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40章 我心疼你,知不知道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鬼影大哥,我们聊聊天吧。”

    “又想让我给你讲老大的事?”鬼影翘起壮实的腿,笃定的看着乔伊沫。

    “什么都可以啊。”乔伊沫没让鬼影过来,嗯,她担心他过来挡着空气,影响她呼吸……

    鬼影抬手摸着下巴,想了想,道,“嗯。”

    “……慕哥哥今年快三十,那你呢?”乔伊沫轻转眼珠,。

    鬼影双瞳敏锐的眯了眯,盯着乔伊沫,“你问这个干什么?”该不会还是觊觎他的英俊神武吧?!

    想到这个。

    鬼影仿佛明白了什么般,双眼眯得更紧,一脸像是看穿了乔伊沫把戏的哂笑样子,哼了哼。

    刚开始她向他打听老大的消息,其实只是个幌子,让他放松对她警惕的幌子!

    然后等他以为她的目的不是自己时,对她没有防备,来个出其不意!

    啧啧!

    现在的女人真是了不得了!

    为了满足自己的视觉私欲,什么手段都想得到!

    鬼影看着乔伊沫摇头。

    有了前车之鉴。

    乔伊沫一看鬼影这样,便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乔伊沫好笑又无语,抿抿唇,故意道,“鬼影大哥,我真好奇你每天吃的是什么,越看你越帅!”

    鬼影瞪大眼,惊呆般盯着乔伊沫。

    瞧瞧,他想得没错吧?

    她真的对自己有……不良企图!

    乔伊沫看着鬼影悚然的脸庞,憋笑,继续一本正经,“鬼影大哥肯定每天都有锻炼健身吧?身材真好!”

    “……”

    鬼影一把抱住自己的胸肌,生怕下一秒乔伊沫就会克制不住毫不矜持的伸出“狼爪”朝他扑过去。

    “你,你的,的这是什么话?简直,简直不像样!”鬼影瞪着乔姐,“要是,要是让老大知道,你,你,有你好果子吃!”

    乔伊沫心下狂笑,一只手趴上沙发沿,把下巴搁在手背上,对鬼影眨眨眼,“你不,我不,慕哥哥怎么会知道呢?”

    “放屁!”鬼影一副休要蛊惑我,逼我就范,拉我下手的刚正不阿样,义愤填膺道,“我会告诉老大的!”

    乔伊沫鼓鼓了腮帮子,巴巴的盯着鬼影,“鬼影大哥不仅身材好,长得帅,还对自己的老大这么忠心,我真是越来越欣赏鬼影大哥你了。”

    完了!

    看来她是彻底对自己陷进去了!

    鬼影大哥瞪着乔伊沫,头大如牛。

    老大这么在意她,喜欢她,要是老大知道他深深喜欢的女人,喜欢的竟是自己,到时候老大就会猛然意识到一个真相,那就是——他不仅颜值没有他高,身材也没他好,连人格魅力都输给了他!

    天啦!

    他简直不敢想象,老大会受到多大的打击……

    不行!

    他一定不能让老大知道,老大若是因此一蹶不振,那就全成了他的罪过了!

    “我有喜欢的人了!”鬼影大声宣布。

    有喜欢的人?

    乔伊沫本就是逗逗他,一听他自己有喜欢的人,登时睁大眼,亮亮看着鬼影,“谁啊?”

    “你别管是谁,你只要知道我有喜欢的人就行了。”鬼影瞪着一双牛眼,硬邦邦。

    乔伊沫眼眸闪过一抹狡黠,抬眉,舔舔下唇,“你肯定是骗我的,如果你有喜欢的人,你怎么不敢告诉我她是谁,叫什么名字?所以,你分明就是在搪塞我!我不会上当的!”

    见乔伊沫不信自己,鬼影急了,“我没骗你!是真的!”

    “那你告诉我,是谁?你只要得出,我就信。”

    “……那个人你认识!”

    “……谁啊?”

    鬼影眉头紧锁,双唇抿得紧紧的,硬朗帅气的面庞微微绷着,定定盯着乔伊沫。

    乔伊沫也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忽然!”鬼影沉沉吐出这两个字。

    乔伊沫眉心一跳,心里却大松了口气,张口,声音拖得长长的,“噢~~”

    脑海里浮现忽然的脸,鬼影漆深的鹰眸迅速掠过一抹痛色,瞥了眼乔伊沫,默然把椅子转了一半,背对着乔伊沫而坐。

    乔伊沫见状,微微怔住了。

    ……

    不到十点,慕卿窨便回来了。

    他推开书房门进来时,乔伊沫正伸手准备端茶几上佣人刚送上来不久的新鲜果汁。

    听到开门声。

    乔伊沫手微停,偏头朝书房门口看去。

    一眼,乔伊沫乌黑的瞳仁猝然凝了凝,伸出的手在下一秒猛地收回,而她整个人也从沙发里站起,握紧手,直直盯着出现在门口的慕卿窨。

    慕卿窨身上穿的,是他早上离开时的灰蓝色v领t,和休闲长裤,短发规整,一丝不乱。

    他站在门口,双眼深邃不失温情的凝视着自己,面如冠玉,唇若桃花,有种恍如隔世的惊艳和美感。

    只是……他的右手握着一枚黑金色的拐杖,拐杖是黑色的,而拐杖的龙身,却点着金色。

    乔伊沫视线滑过那柄拐杖时,深觉自己的呼吸都在隐隐颤抖,眼角腾起阵阵温热。

    他的腿疾,实则严重到要依靠拐杖么?

    乔伊沫只觉得一颗心,抽疼!

    慕卿窨走进书房,不慌不忙关上书房门,拄着拐杖朝乔伊沫稳稳走去。

    乔伊沫眉心抑制不住的拧死,眼眶里的温热越来越浓烈。

    慕卿窨走到她跟前,握着拐杖的大手,除却拇指,余下的四根长指微微伸展了下,便再次握紧拐杖,低眸柔软看乔伊沫微微抽颤的脸,“吓到了?”

    乔伊沫轻轻闭眼,眉毛和睫毛都在颤抖。

    慕卿窨又将手指松开,又握紧,看着乔伊沫的目光沉了沉,嗓音素来温凉,“看我这样,很奇怪是么?”

    乔伊沫没什么,只是往前一步,伸手抱住了慕卿窨,喉咙涩痛得厉害。

    慕卿窨身形微滞,英眉浅蹙,盯着乔伊沫。

    “很疼吧?”乔伊沫抓紧慕卿窨腰际的布料,低哑道。

    慕卿窨眼波微闪,声线清淡,“习惯了。”

    从五岁那年开始,腿疾带来的隐疼,便成为了他的一部分。

    他早已习惯了带着这份痛感渡过每一日!

    慕卿窨完这话,乔伊沫许久没有发出声音,但慕卿窨能清晰感觉到她在他怀里的每一丝战抖。

    慕卿窨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伸出左臂环上乔伊沫的腰,用力。

    ……

    在慕卿窨出现在书房时,鬼影便识趣的消无声息离开了书房。

    乔伊沫让慕卿窨坐在沙发里,自己则蹲跪在他面前,握着他的左脚放到她腿上,轻撩起他休闲裤的裤脚。

    当慕卿窨左脚脚踝处明显深刻的印记,乔伊沫指尖狠狠一颤,双眼瞬间通红。

    “没事了。”慕卿窨着,就要将脚从乔伊沫腿上拿开,并不是不愿意让她看到自己脚踝处犹如步入腐朽的老者般丑陋的皮肤和骇人的印记,他只是不习惯将这样的伤疤如此般曝露在空气里。

    乔伊沫握住慕卿窨的脚踝,右手手指轻轻抚那上面凹凸不平的疤痕,眼眶里的泪滑坠到她睫毛尖悬着,欲落不落,哑然道,“之前为什么要瞒着我你有腿疾的事?你那样在我面前表演若无其事,不觉得辛苦……难受么?”

    慕卿窨深沉盯着她,不发一言。

    “……你在鬼影大哥心里神圣不可侵犯,他视你的话如神旨,想必我找过他的事,他都一五一十告诉你了!”

    乔伊沫低着头,双眼红彤彤的看着慕卿窨的脚踝,“鬼影大哥线条粗,话不会转弯,更不会因为我向他了解你的过去,便质问我是不是嫌弃你了。”

    慕卿窨眼廓缩动,棱角分明的脸庞绷了寸。

    “这些都是后来我自己琢磨出来的。加上我给鬼影大哥打电话时,他反应很奇怪,我想,那时你便跟鬼影大哥在一起。”

    乔伊沫用手掌轻轻盖住慕卿窨的脚踝,眨了眨睫毛,将悬挂在她睫毛上的泪珠眨落,轻哽道,“鬼影大哥肯定告诉你,我找他,是为了跟他了解你的事。所以,你便借住鬼影大哥的嘴试探我对你腿疾的态度……”

    乔伊沫掌心紧紧贴着慕卿窨脚踝的疤痕,抬起眼睛,直直盯着慕卿窨,“慕哥哥,你怎么会觉得我会嫌弃你的腿疾呢?”

    乔伊沫眼瞳异常红润,浮着心疼、委屈以及难过。

    慕卿窨眉骨轻震,伸手扣住乔伊沫的肩头,清淡的嗓音微沉,“乔乔,我……”

    “难道你觉得我喜欢你是虚情假意,是因为你有腿疾便会再次对你退避三舍……还是你认为我的喜欢是能随随便便就收回的?”没等慕卿窨完,乔伊沫沙哑的连续三问。

    慕卿窨看到乔伊沫眼眶的泪已经饱胀到眼角,眼看着下一瞬便要决堤。

    慕卿窨心头微微一乱,放在乔伊沫肩上的大掌蓦地握紧,沉吐口气,歉然盯着乔伊沫,“抱歉乔乔。我只是……没有把握。”

    胀到乔伊沫眼角的热流,还是没能抑制住,肆意的顺着她的脸颊淌落。

    乔伊沫喉咙哽颤,“是么?”

    慕卿窨看着乔伊沫脸上的泪,心尖揪疼,抬手轻抚上她的脸,“别哭。是我不好。对不起。”

    “……”乔伊沫泪崩,起身猛地抱住慕卿窨的脖子,在他耳边抑制不住的哭骂道,“谁要你对不起?谁要了?!我稀罕你的对不起么?我心疼,我心疼你,你知不知道?”

    慕卿窨喉头涩然,清润的眼眸亦是掠过一道微红。

    “……慕哥哥,你看不出来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么?在我这里,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不要没把握。”

    乔伊沫咬住慕卿窨的耳朵,哽咽不止,“我告诉你,你有,你比谁都有!”

    慕卿窨心头剧震,放在乔伊沫腰上的手握紧,那句“我比莫霄蘭,都有么?”的话,没有任何预兆的冲到他嗓子眼里,几乎就要脱口而出。

    可最终,慕卿窨还是忍住了!

    慕卿窨微微闭上双眼,颈子轻仰,硬生生将那句话给咽了回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