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61章 带伤领证会不会太悲壮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结婚?

    龙威合紧双唇,盯着龙吟灵,“你少爷要跟那个女人结婚?”

    “我倒希望是假的!”龙吟灵低吼,胸脯起伏剧烈,“阿窨他现在根本就是被那个女人迷得神魂颠倒、神志不清了。不然他怎么可能生出跟她结婚的荒谬念头!”

    龙威看着龙吟灵激烈抽搐的脸,污浊混沌的双眼眨过一抹阴霾,声线亦低冷了分,“灵灵,少爷是主,我们是仆,主仆有别!主子做出的任何决定,除非主子询问我们的意见,否则我们无权过问,也没资格有异议。你此次对那个女人动手,的确是越矩了!”

    “我管不了那么多!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将一个注定成为他人生中的污点的女人娶进门?”龙吟灵狰狞道。

    龙威默,脸部轮廓却越显阴鸷。

    龙吟灵脖子抽筋般微微抽动,呼吸促急,眼球血红暴突,盯着龙威,“爸,你不用几次三番提醒我,阿窨是主我是仆,因为我从来没奢望过自己能与阿窨有什么。从始至终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一生守着他,保护他,在我想见他时,能看他一眼就足以!”

    “即是如此,少爷娶谁又有何关系?”龙威沉声道,望着龙吟灵的双眸视线锐利得仿佛能刺透人的灵魂。

    “……”龙吟灵眼波颤动,脖子又往另一边转了转,她看着龙威,慢慢的,把睫毛垂了下来,声音轻且阴狠,“当然有关系!他那么完美高大,在我心里,能配得上他的也应当是如同他一般的完美女人。可乔伊沫呢?她就是个庸俗市侩的市井民,她就该活在肮脏的最底层,她就不应该在阿窨身上报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对阿窨纠缠不休,妄图攀附上阿窨,从此从污泥般的底层跻身金碧辉煌的上层,过上人上人的富态生活!所以她就是死,也是她自找的!”

    听罢。

    龙吟灵眼廓轻缩,凝视龙吟灵半响,道,“你还是想杀了她?”

    “呵。”龙吟灵阴测冷笑,从她眼角溢出的微光如毒蛇怨毒。

    龙威见状,突地从龙吟灵面前站起,拎起医药箱走到不远的墙柜,放上去,手却没有急着松开医药箱,眼角向后斜视龙吟灵,“灵灵,你可知道在你眼里乔伊沫的形象,便是你我在老爷和少爷心中的样子!”

    龙吟灵一震,抬眼盯向龙威。

    龙威没有回身,双眼缩紧,声线像是从某个深渊传来,“你乔伊沫是卑劣下贱的低等人,于老爷和少爷而言,我们又何尝不是?”

    “爸!”

    龙吟灵皱紧眉,不能苟同的看着龙威,“乔伊沫跟我们怎么能相提并论?而且,老爷不止一次过,您对他而言,不单单只是保镖和管家,您还是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朋友兄弟!老爷从来没有把我们当下人看待!倒是您一再强调,主仆有别!”

    龙威收回视线,垂眼不再话。

    龙吟灵抿紧唇,见龙威不话,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如龙威般,低下眼皮。

    父女两面色都刻着阴沉,好似都在沉吟着什么,只是是否是同一件事,就不得而知了!

    ……

    封园。

    到用晚餐时,乔伊沫因失血过多有些苍白的脸已经恢复了些红润。

    慕卿窨本欲让佣人将晚膳送到卧室,但乔伊沫坚持下楼去餐厅吃。

    慕卿窨除了纵容还能如何?

    于是两人到餐厅吃了晚餐。

    晚餐后,乔伊沫想去散散步,慕卿窨没有反对的理由,便陪她去花园溜达消食。

    “唉。”

    散着散着,乔伊沫却突然叹起了气。

    慕卿窨垂眸睨她,“怎么?”

    “……”乔伊沫一只手挎着慕卿窨的胳膊肘,原本兴致盎然的脸瞬间暗淡,没精打采,“郁闷!”

    慕卿窨扫了眼花园四周,抿了口薄唇,“不喜欢花园的布局和景色?你喜欢什么,我让人去请设计师重新设计,再请……”

    “慕哥哥。”

    没等慕卿窨完,乔伊沫携了点好笑的嗓音飘来。

    慕卿窨停顿,盯着她。

    乔伊沫无奈看着他,“你这花园的景色要是都不好,那就再也找不到让我觉得好的花园。”

    慕卿窨安静的望着她,示意她继续。

    乔伊沫沉提口气,抑郁的低头看了眼自己受伤的胳膊,嗓门闷闷的,“明天就是我们领证的日子,可是我这样,要怎么领证?到时候是要拍结婚照的,若是把我胳膊上的纱布都照进去了,多难看啊!”

    乔伊沫胳膊上的伤仅在肩膀下一寸,拍证件照是有可能拍进去的!

    明白过来乔伊沫郁闷的原因,慕卿窨牵着她的手停下,非常认真的看着她,“我是不会同意延后领证的!”

    乔伊沫,“……”瞬间不知道自己该哭该笑!

    慕卿窨俯低头,在她白洁的额头亲了下,摊开大掌揉揉她的脑袋,柔声,“今晚风大,对你的伤不好,回去吧。等你伤好了,我再陪你好好散,嗯?”

    乔伊沫点头,由着他轻拥着往回走,“那拍照怎么办?带伤领证会不会太悲壮了?哈……万一工作人员看到我的伤以为是你逼婚我呢?哈哈……”

    慕卿窨薄唇轻抿着,低头看着乔伊沫笑嘻嘻的样儿,长眉禁不住上扬。

    嗯,他之前倒是没发现,她这么爱笑!(那是因为跟你在一起啊!)

    ……

    “你要出去?”

    刚回到主卧,乔伊沫就听慕卿窨要出去一趟,秀气的眉毛拧了起来。

    慕卿窨颔首,深深盯了眼乔伊沫,迈动长腿朝衣帽间走去。

    乔伊沫看着他挺括的背脊,忍不住步跟上,“现在九点多,你出去什么时候回来,我等你。”

    听到身后跟来的脚步声,慕卿窨缓了步子,等到乔伊沫追上他,探手牵起她一只手,两人一同走进了衣帽间。

    “不用等我。”慕卿窨。

    乔伊沫望着他,声道,“明天要去领证的。”

    她想今晚能不能不出去了?

    可话到嘴边,又换成了这句!

    她担心他急着出去是有什么十万火急的大事,非出去不可。自己若是这样了,会让他觉得自己不懂事~

    慕卿窨拿起她的手,吻住她的手背,黑眸深沉盯着乔伊沫,“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会错过明天的领证!谁知道错过明天,你还会不会给我机会?所以乔乔,我比你更加重视紧张!”

    “你什么还有一口气在?今晚你要去做什么?很危险是不是?”乔伊沫脸登时就白了,惊惶的看着慕卿窨。

    慕卿窨一把抱住乔伊沫控制不住微微发起抖来的身子,闭上黑眸,在她耳边撩起嘴角道,“吓成这样?呵,我打个比喻而已。是父亲让我去慕宅有事相商,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乔伊沫僵了僵,紧绷的心弦缓缓放松下来。

    只是听到是慕昰找他,乔伊沫拧着的眉头反倒拧得更深了些,深呼吸了两口,不满道,“他为什么晚上找你?”

    慕卿窨轻抚乔伊沫柔顺的长发,嘴角深深挽着,很享受乔伊沫对他的关心和在意,“父亲让我今日之内过去,并未指定非要晚上。只是白天我放心不下你,是以才拖到了此时。”

    原来是这样。

    乔伊沫撅了撅嘴,没再什么。

    ……

    乔伊沫坐在主卧大床上,听到别墅外传来汽车驶远的引擎声,便知道是慕卿窨离开了。

    因着下午睡了几个时,这会儿也就九点多的样子,乔伊沫没有睡意。

    更何况她有心等慕卿窨的门,便起身走出主卧,预备去书房看会儿书。

    刚朝书房走了一半,乔伊沫忽然想到自己上午救的那个女佣,长睫闪了闪,往书房迈去的脚尖一转,朝楼梯口走了去。

    走下楼,一名佣人正好从门口进来,先是愣了秒,旋即紧忙对乔伊沫弯了弯身,“乔姐,您是有什么需要么?”

    乔伊沫不知道封园的佣人住在何处,便道,“你知道上午被黑熊所伤的女孩儿住在哪儿么?能带我过去么?”

    她?

    佣人微微睁大了眼睛,心翼翼看着乔伊沫,“乔姐您找她干什么?”

    “没事,我就想看看她醒了没有,伤势好些了么。”乔伊沫。

    佣人双眼睁得更大,面色纠结。

    “……你,有事要忙?”乔伊沫以为她没空带自己过去,体贴道,“没关系,我找其他人领我过去就行。”

    “乔姐,您还不知道啊?”佣人吸口气,双眼浮现惋惜。

    乔伊沫见此,心下不由一沉,“知道什么?”

    “她死了!”佣人摇头道。

    什么?!

    乔伊沫背脊震颤,几步走到佣人面前,手心捏紧,“死了?怎么会死呢?郭教授不是已经将她救了回来吗?”

    乔伊沫之所以知道那名女佣叫郭记闳救回,是因为郭记闳在将那女佣救回后曾到主卧查看她的伤势,告诉她的。

    当时她大松口气,也因此欣喜不已……

    可是,可是怎么就,就死了呢?

    佣人是亲眼见乔伊沫不顾危险将那名女佣从黑熊掌下救出的,看到乔伊沫难掩震惊沉痛的模样,佣人心下竟生出丝暖意和感动。

    于是,便将下午佣人间有关女佣之死传得沸沸扬扬的话告诉了乔伊沫。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