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50章 慕哥哥,咱们讲讲道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上午睡了半天,下午与慕卿窨商量结婚以及……莫名其妙的亢奋状态,乔伊沫消极怠工了。

    到了晚上,乔伊沫本打算静下心来研究中药书籍。

    可是坐在书房沙发里,乔伊沫发现自己完全看不进去。但是她的大脑却保持着高速运转,思考着有没有被她和慕卿窨遗漏的结婚需要注意和准备的事项。

    虽离两人决定的年底举办婚礼还有几月,但婚礼上需要准备和落实的东西很多,私心里,乔伊沫不想假他人之手筹办他们的婚礼,她想自己来。

    因此,时间也算不上充裕了。

    乔伊沫想啊想,终于想到了一个。

    乔伊沫毫不犹豫的放下了手里一向爱不释手的医学书籍,看了眼坐在大班椅上,盯着文件也不知道看进去没有的慕卿窨,微微勾唇,心,不定这人也跟自己一样,根本没心情干其他的事。

    抿了口唇,乔伊沫拿起长几上的手机,起身,没对慕卿窨些什么,便朝书房门口走了去。

    “乔乔。”

    往前跨没几步,男人清绻的嗓音从后洒来。

    乔伊沫轻笑,停下脚步,偏头看坐在大班椅,疑问盯着自己的慕卿窨,“我去打个电话,很快就回来。”

    慕卿窨合着唇,静静看着乔伊沫,默了几秒,,“嗯。”

    慕卿窨想,有什么电话不能当着他的面打?何必要多此一举的出去?

    但这些话在他心头滚了一圈,没出口。

    他不想让她觉得自己不信任她,限制她!

    乔伊沫倒没多想,步伐轻快离开了书房。

    随着乔伊沫离开,本就无心办公的慕卿窨,更没心情办公了。

    慕卿窨浅蹙眉,宽阔的背脊靠在椅背上,修长的手指勾过桌上的打火机和烟盒,正要拿起时,书桌一边的手机适时震动了起来。

    慕卿窨指尖轻顿。

    ……

    主卧。

    乔伊沫坐在床边,一手拿着手机贴在耳边。

    “你好。”

    随着手机接通,从话筒里传来一道陌生的女声,乔伊沫欣悦的表情微微凝滞,清亮的眼瞳浮上迷惑。

    她打错了么?不可能啊!

    乔伊沫狐疑的拿下手机,看了眼手机屏幕上显现的通话备注,确定自己并没有打错。

    乔伊沫再次将手机拿到耳边,嗓音困惑,“我找手机的主人……您是?“

    “……”手机那端的声音消失了几秒,再次拂来的女声嗓音低低的,“你等下。”

    乔伊沫,“……”

    三四十秒过去。

    手机内飘来一道迅疾的风声后,传来中年男人略显紧绷的声音,“乖女儿。”

    乔伊沫眉毛微拧,“爸。”

    ”公司线下的工厂设备出现故障,领导派我到工厂查看究竟。刚才你给爸打电话的时候,爸正好在检看出问题的设备,手机放在身上不方便,便让工厂的同事帮爸爸暂时拿着。“

    乔岸的声音从刚开始解释时的着急,到这番话完,已经变得如平常与她通话时的自然。

    “嗯。”乔伊沫垂下睫毛,嗓音听不出异样。

    “……乖女儿,你这会儿给爸爸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爸爸,跟爸爸分享?”

    听着乔岸总是不自觉带着讨好和迁就的口吻,乔伊沫眉头沉郁的往上抬了下。

    没有多余的铺垫和委婉,乔伊沫低拉眼皮,直接了当道,“我遇到了喜欢的人,我们商量十九号领证结婚,婚礼在年底举行。”

    大概是太过震惊,乔岸一下没了声音。

    乔伊沫料到乔岸会有这样的反应。

    离她与莫霄蘭婚礼上发生的事,不过三四个月的时间。

    乔岸估计都还没缓过神来,她又突然通知他,自己……又要结婚了。

    他要是心平气和接受了,恐怕才不正常吧!

    乔伊沫在心里叹了口气,轻声,“爸,很抱歉又没有跟您商量就决定了……”

    与莫霄蘭的婚事,乔伊沫在当下是心甘情愿,却也相当被动。

    从决定结婚到举办婚礼当天,全权由莫家在操持,她名义上是“新娘”,实则连参与权都没有。

    更别结婚前与乔岸商量了。

    而这一次,亦是同样的突然,是情动之下迫不及待的决定。

    没有任何的情势所逼,她甘心情愿,甚至对于结婚的决定,她自己占了很大部分的主动。

    可以这是她自己想要的结果和婚姻。

    相比之前,乔伊沫更坚定,也更有真实感!

    “是那个男人?”

    想着,乔岸凝重的声音传来。

    那个男人?

    乔伊沫恍惚,又听乔岸道,“沫沫,你是通知爸爸,还是也有询问爸爸意见的意思?”

    乔伊沫停顿了会儿,抿唇,“爸,十九号只是领证而已,婚礼预计在年底举行,等具体时间定下,我再告诉您。”

    乔伊沫没有直接回答乔岸,而是这样道。

    但她知道,她想表达的意思,乔岸不会不明白。

    “……”

    ……

    结束和乔岸的通话,乔伊沫握着手机,在床上怔怔坐着。

    思绪从最初接听乔岸电话的女声,辗转到结束时乔岸从手机话筒里传来的一声沉然无力的叹息。

    乔岸虽没有出反对的话,但乔伊沫能感觉到乔岸并不赞同。

    之所以没有提出反驳,大约也是源于乔岸对乔伊沫的那份深沉负疚和亏欠。

    只是,单单只有负疚和亏欠么?

    乔伊沫眸光迷惘盯着落地窗的玻璃。

    ……

    在主卧坐了会儿,刚起身要去书房,卧室的房门在这时从外拧开了。

    视线与出现在门口的男人目光对上,乔伊沫眉毛动了下,将所有的情绪掩下,扯唇道,“我正要去书房。”

    慕卿窨平平看着她,进来便将房门关上,反锁。

    乔伊沫看到,乌黑的眼珠左右转了下。

    慕卿窨杵着拐杖走进乔伊沫,垂眸深深盯着她,“怎么这么久?”

    慕卿窨的声线静淡,但还是叫乔伊沫听出点不满。

    乔伊沫看了眼墙上的石英钟,翦瞳清亮看着慕卿窨,“才四十分钟。”

    才?

    慕卿窨两片薄唇抿了起来,眉心轻拢起,伸臂勾住乔伊沫的腰,把人带进怀里,低眼看她的眼光黑沉沉的,“赔偿。”

    乔伊沫,”……“啥?

    慕卿窨紧紧凝视她,“你一走,我什么都做不了。你知道四十分钟我可以处理多少公事,因为处理这些公事后会进账多少?”

    乔伊沫傻了,讷讷的望着慕卿窨,“这……怪我咯?”

    乔伊沫想,她就是出来打了个电话,他怎么就什么都做不了了?她又不是把他的魂给勾走了!

    这枪躺得她不是很服气!认真脸!

    “就怪你!”慕卿窨眯眸。

    乔伊沫瞠大眼,“……慕哥哥,咱们讲讲道理……”

    “我眼睛看不见你,心和脑子就一直想你,想得什么事都做不了。”

    乔伊沫话还没完,慕卿窨便低声开口打断了她。

    乔伊沫轻怔,脸颊一点点热了起来,凝着慕卿窨的大眼,因为悸动微微颤抖。

    慕卿窨收紧她的腰肢,双瞳幽邃暗沉,盘旋着两道浓黑猛烈的飓风,一**的席卷向乔伊沫。

    乔伊沫深呼吸,望着慕卿窨,一下笑了起来。

    这个男人啊,除了宠着依着,她还能怎么办?

    ……

    从决定结婚开始,乔伊沫脑子里便塞满了一个个计划。

    她现在满腹心思都在他和她的婚礼上,但乔伊沫也明白,自己万不能因私忘公。

    于是,乔伊沫暗自跟自己来了个约法三章。

    工作的时候便不许想工作以外的事,认真工作。

    因此,第二天上午八点到十一点,乔伊沫将全部的心神都用在了研究上。

    正当她准备稍作休息后再继续,书房门突地从外敲响,跟着一道恭敬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

    “老大,战先生他们来了。”

    战先生?

    乔伊沫迷蒙的转头看慕卿窨。

    慕卿窨像是事先便知道,面上没有丝毫的意外,声音清淡,”我知道了。“

    书房外便没了声音传来。

    慕卿窨从椅子上站起,拿起一旁的拐杖,边绕过书桌,边朝乔伊沫伸出一只手来,“走,带你见见人。”

    “?”

    ……

    楼下客厅。

    乔伊沫一头雾水坐在慕卿窨身侧,漂亮清澈的大眼怔楞的望着两人对面沙发坐着的五男一女。

    呃……

    虽然沙发够长,不过六个人坐一张沙发……真的不挤么?

    乔伊沫看着他们,他们同样望着乔伊沫,仿佛在比定力!

    “……咳咳。”

    其中一个男人突地咳嗽了声。

    乔伊沫睫毛轻扇,视线聚焦到他身上。

    “……哥啊,不觉得有点尴尬么?”翟司默抽动嘴角,瞄慕卿窨。

    哥?

    这人……有弟弟?

    乔伊沫惊讶的望向身边的慕卿窨。

    慕卿窨握了握她的手,神色柔和。

    而这样的柔和,和他平时面对他其他属下时的平和又是不一样的,多了丝真实的温暖。

    “就数你着急。”

    翟司默撇嘴,“他们几个比我能装而已,我着急表现出来了,他们憋着呢!”

    其余四只冷冷斜翟司默。

    翟司默吸气,后背微微打直了,“我刚刚什么都没!”

    “嘿嘿。”聂相思歪在战廷深身边,瞅着翟司默像个傻子般干乐。

    “屁孩!”翟司默故作凶巴巴的样子瞪聂相思,“笑,心笑掉你的门牙!”

    “再过不久我就十五岁了,才不是屁孩!”聂相思呲呲牙,老大不高兴翟司默叫她“屁孩”,哼哧哧道,“你撂不过我三叔他们,就知道欺负我,鄙视!”

    “就欺负你,略略略~~~”翟司默一脸欠揍。

    聂相思,“……”他可能只有五岁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