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80章 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鬼影看到,心下冷了半截,不敢耽搁,抱起乔伊沫就朝车的方向走。

    被鬼影这样抱着,乔伊沫后背更疼。

    咬住下唇,乔伊沫死死捏着指尖,颤抖嘶喘的抬眼看,单手捧腹,挣扎着从地上站起,身形颤晃追着过来的莫霄蘭。

    乔伊沫闭了闭眼,在心里无声叹息了声。

    并未再和他什么,一来自己现在实在没什么力气话;二来她自己现目前的状况恐怕比莫霄蘭还要严重!

    而且她知道,鬼影也不会在此时再去追究莫霄蘭。

    鬼影抱着乔伊沫上车,便将她平放到后车座,不再理会莫霄蘭,火速坐上驾驶座,驱车往最近的医院赶。

    看着车子从自己眼前迅疾驶出,眨眼便寻不见踪迹。

    莫霄蘭半躬着上身,保持往前迈的左腿倏地僵滞在原地,他脸色蜡白,盯着那辆车离开的方向的双瞳,红如八月枫叶,晕着浓烈的痛楚、隐忍以及……迷茫!

    为什么?

    她背叛了他们的感情,背叛了他,她对他明明只有虚情假意和令人作呕的伪善!

    可是为什么,她要替自己挡那致命的一下?

    她是太自信,那个男人能及时收手不会真的伤到她,还是觉得她替他挡那一下还能毫发无伤?!

    为了在他面前伪装善良无私,她连自己的性命都豁得出去?!

    “……乔伊沫!”莫霄蘭冷峻面庞上裂开一道扭曲的痕迹,赤红将他的双眼覆盖,森寒的声线里刻着从骨子里带出的狠和恨,“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相信你,继续当回以前那个被你随意愚弄的傻子么?别做梦了!我过,我莫霄蘭此生活着的唯一目的,便是要你永不得幸福!”

    ……

    三个时后,医院,病房。

    忽然瞠大眼盯着躺在病床上,胸以下胯骨以上的部位缠成木乃伊的乔伊沫,“你摔跤把背骨摔断一根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鬼影,“……”

    乔伊沫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动,因为稍微动一下就疼得要命,看到忽然脸上“你当我制杖”的无语表情,悻然抽了下嘴角,“老天爷就爱开这种玩笑,呵,呵~~”

    忽然翻白眼,抿唇,严肃斜睨站在一边一声不吭的鬼影,“你不是沫沫的贴身保镖么?她现在摔成这样你得负主要责任!每个月给你发工资让你吃干饭的啊?要你这个保镖有什么用你自己!”

    乔伊沫,“……”哇喔!

    我然姐是翻身做主的节奏啊?这话的口气,这气势,社会社会啊!

    鬼影皱眉,阴测测瞥忽然,大约是理亏,倒也忍着没什么。

    但被冷不丁瞥一眼的忽然心境就不一样了。

    飙涨的气势登时呈直线下滑,嗖的跌到了谷底,讪讪抽了抽眼角,默默的把视线转开了,清亮的嗓门也一下变得声气的,“那什么,你,你把我叫来就对了。沫沫无缘无故受了这么重的伤,你一个大男人照顾的确有很多不便。所以沫沫受伤这段时间,我一有时间就会,会到医院照顾她。”

    忽然一秒变“受气媳妇”,也是让乔伊沫看得一愣一愣的!

    看这情况,她跟鬼影的“江湖地位”要想来个彻底反转,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鬼影斜觑忽然,鹰眸落到她闷闷瘪着的嘴角时,微微闪过一抹光,眯了眯眼,鬼影看着乔伊沫道,”你现在的情况不宜移动,得在医院住养几日,再回封园调养。所以封园那边还要你通知一声……至于老大……“

    “别告诉他!”乔伊沫道。

    鬼影皱眉,盯着乔伊沫。

    “他要做的事不能分心,如果让他知道我受伤了,他肯定就不能专心处理手里的事。”乔伊沫眉心轻拧,“不定还会因为担心我,而让自己身陷危险。”

    鬼影神情肃然,眼眸里携着一抹思考。

    鬼影有鬼影遵循的处事原则,便是对慕卿窨忠心不二。

    这次乔伊沫受伤,虽不是他刻意而为,但到底也是自己的手把乔伊沫打伤的,而且还伤得那么严重。

    因此,鬼影自觉有推脱不了的责任。

    在将乔伊沫送来医院的路上,鬼影便想好,要跟慕卿窨坦白明一切,并且已经做好了面对慕卿窨盛怒之下的责罚的准备!

    但是……

    鬼影嘴角抿出一根横线,看了眼乔伊沫。

    他不得不承认乔伊沫所担心的。

    慕卿窨前脚刚去德国,后脚乔伊沫就出事。

    现下德国那边的情况因为慕卿窨前往德国而发展到白热化阶段,慕卿窨此刻绝不能分心!

    否则,这段时间以来筹谋的一切都将付诸东流,功亏一篑!

    更何况,如若慕卿窨知晓乔伊沫受伤,不顾一切第一时间赶回潼市陪伴乔伊沫,慕昰势必很快便会收到消息。

    慕昰有多重视此次的行动,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要是慕卿窨因为一个乔伊沫而放弃行动,放弃替他铲除尼克劳斯家族这个祸端,慕昰必定大发雷霆。

    届时,慕卿窨会招受慕昰的怒火倒是其次,总归慕卿窨是他唯一的儿子,他再恨再怒,不至于杀了慕卿窨。

    但是乔伊沫就不一样了!

    因为乔伊沫而让计划无疾而终,甚至让慕昰损失掺重,那么迎接乔伊沫的,便只有死路一条!

    “……鬼影大哥,鬼影大哥。”

    乔伊沫和忽然等了半响,都没等到鬼影开口,诧异的看了眼彼此,道。

    鬼影深垂的睫毛在听到乔伊沫的声音后,微微动了下,轻掀了掀眼皮,盯着乔伊沫低沉道,“我答应你,暂时不告诉老大!”

    乔伊沫眼瞳禁不住一亮,绷着的心弦松了松,“……谢谢。”

    要知道,要想鬼影松口对慕卿窨隐瞒,简直比登天还难!

    就算有时他嘴上答应乔伊沫,他什么都不会跟慕卿窨,可实际上,他次次都是了的。

    而这次,乔伊沫看得出来,鬼影暂时不告诉慕卿窨,便真的不会告诉他!

    ……

    邺景别墅。

    莫霄蘭带着一身的血回到别墅,可把在家里喝下午茶的柴娉孜和章心桐吓了个半死。

    章心桐是真的喜欢莫霄蘭,所以看到莫霄蘭鼻青脸肿,周身是血的模样,心疼的当场就红了眼睛,尖叫着让佣人打电话叫家庭医生。

    “霄蘭,霄蘭,你这是怎么了?是谁打你了,还是你跟谁打架了?”柴娉孜跟掉了块肉似的,满脸心疼,双手颤抖,都不敢落到莫霄蘭身上。

    “霄蘭,怎么会这样?”章心桐哽咽,盯着莫霄蘭嘴角残余的血渍的双眼印着愤恨,捏紧双手,咬牙道,“告诉我,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莫霄蘭却浑不在意,越过柴娉孜和章心桐,一屁股坐到了沙发里,头往后靠到沙发背沿,闭上那双寒深如冰的眼潭,声线冰冷无温,“男人间打个架,有什么好大惊怪的!”

    “那也不能把你打成这样啊!你看看,你脸上、衣服上的这些血……霄蘭,儿子,你身上还有没有其他伤?”柴娉孜紧忙跟过去,坐到莫霄蘭身边,双手在莫霄蘭身上上下抚。

    莫霄蘭面色冷漠,闭着眼推开柴娉孜落在他身上的手,“死不了。”

    柴娉孜一震,一双眼霎时红了个透,“你,你这孩子的什么话?”

    完,柴娉孜又急急忙忙起身,边去冰箱拿冰块边沙哑的叫佣人打水来。

    “霄蘭……”

    章心桐皱紧眉,站在莫霄蘭面前,望着他颓然冰冷的脸,“你告诉我,到底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莫霄蘭闭着双眼,双唇锋利的抿直,眉宇缓缓拧了拧,并不话。

    章心桐捏了捏指尖,转身坐到他身边,盯着他脸上青紫的淤痕,狠狠绷紧了下巴,“他竟然敢对你下这么重的手,我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莫霄蘭冷嗤,睁开眼睛,眸光阴凉觑章心桐,“并非我看不起你们章家,而是在潼市,你们章家还真没那个能耐,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这个“他”,貌似指的是鬼影,但实际是不是,恐怕只有莫霄蘭自己知道。

    章心桐怔楞,等她意会到莫霄蘭这话的意思时,莫霄蘭已经从沙发里起身,朝二楼走了去。

    章心桐眯眼,讶然盯着莫霄蘭高大的背脊。

    连他们章家都没能耐对付的人……谁?

    “霄蘭,你的伤……”

    柴娉孜拿着冰块过来,就见莫霄蘭上楼了,登时脚步一转,急急忙忙的上了楼。

    章心桐吸气,暂时敛下心神,也起身上了楼。

    ……

    深夜,万物仿佛都陷入了沉睡,偌大的房间,被夜幕吞噬,寂静无边。

    有细到若无的声音簌簌从窗台的方向传来,有些阴诡。

    穿着黑色睡袍,斜倚在床头的修长身影,在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不变的情况下,忽地伸出一只手来,拿过了床头柜上的香烟和打火机。

    跟着,房间里响起从香烟盒里抽出香烟的轻微声响和打火机蓦然窜起火苗的声音。

    许是这两道声音掩盖了窗台那边的声响,那道诡异的簌簌声消失了。

    男人夹着烟叼到唇边,垂着黑睫默不做声的嘬吸,烟雾从他唇间和鼻息一圈一圈的缭缠而上,在他昏暗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青灰色。

    与此同时,他冷抿着的薄唇,缓慢的勾了一角,”我就知道你还会出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