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21章 慕哥哥,你回来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鬼影沉吸口气,没再与莫霄蘭纠葛,甩开他,迈动壮硕的大腿朝副驾座走。

    走到副驾座,鬼影打开车门,沉眸看着不成形样的乔伊沫,“能走么?”

    乔伊沫眼眶红到极致,盯着颓然靠在车身,一手桀狂抹拭嘴角血渍,隔着车窗阴狠瞪视着她的莫霄蘭。

    乔伊沫只觉得有人拿着刀,在无情的凌迟着她的心脏,痛入骨髓。

    她知道他恨她,但她没想到,他对她的恨,竟深到如此地步……仿佛只有不停的折磨她,看她痛苦,才能让他痛快!

    乔伊沫脑门的青筋蜿蜒到她的太阳穴,她伸手用力摁了下心脏的位置。

    然后,她毫不犹豫的将视线从莫霄蘭身上移开,望向站立在车门前的鬼影,声音嘶哑,“鬼影大哥,麻烦你。”

    听到乔伊沫这般,鬼影便知道她此刻大约是连下车的力气都没有。

    鬼影握了握掌心,沉默的点头,伸手将乔伊沫从车内抱出,凌步朝挡在保时捷车前的雷克萨斯走去。

    像是被鬼影那几拳打到力气全无。

    莫霄蘭萧寂而萎靡的靠在车身上,视线锋利如刀,阴鸷的看着鬼影将乔伊沫抱上车。

    到雷克萨斯车从他眼前奔驰而出,乔伊沫都没有再回头看他一眼。

    莫霄蘭闭上眼,不断有血从他嘴角流出,整张脸乃至脖颈,很快涨红到青筋暴凸。

    突地。

    莫霄蘭双手抱住头,俊脸似忍受着某种极致的痛楚,扭曲到让人害怕的程度。

    他呲着牙,身体往车身一侧缓慢扭转,他仿似想要嘶吼、大叫。

    可是许久过去,他却是连一点声音都没发出!

    ……

    雷克萨斯飞速在车道穿行。

    车厢内,除却车轮刮过地面的声音,静谧得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鬼影嘴唇冷硬的抿直,从车镜看乔伊沫。

    乔伊沫安静得像不存在,她的头朝车窗偏转,凌乱的头发被她用手梳了两下,仍有些打结的披在她侧脸上。

    鬼影从这边看去,只能隐约看到乔伊沫咬得微微见血的唇、鼻尖、以及一扇长得过分的眼睫毛。

    她只是很安静,也没有掉眼泪,甚至连周身萦绕的气息都十分宁静平和。

    让鬼影有种,她刚刚什么都没经历过的错觉。

    “鬼影大哥。”

    忽地。

    乔伊沫低弱的嗓音在静寂的车厢内响起。

    鬼影愣了下,才转头,看着乔伊沫。

    乔伊沫没有转头看他,,“今天的事能不能不要告诉他?”

    鬼影,“……”不能!

    鬼影对慕卿窨没有秘密,也从来没想过要隐瞒他什么,无论好的坏的,都会一五一十告知他,这是他从跟在慕卿窨身边开始,便养成的习惯,又或者是,某种不可抗的信念!

    他一直觉得,如果有一天他违背了这个信念。那么,他便没资格继续留在慕卿窨身边!

    没听到鬼影出声。

    乔伊沫黯然的垂下眼睫,“不能么?”

    鬼影,“……”嗯!

    乔伊沫苦笑,“我知道了。”

    鬼影双眼缩动了下,斜盯乔伊沫。

    许是乔伊沫身上骤然散发而出的失落让鬼影于心不忍了,鬼影抿抿唇,,“也许,你可以主动告诉老大。”

    乔伊沫一愣,转头看鬼影,“主动告诉他?”

    鬼影垂垂眼皮,点头。

    他觉得,如果由乔伊沫主动告诉慕卿窨,也许情况会好些。

    乔伊沫盯着鬼影,眼眸轻轻转了转,“我懂了。谢谢你鬼影大哥。”

    鬼影动动眉毛,在心里,要不是把你当自己人,本帅哥才不浪费口水呢!

    ……

    回到公寓。

    乔伊沫站在洗手间的洗手台前,刚摆好手里的消毒水和消炎药膏,门口便传来房门从外掷开的巨响声。

    乔伊沫长长的睫毛颤了颤,深吸口气,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然后握着手心,侧转过身子,面对洗手间房门。

    男人挺俊凛冽的身姿在下一秒出现在洗手间门口。

    乔伊沫看到,立刻轻轻勾了嘴角,“慕哥哥。”

    慕卿窨几乎是一步便跨到了乔伊沫面前,向来无波无谰的面庞此时寡寒如冰,眸光似刃盯着乔伊沫脑门上肿起的两个充血的大包。

    乔伊沫肩头微微耸高,主动伸手拉起他的大手,微笑着声,“慕哥哥,其实……”

    “先别话!”

    慕卿窨目光严厉。

    乔伊沫嘴角的弧一僵,盯着慕卿窨,“慕……”

    乔伊沫刚开口,手臂便被一把握住。

    “嘶……”

    胳膊在车内因为高速乱撞,也受伤了,而他一握,正好就握到了她受伤的地方。

    乔伊沫没有防备,痛得抽了口冷气。

    “手臂上也有些伤?”

    慕卿窨手上的力道听到乔伊沫的抽气声时,便蓦地松了松,紧张的拿起乔伊沫的胳膊查看。

    乔伊沫的皮肤如凝脂般白皙细腻,一丁点伤在她皮肤的映衬下便无比明显,更何况,她手臂上的淤青不止一丁点。

    慕卿窨看到乔伊沫手臂上一团又一团的青紫,浑身的戾气无法克制的外溢,握着乔伊沫胳膊的手虽在控制,却也一点一点收紧了。

    乔伊沫看着他绷得越来越紧的脸庞,呼吸紧密了起来,太忐忑的缘故,她开口的声音很声,“皮外伤而已,不要紧的,抹点药过两天就好了。真的。我是学医的么,我,我清楚。”

    乔伊沫像是怕慕卿窨不信,刻意补了后面一句。

    然而,话还没完,慕卿窨便蓦地抬起眼眸,直视她的视线凌厉到仿佛能刺透人心。

    所以乔伊沫的声音,便突地颤抖了抖。

    ……

    消毒上药的过程,室内气温始终在负度徘徊。

    乔伊沫低笼着眼皮,双唇喏喏抿着,在慕卿窨面前,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慕卿窨将乔伊沫身上,视线所能看到的伤,都细致的消了毒抹了药膏。

    随即,药膏被他放在床头桌上,他抬眸没有情绪的看着乔伊沫,“衣服脱了,我看看你身上还有没有其他伤。”

    脱衣服?

    乔伊沫惊讶抬眼,脸蛋先一步红了起来。

    慕卿窨菲薄的唇漠冷的绷直,静静盯视乔伊沫。

    “……身上没有别的伤了。”乔伊沫声音的。

    “你怎么知道没有?”慕卿窨握住乔伊沫的手,轻巧将乔伊沫拉到他怀里,一手箍着她的细腰,一手撩起她的衣摆,一鼓作气从乔伊沫头顶脱了出来。

    乔伊沫轻屏息,脸上的红晕蔓延到耳根。

    她往胸前微含着双肩,脸默默靠到慕卿窨颈边。

    慕卿窨瞥了眼乔伊沫乖顺窝在他颈边的脑袋,眼瞳里的戾气有所消减。

    眸光从乔伊沫的后颈扫视而下,见乔伊沫的后背光洁柔腻,像一片瓷器般没有一丝瑕疵。

    慕卿窨轻吐了口气,但并没有即刻松开乔伊沫,而是展臂,将乔伊沫紧紧拥进怀中,低头在她轻战的肩头无声的吻了吻。

    随着他的动作,乔伊沫身形微僵后,便主动朝他怀里贴了贴,脸从他的颈边,顺着他的颈子,锁骨,一路滑到他的胸膛,侧脸贴着他的左心口。

    他快而沉的心跳声穿进鼓膜传来时,乔伊沫轻声开口,“今天阿……莫霄蘭给我打电话,约我出去,我出去了。”

    没有借口,没有婉转,乔伊沫直接道。

    慕卿窨没出声,周身冥寒的气息时有时无。

    乔伊沫吸气,“他一直以为是我背叛他在先,在……我们的婚礼上,做出与人通奸的事,让他和莫家蒙羞,所以他恨我。”

    周围的气流急速下降。

    乔伊沫感觉到,轻屏气,闭了闭眼睛继续,“他只是想出口气,没有真的想对我怎么……”样。

    “样”字还在她喉咙未发出。

    环着她身子的双臂猛地收紧,箍得她的骨头有些疼。

    乔伊沫吐息乱了几秒,抱住慕卿窨,“我妈妈在七年前因为癌症去世,过程很突然。我跟我爸都没有心理准备。我爸妈感情很好,所以我妈去世,我爸备受打击,一蹶不振。后来我爸为了逃避现实,留下我一个人,远走他乡。那时我不过十三四岁。”

    虽然乔伊沫此时起她曾经历的事,总让人觉得有些突兀。

    但慕卿窨知道,她绝不会无缘无故便这些。

    而她,也是第一次在他面前讲述有关她的故事。

    慕卿窨垂眸凝视乔伊沫。

    深知乔伊沫开口与他袒露往事是因为她想维护那个男人,但慕卿窨却怎么也舍不得就此打断她。

    “那个年纪的我们好像都很敏感,我很孤独,也很无助。我有父母,有家,可我时常觉得我是个孤儿。我被抛弃了这几个字像紧箍咒一样整天在我耳边不断回响。我只有一个愿望,我想有个人能陪陪我,一直陪着我。我不想总是对着空气话,不想面对毫无温度可言的屋子发呆。”

    从那个时候开始,乔伊沫的愿望便一直只是,有个人能陪伴在她左右。

    让她能感受到,她是真实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她对这个世界而言,并不是多余,并不是一点都不重要。

    也许只有真正经历过这种孤单的人,才能切身感受到乔伊沫的孤独和脆弱,以及那份对这个世界的卑微祈求。

    慕卿窨望着乔伊沫,可他的双眼却好似看到了很远的地方。

    他还是沉默着,静静的听乔伊沫继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