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57章 慕哥哥,你下来一点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慕卿窨眸光暗沉,只盯着乔伊沫,并未看那名研究成员,声线很低,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冷,“有没有帮助伤口愈合的内服药?”

    “……有,有的!”那人低着头,面容看上去很紧绷,“基地那边药物齐全,我立刻回去取。”

    “塍殷。”

    慕卿窨还是没看那人一眼。

    站在一旁的塍殷立马走到研究成员的身边,“请。”

    那人望了眼塍殷自带冷厉危险的脸,背脊不禁抖了抖,不敢耽搁,双腿打晃的朝门口走去。

    塍殷和那名研究成员离开主卧,便有佣人端着盛着温水的水盆颤巍巍走到床边,将水盆放到地板上,弯身就要去捞水盆里的毛巾给乔伊沫擦脸。

    “放着吧。”

    手指尚未沾到盆内的水,慕卿窨清冷的嗓音传了来。

    佣人赶紧收回手,不敢有异议,半弯着上半身,和剩余几名欲上前一同给乔伊沫清理的佣人,离开了主卧。

    卧室房门拉上的声响和沥沥的水声同时钻进乔伊沫耳朵里。

    乔伊沫一对长睫抖颤了下,抿着嘴唇去看单腿曲蹲在水盆旁,不疾不徐拧毛巾的慕卿窨。

    乔伊沫脸上的浓血太多,毛巾拧得太干怕是没办法清擦干净。

    是以慕卿窨只是微微拧了毛巾,不至于拿在手里滴水的程度,便起身,往床边跨了一步。

    一根白皙的长指伸到乔伊沫下巴下,挑高她的脸,让她的脸完整的展露在他眼前。

    温热的毛巾抚到自己脸上,清柔且心的擦拭。

    乔伊沫双唇乖巧的合着,眼眸带着安静清亮的光看着慕卿窨沉默俊美的脸。

    慕卿窨的双眼在乔伊沫脸上各处缓慢转移,却始终不与乔伊沫视线相接。

    乔伊沫叹了口气。

    慕卿窨,“……”擦拭她额角血渍的动作轻顿,深沉的目光总算凝上了乔伊沫的眼睛。

    在他看向自己时,乔伊沫还愣了下,才明白过来,自己在心头叹的那口气,从她嘴里也溢了出来。

    乔伊沫讪讪的抽了抽脸,舔了口下唇,望着慕卿窨,“我现在的样子很狼狈吧。”

    慕卿窨眉心蹙了下,继续手下的动作,隔了十多秒,他淡泊的声音才拂来,“你想我怎么回答?”

    慕卿窨这话还把乔伊沫问住了!

    其实吧。

    她知道自己这会儿的样子不仅狼狈,而且很惨!

    她之所以问,不过是不想气氛继续沉默下去,想找个话题打破沉默罢了。

    乔伊沫吸口气,神情有些悻悻的,“慕哥哥,你是生气了吗?我没什么的,就是被咬了一口,有惊无险,过段时间就好了……”

    乔伊沫故意得轻飘飘,好像真的没什么似的。

    慕卿窨眉心的皱痕明显加深了,周身的气息也蓦地有些阴鸷,他低低垂着黑睫,似故意遮挡着什么,两片抿成不易亲近的直接,这次直接没有回答乔伊沫。

    像这般他对自己的话充耳不闻的情况在乔伊沫的印象里几乎没有。

    乔伊沫看着他,微微泛着白的脸皱了皱,垂眼扫了眼他腰际的衬衫,伸手捏住了一角。

    她的手刚捏住,下一瞬就被他一只大手握住,拿开了,冷清清,“别乱动。”

    乔伊沫提气,无措的盯着他。

    慕卿窨亦垂眸凝视着她,眸光深不见底,蕴藏着令人心悸的可怕魔力。

    “……慕哥哥,我错了。”乔伊沫声道,真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心翼翼的。

    慕卿窨心口一颤,跟着便是揪心的疼。

    他握紧了紧手里带血的毛巾,转身,半蹲下,将毛巾放在水盆里清洗。

    乔伊沫巴巴看着他宽阔的背脊线条,“那个女孩伤得很严重,我怕耽误了最佳的救治时间,急得忘掉了自己也受了伤。”

    那个女孩,便是那受伤的佣人!

    乔伊沫之所以称呼她“女孩儿”,是因为她看着十分年轻,约莫也就二十出头的模样。

    而她也知道。

    慕卿窨生气的原因大约就是她不顾自己也受了伤,不爱重自己。

    更何况,他赶回来看到的自己,全身血淋淋的,也吓得够呛吧!

    只是擦了脸上的血,便将一盆水染成了红色。

    慕卿窨看着盆里红彤彤的水,呼吸蓦地沉着。

    没再试图清洗干净毛巾,慕卿窨站起身,回身,盯着乔伊沫紧张的脸,“去洗浴室吧。”

    ……

    洗浴室。

    乔伊沫坐在干燥的浴缸里,头靠着浴缸边沿。

    慕卿窨则坐在浴缸旁的矮凳上,一手拿着花洒,一手轻轻揉洗乔伊沫黏血的长发。

    “慕哥哥。”乔伊沫眼皮闪了下,笑嘻嘻盯着他,“我有个压箱底的笑话,你要不要听?包你笑。”

    慕卿窨看了她一眼,“眼睛闭上。”

    乔伊沫眼角轻抽,闭上眼睛。

    见此,慕卿窨抬眸,深深盯着乔伊沫看了半响,方拿着花洒冲洗她长发的泡沫,“什么笑话?”

    乔伊沫惊喜的睁开眼,睁开的一瞬被他盯了眼,又紧忙闭上,勾起嘴角,“明,爸爸,我是不是傻孩子啊?爸爸回明,傻孩子,你怎么会是傻孩子呢?哈哈哈……”

    慕卿窨,“……”无动于衷的看着不知道是真乐还是假嗨笑个不停的乔伊沫。

    如果这个级别就是她压箱底的笑话,那她的笑点得低成什么样儿?

    乔伊沫笑够了,后知后觉慕卿窨并没有笑。

    闭着眼睛想了想,似是想到个不错的,乔伊沫先自己乐上半响,才颤着嗓音讲道,“一天,弟弟想看星星,可是是雨天,没有星星。于是弟弟就去找哥哥,自己想看星星,哥哥看着弟弟想了会儿,突然举起拳头向弟弟的眼睛打去,然后问,看到星星了么?噗,哈哈哈……”

    “……”停下冲洗的动作,冷静的盯着笑得不能自已的乔伊沫,内心无波无谰。

    “哈哈哈……”

    慕卿窨眼波轻闪,望着乔伊沫笑得红扑扑的脸,眸光猛地沉陷了陷。

    ……

    将乔伊沫洗干净,抱出洗浴室,放到床上,去衣帽间拿了套干净的家居服给她换上。

    一系列动作完成,慕卿窨低头在乔伊沫眉角吻了吻,在她耳边柔声道,“我去处理点事,很快就回来。”

    乔伊沫眸光清莹看着他,“嗯。”

    乔伊沫回答了,慕卿窨却没走,保持着俯身的姿势,双眸沉深的锁着乔伊沫。

    乔伊沫轻松笑,“慕哥哥,你下来一点。”

    慕卿窨眯眸,依言伏低身子。

    乔伊沫微微抬起脑袋,清凉的唇在他嘴角碰了下,随即把脑袋靠回枕头,挽着嘴角,亮亮看着他。

    慕卿窨抿紧唇,屏息,近距离的看着乔伊沫,眼瞳里的情绪霎时间犹如惊涛骇浪般起伏翻涌。

    蓦地。

    慕卿窨压下唇,重重吻住乔伊沫。

    乔伊沫眼底的波光抖动了瞬,便柔顺的闭上了双瞳,张唇回应他。

    慕卿窨一只长臂伸进薄被里,紧缠上乔伊沫不盈一握的腰肢,用力勾贴向自己,吻势如疾风骤雨狂烈难挡。

    乔伊沫有些吃不消的在她唇间低哼慢吟,呼吸在急颤间徘徊。

    这样急躁又带着某种深沉情绪的吻持续了许久,俩双唇终于分开时,两人都有些气短。

    慕卿窨额头抵着乔伊沫的额头,深眸墨黑如夜,照不进一丝光芒。

    他静沉沉的凝视了乔伊沫好一阵,温湿的薄唇移上,在她挺翘的鼻尖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将手从被子底下抽出,继而起身退离,阔步朝门口走去。

    乔伊沫气若游戏的躺在床上,垂在身侧的那只完好的手的手掌缓缓握了起来,看向房门的双眸水雾迷蒙中印着点晦暗。

    今日封园出现黑熊的事,大大超乎了她的想象。

    就算她再发散思维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会在私家住宅里看到黑熊这样极具危险的猛兽!

    有太多的疑问在她脑海里盘旋。

    这头黑熊为什么会出现在封园?

    是意外,还是人为?

    那头黑熊左后腿处的伤痕,与那人的腿疾有什么联系么?

    那三道枪声是潜藏在暗中保护她的鬼影放出的,还是封园的保镖?

    若是鬼影,之前在封园随处可见的保镖,在黑熊出现时为何都不见了踪影?难道也跟那些佣人一样,害怕得躲了起来?

    枪支在国内是违禁物,在封园却有枪支出现,是不是明慕氏其实跟传闻一样,是某种强大的暗黑组织?

    脑子的思绪转动得越快,乔伊沫的呼吸就越急越沉。

    是不是,她对他的了解,还是太片面,不够深刻?

    忽然,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以及在德国时的遭遇又一股脑的灌进了乔伊沫的脑子里。

    乔伊沫用力吸了口气,闭上狠颤的双目,摇头,阻止自己再想下去,以免自己心跳过快而窒息!

    ……

    书房。

    龙吟灵、塍殷以及其他两名慕卿窨的得力下属分站在慕卿窨身后五六步的距离。

    慕卿窨一手握着暗红色的拐杖,一手垂在身侧,冷气流从他四周如黑蛇般一条条飘出,飞悬到书房每个角落。

    书房的上空,仿似也凝结上了厚厚的阴云。

    除却龙吟灵如寻常般一脸的克寡外,塍殷三人个个都绷紧了一身的皮!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