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62章 意想不到的惊喜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大家伙都在传,有人看到郭教授离开之后,龙管家曾去过她的房间……”

    想到龙吟灵那张脸,佣人微微打了个寒噤,瞄了眼乔伊沫,快速点点头,转身便又快步朝门口走了出去。

    乔伊沫拽成拳头的双手颤栗般的轻抖,望着佣人离开的背影。

    龙吟灵曾去过那女孩儿的房间……什么意思?

    难道是……

    乔伊沫猛地倒抽口冷气,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被狠狠冻住了!

    ……

    慕宅。

    到了夜晚的慕宅,更显得诡谲阴森,像极了恐怖电影里阴气森森的闹鬼大宅。

    堂屋客厅,身着中山装的慕昰泰然坐在主位沙发,那名名唤“十七”的年轻女人似乎备受他宠爱,温顺如同猫咪倚坐在他脚边的地毯上,软若无骨的双手轻轻放在他大腿上,力道适中的揉捏。

    龙威没有守在大门口,而是垂首恭顺的站在慕昰身后。

    慕昰慵懒眯着双眼,浅浅盯着脚边的十七,声线透着放松的低哑,“龙威,我是真的老了吧。”

    “年龄只是一个数字,老爷无需过分在意。”龙威道。

    慕昰挑动眉峰,长提口气,“若不是老了,怎会始终没有动静?”

    慕昰这话时,目光陡然凝向十七平坦的肚子。

    十七肚腹痉挛似的抽搐了几下,脸颊登时白了好几层,替慕昰捏腿的双手不自觉加重了几分力。

    “啧。”

    慕昰蹙眉,腿一抬。

    随着十七一声惨叫,人已经被慕昰踹到了一边。

    十七脸白如宣纸,连滚带爬慌张跪伏到慕昰脚边,整个人剧烈发着抖。

    慕昰闭上眼睛,仰靠在沙发背上,神情间满是阴鸷不耐,“没用的东西!”

    慕昰话落。

    龙威立刻大步走到十七面前,一把抓起她的胳膊,提死物般提起十七,疾步朝大门口拽去。

    咚——

    “啊……”

    重物落地和女人比先前更惨烈的叫声同时从门外飘来。

    慕昰眉心弄紧,双唇抿成一条充斥着杀气的凌冽直线。

    将十七扔出去后,龙威迅速走回慕昰身后站定,埋头,“我明日便吩咐下去,重新给老爷物色。”

    慕昰没什么,算是默认了。

    慕昰与龙威的相处,向来都是你问我答型的。

    若是慕昰不话,龙威是不会擅自开口的。

    但这次,龙威破天荒道,“老爷,您的身体比十七八岁的伙子还要精壮。之前您也让医生给您做了全面的检查,您完全没有问题。”

    龙威话,慕昰半响没开口。

    末了,低叹道,“从阿窨年幼时我每年便会检查身体,换了无数个医生,结果都是没有问题!而挑选进慕宅的女人个个事先也经过严密的身体检查,同样没有问题。可这么多年过去,那么多女人,竟是一个都没能怀上。龙威啊,你这是怎么回事?”

    龙威把头垂得更低,顿了一会儿,慢慢道,“兴许是老爷您太过迫切,反倒适得其反。不如您放松心情,顺其自然,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呵。”慕昰笑了下,不知是龙威这话到他心坎还是什么。

    龙威眉骨微耸高了分,“有件事想跟老爷求个恩准。”

    慕昰没睁眼,嗓音慢迢迢的,“你跟我之间,何须用到这个求字这么严重。吧。”

    “能否在慕宅给灵灵重新安排个职位?”龙威道。

    “……”

    慕昰闻言,有一会儿没出声。

    睁开眼,慕昰仰着头,眸光犀利盯着龙威,“吟灵在封园做得好好的,怎么突然想回来了?”

    龙威低眉顺眼,一五一十道,“不瞒老爷,灵灵做了不当的事,触及少爷的底线,惹怒少爷,被少爷逐出了封园。”

    慕昰眼廓蓦地敛缩,“有这样的事?”

    龙威侧脸绷着,像是紧张,“老爷息怒……”

    没等龙威完,慕昰抬了抬手,阻止他下去,道,“看,吟灵究竟做了什么,惹得阿窨那样随和的性子都动了怒。”

    慕昰嘴上慕卿窨“随和”,但心下可不这么想。

    他的这个儿子,呵,是罕见的能忍,沉得住气!

    此次却对龙吟灵大动肝火,他倒是很好奇其中的原因。

    “……乔姐,老爷还记得么?”龙威斟酌。

    慕昰似是而非的笑了笑,“龙威,你莫不是真当我老得连见了两次的人都记不住的程度了吧?”

    “属下没有这个意思。”龙威着,不再犹豫,道,“您也知道,乔姐在跟少爷前曾有过一些特别的经历。灵灵对少爷忠心耿耿,天地可鉴,因此对乔姐的过去十分介怀,认为乔姐配不上少爷。”

    “最初灵灵只以为少爷跟乔姐的关系只是一时的,灵灵不想惹少爷不悦,便没有将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可是现在少爷却突然宣布要与乔姐结婚,而且仓促的明日就要去民政局领证……”

    慕昰保持着头仰靠在沙发背沿的姿势,深谙的双瞳在听到龙威慕卿窨打算明日便与乔伊沫领证结婚时,蓦然阴陷下去。

    但他并未打断龙威的话,嘴唇紧绷成一条线条。

    龙威不动声色看了眼慕昰,随即将龙吟灵在封园对乔伊沫所做的事,没有任何隐瞒的陈述而出。

    龙威话毕,漂浮在客厅上空的气流阴鸷冷凝。

    慕昰一张脸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就在此时。

    有声音从堂屋门口洒来。

    “老爷,少爷来了。”

    慕昰沉寒搭着的眼皮猛地一抬,冷哼,“来得正好!”

    ……

    得到准允,慕卿窨一手握着暗蓝色拐杖,抬腿迈进门槛。

    朝客厅走时,龙威也从客厅出来。

    两人身形交汇时,龙威稍稍停顿,没抬头,冲慕卿窨深深俯身。

    慕卿窨余光斜觑了眼龙威,脚步不停。

    慕卿窨从他身边走过后,龙威方才抻直背骨,走出堂屋。

    ……

    客厅,慕卿窨长身站立在慕昰左前侧靠近左侧长沙发的位置,眉目清远幽静。

    慕昰掀眸睨了眼慕卿窨,面容同样一派祥和,“坐下。”

    慕卿窨后退一步,坐到沙发里。

    慕昰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上半身朝沙发右侧的扶手靠了靠,双眼看不出情绪的望着慕卿窨,“这一天在忙什么?”

    “集团的事。”慕卿窨道。

    “哦。”慕昰笑应,“又是集团的事。”

    慕卿窨动动眉毛,谦逊看向慕昰,“星都交易失败的事……”

    “好了好了。”慕昰摆摆手,“一次交易而已,失败就失败了,大不了下次再来,不提了不提了。”

    慕卿窨面色不显山水,尽管他对慕昰现在的态度很诧异。

    他特意叫他过来,目的便是询问交易失败的缘由。

    如今他人到了,他却不提。

    慕卿窨黑睫向下微掩。

    “算算时间,你今年快满三十了。”慕昰又坐直了身子,双手往大腿上一拍,慈眉善目的看着慕卿窨,“时间过得真是快啊。”

    “嗯。”

    慕昰感慨万分的话,换来的也只是慕卿窨的一个不咸不淡的“嗯”字。

    慕昰眉梢挑动,盯着慕卿窨,“你都三十了,你我父子却没有真正的坐在一起,推心置腹交流过一次。”

    “没有么?”慕卿窨淡淡的。

    慕昰眯眼,笑,“择日不如撞日,今晚你就留在慕宅过夜,陪父亲彻夜长谈一番,把以前缺的都补回来!”

    “今晚怕是不行。”

    对于慕昰突然提出的要求,慕卿窨也是沉沉稳稳的,磁性低沉的嗓音不疾不徐,“今日在星都与非洲商人谈判的过程几次发生冲突,到最后交易内容都没能达成共识,那非洲商人是黑着脸离开的。”

    “他们一行人千里迢迢从非洲到潼市,费时费力却没能达到目的,心下想必十分不满怨恨。我想他们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今晚不定便会有所行动,恶意报复。”

    交易不成也就罢了,还树了敌!

    慕昰面色克制不住的有些难看。

    慕卿窨仿若没看到,声线清淡冷静,“那些人都是些手段非凡之人,我担心他们会做出过激之事,在潼市引起轩然大波,给慕氏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是以打算亲自盯着他们,直到确定他们离开潼市为止!”

    慕昰眼瞳里的光线明明灭灭,许久,却言,“潼市毕竟不是他们的地盘,我想他们也不敢肆无忌惮乱来!你就别去了,让你的手下盯着便是!”

    慕卿窨眸光轻沉。

    按照以往的经历。

    凡事与“公事”搭边,一旦出现任何差错或是与他预想相悖,慕昰势必不会轻易略过不论。

    而今天,慕昰不仅不追究交易失败,并给慕家拉了仇恨,他亲自盯着也被他驳回,不可谓不反常!

    ……

    深夜三点过,乔伊沫一身冷汗从噩梦中惊醒。

    因为等某人,主卧的灯没有关。

    乔伊沫一睁开眼,刺目的光如刺般缕缕扎进她的眼球,她大口喘息着从床上坐起,低着头,双目尤带着梦中的惊惶,怔怔盯着一个点。

    足足有三四分钟的时间,乔伊沫都保持着这个姿势没变。

    时钟走动的嗒嗒声在寂静的房间里格外明显。

    乔伊沫猛地闭了闭眼,摇头,试图甩掉脑海里有关于噩梦的记忆。

    又过了几十秒,乔伊沫咽动干涩的喉咙,抬起眼睛去看墙上的时钟。

    看到时钟上显示的时间,乔伊沫布满虚汗苍白眉头蹙了起来。

    三点四十。

    她隐约记得她睡着前看过时间,那时已经是两点多快三点。

    她本以为她这一睡睡了很久,没想到还不到一个时。

    想着。

    乔伊沫眼角滑过身边空空如也的床位,蹙着的眉头顿时打了个死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