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88章 他不知道她有多想他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慕卿窨复返不到半时,便有人重新送来早餐。

    乔伊沫看着坐在病床边,动作不紧不慢打开早餐包装盒的男人。

    不由得想,刚才某人离开,兴许并不是要走,而是打算去给她买早餐。

    为什么突然回来,大约是临时想到什么,便吩咐其他人代买了。

    慕卿窨从里拿出燕窝粥,打开盖子,粥的清香和热气从粥盒里噗了出来。

    乔伊沫看着他捏着勺子缓慢的搅拌,然后舀起一勺粥放在唇边轻吹了两下,递到她嘴边。

    经过刚才的事,乔伊沫现在并没有什么胃口。

    于是没有张嘴,只静静的盯着他。

    慕卿窨眸光清淡,看不出一点多余的情绪,“不吃东西,你身上的伤怎么好?”

    乔伊沫抿唇,“你吃了么?”

    “连夜从德国飞回来,一下飞机就过来了。”慕卿窨淡声。

    那就是还没吃!

    乔伊沫盯着他,注意到他眼帘下淡淡的青色,以及清癯了不少的轮廓,眉头拧了拧,“我不饿,你吃吧。”

    顿了顿,低声道,“医院里有特护,她会照顾我。你吃了就回封园吧,休息一下。”

    “不碍事。”慕卿窨剪短着,将粥又往乔伊沫嘴边送了送。

    乔伊沫含了口下唇,知道自己要是不吃,以他的固执程度,估计会跟她一直耗下去。

    在心里低叹了声,乔伊沫张嘴。

    看到乔伊沫张嘴喝粥,慕卿窨脸上也没什么情绪,只是一勺一勺的给乔伊沫喂。

    乔伊沫垂掩着睫毛,不知道是这粥太有饱腹感还是怎么,她只觉得咽进喉咙的那些粥,全都压到了她的心脏上,没来由的发闷。

    因此,吃了三分之一的粥,乔伊沫便摇摇头,“我吃饱了。”

    慕卿窨静静看了看她,没什么,把粥放到了床头桌,便起身朝沙发走了去。

    乔伊沫看到,指尖不由得绻了起来,抬眸看着他,“你不吃么?”

    “我睡会儿。稍后塍殷会送文件过来,你叫醒我。”慕卿窨没回头,走到沙发坐下,仰头靠在沙发背上,闭上了双眼。

    乔伊沫心尖狠狠一疼,急道,“在这里怎么睡?你回封园吧,等你休息好,事情处理得差不多再过来。”

    慕卿窨闭着眼睛没出声,只是合着的双唇微不可见的抿直了些。

    乔伊沫咬住下唇,焦灼却也无计可施的盯着慕卿窨。

    ……

    慕卿窨似乎睡着了,病房内安静祥和。

    乔伊沫靠在床头,直直望着慕卿窨的双瞳微带了抹红。

    他去德国的决定突然得让她措手不及,连她叮嘱他注意安全保证平安回来的话都没给她机会就离开了。

    这几天,除却他刚去德国那日给她打了个电话外,便再也没有打过电话。而她发给他的消息也都石沉大海,没有一句回应。

    他不知道她有多想他!

    他回来了,她心里的欢喜也不知道如何让他知晓。

    老天爷就是爱开这样的玩笑!

    偏偏在他回来之际,让他撞见莫霄籣对她……

    他生气恼怒,她都能理解。

    换位思考,如果是她千里迢迢赶回来,第一时间来看他,却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吻到一起,她也会抓狂愤怒。

    只是。

    她会因此,进而怀疑他对自己的真心么?哪怕他跟她解释了?

    如果单单只是这样,乔伊沫不觉得自己会偏执到不相信他的解释,固执的判定他和那个女人就是有什么私情。

    难道,还有别的什么,让他觉得自己对莫霄籣还有男女之情?

    思及此。

    乔伊沫看着莫霄籣,陷入了沉思。

    就在这时,病房门突地被叩响。

    乔伊沫睫毛一闪,沉吟的双眼从慕卿窨身上移开的一秒,余光便扫到慕卿窨缓缓掀起了眼皮。

    乔伊沫,“……”

    他没睡着么?

    慕卿窨抬手捏了捏眉心,眸光温凉瞥了眼门口略显忐忑的塍殷,“拿过来吧。”

    塍殷不敢怠慢,赶紧将文件拿进去,放到慕卿窨面前的沙发,本想立刻掉头走开,但在转身的一瞬,又担心慕卿窨还有别的吩咐,便又停下,低着眼睛,心瞥慕卿窨。

    慕卿窨淡淡睨塍殷,“还有事?”

    “……没!”

    塍殷啥话不,脚底生风,以最快的速度闪了。

    塍殷一走,慕卿窨起身去了洗手间,出来时,鬓边的短发沁湿,想是去洗手间洗脸了。

    乔伊沫看着慕卿窨再次走到沙发边坐下,拿起塍殷送来的文件翻阅,不时用钢笔在文件上签字,侧脸清冷沉默。

    乔伊沫盯着慕卿窨看了好几分钟,慕卿窨都似感觉不到般,专注于翻看文件。

    但乔伊沫却知道,他不是感觉不到,只是不想理她吧。

    乔伊沫的双眼便黯然的垂了下来。

    ……

    中午,鬼影带着午饭过来了。

    乔伊沫看到鬼影,眼波蓦地闪了闪,忽然想到,慕卿窨这次回来,并未问她是如何受伤的……

    乔伊沫不禁提了口气,会不会他已经知道自己的伤是因为替莫霄籣挡而受的?

    鬼影此刻的心情也相当起伏。

    一来,慕卿窨突然回国,竟然没有通知他;二来,慕卿窨一回来就撞见莫霄籣强吻乔伊沫,慕卿窨不降他个防范不周的罪名才怪!

    在这之前,鬼影已经被记了一大过,而今过了没几天,又出了这么个事。

    鬼影森森觉得,自己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鬼影一面瞄着泰然坐在沙发里继续翻看文件的慕卿窨,一面将东西从食盒里取出,规规矩矩的摆放在折叠餐桌上,末了,道,“老大,吃饭了。”

    慕卿窨没应声。

    鬼影,“……”百分之一万死定了的节奏!

    鬼影一颗心那叫一个凉啊。

    慕卿窨没答应鬼影,手里的文件却放到了一旁的沙发上,缓慢起身,走到病床边坐下。

    没看鬼影,慕卿窨端起桌上的米饭,拿起筷子夹了菜和着米饭给乔伊沫喂。

    乔伊沫原本有些委屈堵的心脏,在意识到慕卿窨知道自己替莫霄籣挨揍的事后,登时变得心虚。

    慕卿窨一喂过来,乔伊沫也不自己吃什么的,立刻乖乖张嘴吃下了。

    慕卿窨也不觉得奇怪,继续喂食。

    一来二去,乔伊沫起码吃了二两米饭,喝了两碗鸡汤。

    “还要么?”这是慕卿窨坐到床边后对乔伊沫的第一句话。

    乔伊沫吞吞口水,摇头,两只眼睛睁着圆圆的,清亮无害的盯着慕卿窨,“饱了。”

    慕卿窨点头,掩着黑睫,自己吃了起来。

    这期间。

    要论尴尬和忐忑,乔伊沫绝对比不上鬼影!

    鬼影表示,从头到尾被无视真的很吓人好不好?分分钟觉得自己要失业啊有没有!

    ……

    午饭结束,慕卿窨也没跟乔伊沫和鬼影什么,起身离开了病房,也不知道去哪儿。

    鬼影和乔伊沫对此,连问都不敢问。

    慕卿窨离开后。

    乔伊沫和鬼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一个大写加粗的“怂”字。

    鬼影长吸口气,赶忙动手收拾餐桌。

    “……鬼影大哥,你是不是告诉慕哥哥我受伤是因为莫霄籣?”

    乔伊沫看着鬼影。

    鬼影顿了下,皱眉,“我没。”

    “?”乔伊沫狐疑的盯着鬼影。

    看慕卿窨的样子,他应该是知道没差了。

    而这件事就那么几个人知道。

    莫霄籣之前连慕卿窨的面都没见过,所以不应该是他告诉的吧?

    她自己就更不可能了。

    再排除一个忽然,便只有对慕卿窨言听计从、忠心不二的鬼影了!

    “你这么看着我,也不是我的!”鬼影哼了声,“老大的确是知道了你为前相好‘献身’的事,具体怎么知道的,我不清楚。反正不是我的。”

    献身?

    乔伊沫抽抽嘴角,眉心忧郁的蹙了个紧,看看鬼影,没什么,主要是没心情。

    ……

    约四十分钟,慕卿窨回到病房。

    看到他,乔伊沫和鬼影眼眸双双紧了紧。

    慕卿窨眸光清凉,分别看了眼乔伊沫和鬼影,便又走到沙发坐下,拾起一份文件阅览。

    乔伊沫和鬼影飞快对视了眼,两人现下的心情,忧桑到找不到词语形容。

    ……

    下午,乔伊沫因为不停的瞄慕卿窨,瞄得双眼发酸,本想闭上眼睛缓缓,不想一闭眼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等她醒来,天都黑了。

    乔伊沫大脑思维有些混沌,双瞳惺忪茫然,耳边纸张翻阅的声音持续了好一阵,她才提口气,转动眼珠子朝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

    病房里除了她床头点着一盏昏黄的灯外,便只有茶几上亮着的一只台灯,台灯的光线也如她床头的这盏灯,昏黄。

    男人置身于暖黄的灯影下,驾着长腿,微低着头,他一手捏着文件放在大腿上,另一只手拇指和食指捏拿着一只钢笔,并未转动,只是静静的捏着。

    光线模糊,照得他整个人也是模模糊糊的,让人觉得遥远和不真实。

    乔伊沫动动有些干涸的咽喉,刚要开口,放在床头桌上的手机,恰巧响了起来。

    乔伊沫一怔,视线还来不及从男人身上抽离,便见男人迅速从沙发里站起,阔步朝床边走了过来。

    乔伊沫,“……”

    慕卿窨走过来,第一时间便探手去拿手机,约是担心吵到乔伊沫。

    手机落到掌心时,慕卿窨才觑到病床上,睁着一双大眼呆呆看着自己的乔伊沫。

    慕卿窨眼角蓦地抽动了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