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48章 浓浓的狗粮味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慕昰看着乔伊沫煞白的脸,脸上的神情冷漠到冰点。

    慕昰处在权利的顶端,手握“生杀大权”,在他的世界里,唯有旁人对他的绝对服从,旁人的感受和意见,从来不在他考虑的范畴内。

    所以,他自然也不会在意,听到他这番话的乔伊沫的心情。

    乔伊沫蜷起指尖,双瞳铮亮隐忍,“如果我非要他妻子的名分呢?”

    “丫头,不要试图以卵击石,否则,有得你后悔的!”慕昰慢慢靠到沙发背上,眯眼看着乔伊沫,眼神充斥着警告的寒光。

    乔伊沫后牙槽紧咬,发出细微的吱吱声。

    她看着慕昰那张与某人有几分相似的脸,心下却生出愤恶之感。

    深吸口气,乔伊沫尽量不让这抹情绪浮于脸上,微微抬了抬下巴,眯眼冷静道,“假如您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那我知道了。您还有其他事么?“

    别她现在还没想得那么长远,即使她和慕卿窨已然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难道他让她不要想慕卿窨妻子的身份,她就不想了么?

    怎么办呢?

    被他这么一击,她突然开始憧憬成为那人的妻子了!

    慕昰瞧着乔伊沫平静如湖的脸,以及那双与她的脸色呈现截然不同情绪的眼泊。

    她那双眼睛,清亮分明,宛若明珠,似曾相识!

    慕昰视线出现片刻的恍惚,印入他瞳孔的乔伊沫的脸,渐渐变成另一张脸。

    而当那张脸清晰浮现在他眼眸里的一刻,慕昰突地绷直了嘴唇,抿直的唇线犹若锋利无比的矛。

    乔伊沫看到,眼廓蓦地往里缩,蜷缩的手指攥得紧了些。

    “老爷,少爷来了……”

    “父亲。”

    龙威高声通报的声音与另一道清冽低醇的男音在这时同时传来。

    乔伊沫紧绷的腰线颤了颤,跟着便像是得到了支撑,放松的舒缓下。

    睫毛堪堪颤动了两下,乔伊沫转眸看向客厅入口。

    男人深沉邃然的眸光就那么撞了过来,一下撞进了乔伊沫心里。

    巨大的安全感迎面扑来,一切突然便安宁安定了下来。

    慕卿窨径直走到乔伊沫身边,第一时间将乔伊沫垂握在身侧的拳头严实用力的包裹进了掌心里,牵着她沙发里站起。

    乔伊沫汲气,望了眼他握着自己的那只手。

    那只手……如冰水般沁凉。

    慕卿窨瞳眸幽沉,不露声色将乔伊沫从头到脚看了遍。

    许是见她没缺什么短什么,慕卿窨缓缓舒了口气。

    慕昰稳稳坐着,下唇微微撅起,看着慕卿窨的眼光晕着严厉和不愉,冷声,“阿窨,你失态了!”

    慕昰之所以这般,是因为慕卿窨每回到慕宅见他,势必是要由龙威先行通报,征得他同意,方能入内。

    这次。

    是慕卿窨头一次在龙威尚未通报完便不管不顾进来了,这让慕昰很不高兴。

    在他看来,慕卿窨此举,无异于是对他的不尊重,以及对他权威的挑衅!

    尽管。

    慕卿窨是他的亲生儿子!

    慕卿窨淡垂下黑睫,掩住他眸内一闪而过的冷峭,谦卑垂首,语气是一贯的淡漠温凉,“儿子有要事与父亲禀明……事关尼克劳斯家族。”

    尼克劳斯家族?

    慕昰心下一惊,眼眸亦紧紧眯了起来。

    ……

    在慕卿窨与慕昰谈事,乔伊沫自然而然被要求回避。

    乔伊沫从堂屋出来,还来不及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眼角便触及到门侧一旁树干般立着的龙威。

    乔伊沫眉心突突跳了两下,霎时觉得周围的空气都不好了。

    乔伊沫窒闷的提口气,默然走到离龙威足够远的距离,背对着他站在屋檐下。

    乔伊沫此时并不知道,龙威是龙吟灵的亲爹。

    但从两人的外貌来看,除了都长得有些克寡外,两人一个身形高挑,一个身材瘦,实在是很难发现什么相似之处。

    慕卿窨从堂屋出来,前后不过十分钟的时间,乔伊沫却有种自己渡过了漫长的十个时的难熬感。

    许是心理作用。

    她总觉得有人拿着冰寒的狙击枪对着她的后背,随时可能开枪射她的毛骨悚然之感。

    所以,在慕卿窨牵着她的手跟她“走吧”时,乔伊沫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反是拉着慕卿窨快步朝台阶下迈了。

    慕卿窨见此,心尖不由得一揪,只以为她是被吓到了。

    乔伊沫的确是吓到了,但不是被慕昰,而是被龙威!

    直到慕卿窨和乔伊沫的身影消失在朱红大门口,原本垂眸的龙威冷不丁朝大门的方向掀起了眼皮,从他眼底折射而出的诡异光芒,宛若厉鬼。(写到这儿,大半夜的吓得我赶紧看了眼背后。)

    ……

    坐进车里,乔伊沫感受到从前拂来的关切目光,抬眼看去,看到了坐在驾驶座上的鬼影。

    乔伊沫意外的瞠大眼。

    毕竟从那晚鬼影突然出现问了她一个问题后,接下来的几天她都没见过他。

    不过倒是与忽然每天都有联系。

    而听忽然吐槽鬼影的种种“毁三观”的霸道行为已经成为两人聊天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虽是吐槽,乔伊沫却能嗅到浓浓的狗粮味!

    “先开车!”

    慕卿窨道。

    鬼影沉默点头。

    车子本就没有熄火,鬼影一踩油门,车子便飙驶了出去。

    驶出慕宅一段距离后。

    乔伊沫感觉到慕卿窨紧抓着自己手的大手,手劲微微松了松。

    乔伊沫转头看身边的慕卿窨。

    慕卿窨也看着她,鲜少皱着的眉宇,此刻紧紧蹙着。

    清绝脱尘的面容线条沉绷,嵌刻着一道道歉疚和疼惜,以及慌。

    乔伊沫心口轻动,移过去,头靠在他臂膀上,隔了几秒,才声开口,“慕哥哥,我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

    慕卿窨刚松动的手,猛地再次收紧了。

    “……”手上传来的疼意,让乔伊沫眉头锁了下,轻沉了口气,道,“你怎么知道我在慕宅?”

    在慕宅时,慕卿窨对慕昰言,他是有要事向他禀告,但乔伊沫明白,那只不过是一个借口。

    他是特意赶来找自己的!

    只是当时她跟龙威离开封园时,刚出cs大楼,附近并没有其他人看到。

    “鬼影一直跟着你,只是你不知道。”慕卿窨声线沉暗。

    “鬼影大哥一直跟着我?”

    乔伊沫愕然盯向驾车的鬼影。

    鬼影从车镜瞥了眼乔伊沫,“嗯!我看到龙威将你带走,只是那时我不方便露面,所以第一时间通知了老大!”

    “……你确定你一直跟着我么?”乔伊沫愣愣瞪着鬼影。

    鬼影偷偷翻了个白眼,碍于慕卿窨这尊大佛在,只好老老实实回答乔伊沫,“除了你跟老大在一起的时间以外,一直!”

    “我怎么不知道?”乔伊沫语气里充满了神奇。

    有个比铁牛还壮的男人一直跟着你,你却不知道,这难道不是一个鬼故事么?

    他很专业的好么?

    再!

    老大吩咐的是“暗中保护”,划重点啊,暗中!

    要是让她知道了,那叫鬼的“暗中”,简直是对他专业的侮辱!

    鬼影在心里哼唧道,嘴上却乖乖,“老大怕你不自在,所以没让你知道。”

    噢~~~

    乔伊沫心尖一暖,抬头去看慕卿窨。

    慕卿窨仍旧如最初般紧紧盯着她,眼睛都不眨一下那种,好似生怕他一个松懈,乔伊沫就从她眼前消失了。

    乔伊沫忽而想到慕卿窨将赶到慕宅时,他牵握着自己的那只冰冷大手。

    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乔伊沫伸出另一只手紧紧抱住了慕卿窨的胳膊。

    因为慕昰让龙威带她去慕宅,让他不安了么?

    慕昰……有这么可怕么?连他都紧张至此!

    ……

    从慕宅回到封园,一直到晚上,慕卿窨都未离开过她一步,她走到哪儿,都能感觉到他落在自己身上的深沉目光。

    夜里十一点过。

    两人沐浴洗漱后躺在床上,慕卿窨自然的覆到了乔伊沫身上。

    乔伊沫与他一样,穿着丝绸睡袍。

    他动作缓慢又坚定的拉开了两人的睡袍系带,沉陷而下。乔伊沫倒抽口冷气,轻缩着肩,抱紧他宽阔的肩背。

    慕卿窨没有亲吻她,两人的额头和鼻尖缠绵的抵在一起,他凝望自己的眼眸幽长深邃,眼眸里的暗涌和浓情,将她淹没。

    乔伊沫呼吸湍急,她紧闭着双唇,强忍着漫到嗓子眼的破碎吟哦,抬起白皙精致的下巴,眸光亮得惊人盯着慕卿窨。

    慕卿窨比之前每次都放肆和不管不顾。

    慢慢的。

    乔伊沫双唇被自己咬得发白,额头铺满晶莹的汗珠,眼泪也顺着眼角潺潺往下淌。

    她整个人无法遏制的颤颤发抖。

    终于……

    “慕哥哥,呜……”乔伊沫发白的手指在慕卿窨后背上掐出一道道红痕,泣出的声音也是破碎不堪,低低哑哑的。

    慕卿窨像是变了个人,瞳眸幽沉深陷,他握住乔伊沫两只手臂,发狠般扣在枕头两边,削薄微凉的唇,终于用力吻上了那双被冷落了许久的粉唇,也一并将乔伊沫所有的颤抖和碎裂的抽泣都堵在了她喉咙里。

    乔伊沫不知道这样堪比“惩罚”的情爱是什么时候结束的,脑海里所有的记忆,只剩下在她昏睡前,慕卿窨紧挨着她的耳朵,对她的一句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