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25章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慕卿窨大约是被乔伊沫虐惯了,加之这甜头来得太猛,让本就以为在梦中的他,更加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慕卿窨呼吸灼重,眼眸淬着烈烈火焰,直勾勾盯着乔伊沫。

    一根长指轻抚上乔伊沫细腻软嫩的脸颊,缓缓摩挲。

    乔伊沫提气,半眯着眼睛,如猫咪般用侧脸轻轻蹭慕卿窨的下巴和耳廓,呼吸断断续续的,带着轻颤。

    “慕哥哥,我应该是喜欢上你了。”

    乔伊沫在慕卿窨耳边哑哑的。

    慕卿窨抚在乔伊沫脸上的长指,蓦地紧按下,乔伊沫的脸颊便立刻多出了一枚加大号的“酒窝”。

    乔伊沫挑眸,大眼水汪汪的去看慕卿窨。

    当看到他俊脸上浮现出的浓浓的迷茫之色时,乔伊沫嘴角不禁轻挽,绵软的手握住慕卿窨戳着她脸颊的那根手指,而后再次探过去,吻住了慕卿窨。

    只是今晚。

    乔伊沫便主动吻了他两次。

    而在她与莫霄蘭在一起时,她从未主动过,都是莫霄蘭主动,或是他要求。

    当然。

    此时的乔伊沫根本没有心思深想这里面的区别。

    她单臂勾着慕卿窨的脖子,像是变了个人,大胆且深入的吻他,贴紧他。

    乔伊沫估计自己都不知道,在男女之情上,她会开放彪悍到这个地步。

    乔伊沫如蛇般往慕卿窨怀里挤。慕卿窨低低嘶喘,眼瞳里的暗火都快喷射出眼眶了。

    他将手指蓦地从乔伊沫手心里抽出,往上,从后战栗的握住乔伊沫的后颈,狂猛的狠狠反击。

    乔伊沫惊得瞪大眼,不受控制从她喉咙里溢出的低叫被他一并堵在嗓子眼里。

    慕卿窨额角挂着热汗,脑门青筋蜿蜒,如一条条吐着蛇信子的蛇,漆深沉灼的眼眸疯狂叫嚣着什么。

    很快。

    乔伊沫毫无招架之力的被他压到身下,身上的衣物何时从身体脱离她也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而慕卿窨好似真的以为自己正做着一场令他热血沸腾难以抵抗的美梦,一贯的温谦清柔荡然无存,只有凭着身体本能和**肆无忌惮且毫无保留的宣泄。

    啊……

    忽然,乔伊沫在心里痛叫了声,酡红的脸骤然间被雪白覆盖,眼眸里的水汽染上红晕,一颗晶莹卡在她的眼角,欲落未落。

    “嗯。”

    与此同时。

    慕卿窨亦绷住下颌,似疼痛又似另一种极端的感官体验,他俊逸的眉宇深深蹙着,克制不住的一声闷哼从他嘴角淡出。

    乔伊沫原本紧抱着慕卿窨脖子的双手,一下松了,改而惨白着一张脸哆哆嗦嗦的推慕卿窨的胸膛,嘴嗫颤,想什么,却因为疼,一个音节都没发出。

    慕卿窨整个僵住,眼廓廓张,震动瞪着身下气都喘不上来的乔伊沫。

    这个梦……会不会太真实了?

    乔伊沫眼泪汩汩滚落,嘴里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推搡着慕卿窨的双手力道轻得可以忽略不计,可她非常固执的坚持推着。

    看到乔伊沫眼角滚下的泪,慕卿窨心头一记狠颤,迅速退到外面,深眸略无措的看着无声掉眼泪的乔伊沫。

    乔伊沫上身微微蜷起,贝齿轻轻勾咬着下唇,把脸往枕头一侧偏了偏,发出一道细碎的呜咽。

    慕卿窨更慌,从她身上下来,坐到乔伊沫身侧,先是怔怔盯着乔伊沫战栗的背脊看了两秒,方才伸出手,从后抱住乔伊沫的肩和腰,将她心翼翼的抱了起来。

    乔伊沫没有抗拒,顺从的窝到他怀里,红着一双眼委屈又羞囧的看他。

    慕卿窨视线像两道x光,钉在乔伊沫脸上,那样子,好似在辨别着什么。

    被他这样看着,乔伊沫完全想偏了,脸从白又变成了红。

    摸摸伸手抓过一边的方形枕头,挡在胸前和脸上。

    嗯,她认怂!

    借用她鬼影大哥哲学逻辑来,现在的她已经不是最开始那个豪勇的她了。

    并且如果她知道会这么……疼的话,打死……好吧,她肯定会稍稍克制的,绝不会那么放纵自己!

    慕卿窨眼瞧着乔伊沫可爱的反应,微怔了秒,而后终于,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在做梦,现在的一切都是真真实实在发生的。

    反应过来。

    慕卿窨心脏的位置剧烈跳动了两下,眼底闪过分被自己蠢到的情绪。

    收紧臂弯,慕卿窨呼吸沉沉,低头在乔伊露在枕头外的耳廓烙下一连串情难自已的绵密细吻。

    ……

    离方才透着尴尬和喜剧的插曲过去半时。

    慕卿窨和乔伊沫同方向侧躺在床上。

    乔伊沫的后背贴着慕卿窨肌理分明的胸膛,慕卿窨结实有力的长臂环在乔伊沫的腰上。

    在这半时中,慕卿窨和乔伊沫都没有话,仿佛在尽力粉饰之前发生的事。

    然而,尴尬和暧昧的氛围依旧在持续。

    毕竟,两人现在都是一丝不挂,且还用这样的姿势靠在一起,有些触动便怎么努力都忽视不了。

    乔伊沫双手轻握着放在床上,双眼闭着,但垂搭在眼帘下的两扇墨睫却在不住的颤抖。

    潮热的吐息某个瞬间洒到她耳边,垂坠在脖颈的长发被撩到一侧,温柔的亲吻从她耳垂蔓延到她的颈子。

    乔伊沫心跳爆表,睫毛抖得像是要掉了。

    不再如之前的激进凶悍,他耐心十足的同时,也让乔伊沫明白,今晚她若是不让他得逞,他恐怕不会罢休。

    “乔乔,这次我会心。”

    果然,下一秒,乔伊沫便听他如是,声线柔情而喑哑。

    乔伊沫睁开双眼,眼底浮着紧张和畏惧,偏过头看他。

    慕卿窨伸手抚摸她的脸,然后倾身吻住她的唇。

    犹如轮回般,乔伊沫再次被他覆在了身下。

    感觉到他就要循循而入,乔伊沫蹙眉吸气,双手掐着慕卿窨坚硬的胳膊,脸全是紧绷和不放松。

    慕卿窨见状,脑子里也闪过一秒钟想就此作罢,但也只是一秒,他深深吻住她,毫不犹豫的占有她。

    ……

    第二天,早上七点左右,门铃声响了起来。

    床上不得不微微蜷起长腿的慕卿窨听到,温柔望了眼温顺躺在他臂弯下熟睡的女人,即刻轻柔从床上跃起,快速拿过衣物套上,几步走到门口,开门。

    门一开,鬼影壮硕得能堵住整道门的身形便出现在慕卿窨眼前。

    鬼影看到慕卿窨也不意外,举了举手里的早餐,想当然的抬腿就要往里迈。

    只是他的脚刚伸进门里,就叫慕卿窨抬脚踢了回去。

    鬼影一愣,莫名其妙的看着慕卿窨。

    慕卿窨淡淡看他,从他手里强行拿过早餐,然后就把门关上了。

    房门关上时掷来的风,将鬼影的鼻梁都震得麻了麻。

    鬼影呆滞的站在门口,一颗心,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越来越冷。

    以前老大从来不会踢他的,送饭也是让送到公寓里,而今天,老大不仅踢了他,而且还把他拒之门外。

    他现在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送饭哥”的角色!

    按照老大对他态度的转变,极有可能不久的将来,连饭都不让他送了!

    想到这里。

    鬼影好像隐隐听到了某首二胡经典曲凄凉的在他耳边回荡。(类似二胡映月)

    ……

    慕卿窨将早餐随手放到电脑桌,便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拿过乔伊沫一只软嫩柔滑的手,凝视着乔伊沫的黑眸柔如春水,“乔乔,把早餐吃了再睡好不好?”

    这声音,完全是把乔伊沫当孩子在哄,而且十分……腻人。

    乔伊沫一点反应都没给慕卿窨。

    不是她故意不给他反应,而是她压根就没听到。

    昨晚慕卿窨到公寓时,已是后半夜,两人前前后后发生的事,就跟演电影似的,波澜起伏,一波三折。

    到乔伊沫对慕卿窨袒露心扉,再到慕卿窨终于得偿所愿再次将乔伊沫据为己有,一切尘埃落定归于平静时,乔伊沫已经扛不住沉沉昏睡,而天,也亮了。

    这时的乔伊沫,正忙着跟周公下棋,能听到慕卿窨跟她什么才怪。

    慕卿窨捏着乔伊沫的手,举起放到唇边浅浅啄了下,也没有偏执得非要乔伊沫回应他不可,便俯身,像对待一件易碎的珍品般,心翼翼的探臂将她抱起,起身走到电脑桌边的椅子坐下。

    慕卿窨让乔伊沫横坐在他腿上,一手揽着她的后背,一手打开早餐盒,将东西相继拿了出来,把盖子掀开。

    粥的清香气从盒子里飘散而出。

    乔伊沫不知道是不是嗅到了,俏挺的鼻子皱了皱,白皙的脸朝电脑桌的方向偏去。

    慕卿窨觑见,嘴角禁不住清扬,低叹,“馋猫。”

    慕卿窨端过那盒粥,撑在她身后的大掌从她后背穿过,让乔伊沫背靠在他的手臂上,而他腾出的那只手,则拿起勺子在粥盒里轻轻搅动。

    原本还担心要喂乔伊沫吃下这些东西,要费些心思。

    不过当慕卿窨舀了一勺粥递到乔伊沫唇边,乔伊沫自觉地张开嘴的一刻,慕卿窨不觉暗自好笑,觉得自己真是担心得有些多余。

    然后慕卿窨喂一口,乔伊沫吃一口。

    神奇的是中途慕卿窨但凡夹到乔伊沫不喜欢吃的,乔伊沫便把一张嘴抿得紧紧的,怎么都不开口。

    直到慕卿窨喂到她爱吃的,她方才会再次张开唇。

    每每看到乔伊沫这般,慕卿窨便哑然失笑,眼眸里不经意流露出的柔情和无限度的宠爱,让这间的公寓盈满了温柔和暖意。

    岁月若是这般,倒也静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