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32章 没有,只有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若是不想在这里住,封园还有其他……”

    “没有不想。”

    没等慕卿窨完,乔伊沫主动挽上他的胳膊,双瞳清亮看着他微锁着的眉,柔声,“现在……已经不同了。你别多想,我刚才只是有点感慨而已。”

    乔伊沫想表达的是,今时不同往日,以前她不喜欢他,对她而言,他只是她碰巧救过的人而已。所以在那种情况下发生那样的事,她的确很难接受。

    但现在不同了。

    她喜欢他。

    人大多是情感动物,观念也易受感情变化而变动,这无可厚非。

    因此,虽那件事依旧是她心里的一个结,但她明白,那道结,不再是和他发生关系,亦或是他为何没有将她送到莫霄蘭面前,而是莫家对她的所作所为。

    尤其是她知道,这个结兴许这辈子都无法解开。

    慕卿窨深深看着乔伊沫,似是担心她勉强,便柔和道,“你不必顾忌我的感受,对我来,你开心最重要。”

    乔伊沫心尖轻颤,望着慕卿窨。

    她在他脸上看到的只有怜惜和坦然,明他真的只是担心她不开心。

    乔伊沫挽紧慕卿窨的手臂,倾身在他脸颊亲了下,认真,“我真的没什么。”

    慕卿窨轻眯眼,伸臂揽住她,低头在她鼻尖吻了吻。

    ……

    慕卿窨牵着乔伊沫走进大门。

    站在玄关,乔伊沫一眼便看到了通往客厅的走道尽头,上午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龙吟灵和其他四名体型健壮的男子分站在两端,个个身形笔直,双手微叠在身前,头恭顺的微微低着。

    登时,乔伊沫便感觉到了一股“肃然起敬”的氛围袅袅而来。

    乔伊沫大眼瞪圆,脸有些发僵。

    慕卿窨看着龙吟灵和塍殷几人,眼廓微敛,声音不轻不重,“都站在这里干什么?”

    分明乔伊沫没有在慕卿窨声音里听出其他意味,可她却看到那龙吟灵将头垂得更低,而剩下的四名男子脸皆是一抖,纷纷看向龙吟灵。

    乔伊沫眼珠子左右转动了下,轻咽了咽喉咙,看慕卿窨。

    慕卿窨容颜清远秀雅,一派儒雅的谦谦贵公子模样,脸上也没有多余的情绪。

    乔伊沫暗吸口气,脑子里有根筋却微微拧了起来。

    慕卿窨没再与龙吟灵等人一句话,弯身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崭新的女性拖鞋放到乔伊沫脚边,低声,“按照你的脚码新买的。”

    慕卿窨完,乔伊沫隐约感觉一道阴光从前射来。

    乔伊沫愣了愣,抬眼看过去。

    龙吟灵几人都保持着低头的姿势。

    乔伊沫眨眨睫毛,想着许是自己的错觉,便脱了鞋,换上了慕卿窨拿出来的拖鞋。

    慕卿窨亦换了鞋,牵起乔伊沫朝前走。

    乔伊沫大约是不习惯这样的场面,身子轻贴着慕卿窨的胳膊。

    路过龙吟灵几人时,慕卿窨脚步不停,径直牵着乔伊沫朝旋转楼梯走。

    乔伊沫看慕卿窨。

    他不打算理理他们么?

    事实证明,慕卿窨还真没打算理他们,牵着乔伊沫上了二楼,直接走进了主卧室。

    楼上传来房门关上的声音。

    塍殷微闭眼,绷着的唇张开,长吐气,仔细看,还能看到他脑门上浮起的汗珠。

    “不是老大让我们过来的么?”

    其中一个男人瞄龙吟灵,声音里心压制着那抹不满。

    龙吟灵眼底掠过阴毒,牙根紧紧咬着,恶狠狠瞪了眼开口的男人,便缓慢缩紧眼廓瞪向二楼。

    老大将封园上上下下都交由她打理,封园的一切置办都是她在负责。

    可以封园的大事务,就没有她不清楚的,哪怕是封园新添一根针这样的事她都一清二楚。

    可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让人按照那个女人的脚码买了拖鞋一事。

    她可不认为封园的佣人敢不告诉她,便擅自做主买了这些。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

    这些东西,是老大亲自置办的!

    龙吟灵眯眼,想到了两个时前,慕卿窨离开封园的事。

    难道那时他出门,就是为了替那个女人买一双拖鞋?!

    岂有此理!

    龙吟灵双眼瞬间涨红,本就显恶相的脸宛若厉鬼般面目可憎。

    塍殷几人看到,呼吸皆短了寸,彼此看了眼,默不作声的离开。

    “一个低贱卑劣的下等女人,根本连出现在他面前的资格都没有,更不配他这样自降身份的对待!”

    龙吟灵狰狠呲着牙,在心里狠狠道。

    一直以来,慕卿窨便是她心中犹如高贵的神一样的存在。

    一般人连看他一眼都是对他的亵渎!

    可如今,他竟然为了乔伊沫这样一个平凡不起眼甚至卑贱的女人亲自为她置买生活用品,更甚为了她,在那样得像“老鼠屎”一样肮脏简陋的地方待了两个月!!

    龙吟灵光是想想都受不了!

    她心目中的神,绝不能因为这么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女人给玷污了!

    龙吟灵一张脸有些疯狂的往一边偏,与此同时,她的脖子亦发出咯吱咯吱骨节拧响的声音,十分恐怖。

    ……

    主卧。

    乔伊沫看到那张大得可容纳五六个人随意平躺的床,脑子里不受控制的浮出某些少儿不宜的限制级片段。

    本以为会感慨万千的乔伊沫,此刻只剩面红耳赤。

    慕卿窨关上门,从后拥住乔伊沫,低头在她从衬衣里露出的雪白肩颈上亲了亲,“别勉强自己。”

    乔伊沫吸气,摇摇头,眼角往后看他,“我想去洗个澡。”

    慕卿窨鼻梁在乔伊沫颈项流连的轻嗅,半响,才放开她,“我去给你放热水。”

    乔伊沫看着他朝洗浴室走的高大背影,嘴角情不自禁的卷高,步跟过去。

    走进洗浴室。

    慕卿窨放温水,乔伊沫则站在洗漱台前,好奇的打量。

    当看到洗漱台上成双成对的漱口杯和电动牙刷,以及某高档护肤品牌的女士洗面奶等等,乔伊沫秀眉清扬,从镜子里看着从后朝她走来的慕卿窨,“慕先生,在我之前,有几个‘幸运儿’到此一游啦?”

    慕卿窨握住乔伊沫的肩头,将她掰转面对他,腾出一只手挑她的下巴,黑眸定定看着她,“没有。”

    乔伊沫眼珠子微凝,故作没听明白,“没有什么?”

    “你是第一个出现在这里,并且我希望一辈子把你留在这里的女人!”慕卿窨收紧乔伊沫的腰,眼瞳深邃盯着她。

    乔伊沫两腮微红,扬高细颈,双瞳闪动着灵动的碎光,“你不是你的封园很大么?”

    言下之意。

    就算没有女人来过这里,但难保没有去过封园的其他地方,其他……房间。

    “没有。”

    慕卿窨俯低头,双眸更近的直视乔伊沫闪亮的眼睛。

    乔伊沫心跳快了起来,“就算不在封园,还有很多地方……”

    慕卿窨高挺的鼻梁抵到乔伊沫的,目光幽黑深沉,蕴藏着某种摄魂夺魄的神秘力量,“没有。只有你。”

    乔伊沫心跳失衡,脸似是放在蒸笼里蒸过,红扑扑的。

    她盯着慕卿窨俊美的脸,脚尖蓦地踮起,抬高脖子,便吻住了他。

    至于为什么突然主动亲他?

    大约是,心房盘旋着的巨大喜悦和被他深深牵引的情不能已。

    即便这不是乔伊沫第一次主动吻他,但她香软柔嫩的唇印到他唇上的一刻,慕卿窨仍是微微怔了下,旋即用力揽紧她,回以更热情激烈的深吻。

    ……

    穿着慕卿窨拿来的女士丝绸睡衣从洗浴室出来,乔伊沫纳闷的看看睡衣的袖子,走到站在窗前凝视他的慕卿窨面前,“这些都是你提前准备好的?”

    “嗯。”

    慕卿窨探指抚了抚乔伊沫白皙脸蛋,“从两个月前开始准备,衣服鞋包生活用品以及你们女人用的护肤品化妆品……都是我亲手一样一样准备的。怎么样?满意么?”

    岂止是满意!

    乔伊沫拧眉,望着慕卿窨的双眼满是动容,“你干么要亲自弄?”

    其实乔伊沫真正想问的是,他干么对自己这么好?她到底有什么值得他这么用心对待?

    “没有为什么,就是想。”

    慕卿窨盯着乔伊沫的眼睛,语气风轻云淡。

    乔伊沫鼻尖有些酸,伸手抱住慕卿窨的腰,把脸靠在他胸膛。

    慕卿窨抱了抱她,,“你先上床,我去洗澡。”

    乔伊沫闭上眼睛,在他怀里赖了会儿,才松开他,从他怀里退出。

    在慕卿窨低头看她时,乔伊沫转过了身。

    慕卿窨轻蹙眉,盯着乔伊沫的背影看了半响,方去了洗浴室。

    听到从洗浴室传来的水声。

    乔伊沫伸手抱住双臂,看着落地窗玻璃上印着的自己,眼眸里隐隐飘闪过一抹沉重。

    ……

    慕卿窨洗漱从洗浴室出来,乔伊沫已经躺到了床上,的身子在宽大的床上几乎不占地方。

    要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也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乔伊沫一只手轻轻揪着身边的薄毯,脸红彤彤的,望着慕卿窨的双眼亦是湿漉漉的。

    慕卿窨用手里的干毛巾擦了两下短发,便将毛巾扔到一边,跨步朝床边走去。

    “……你,你不吹头发么?”乔伊沫看到他过来,有些紧张。

    慕卿窨用遥控器关掉灯和窗帘,在乔伊沫身边平躺下,伸臂将她的身子揽收进时,才清哑着开口,“不管了。”

    这三个字刚出口,乔伊沫的唇便被一抹清凉封住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