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24章 乔伊沫的主动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乔伊沫看着慕卿窨怔呆的俊颜,心尖滑过一抹奇异的感觉,她抱着他手臂的双手不自觉收紧了,“谢谢。”

    “?”慕卿窨脸上的神情不出的怪异,归根结底,是因为太过错愕。

    乔伊沫盯着他,“谢谢你在这近两个月的时间里一直陪着我。谢谢你无微不至的关心我,照顾我,包容我。谢谢你在生活上事无巨细的为我打算。谢谢你不计较我的态度一直对我好。谢谢……”

    “乔乔。”

    慕卿窨英眉紧蹙,凝视乔伊沫的黑眸碾着紧绷,“你,究竟想什么?”

    从他们认识到现在,乔伊沫对他的态度最好的时候也就是没有无视他。

    而多数时间,她要么是被逼无奈的敷衍他,要么就是不理不睬,冷淡冷漠得,时常让他觉得,陌生人都比她对他的待遇好!

    然而现在,她一连开口对自己了五个谢谢……她想干什么?

    是想了这些后,与他彻底划清界限么?

    如是想着,慕卿窨只觉得一股冷气流正对着他的心脏,缓缓袭来。

    乔伊沫这时很从容,抿抿嘴唇,抱着他的胳膊往自己身侧带,示意他躺到自己身边。

    慕卿窨察觉到她的意图,眼波轻闪,下颚沉绷着,不发一言躺到她身侧。

    乔伊沫侧转身子,与他面对面,视线对上他幽深如许的眼眸时,乔伊沫脸颊不由微微一热。

    实在是之前没试过主动且情绪又这样微妙的和他待过。

    看到乔伊沫柔嫩脸蛋上泛起的晕红,慕卿窨眼眸快速掠过轻诧,保持沉默。

    “这两个月如果不是有你和鬼影大哥陪着我,我应该……不会太好。”

    乔伊沫眉心皱了皱,轻声。

    婚礼的事一发生,光速传遍了整个半岛区。

    她也因此“光荣”成为了半岛区的一颗耗子屎以及头号危险人物。

    以前认识的不认识的,接触过没接触过的,一看到她便像看到恶心的蟑螂似的,要么迅速躲远,要么用异样的眼光打量她,有时甚至会低声骂她放浪骂她烂。

    若是遇到带孩的,花样就更多了。

    不是把她当成反面教材教育自己的孩子,就是让自己的孩子看到她便躲得远远的,好像她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会伤人的精神病人!

    乔岸在她回去后的第二天还是第三天,便离开了潼市。

    是她主动提出让他离开的。

    对于婚礼上发生的事,她与乔岸都只字未提,她也在乔岸面前表现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大约他也觉得自己并未受此影响,她一提出让他去做他的事,他没怎么犹豫,便离开了。

    之后,她也在尽力表演一个坚强洒脱,不会因为任何事而被打倒的女性形象。

    所以在接到研究机构给她打电话邀约面试时,她便拿出所有的热情,和一副打算重新开始,踌躇满志的灵魂开始准备。

    这两个月,乔伊沫没有再因为婚礼上发生的事,而掉过一滴眼泪,她只是埋头工作,埋头工作……

    看起来她的确在重新开始,也的确很勇敢很坚强。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她深刻知道社会对懦弱的人和沉迷悲伤的人有多苛刻。

    社会不会同情你,只会嘲笑你的软弱,站在制高点轻易评价你。

    那些没有经历过的人,并不会觉得发生这样的事有多可怕,多值得你沉溺堕落。

    他们眼睛能看到的只有你的自甘堕落和不争气。因为他们宣扬正能量。

    乔伊沫一直觉得,她很软弱,只不过是现实催逼着她,她若不想让自己继续悲惨,就只能咬咬牙让自己坚强。

    乔伊沫不否认,她怨恨过慕卿窨,怨恨他“乘人之危”,怨恨他将她从酒店带走,而不是带她去找莫霄蘭。

    所以刚开始,慕卿窨每天到公寓“报到”,都让乔伊沫心生厌烦,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叫嚣着不想见他。因此她拒绝与他对话。

    渐渐的,许是疲了,她看到慕卿窨也不如刚开始时的厌烦,而是慢慢习惯了他的存在和陪伴。

    这种潜移默化的改变不细想不会发现,但仔细想来,是很惊人的。

    而在今晚,乔伊沫很显然是意识到了。

    因为一个多月前,乔伊沫决想不到,自己会在今晚,对慕卿窨出这番发自内心的感谢。

    是的。

    她对他的陪伴从最开始的厌烦,演变到了此刻的庆幸和感动。

    很不可思议是么?她也觉得。

    但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已不容她自我欺骗。

    七年前,因为母亲的离世,父亲的远走,乔伊沫连续半年都在掉眼泪,半年后她才在莫霄蘭的陪伴下走了出来。

    如今,他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让她对他产生了这么大的改变。

    同时她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依赖他,并且,在心里默默的接纳了他。

    乔伊沫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爱上他了,但她肯定,自己是有点……喜欢他!

    要让乔伊沫承认自己喜欢上慕卿窨,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毕竟,她与莫霄蘭分开,也不过是近两个月的事。

    如此轻易就喜欢上另一个男人,难免让人觉得她的感情太过轻浮随便。

    “只有我。”

    慕卿窨何等聪明。

    乔伊沫这会儿在他面前面若桃红,眼波如秋水婉转,出的嗓音细弱羞涩。无论从哪方面看,她都不是要跟自己摊牌,然后与他分道扬镳的意思。

    既然不是这个意思,那就很有可能是……

    慕卿窨一只手握紧,暗自提了口气。

    乔伊沫愣了愣,懵懂的看着他。

    慕卿窨黑眸深邃如海,锁着乔伊沫,“是我让鬼影跟着你,所以鬼影也是我。从始至终陪着你的,只有我!”

    “……”乔伊沫大眼轻瞪,脸倏地又覆上一层嫣红。

    她明白了。

    这人是告诉她,鬼影之所以照顾她,是因为受他之命,代表的也是他。

    严格上,陪着她的,只有他,与鬼影无关。

    嗯,他连鬼影都要介意。

    慕卿窨把脸朝乔伊沫的脸凑了过去,两道呼吸登时纠缠在了一起,邃然盯着她,“乔乔,你的感谢我收到了。还有呢?”

    还有?

    乔伊沫脸通红,因为他的靠近,让她的呼吸开始不畅,心跳也跟着失衡。

    她掩饰的往下垂眨着睫毛,声音有些些抖颤,“我,我要的就是这个,没,没别的了。”

    早就想换上她腰肢的长臂,这下顺理成章的搂了过去,微用力,便将乔伊沫娇软的身子勾进了怀里。

    随着他的动作。

    两人的额头抵在了一起。

    乔伊沫脸上热气不断,长长的睫毛闪个不停,嗓子眼似是渴般,时不时的便用力咽动一下。

    慕卿窨眸光灼热,寸寸烙在乔伊沫脸上,挺拔的鼻翼蹭动着乔伊沫巧的鼻尖,哑声,“真的没有了?”

    由于紧张和羞涩。

    乔伊沫的两排睫毛都快彻底掩在了眼帘下,

    “不然呢?你觉得我还要什么?”

    乔伊沫声。

    慕卿窨眼廓幽陷,一只手挑起乔伊沫的下巴,让乔伊沫不得不掀起睫毛看他。

    乔伊沫双手握紧,脸蛋深红,看着他时,极不好意思,但却没避开。

    “我觉得你还要,你打算接受我。”慕卿窨一瞬不瞬的盯着乔伊沫,字字清晰深刻。

    乔伊沫呼吸轻屏住,热得让她有种两只耳朵都在冒火气的感觉。

    乔伊沫喉咙发干,沉默了三四秒后,她突地扬起左侧的秀眉,故作不拘一格,潇洒豪迈,微提高音量,脆脆亮亮道,“不是打算,而是已经!”

    是的,在这之前,乔伊沫便已经接纳他,只是没有告诉他而已。

    而且,她以为他感受到了。

    话是慕卿窨先破的,但乔伊沫坦率承认了,前者反倒露出一脸的震惊和不可置信。

    两片薄唇严密的抿紧,怔怔盯着乔伊沫,半响没有出一个字。

    心脏勃然跳动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响的在耳畔响彻。

    让乔伊沫有些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他的!

    乔伊沫望着慕卿窨棱角分明的脸庞,猛然一个急促的呼吸后,脑子一抽,她抬起下巴,主动吻住了慕卿窨的薄唇。

    慕卿窨狠狠一震。

    他那一震,倒让乔伊沫觉得自己的身子都跟着麻了麻,可想他震动的弧度有多剧烈。

    乔伊沫脑子便继续犯抽,伸出两只纤瘦的胳膊圈住他的脖子,闭上双眼,孟浪的用力吻他。

    慕卿窨闷哼,失控的睁大双瞳,迷幻的看着乔伊沫,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觉!

    以前都是他强吻她,那时,她觉得他的唇像惩罚她的武器,一点也不温柔。

    可现在她亲吻着他,却觉得他的唇柔软无比,带着丝丝的凉和甜。乔伊沫紧紧抱着慕卿窨的脖子,中邪般的在他薄唇上流连不舍。

    直到,乔伊沫自己有些呼吸不过,她才微微亲了亲慕卿窨的嘴角,神情迷乱的退后,脑袋靠在他的肩头,迷蒙的看着慕卿窨被她吻得有些红的唇,口呼吸。

    慕卿窨深深盯着乔伊沫,黑眸里燃着两团酷似猛兽形状的烈火,随着乔伊沫从他唇上退开,他便微启了薄唇,浅却急促的吐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