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30章 你关心我,我很开心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研究期间,一日三餐会有专人送到cs大楼。”郭记闳边将那份免责声明夹到文件夹里,边对众人,“现在应该已经把午饭送过来了,你们先去餐厅吧。午饭后,会有人带你们去各自的休息室也就是你们在研究期间入住的房间午休,下午我们就这次研究的项目和每个阶段分别研究的任务开个会。”

    众人都在关注签字的状况,一双双眼睛跟火眼金睛似的注视着即将最后一个签字的乔伊沫。

    是以他们都看到郭记闳在乔伊沫签字前便将免责声明取走了。

    对此,众人皆是纳闷又惊愕的表情。

    听到郭记闳这般,众人谁都没走,而是悬疑的分别看着郭记闳以及与他们的表情如此一辙的乔伊沫。

    乔伊沫困惑而忐忑的望着郭记闳。

    她担心郭记闳莫不是临时觉得她无法担任秘密研究的一员,打算开除她?

    如果真是这样……

    乔伊沫明亮的眼瞳溢出浓浓的失落和忧虑。

    “怎么了?还有问题么?”郭记闳双手往后背了背,抿唇盯着众人,轻皱的眉头隐约透着严肃和不耐。

    除却乔伊沫,众人快速交换了个眼神,皆摇摇头,朝餐厅的方向走。

    这些人去吃饭还有个“名头”,毕竟他们是研究的成员,吃饭也吃得名正言顺。

    连免责声明都没让她签的乔伊沫此时的处境就有点尴尬了。

    所以乔伊沫没随众人去餐厅,不安的站在原地。

    待其余人都离开,只剩下郭记闳和乔伊沫时。

    郭记闳背在身后的手拿到了身前,相交贴在腹部的位置,眉梢的严肃和不耐荡然无存,又是一副和蔼可亲的家里长辈模样,对乔伊沫细声细气,“走吧,跟我一起去吃。”

    乔伊沫看着郭记闳慈祥的脸,内心惴惴,“郭教授,我能问您个问题么?”

    “随便问。”郭记闳笑,大方。

    “?”乔伊沫脸抽动了两下,清明的眼眸直直盯着郭记闳,“您是打算开除我,不让我参加这次研究了么?”

    郭记闳摆手,笑哈哈,“当然不是。这次的研究,没有我可以,但没你绝对不行。”

    乔伊沫愣住。

    这叫什么话?

    没他可以,但没她却不行?

    反了吧?!

    本来没签免责声明就已经让乔伊沫心下难安,中午吃了午饭,所有人都被领去了各自的房间休息,唯有乔伊沫没有自己独立的休息房间……

    乔伊沫……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处?!

    ……

    明月阁。

    吃饭的过程和谐放松,并且有翟司默和聂相思时不时耍耍嘴皮子也是笑果不断。

    不过聂相思几人也注意到,慕卿窨虽淡淡笑着耐心听几人话,也会适时接言。但与以往不同,慕卿窨每隔几分钟就会看一次手腕的手表,仿佛赶时间,怕错过什么似的。

    “慕叔,你下午有事么?”聂相思嘬了口饮料,忍不住盯着再次看向手表的慕卿窨问。

    慕卿窨垂着睫毛,声音清和,“没。”

    聂相思皱皱鼻子,看身边的战廷深。

    战廷深轻挑眸,将手边剥好的一盘虾推到聂相思面前。

    聂相思心思登时被那盘虾牵引了过去,夹起虾沾醋吃得飞快。

    几个大男人看着聂相思吃虾的馋样,皆笑了起来。

    听到笑声,聂相思囧囧的,故意瞪了瞪几人。

    慕卿窨浅眯眸盯着聂相思,不知是聂相思吃得真有那么搞笑,还是想到其他什么人,薄唇挽起的弧度,是战廷深等人鲜少看到的外露。

    战廷深望了眼慕卿窨,也不露声色,伸手夹起一杯红酒摇了下,放到唇边轻抿。

    隔了数秒。

    慕卿窨方将视线从聂相思身上收回,黑睫微末闪了下,抬眸看战廷深。

    战廷深扬眉。

    慕卿窨便无声笑笑,转开了目光。

    ……

    聚餐结束,一行人从包间出来。

    聂相思出门时背了个挎包,这会儿吃饱了犯懒,包不想背了,便赖皮的抓着战廷深的大手,把包带往战廷深胳膊里穿。

    战廷深也不她什么,薄唇抿直,就冷冷盯着她。

    聂相思企图当做没看到,一挂上包就挺直背脊向前走,但走了没几步,又泄气的乖乖转身回到战廷深身边,把包取下,自己背着。

    实在是某人的眼神就跟冷箭似的,嗖嗖的往她后背上刺,谁能受得了啊?!

    “哈哈哈……”

    翟司默冷眼旁观着一切,一见聂相思在战廷深面前也有吃瘪的时候,便毫不留情的看着聂相思憋屈的样儿狠狠嘲笑。

    聂相思磨了磨虎牙,如果他不是自己的“长辈”,她非把包塞他嘴里不可!

    “相思,包给楚叔,你不方便做的事,楚叔帮你。”楚郁邪笑。

    翟司默,“……”

    “楚叔,你简直是我的知音,我想什么你都知道。”聂相思看着翟司默抽动的俊脸,坏笑,做了个取包的假动作。

    翟司默看到,只以为聂相思正要把包递给楚郁,话都没来得及冒一句,就朝明月阁大门射了出去。

    “噗……”

    逗得聂相思形象全无的捧腹大笑。

    慕卿窨几人瞧着,也是忍俊不禁。

    “什么事啊,笑得这么开心?”

    就在这时,一道清婉中带着分好奇的女声从几人身后传来。

    听到声音,聂相思笑声停滞,正要朝后看时,便听见徐长洋道,“林霰,你也在?”

    林霰?

    聂相思动动眉毛,转身看去。

    就见林霰一身矢车菊蓝气质长裙,双手放在身前,右手握着佩戴着精致腕表的左手臂。

    此刻的林霰,还是一头长发飘飘,颜色是女神范的黑茶色,五官深邃,酷似混血。

    修长白皙的脖子上也只佩戴了一条简洁的钥匙吊坠的铂金项链。

    整个人站在那儿,活脱脱就是一靓丽的风景线。

    林霰看过众人,目光先是温柔的对上徐长洋,声线婉约,“是瑜和婧婧关心我的境况,非要拉我出来,我不想拂她们的好意,就出来了。”

    微微停顿,林霰状似紧张的吸了口气,将在徐长洋身上的眼眸,缓缓转落到了就站在徐长洋身边的慕卿窨身上,眼神里更是瞬间浮出更浓的柔软多情,声音也变得吴侬软语,“刚在包间里吃饭,听到相思和司默楚郁他们话,想着许久没有见了,便打算出来跟你们打个招呼,没想到……你也在。”

    呃……

    聂相思摸摸脖子,看上一秒还温柔多娇的在跟徐长洋话,下一秒便含情脉脉对着慕卿窨发射爱心的林霰,有点佩服。

    反正她做不到!

    眼瞧着这里也没自己啥事,楚郁冲聂相思勾勾手指头。

    聂相思瞄了眼战廷深,便过去了。

    楚郁便勾着聂相思肩膀上的书包带子,拉着她出去“会”翟司默去了。

    战廷深敛了敛眸子,对林霰点点头。

    林霰也对他笑了笑,“下次有机会聚聚吧。”

    战廷深没好也没不好,看了眼林霰,便也迈动长腿朝明月阁外走去。

    慕卿窨徐长洋与林霰所站的位置,正好是通往包房的必经路。也就是,他们三儿站在此处,便把路给堵着了。

    店里的服务员自然不敢让他们几人让路,眼神却在弱弱的瞄几人。

    慕卿窨不动声色,顺势就,“下次有机会再聚。”

    完,就要偏身朝外走。

    “卿窨。”

    林霰急忙走到慕卿窨面前,脸上的神情有些窘迫,仰头,楚楚看着慕卿窨,,“这么久不见了,我们能喝一杯么?”

    慕卿窨面色甚是平和,闻言,淡扯薄唇道,“不巧,下午正好有事。还是下次吧。”

    林霰表情僵了僵,旋即她身后勾了勾耳发,强颜欢笑般,低低,“真的很不巧呢。你这样我总不能让你为了我不务正业。那……那还是下次吧。”

    慕卿窨盯着她,眼眸情绪淡到若无,“节哀顺变。”

    林霰眼角一红,抬眸看着慕卿窨,故作无谓,“我现在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没事了。不过,你关心我,我很开心。”

    慕卿窨顿了两秒,浅浅笑了下,便错开林霰,朝出口走去。

    听着身后的脚步声逐渐远去,且毫不停留,林霰眼眸里的红胀到深红,她抓紧了紧自己的胳膊,悲凉的转动眼睛,酸涩的看着俊脸轻沉盯着她的徐长洋。

    徐长洋眉宇间仿似压着一缕阴风,薄削的唇合紧成一条线,与林霰凄凉的双眼对视了片刻,道,“回包间吧,我走了。”

    林霰柔弱的垂眸,轻轻点了下头。

    徐长洋眯了眯眼,,“想喝酒?”

    林霰微怔,抬眼看着徐长洋。

    “走吧。”徐长洋直直盯着她。

    “……”林霰微微张唇,望着徐长洋看了几秒,似无奈又似感动的轻笑,“长洋,你真是……等我,我去拿包。”

    “好。”徐长洋轻应。

    ……

    下午开会时,郭记闳许是有他的顾虑,在会议上,关于“rerth”他得很少,倒是反复举了医疗界许多一开始让人们觉得匪夷所思甚至笃定不可能实现,最后却研究成功及如今被得到广泛应用救人无数的例子。

    乔伊沫看得出来,在场的众人都跟她一样,迫切的想知道更多有关“rerth”的事,但也都跟她一样,没有开口询问郭记闳。

    会议在下午五点左右结束,之后的时间大家都在研究医疗器械以及讨论这次的研究项目,而到晚上七八点,包括郭记闳在内的所有人都各自回了各自的休息室。

    乔伊沫坐到空荡荡的科研室内,看着研究室内铁制的各种设施,白洁的额头分明就写了两个加粗大字——茫然!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