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84章 立刻回国!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鬼影大哥,在我决定跟慕哥哥在一起时,我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乔伊沫声音非常平静。

    鬼影吸气,浓黑皱紧,盯着乔伊沫。

    乔伊沫和慕卿窨从认识到在一起,前后不过半年的时间,但经历的事却不少。

    更何况,乔伊沫与慕卿窨认识的契机亦充满了危险色彩。

    鬼影从有意识以来,便知道自己的人生注定与常人不同。

    他的生活是由无数个未知组成的,每天都必须保持随时准备战斗的状态,危险、刺激、前路未知!

    他也许不懂如乔伊沫般按照社会约定俗成的规则,和在一个相对安全安定的环境成长起来的一类人遇事的心态。

    但他却知道,人在面对可能对自己造成生命威胁的人事物时,只要不是活得不耐烦了,都会本能的规避和逃避。

    没道理明知道自己可能发生危险,还一头扎进去!

    忽然之间,鬼影明白了什么。

    鬼影眼眸轻缩,脸上的刚硬缓和了几分,但嗓音还是有些死板,,“你都这么了,我要是坚持不信你,显得我好像在故意找茬一样!”

    忽然翻白眼。

    这人真轴!

    乔伊沫笑了,鬼影会这样,显然是相信她对莫霄籣没有男女之情。

    “虽然你对姓莫的坦荡,但不代表姓莫的对你没有非分之想。”鬼影眯眼,“你放任他出现在你面前,对你大献殷勤,无微不至,难保他不会觉得你对他还有感情,继而继续对你心存幻想!”

    “沫沫哪里有放任?”

    这下不等乔伊沫开口,忽然先一步盯着鬼影无语道,“我这三天过来,每天都听到沫沫让那个姓莫的不要来,是姓莫的听不懂人话非要过来,关沫沫什么事?”

    “那是因为你们女人话就爱拐弯抹角!”鬼影低哼,“你让她试试直截了当让姓莫的滚,看姓莫的还过不过来!”

    忽然,“……”没法沟通了!

    乔伊沫也抽抽嘴角,汗颜的瞟鬼影,“鬼影大哥,我跟阿籣无冤无仇,他又是出于一片好心,你让我直接让他滚,这个……我不出口。”

    “你现在不出口,等到人找上门来指着鼻子骂你是勾引人老公的三,你就哭去吧!”鬼影直接坐到背沿上,放下环在胸前的双臂,垂在身侧,看着乔伊沫。

    勾引人老公的三?

    乔伊沫怔了怔。

    “也是。”忽然呼吸一口,皱眉看乔伊沫,“沫沫,鬼影这话倒是到点上了。莫霄籣莫氏那么大公司不管,家也不回,天天蹲在医院里照顾你,要是让姓莫的那家人知道,以她们毫无下限的作风,不定想什么损招对付你呢!她们姓莫的一家,全都不是好东西!要我,姓莫的你也别搭理了,一丘之貉!”

    忽然想到莫家对乔伊沫的所作所为,心下愤然,语气也冲了起来。

    许是忽然这话到鬼影心坎上了,鬼影翘翘嘴角,用一种“慈父”的目光瞄了眼忽然,颇有点孺子可教的骄傲劲儿。

    乔伊沫看看忽然,又看看鬼影,脸上浮着抹严肃,轻声道,“不三的帽子他们扣不到我头上,就算她们真又想什么诡计害我,我还能跟以前一样,忍气吞声,任由他们欺负么?”

    “哼。”

    鬼影哼了声,斜乔伊沫,“我们知道你只是把姓莫的当朋友,但不清楚的人,知道莫霄籣撇下自己的婆娘不管,衣不解带的在医院伺候你,还真就能把三的帽子戴你头上,而且你还百口莫辩!”

    忽然抿唇,盯着乔伊沫,看样子是赞成鬼影的话。

    乔伊沫笑了下,“不会的,阿籣告诉我,他跟章心桐没有领证,所以不是夫妻。”

    没有领证?

    鬼影瞳眸收了下,省思的眯乔伊沫,难不成前不久他在民政局看到的和一个女的进民政局的莫霄籣是他的双胞胎弟弟啊!

    “没领证?”忽然惊讶。

    能不惊讶么?

    现在估计整个潼市的人都知道莫氏的公子和某市第一豪门的章家唯一千金结婚的事!

    所有人都以为两人是夫妻!

    结果她跟她,他们两没领证?

    妥妥的有愚弄大众之嫌啊!

    乔伊沫点了下头,认真,“虽然他们没领证,不过你和鬼影大哥得对,我应该避避嫌。”

    其实避嫌不是重点,重点是现下莫霄籣对她的态度。

    她是不可能跟他在一起的,所以得尽快想办法再跟他谈谈,表明自己的心意和立场。

    “他骗你的!”

    鬼影讥诮。

    乔伊沫和忽然看向鬼影,眼神迷惑。

    鬼影看着两个女人,“就在你和老大约定领证的当天,我亲眼看到姓莫的和一个女的进的民政局……别跟我,他们进民政局串门或是喝茶?”

    乔伊沫,“……”

    忽然再次惊了惊,目光缓慢转到乔伊沫身上。

    乔伊沫有些恍惚,“他们既然领证了,可阿籣为什么骗我没领证?”

    “还能为什么?老话不是么?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鬼影撇撇嘴。

    乔伊沫,“……”

    忽然,“……”提问,有比520效力更好的强胶么?她想封了他的嘴!

    他这不摆明了莫霄籣想“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么!而且乔伊沫还是“偷不着”的那个!

    ……

    德国。

    某郊区私人豪宅。

    客厅。

    气氛沉凝。

    战廷深、徐长洋、闻青城及翟司默分坐在沙发两侧,长桌火炉上温着酒,但都谁都没喝。

    塍殷站在一张双人沙发后,而坐在他身前沙发里的男人,面容罕见的阴翳沉鹜,不加掩饰的浮于面表。

    男人身着蓝灰色的针织套衫,黑色休闲裤,针织衫的袖子挽高到手肘之上,露出的臂,白皙且肌理分明。

    他上身微往下躬,佩戴着银白色高级腕表的左手,正捏着一叠高清照片。

    随着他的右手一张一张翻抽着照片浏览,从他周身渗出的森冷之气愈厚,在半空中形成一面黑重的乌云,牢牢罩着整个客厅。

    塍殷站在慕卿窨身后,背脊绷得笔直,脸也僵得厉害,大气不敢出。

    比起上次乔姐在封园被黑熊攻击,他大发雷霆还叫人心悸!

    兄弟多年。

    战廷深几分也是头一次在慕卿窨脸上看到如此鲜明的暴戾之气,好似下一秒他便会化身嗜血恶魔,大肆杀戮!

    隔着一张长桌。

    战廷深等人要看到慕卿窨手里的照片不是难事,且慕卿窨也没有刻意的遮掩。

    因此照片的内容战廷深几人也都看到了……

    厚厚的一摞照片,慕卿窨愣是从头到尾,一张不落的看完了。

    啪……

    照片重重甩到长桌上的声音,引得翟司默不禁吸了口冷气。

    默默扫了眼桌上凌乱四散的照片,翟司默吞吞口水,去看徐长洋。

    嗯,一般这种情况,他是不指望战廷深和闻青城他们站出来缓和的,唯一能指望得上的,只有徐长洋了。

    徐长洋拧了下眉,稍稍沉默了几秒,轻抿薄唇,温声道,“卿窨,从照片的内容看,两人并没有出格的举动。而这些照片之所以能到你头上,恐怕是有人别有用心。”

    “是啊是啊。”翟司默附和。

    战廷深和闻青城不作声。

    慕卿窨垂着头,侧颜凛冽冥冷,削薄的唇抿成一根锐利的直线,冻侧骨髓的寒流依旧源源不断的从他四周沁出。

    塍殷冷汗都滴了下来,几分恳请的看了眼徐长洋。

    徐长洋眼角抽动了下,眯眯眼道,“如果你心里有疑虑,不妨你给她打个电话,问问清楚。”

    翟司默:“是啊是啊。”

    战廷深和闻青城,“……”

    “塍殷!”

    终于,慕卿窨冷然开口。

    塍殷一震,“老大。”

    慕卿窨眼瞳略过丝丝黑气,声线沉暗,“计划取消,立刻准备回国!”

    塍殷愣住。

    什么意思?

    战廷深瞳眸微缩,看向慕卿窨,嗓音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卿窨,你想清楚了。”

    闻青城眉宇快速蹙了蹙,薄唇紧合,盯着慕卿窨。

    慕卿窨抬眸,眼眸里除了黑便是冷,看着战廷深四人,“我的理智只能到这里!”

    “……”战廷深朝他身上看了眼,一贯冷酷的嗓音多了抹不易察觉的关心,“你连续四天没有合眼,身上又带着伤……要回去也不急在一时,你先休息一晚,回国的事明日再。”

    此番前来德国,无论是慕昰方面还是慕卿窨方面,都抱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决然。

    因此一到德国便与尼克劳斯家族正式开火。

    慕卿窨身上中了一枪,子弹虽未伤及要害,但出了很多血。

    又在伤口未愈的情况下,传来远在潼市的乔伊沫受伤住院的消息,而连夜赶回潼市。

    在潼市待了不到三时,便又启程马不停蹄的飞来德国。

    到了德国,慕卿窨更是放开了手脚,加快了对付尼克劳斯家族的计划,目的也是为了尽快结束德国的事,赶回潼市。

    这样一来,他便连续四天没有合过眼。

    虽他们已然加紧了计划开展的进度,但德国毕竟是尼克劳斯家族的地盘,且事先尼克劳斯家族就做足了防范应对的措施。

    因此这几日他们虽让尼克劳斯家族损伤不少,可并且动到根本。

    若想彻底将尼克劳斯家族铲除,少则还需半个月,多则几个月,甚至更久!

    慕卿窨心头放着一个乔伊沫,自他从潼市回到德国开始,一贯沉稳泰然的他,眼角眉梢却总是挂着一丝暴戾和郁躁。

    战廷深等人本就担心慕卿窨会等不了解决尼克劳斯家族,便会放弃计划回潼市。

    偏偏就在这个节骨眼,这摞照片出现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