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37章 对他,无法形容的心疼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cs大楼,乔伊沫工作的科研资料室。

    鬼影半时后到资料室时,乔伊沫面前摆着一本与“rerth”研究相关的医学书籍。

    乔伊沫轻皱着眉,看样子是在很努力的让自己专注其中,至于有没有成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鬼影又坐到他上午坐的那把铁椅上,看着乔伊沫的样子,跟上午如出一辙的高冷。

    乔伊沫眨眨眼,开始怀疑半时前跟自己通话的不是他本人!

    “问问题吧。”鬼影。

    乔伊沫便没再纠结鬼影前后不一的态度,坐直身体,上身微微往桌前倾,双瞳清亮分明盯着鬼影,“慕哥哥的腿疾是怎么回事?严重么?会有哪些不适反应?会不会疼?”

    鬼影双眼闪了下,探寻的直直看着乔伊沫,“你嫌弃老大的腿疾?”

    嫌弃?

    “我怎么会嫌弃?”乔伊沫皱紧眉,有些疑惑于鬼影出这样的话,“我只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让他留下了腿疾,以及有没有什么后遗症。”

    鬼影想了想,,“这么,你不是嫌弃老大的腿疾?”

    “当然不是!”乔伊沫肯定道。

    鬼影抬高浓眉的眉,审视盯着乔伊沫看了好一阵,确定她没有口是心非的嫌疑,方严肃的抿着嘴唇道,“老大的腿疾由来已久。”

    由来已久?

    乔伊沫心颤了颤,“什么时候留下的?”

    “五岁!”鬼影眼角绷紧的线条敛缩。

    五岁!!

    乔伊沫握住手,“发生了什么事?”

    鬼影沉沉盯着乔伊沫,“我要是被黑熊咬伤的,你信么?”

    黑熊?!

    难道是在动物园不心……

    乔伊沫这个念头刚在脑海里冒出,便被鬼影接下来的话冷冷覆灭。

    “老大是慕家的子嗣,从出生开始便背负着慕家赋予他的重则。因此在老大很的时候,便接受了很多严酷苛刻的训练。与猛兽对搏,便是其中一项!”

    与猛兽对搏?!

    乔伊沫瞠目盯着鬼影,眼眸和脸上尽是难以置信!

    要她如何相信,一个五岁的男孩儿与一头黑熊搏斗?

    不是科幻电影啊,而是现实!

    这太疯狂,太血腥,太残忍了!

    鬼影看了眼乔伊沫。

    他当然知道对一个正常成长起来的人,听到他这些,有多匪夷所思。

    但这的确就是事实!

    如果,他是如果……她没有在那时毅然决然的离开,或许这一切就不会开始得这么早,而老大的腿疾,兴许便不会存在。

    “老大左腿脚踝的皮肉被黑熊撕咬得血肉模糊,骨头一侧也被黑熊咬得变形,在当时的情况,老大若是与黑熊多待一分钟,黑熊咬断的便不仅仅是老大的整只左脚,还会要了老大的命!”

    一个仅有五岁的男孩儿,在并未经过任何训练,告知任何与黑熊搏杀的技巧下,结局是注定的!

    鬼影到现在都还记得五岁的慕卿窨在笼子里被黑熊咬住左脚脚踝皮肉时的模样。

    他惨白的脸上是一片片如晕开的红墨液般的血痕。

    他大声嘶叫,一声比一声哑,他不是哭,而是试图用这样的气势喝退那只黑熊。

    那时他害怕么?

    鬼影从来没有问过,但心里却是有答案的。

    乔伊沫心脏在霎时间漫涌上她几乎无法承受的剧痛,放在桌面上的双手用力捏紧到骨节发白。

    “为,为什么会这样?慕哥哥的父母呢?她们怎么忍心让只有五岁的他做那么危险的事?”乔伊沫双唇发白,嗫瑟道。

    鬼影冷厉的双瞳掠过一抹血光,沉静看着乔伊沫,“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幸运儿,因为他们理所当然的拥有视他们如命的父母。而老大属于绝少数。”

    乔伊沫心痛如绞,颤抖盯着鬼影,“在他们眼里,一个合格的慕家继承人,难道比他们亲生儿子的命还要重要么?他们到底是怎样的父母?”

    鬼影望着压抑着激烈情绪的乔伊沫,沉默了良久,低沉道,“我没有跟你么?老大的母亲在老大五岁那年,便与他的父亲离婚,远离潼市,至今没再回来看过老大一次!”

    乔伊沫眼瞳狠狠一涩,眼角晶莹的泪,抑制不住的滚了下来,胸腔压满了浓浓的心疼和愤懑,致使她竟是不出一个字!

    鬼影看到乔伊沫脸颊滑落的泪,黑瞳蓦地闪了闪。

    不知是懊恼自己得太多,还是惹乔伊沫哭,鬼影探手抹了把自己的脸,皱紧浓眉道,“乔姐,这件事,还请你不要在老大面前提及……”

    乔伊沫喉咙里哽咽不止,却没有发出声音,双眼仿似不是自己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她无法话,便只对鬼影点头。

    “……”鬼影见此,寒凛的面庞不禁闪过动容,握了握手掌,道,“还有一件事。”

    什么?

    乔伊沫抬起泪雾重叠的眼睛,看着鬼影。

    ……

    鬼影离开资料室已经许久。

    乔伊沫眼底的泪却依旧止不住的下坠,眼泪几乎将她面前的书页侵湿。

    她就是觉得很心疼,很心疼,无法形容的心疼……

    这种疼,竟不输七年前母亲离世时的心痛。

    她在脑海里描摹仅有五岁的慕卿窨与黑熊在笼子里殊死搏斗的画面,每每他的样子刚在她脑海里浮现,她便已泣不成声,再想不下去!

    她不想妄自评断他的父母,但她真的很愤怒,甚至……恨!

    他才五岁,他才……五岁!

    乔伊沫捂住脸,眼泪很快打湿她的手掌,连她自己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情绪有些不受控制的崩溃!

    手机噗噗的震动声在桌面上持续了良久,乔伊沫都没有理会。

    直到手机恢复安静,又再次震动起来,她方深吸气,用手掌抚了抚眼睛和脸,放下,红肿着一双眼去看桌上放着的手机。

    手机屏幕上闪烁的汉字跃入眼帘,乔伊沫微微闭眼,脸上的表情有些难受。

    抿了抿干涩的唇,乔伊沫睁开眼,拿起手机,放到耳边接听。

    “……沫沫。”

    过了两三秒,手机里飘来一道心翼翼的中年男人的声音。

    乔伊沫垂着湿润的长睫,脸略显浮肿和红,她动了动喉咙,“爸。”

    乔伊沫的声音虽尽力维持平静,但仍有些暗哑。

    “沫沫,你声音怎么了?感冒了?”乔岸紧张关切的询问。

    听着乔岸的声音,乔伊沫很自然的想到鬼影离开前与她的那番话。

    他跟她,既然她决定和慕卿窨好好在一起,那么从现在开始,她必须在心理有这个意识——面对慕卿窨父亲的意识!

    鬼影并未与她过多介绍慕卿窨的父亲,但凝重严肃的神情却在告诉她,慕卿窨的父亲是她想象不到的难以应付和危险可怕!

    其实不需看鬼影的神色,便是知道他在慕卿窨五岁时,就将他关进笼子里与黑熊厮杀,就足以明慕卿窨父亲是何等狠绝的角色!

    原来,乔伊沫以为自己年少丧母,父亲为了疗伤抛下她独自一人已经很可悲了。

    但比起慕卿窨,她觉得自己幸福多了!

    至少她有一个美满的童年,至少她知道离开她的母亲是深深爱着她的,至少她的父亲,也是在乎她关心她的!

    乔伊沫感觉温热的液体又在汹涌的往她眼眶外冲,她仰起脖子,双眼往上看天花板,以此阻止眼泪外溢,“嗯,没事,就是一点感冒,您别担心。”

    “吃药了么?”乔岸紧跟着问。

    “……吃了。”乔伊沫抬手摁了下眼角。

    乔岸叹气。

    乔伊沫吸了下鼻子,“爸,您忘了我自己就是学医的?您放心吧,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噢,忘了跟您,我现在跟着郭记闳郭教授在做医学科研,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很有意义。您别挂心我,要照顾好自己。”

    乔伊沫一口气完,乔岸那端十多秒都没再开口。

    乔伊沫低下头。

    她知道乔岸为什么不话,因为这次通话,离他们上次打电话,差不多是一个月前的事了。

    “我的乖女儿,真棒。”乔岸。

    乔伊沫不知道该什么,只能对着手机无力的笑。

    ……

    下午五点过,乔伊沫将自己翻查到的有关“rerth”的记载与郭记闳交流,看看有没有研究所需要的。

    郭记闳边看边点头,时不时句“不错”、“很好”类似的。

    到最后,郭记闳许是认可乔伊沫的努力和方法,便鼓励乔伊沫按照她的方法记录下相关信息,争取做到熟记各个典籍中记载的相关理论知识,哪怕只是稍稍提及一两句的都要做到记录,了熟于心。

    乔伊沫都一一应下,微微犹豫了下,便欲开口询问他关于慕卿窨腿疾的事。

    但没等乔伊沫出声,科研室的研究成员突然打开资料室的门,是研究有新发现。

    郭记闳一听,登时精神抖擞,急匆匆与那名研究成员离开了。

    乔伊沫虽有些遗憾和失落,不过听到研究有新发现,便也有些激动,跟着去了。

    然,当乔伊沫走到科研室铁门前,伸手推门时,却发现科研室的房门竟从里锁上了。

    乔伊沫呆住。

    ……

    未免打扰到郭记闳等人,乔伊沫没有敲门,眉心压着抹疑虑就要折回资料室。

    不曾想刚走到一半,一道黑影忽地闪到了她面前,拦住了她。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