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59章 她没有弃我,是我的万幸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老大,嗯……”

    龙吟灵紧颤的声音刚出,刀锋便猛地朝她骨肉里钻了一寸。

    龙吟灵闭上眼,痛到双唇煞白,却只是隐忍的闷哼了声。

    慕卿窨体内的暴戾之气毫无保留且不加掩饰的暴露而出,声线薄凉无情,“吟灵,念在你与我一同长大,又对我忠心耿耿的份上,对你所做的事,哪怕有些触及我的底线,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我的底线,不包括她!你千不该万不该,动她!”

    龙吟灵颤抖睁开双眼,面上的神色痛不欲生,可她眼睛里却无半点水光,干干的盯着慕卿窨,“她就那么重要么?”

    慕卿窨冰冷看着龙吟灵,“你今日捅我一刀,我都可以不计较!但你动她一根头发丝,我就想要了你的命!”

    “……”手臂上和心脏处的痛楚仿佛瞬间转移到了龙吟灵的脑子里。

    龙吟灵痛苦的皱紧眉,眼睛里依旧干燥,“所以,你现在要杀了我么?”

    话落。

    龙吟灵便听到一阵皮肉被锯开的噗噗声。

    “嗯……”龙吟灵身体猛地矮了一截,发出一段压抑的闷哼声。

    她快速眨动睫毛,呼吸抽颤着低头,看着胳膊上的血液顺着刀锋一汩一汩的往外喷。

    在这一刻。

    龙吟灵甚至断定,他会毫不犹豫的切断她的胳膊!

    就因为,就因为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宝贝儿,被黑熊咬了口手臂,他就要断自己的手臂,要她的命!

    啊!

    龙吟灵痛苦不堪的皱紧眉,在心里低哑嘶吼。

    血,像是从水龙头喷射而出的水,从龙吟灵手臂飚了出来,慕卿窨握着刀柄的大手却干净整洁,一丁点血渍都没沾染上。

    面无表情望了眼龙吟灵刀口处血淋淋翻出来的肉,慕卿窨霍然收回手,转身,“我刺你的这刀,只是还她的那份!你动了我的人,这次我不与你算,权当是我还你的!从今日起,你不再是封园的管家,跟我亦无半点瓜葛!”

    龙吟灵大震,干涸的双眼猛地烈红,盯着慕卿窨,“你,你要赶我走?”

    慕卿窨半眯眸,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寒流,“龙吟灵,你记住,动我可以,但动她,即便是父亲,我也不会善罢甘休!若再有下一次,今天这一刀刺中的便不再是你的胳膊,而是你的心脏!”

    “你赶我走?”

    龙吟灵情绪猛然崩塌,不顾她手臂上飚流的血,几步绕走到他面前,脸上因为震惊不甘忿懑而越是狰狞,“从我记事以来,我的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跟着你!我十四岁离开慕宅,住进封园,十五岁开始担起封园管家的头衔!不论是封园上下,还是你命令我的其他事,我可曾让你失望过?每件事,有关你的每件事,我都尽力做到完美!”

    龙吟灵双眼瞪到最大,却仍旧在拼命睁着,像是通过此,阻止着什么,“就算是老爷命令我暗中替他传递你的消息,我都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我对你的……忠心,你看不见么?”

    慕卿窨看着龙吟灵,双瞳深如浓墨,“你十八岁,尼克劳斯派人暗杀父亲,我为了保护父亲,险些中枪,是你替我挡了那一枪!父亲最初放权给我,许多老人自恃有些势力,不屑听命于年轻的我,是你替我摆平这些阻碍!数年来,你把封园管理得井井有条,从未让我操心……还有许多事,我都一一记着,需要我一件一件重述一遍么?”

    他的嗓音平静无波,太过冷静。

    龙吟灵无法分辨他这些话的用意是真的记念她的好,还是其他。

    但无论是什么,都是她心甘情愿为他做的!

    龙吟灵殇楚的盯着慕卿窨,眼眸深处隐隐藏着一抹哀求,“……我不想离开你!”

    “你过去助我许多,所以这次我不杀你!”慕卿窨冷酷看着龙吟灵,一字一字缓慢坚毅,“封园,你必须离开!我绝不会留一个随时可能对她不利的人在身边!”

    海绱风月的事,他自是清楚不是非要龙吟灵处理不可。

    之所以派她去,无非是将她调离封园的借口!

    甚至他都想好,即使海绱风月的事妥善处理后,他也会找其他的事交给龙吟灵办,不会让她再回封园!

    他不是瞎子,岂会看不出龙吟灵对乔伊沫的敌意,以及乔伊沫对龙吟灵畏惧?

    最主要的是。

    他了解龙吟灵!

    假如继续放任她留在封园,难保她不会对乔伊沫做出什么事来。

    他不能等到事情真正发生的一刻,再去补救,他怕代价太过沉重!

    只是他没想到,龙吟灵会擅自回来,并且设了这么大一个局,对付乔伊沫!

    孙据与邓猛同时间遇事离开封园,绝非巧合!

    甚或,连在星都交易的事,都是她布的局!

    这个女人,计谋深沉,心思叵测!如若不是念在她曾替他挡了一枪,他根本不会让她活着离开封园!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龙吟灵嘶哑低吼,表情极度崩溃,“当初我那么对林霰你都没有什么,换成乔伊沫为什么不行了?她有什么好?她到底有什么好?啊?她们身份低贱,庸俗不堪,个个都配不上你!你为何要在这种人身上浪费感情,执迷不悟?你知不知道你跟她们差距多大?你,你那么完美,她们呢?她们呢?!”

    龙吟灵越越激动,越越失控,到后来,已经变成了不能理解的声嘶力竭,“我是在帮你!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们将你弄得跟她们一样污浊?阿窨,你醒醒行不行?”

    龙吟灵脸部以及脖颈上的青筋都蹦了出来,双眼红如鲜血。

    慕卿窨一张脸冷若冰霜,眸光彻寒盯着龙吟灵,“我与乔乔,要论配不上,也是我配不上她!污浊?呵,我本就出生于世界上最污浊肮脏的地方!是我,强迫将她拉到了我这片污浊之地!她没有弃我,已是我的万幸!”

    龙吟灵摇头,望着慕卿窨的双眼,好似在看一个入了魔无药可救的疯子。

    他什么?呵呵,他竟然乔伊沫没有弃他,是他的万幸?他是他配不上乔伊沫,是他污浊?太可笑了!真是太可笑了!

    都怪那个女人!都怪乔伊沫!

    是她将她心中完美无缺的神,变成了如今不可理喻荒唐的模样。

    不,不能留在他身边的不该是她,而是她,乔伊沫!

    她会毁了他的,她一定会!

    龙吟灵眼睛里的血红一下变得暗深,恍惚间,仿似有缕缕黑气从她眼瞳里滋滋散出,整个人宛若怨念极深的恶鬼。

    慕卿窨看到,眉心沉鸷拧起。

    ……

    “啥?”

    龙吟灵拖着那条几乎快惨了的胳膊离开书房,鬼影便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了书房,正抽着嘴角看地板上龙吟灵留下的血液,咋然听到慕卿窨冷翳的话时,惊得抬头看他。

    慕卿窨黑眸晦暗不明的看着鬼影,声线残凉,“把它的牙,通通给我拔了!”

    意识到自己没有听错,鬼影讪讪,“……老大,您要把它的牙拔了,那它基本就是只废熊了!”

    “不是你废不就好了么?”慕卿窨冷冷。

    鬼影,“……”立刻识相的闭上嘴,省得到最后人老大不高兴把他也废了!

    叩叩……

    这时,两道心翼翼的敲门声从门口的方向飘来。

    鬼影不慌不忙的回头看了眼书房门,又慢慢的转头请示的看向慕卿窨,“老大,要我消失么?”

    “滚!”慕卿窨声音带着浓烈的暴戾。

    鬼影黑线,心,不敢惹啊不敢惹!

    于是,乖乖消失了。

    ……

    郭记闳些许忐忑的站在书桌前,望着慕卿窨那张他前所未见的黑脸,声,“好在乔姐当机立断,没有让人送那女佣去医院,要不然到不了医院,就得没命!”

    经过一两个时的抢救,那女佣勉强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只要她熬过今晚,基本就没什么大碍了!

    “进展如何?”慕卿窨沉然看着郭记闳,突然问。

    郭记闳老了,一时没跟上慕卿窨的思维,呆愣的盯着慕卿窨看了十多秒,直看到慕卿窨不耐的蹙起眉宇,方福至心灵明白过来,抹了把冷汗,紧忙回,“还算顺利!”

    慕卿窨薄唇抿直,眼眸幽静凝着郭记闳。

    郭记闳脸上松弛的皮肤弧度明显的抽抖了两下,,“比原计划稍慢一些,不过一切都在预料中,至少到目前看来,研究是可以继续下去的!”

    “也就是,研究可以继续,最终能否成功尚且未知,是吧?”慕卿窨声音冷得没有一点温度。

    郭记闳表示尴尬!

    这研究谁能保证一定会成功?成果一定能让人满意?

    不到最后一刻,就是他也不知道啊!

    郭记闳硬着头皮点头。

    慕卿窨眼廓沉缩,默了半响,凉声哼道,“果然不能指望你!”

    郭记闳,“……”这话不是一星半点的伤自尊啊!想他纵横医学界几十年,还从来没有人当着他的面儿指望不上他的话!

    郭记闳挑眼望了下慕卿窨,在心里憋着一句:站着话不腰疼!你行你上啊!

    ……

    郭记闳离开后!

    慕卿窨并未第一时间去主卧陪乔伊沫,而是在书房将自己失控了几个时的暴烈情绪平复下,恢复平日的清淡稳重,方起身去了主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