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76章 我唯一的企图就是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帝皇大酒店一楼咖啡馆。

    乔伊沫和莫霄籣坐在临窗的位置,窗外有稀疏的阳光洒进,在两人身上都烙下了点点星星的光晕。

    乔伊沫双手轻捧着一杯温牛奶,绵密浓黑的睫毛乖巧的低垂,脸上的肌肤在阳光照耀下更显细腻娇嫩,满满的胶原蛋白。

    莫霄籣慵懒的将半个身子斜倚在沙发一边,一根修长的手指横在下巴处,半眯着眸子一瞬不瞬的凝视乔伊沫。

    离上次两人面前,转眼又是一个多月。

    她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记忆里纯真恬美的模样,光是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都能让人想到“美好”二字!

    美好?

    莫霄籣菲薄的嘴角讥诮勾扯了下。

    “阿籣。”

    乔伊沫抬眸时,正好看到莫霄籣唇边的弧,清澈的眼瞳染过疑惑,略带审视的看着他。

    莫霄籣只是将嘴角的弧度加深,眼眸灼深盯着乔伊沫,“我知道你要跟我什么。”

    乔伊沫,“……”莫霄籣这句话成功将乔伊沫的注意力转移。

    乔伊沫轻眨眼,讶异望着他,声道,“你知道?”

    莫霄籣放下手指,在沙发里坐直了些,一条长腿也随即驾起,面对乔伊沫的那张脸仿佛又铎上了一层光辉,英俊耀目,“你想,发生过的事无法改变,你需要时间平复,没有办法立刻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跟我重新在一起。”

    乔伊沫呆住。

    她想的,完全不是这个好么?

    莫霄籣无视乔伊沫的呆滞和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瞳眸沉缩,“这个我想到了。所以沫沫,我不会逼你,我等你。”

    “……阿籣,你,你误会了。”乔伊沫嘴角轻抽,“其实我想的是……”

    “沫沫,我们好了,要永远在一起,一辈子都不分开。”莫霄籣深沉盯着乔伊沫,语调低幽打断乔伊沫。

    乔伊沫心尖微震,瞳孔亦缓缓缩了寸,看着莫霄籣坚毅的轮廓。

    “沫沫,我没有忘,你忘了么?”

    这句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质问,飘进乔伊沫耳朵里,竟让她一颗心止不住的抽缩。

    乔伊沫捧紧手里的牛奶杯,望着莫霄籣的双瞳纠结却也悲伤,“阿籣,我们从就认识,彼此了解彼此,即使不能成为最亲密的两个人,但在彼此心里也不是谁都能轻易超越取代的那个人。”

    她和莫霄籣的那些回忆。

    莫霄籣曾为她做过的那些青春疯狂之事。

    通通如钉子般钉在乔伊沫的心里。

    因此不管之前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莫霄籣在乔伊沫心里,始终占据着一个特殊的位置。

    只是,这个位置,由原来的恋人,变成了挚友、亲人!

    不是谁都能轻易超越取代的人?

    呵……乔伊沫,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虚伪?

    莫霄籣眯了下眼睛,低头看桌上的黑咖,“沫沫,我只想成为那个对你而言独一无二,无可取代的人!我想娶你,想每天醒来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你,想你为我生儿育女,想……跟你白头到老。”

    “……”乔伊沫眼角微酸,望着莫霄籣有好几秒不出话。

    曾几何时,她想的又何尝不是这样?

    “沫沫,我依然爱你,超过爱我自己!”莫霄籣抬起头,眼瞳里顷刻迸射而出的深情如火山爆发涌向乔伊沫。

    乔伊沫喉咙哽顿,放在牛奶杯上的双手蓦地蜷缩。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你乔伊沫是我莫霄籣的全部,也是我莫霄籣的唯一!你知道我对这个世界毫无企图,我唯一的企图就是你!”

    莫霄籣瞳孔深红,脸上的线条因为紧绷而显得格外冷硬,“如果这辈子我得不到你,还不如死了!”

    乔伊沫,“……”心头似是猛地被揉进了一把碎冰,冻得她肩头微微颤缩了起来。

    看着脸色苍白,僵硬无比坐在那里的乔伊沫。

    莫霄籣一颗心在痛快和撕裂中跳转,他沉然提口气,冲着乔伊沫狂狷的笑,“沫沫,之前是我误会你,没有相信你,我该死!你想如何报复我惩罚我,我都没有意见,但是沫沫,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开你的手!”

    “……阿籣。”

    乔伊沫是知道莫霄籣的执拗和偏执有多可怕,一旦他认准的事,若不能从根本扭转他的认知,他必定会一头栽下去,哪怕到最后发现,他是错的也在所不惜!

    乔伊沫深呼吸,“阿籣,你已经结婚了,而我也有了我想要珍惜的人,我们……”

    “结婚?”

    乔伊沫那句“我也有了我想要珍惜的人”,让莫霄籣的脸有片刻的崩裂和狰狞,旋即他强迫自己忽略,眸光猩热盯着乔伊沫,磨咬着牙根道,“谁我结婚了?”

    乔伊沫,“……”

    “沫沫,我是想过结婚报复你,因为当时我被蒙蔽,以为你真的背叛了我。”

    莫霄籣后背一下靠到沙发背上,嘴角邪扬,眸光如钩定定盯着乔伊沫,“但是我心里想娶的人一直都是你,即便在那种情况下,这个想法也没有变!所以我怎么可能让其他女人取代你成为我的妻子!?沫沫,我跟章心桐,从始至终都不是夫妻,我既没有碰过她,也没有跟她领证!”

    什么?!

    乔伊沫震惊看着莫霄籣。

    ……

    与莫霄籣那番谈话后,乔伊沫实在不知该如何面对莫霄籣,因此中午也没陪乔岸吃饭,便驱车回了封园。

    回到封园,乔伊沫径直上楼去了主卧,本打算去衣帽间换件舒服的衣服。

    可一进主卧,就看到了站在窗口前,“虎视眈眈”盯着她的鬼影。

    乔伊沫脸一颤,双瞳睁得大大的,没来由的心虚。

    “哼!”

    鬼影重重一哼。

    乔伊沫,“……”

    “老大前脚刚离开封园,某些人后脚便迫不及待的出去跟旧情人约会,人与人之间啦,还真是不能有一点信任!”

    鬼影恨恨的盯着乔伊沫,那样子,就好像乔伊沫已经背着慕卿窨出轨了!

    乔伊沫一脸窘红,抿抿唇,慢慢走到沙发,将肩上的包取下放到沙发,拿眼角斜看鬼影,“鬼影大哥,你明知道我这次出去,是去见我爸。在去之前,我并不知道阿籣也会出现。”

    “阿籣阿籣,叫得倒是亲热,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是旧相好?”鬼影眯眼,危险的看着乔伊沫,发挥他直男的想象力,冷嘲热讽。

    嗯,虽然鬼影喜欢乔伊沫,但他更喜欢慕卿窨。

    两者一比较,鬼影妥妥的站慕卿窨没商量!

    尤其是,慕卿窨为了能跟她顺理成章、毫无阻碍的在一起,这会儿正在德国……

    想到慕卿窨的状况,鬼影更是紧咬了牙关,恶狠狠的瞪着乔伊沫。

    乔伊沫脸忽红忽青,“鬼影大哥,我叫你一声大哥是因为真心拿你当朋友当哥哥,但不代表你能毫无根据毫无道理的指责我讽刺我!我跟阿籣以前的确在一起过。但那是在慕哥哥之前,你们不是不知道!今天出去见我爸,我也是真的不知道会碰到阿籣,绝不是你的我背着慕哥哥幽会他!还有,我叫莫霄籣阿籣,是在二十年前就开始这么叫了,不是现在才开始叫!”

    “既然你不知道会碰到姓莫的,之后你们在酒店咖啡馆坐了一时四十二分零二十三秒你要怎么解释?”鬼影简直就是油盐不进。

    一时四十二分零二十三秒?

    乔伊沫脖子都红粗了一圈,他竟然计算得这么精准!

    “这些都是要报告老大的,当然要记得清楚些!”

    仿佛猜到乔伊沫在想什么,鬼影一扬眉,颇有点傲娇的哼道。

    一听他要告诉慕卿窨!

    乔伊沫又急又无语,面对鬼影这么个一根筋的大老粗,竟然也有口笨舌拙不知怎么回应的时候!

    “乔姐,老大为了你,什么都豁得出去,希望你不要辜负了老大的一片真心!”

    鬼影深深看着乔伊沫,眼眸里含着严正警告,完,不等乔伊沫再什么,离开了主卧。

    乔伊沫呆呆站在恢复静谧的卧室里,脑袋里像是有千丝万缕的丝线缠到了一起,凌乱不已。

    明明她问心无愧。

    怎么到最后,自己就被这么稀里糊涂的定了罪呢?

    乔伊沫头疼的抓了抓头发,果然跟直男理论是最不明智的选择!

    乔伊沫坐进沙发里。

    正想着要不要给忽然打个电话,“曲线救国”跟鬼影解释解释,毕竟若是鬼影真的把她和莫霄籣见面的事告诉慕卿窨,不是添乱么!

    只是没等乔伊沫做出决定,手机铃声从包里传了出来。

    乔伊沫微愣,视线落到被她放在沙发角落的包上,停顿了几秒,她移坐过去,拉开拉链,从里摸出手机。

    接电话前,乔伊沫习惯性的看了眼手机屏幕,是一串没有备注的手机号码。

    乔伊沫犹豫了一两秒,把手机放到耳边,接听。

    “……是,伊沫么?”

    一道带了丝怯弱的中年女声从话筒里传出。

    乔伊沫皱眉,“我是,您是?”

    “……你现在方便么?”那女人没有直接回答乔伊沫的问题,声线犹疑不定道,“我,我是你身边没,没别的人吧?”

    乔伊沫有些奇怪的含了口下唇,眯眼,“没有。您有话直。”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