慕卿窨幽幽道。

    乔伊沫,“……”

    慕卿窨看着乔伊沫的双眼情绪很淡,乔伊沫无法从他的眼神中辨明他是真的理解了还是没有。

    “你对莫霄蘭没有别的心思,莫霄蘭对你呢?也没有么?你将莫霄蘭当作朋友,莫霄蘭可也只把你当朋友,没有别的用心?你对他的关心在意是出自朋友之谊,但对莫霄蘭来,你每一句关心的话,每一个在意心疼的眼神,都能让他脑补成你放不下他,还爱他!”

    慕卿窨声线清恬,仿佛一个旁观者般漠然剖析。

    乔伊沫轻震,看着莫霄蘭。

    类似的话,她也从鬼影口中听到过。

    但从鬼影那里听到,跟从他口中听到,又是不同的。

    具体哪里不同,她也不上来。

    就是,心口的位置莫名的紧绷。

    慕卿窨清淡淡凝着乔伊沫,没再话,眼眸深处悬浮的寒意却如刀子刺向乔伊沫。

    乔伊沫捏了捏手指,“我明白你的意思。阿卿,你相信我么?”

    乔伊沫执拗的问。

    慕卿窨眸光暗深,紧紧盯着乔伊沫望了数秒,凉声道,“我不相信莫霄蘭!”

    慕卿窨终究没有正面回答乔伊沫。

    乔伊沫染着期待的双眼,霎时暗了下来,喉咙亦阵阵发苦。

    慕卿窨看着乔伊沫,垂在身侧的左手缓缓握了握。

    实则。

    在乔伊沫没有与他这番话前,慕卿窨心下的确存着不确定。

    但乔伊沫与他敞开心扉了这些后,情感上,慕卿窨已然相信了乔伊沫。

    他之所以不将那句“相信”出口,源于私心。

    他相信乔伊沫对莫霄蘭已无男女之情,但同时,他也做不到大度的让乔伊沫和莫霄蘭继续以朋友的名义来往。

    当然,慕卿窨的这份针对,也不单单限于莫霄蘭。

    他只是单纯的接受不了,乔伊沫有异性朋友这回事!

    白了,慕卿窨这回喝的这口醋,浓度太强。

    乔伊沫若是不答应与莫霄蘭“相忘于江湖”,是过不去的!

    乔伊沫呢?

    她固执的非要听慕卿窨的那句“相信”,也只是想让自己对慕卿窨的感情得到肯定,或者,对她这个人的肯定。

    慕卿窨“死”都不那句相信她的话,乔伊沫难免不会觉得自己在慕卿窨心里就是个感情不专一、禁不住诱惑、不值得信任,朝三暮四的人。

    只要是个女人,都接受不了自己在另一半眼中是这么个形象。

    ……

    鬼影送晚餐来时,一进病房便敏锐的察觉到病房内的气氛有些古怪。

    但他也不觉得奇怪,毕竟这一整天下来,气氛就没有正常过。

    避免重复中午的尴尬,鬼影这次放聪明了,放下晚餐就闪了。

    慕卿窨和乔伊沫在一片沉默中吃完晚餐。

    晚餐后,乔伊沫郁郁的靠在床头,看着慕卿窨收拾。

    而慕卿窨刚收了不到一半,塍殷便来了。

    看塍殷眉目凝重的样子,像是有要紧事要。

    慕卿窨瞥了眼塍殷,面上没什么变化,淡然的将剩下的一半收拾好,提着垃圾朝门口走了去。

    塍殷看到,紧忙上前接过慕卿窨手里的垃圾袋,大跨步走出病房。

    “我一会儿就回。”

    慕卿窨走到门口,偏身睨向乔伊沫,轻声了句。

    乔伊沫讷讷点了下头。

    ……

    塍殷将垃圾丢进楼层垃圾桶折回,就见慕卿窨清冷站在玻璃前,沉吸口气,三步并作两步走进,没有多余的废话,直奔主题,“老爷那边已经知道计划取消的事,老爷……勃然大怒,连打了好几通电话到别墅,让您立刻去老宅。”

    慕卿窨没出声,想来慕昰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

    塍殷望着慕卿窨淡定的侧颜,这次却怎么也做不到如他一般镇定。

    去德国剿灭尼克劳斯家族,慕昰本就志在必得,连他手下的疯豹皆全员出动了。

    不想计划刚开始,慕卿窨连商量都没有,便单方面宣布取消,一声不吭就回了国。

    慕卿窨的行为,对慕昰而言,就不单单只是忤逆他的命令这么简单了。

    而是在公然挑衅他的权威。

    这对慕昰而言,是绝忍不了的!

    若然现在慕卿窨接管了慕家倒还好,偏偏慕昰把权利死死握在手里,就是不给慕卿窨,目的不就是牵制慕卿窨,让他不敢轻易无视他,不将他放在眼底么?!

    以慕昰的作风,这次怕是不能随随便便糊弄过去。

    不仅是慕卿窨,恐怕他们,都得受波及!

    塍殷光是想象慕昰可能用什么手段对付他们,就忍不住一阵阵心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