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87章 谁碰你一下,我就让谁死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鬼影扣着莫霄籣离开,战廷深几人象征性的在病房站了会儿,借着慕卿窨亲自动手替乔伊沫清理溅洒了满身的粥之际,赶紧撤了。

    乔伊沫捏了捏有些发冷的指尖,看着慕卿窨有条不紊的解着她身上病号服的扣子,心情忐忑复杂。

    事先,慕卿窨让特护拿来了新的病号服,给乔伊沫脱了身上沾着粥垢的病号服,再套上那套新的。

    期间,慕卿窨略过乔伊沫腰背上的腰围带,深幽的眸光染过一丝冷。

    换了衣服,慕卿窨才让特护进来,将弄脏的被子、衣物,以及床头桌上乔伊沫没怎么动过的早餐一并清理了出去。

    一切就绪。

    慕卿窨依身坐到病床边,黑瞳如幽邃的古井,静寂盯着乔伊沫。

    乔伊沫一双眼睛,从头到尾都没离开过慕卿窨。

    见他终于肯看自己,乔伊沫动了动发紧的喉管,声音轻而细,“德国的事处理完了么?”

    回应乔伊沫的,是一阵让她心慌意乱的沉默。

    乔伊沫不知所措的眨眨眼皮,指尖捏紧再捏紧,而后松开,心伸手拉住慕卿窨随意垂放在床上的大手,轻轻吸气道,“慕哥哥,你生气了对不对?”

    慕卿窨望了眼被乔伊沫拉着的手,然后在下一秒抽了出来,从床边起身,默然走到窗前,背对着乔伊沫。

    乔伊沫心下窒闷,眼眶微微发热,皱进眉看着慕卿窨冷酷的背脊。

    她想解释,可偏偏又不知道如何解释。

    就在这时。

    慕卿窨突地转身,头也不回的大步朝病房门口走了去。

    乔伊沫,“……”

    乔伊沫怔忪,心口的位置停了好几拍。

    等她醒过神来时,病房门早已没了慕卿窨的身影。

    一瞬间,乔伊沫只觉整个身体像是被掏空了般,空得她双眼酸胀难忍,温热的液体直往她眼眶里漫涌。

    ……

    病房里安静了五分钟,门口便传来稳重的脚步声。

    乔伊沫水亮的双眸微微收紧,含着某种希冀望向门口。

    当看到男人去而复返的挺拔身形时,乔伊沫喉头狠狠一哽,眼眸里的红越是浓烈。

    慕卿窨盯着乔伊沫,消减了些的清雅面容几不可见的铺着一抹沉。

    走到乔伊沫面前,看清乔伊沫眼底隐压的水泽和紧抿到泛白的唇,眉宇蹙了蹙,淡声,“担心我走了,还是他?”

    乔伊沫嘴角颤抖,声线沙哑非常,“我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会想办法躲开。”

    慕卿窨眼瞳里有道阴鸷升腾了上来,凝视乔伊沫的静默模样,让人心头发毛。

    乔伊沫看着慕卿窨,双手紧张的捏着,他这样不话,她的思绪也被他牵引着,不知道什么好。

    慕卿窨微冷的目光从乔伊沫不知所措轻闪的双瞳,缓缓移下,定在她颤然抿着的唇瓣上。

    莫霄籣吻上她的画面,如某种摆脱不了的魔咒钻进了他的脑海,怒火和妒火瞬间在胸腔熊熊燎烧而起。

    乔伊沫眼睁睁看着慕卿窨凉淡的面容逐渐浮上越来越浓的冷意和阴翳,而他眼底猝然蒙上的那层戾气更是让乔伊沫心惊胆战。

    乔伊沫轻张唇吸气,“慕哥哥,啊……”

    乔伊沫颤栗的嗓音刚出,眼前便一暗,跟着,唇角被一抹尖利,毫不留情的重重咬住。

    乔伊沫心下本就紧张不安,唇上的疼意传来,更添刺激,激得她慌张而又惶恐的惊叫了声。

    慕卿窨擒住乔伊沫试图抵抗的双手,一向温暖的掌心,在这时凉若寒冰。

    冷意顺着乔伊沫手腕的血脉渗进,迅速蔓延到乔伊沫全身。

    乔伊沫呼吸被冻了下,余下的低呼声亦被冻结到嗓子眼里,慌忙的双眼惊惧的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森冷脸庞。

    慕卿窨定定盯着乔伊沫,眼里的眸光如子夜寒星,黑亮却无半点温度,他仿似不遗余力的咬着乔伊沫的唇,从一侧唇角咬到另一侧,又从另一侧反复。

    乔伊沫抽气,敏感的察觉到自己的嘴肿了起来。

    双眼和鼻子同时涌上一股酸涩,乔伊沫喉咙颤动,眨动睫毛望着慕卿窨,也不开口求饶。

    慕卿窨来回咬了数遍,在乔伊沫以为他会继续这么咬下去,直到将她的唇咬得鲜血淋漓不可时,他蓦地撬开她的牙关,舌根强悍不容抗拒的探入,几分粗野的卷住她的。

    乔伊沫登时拧紧了眉,双瞳惊惶的闪烁,不停的吸气。

    “他有没有这样?”慕卿窨嘶哑道。

    乔伊沫看着他冷到极致却反而异常平静的黑眸,全身的寒毛都炸开了,不出话,只能僵硬的摇摇脑袋。

    没有!

    方才莫霄籣突然吻她,她虽不妨让他得逞,但是本能的合紧了牙关,没让他像他这样……

    然而。

    乔伊沫的答案却似并不能让慕卿窨解气。下一秒,舌尖狠狠一痛。

    “啊……”乔伊沫疼得头皮都绷紧了,晶莹的泪花层层从她眼底冒了出来,泪眼朦胧柔弱的看着慕卿窨冷若冰霜的脸。

    两人的唇间都充斥着乔伊沫血的味道。

    慕卿窨深深凝视着乔伊沫,胸腔里萦绕不散、膨胀的怒意让他心口发疼,“你是我的!”

    “……”乔伊沫屏息。

    “谁敢碰你一下,我就让谁死!”慕卿窨牙根微咬,声线阴测骇人。

    乔伊沫浑身血液凝固,脸白得像纸,盯着慕卿窨。

    从前她只知道慕卿窨宠她,事事依着她,像现在这样在她面前露出他狠厉强势的一面更是少之又少。

    可是到这一刻,乔伊沫才恍然明白过来。

    他宠爱她疼惜她,对她千依百顺千般温柔。

    但他同时,是慕家下一任家主,他的背景他那些个个身份不凡的兄弟以及他手下随便拎一个出来都能独当一面的手下,便足以证明,他并非他表面表现出来的温和清雅。

    他对她的随和包容,只能明他爱护她,她不能因此,而忽视他骨子里的东西。

    乔伊沫一度觉得龙吟灵和龙威可怕,慕昰无情狠辣。

    因为慕卿窨对她的呵护和宠溺,下意识的便让乔伊沫将慕卿窨区别与龙吟灵和慕昰,但实际上,从一定程度而言,慕卿窨与龙吟灵和慕昰一样,都是她以前想都没想到过自己会遇见的危险人物。

    她犯了一个错误,也许不叫错误,而是疏漏和忽视。

    慕卿窨到底跟她是有区别的,他危险、深不可测!她不能将他当做普通人看待。

    “乔乔,别背叛我,否则,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会对你做出什么来!”

    慕卿窨扣着乔伊沫的手腕,像是恨不得将她的手拧断般大力。

    乔伊沫惶然游散的意识瞬间被慕卿窨阴鸷的话拉了回来。

    乔伊沫紧喘气,眼底晕着浓重的水汽,好似轻轻眨一眨眼皮,便会有溪从她眼角潺出。

    “你不相信我?”乔伊沫哑哑道。

    慕卿窨闭了闭眼,没有回答乔伊沫,而是紧紧压着她的唇几分缠绵几分暴躁的深入吻她。

    他微粗的呼吸喷洒在乔伊沫脸上,乔伊沫眼角滚热,喉咙里的抽噎抑制不住的从她嘴角溢了出来。

    随着乔伊沫哽咽的声音加大,慕卿窨的呼吸也越粗。

    终于。

    他拽着乔伊沫手腕的力度松了,吻随之温柔下来,“乔乔,我想相信你,证明给我看。”

    “……”

    听到慕卿窨的话,乔伊沫心口冷了冷。

    “你不相信我,不管我怎么证明你都不会相信。”乔伊沫苦涩的看着他。

    慕卿窨不再吻她,把头伏在乔伊沫颈边,高挺的鼻翼轻蹭她柔嫩的颈部肌肤,“你不证明,怎么知道我不会相信?”

    “如果我心里还有另一个男人,我绝不会选择跟你在一起。在我决定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里眼里就只有你。你感觉不到么?”乔伊沫声音很低,但慕卿窨能清晰感觉到她话时,颈部青筋的颤动。

    握着她手腕的大手再次缓缓收紧,慕卿窨道,“你不要跟他话,不要和他见面,这一辈子都不要。”

    乔伊沫双眼通红,眼泪卡在眼角,欲落不落,“你让我和他绝交么?这么做,你就相信我了?”

    “你做得到么?”慕卿窨抬起头,凝向乔伊沫的眸光仿佛能穿透乔伊沫的灵魂,精深锐利。

    乔伊沫盯着他,眼角的泪就这么滑了下来,“我做不到,你是不是就不放他?”

    “嗯,不放了。”慕卿窨。

    乔伊沫的眼泪登时密了,喉咙里不时的发出隐忍的啜泣声,“你根本什么都不明白!”

    她跟莫霄籣的关系根本不是前男女朋友便可概括解释的。

    那七年,莫霄籣是她唯一的支柱,是恋人,同时也是亲人知己。

    也许在大家看来,七年或者二十年,不过是个冰冷的数字,没有概念。

    可那七年,那二十年他为她做过的那些事,疯狂的、傻气的,却是她一天一夜都不完的真实的存在。

    莫霄籣这三个字,在过去的二十年,等同于乔伊沫。

    她心里很清楚,如今占据她心房最重要的那方位置的是慕卿窨,不再是莫霄籣。

    但莫霄籣,也是她心里无法割舍的一部分,因为割舍他,便相当于割舍掉过去的自己!

    当然,这么,并非乔伊沫非要与莫霄籣联系不可。像朋友一样,只要他过得好,便足够了。

    乔伊沫难过的,是慕卿窨的相信是有条件的,也就是,慕卿窨根本就不相信她的真心!

    她可以这辈子都不与莫霄籣联系,但她不能接受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证明自己对他的爱。

    如果非要以这样的方式证明不可,只能明她们之间的感情毫无信任可言,比玻璃还易碎。

    而这样的两个人,要如何携手共度一生?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