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19章 为所欲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慕卿窨微怔,左手往后探来,握住乔伊沫举起的一只手臂,方才回转过身来,抿着薄唇,微疑的看着乔伊沫。

    乔伊沫耳尖飞红,被他握住的那只手臂,手掌捂着撞疼的额头。

    察觉到他垂射而下的眸光,乔伊沫两片唇懊恼的合紧,装死的掩着睫毛,一声不吭。

    慕卿窨默不作声凝着乔伊沫,见她垂搭着脑袋也不什么,松开她的手,摊开手掌覆到她的手背上,带着她的手轻轻揉她的脑门。

    乔伊沫眼皮低垂,视线所及便是他的腿,手背处,他掌心的温度潺潺而来,心绪便微微有些杂乱。

    ……

    坐上车,到车子停在公寓楼下,两人一路无言。

    乔伊沫坐在副驾座上,张唇轻吐了口气,便要伸手去解安全带。

    手还没触到安全带,一道暗影便从侧靠了过来。

    乔伊沫眼角快速颤了下。

    啪嗒一声,身前的安全带解开了。

    乔伊沫垂在眼帘前的睫毛微闪,掀起眼皮的一刻,男人深邃立体的面庞倒映进了她的眼瞳里。

    乔伊沫放在腿上的手不经握了起来。

    慕卿窨深沉盯着乔伊沫,直盯得乔伊沫扛不住,整个人都瑟瑟发起抖来,他握着安全带的手一下甩开安全带,掐住乔伊沫微颔下的下巴,薄唇随之堵了过来。

    他唇上的清凉一下喥进她的口腔里,乔伊沫禁不住咝咝抽气,握紧的上手捏得更紧。

    慕卿窨整个人从驾驶座覆了过来,宽阔的胸膛将乔伊沫密密的困堵在他和椅背之间,没有一丝克制的疯狂吻着他,无声的宣泄着什么。

    乔伊沫腰眼打颤,两排睫毛没一会儿便湿了个透,她没有如往日般抵抗,而是温顺得像只猫咪。

    虽没有主动回应,但乔伊沫这般,也算是任他予取予求了。

    慕卿窨心襟摇曳,无法自拔的覆在她身上,吻一下重得要命,一下又满含温情,疯狂和克制在他的这记吻下,被演绎到了极致。

    半个时后。

    慕卿窨方从车上下来,原本规整扣上的衬衣纽扣,此刻解开了三颗,白皙的颈子和锁骨浮着薄红。

    衬衫的衣摆已从裤腰里抽出,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皱褶。

    他绕过车头,走到副驾座,拉开副驾座的车门,垂眼凝视着好似氧气不足而脸蛋绯红的乔伊沫的眼眸,盈满了柔情。

    他弯下身,双手从她的后背和腿弯穿过,将乔伊沫捞抱起,用胳膊肘带上车门,阔步朝公寓大厅里走,步伐有些急。

    而慕卿窨和乔伊沫都没注意到,此刻停驻在公寓马路对面的黑色保时捷!

    保时捷车内。

    莫霄蘭一双眼犹如在鲜红浓稠的染缸里浸泡了数日,刚捞起来般除了一片红,看不到其他颜色。

    他握在方向盘上的双手,青筋从手背处根根暴凸了起来,似是随时可能爆破出红色的血浆。

    眼前所见到的一切,都让莫霄蘭觉得自己无比可笑。

    他差点就相信她了!

    因为那日她看着自己吻向章心桐时哀伤心痛的眼神,因为她那句“我不许你伤他”。

    他差点就相信她是有苦衷,是被下了药!

    所以他放下一切过来找她,要她给他一个解释,哪怕一句谎言也好,他都愿意放下过去的所有不论,和她重新开始。

    可是她回应他的是什么?是她已经怀孕的消息!!!

    而今天。

    他再次放下男人的尊严,犯贱的跑来找她,她回馈给他的,依旧是令他万箭穿心的一幕。

    因为驾驶座的车窗只关了一半,所以他透过车窗,能清楚看到车内发生的一切。

    那个男人将她紧紧压在身下,肆无忌惮的索吻!

    如果她真的如她所那么爱他,在那个男人吻她时,她为什么一丝反抗都没有,由着那个男人为所欲为!

    如今那个男人抱着她在干什么呢?是不是已经……

    像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伸进了他的脑子里,狠狠的撕扯着他的神经,他的思绪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那么想着,想着……

    逐渐的,莫霄蘭的脸扭曲到,让人触目惊心的程度。

    而此时,猛烈的恨意、怒火以及妒火,也在莫霄蘭胸腔疯狂盘旋,熊熊燃烧!

    “乔伊沫,这么多年,你竟一直把我当傻子戏耍,虚伪得让人厌憎!”

    莫霄蘭鬼气森森的呲着牙,可怖瞪大的双瞳猩红阴鸷瞪着公寓的方向,出口的声音宛若从遥远的极寒之地传来,森冷而嘶哑,“乔伊沫,我莫霄蘭这辈子跟你没完!”

    没有人,没有人在愚弄了他之后,还能全身而退!

    乔伊沫,余生,我莫霄蘭跟你杠到底!

    反正,反正此生我都不会幸福了,所以,你也休想!

    我们,就一起到地狱里去吧!

    ……

    刚进公寓,铺天盖地的吻便倾轧而下。

    乔伊沫心尖颤动,匀过来没一会儿的气息又乱了。

    从进门,到她的后背触到柔软的被子,他的唇便没从她唇上移开过一寸。

    而身体一落到床上,他笨重的体魄也随即覆了下来。与此同时,他的手也从她腰后猛地握了过来。

    乔伊沫低低哼了声,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面上这张因为欲念染着醉红的俊逸面容,心跳快且乱。

    慕卿窨呼吸灼重,闷不做声吻她。

    乔伊沫脸红得厉害,开始还敢看他,到后来,视线一碰到他,便跟老鼠遇到猫般,嗖的撤开了,那可爱的样子,勾得慕卿窨忍不住在她眼睛和红扑扑的脸蛋上轻轻咬了几口。

    乔伊沫呼吸急急的往后躲闪,却被他猛地一下堵住了唇,然后,她感觉他的手沿着她平坦的腹下移。乔伊沫身形一僵,一对水溶溶的大眼倏地瞪大,慌张盯着慕卿窨,呼吸也变得时有时无。

    慕卿窨亦盯着她,眼神深邃,透着志在必得。

    “慕哥哥……”

    “乔乔。”

    乔伊沫和慕卿窨的声音几乎同时出来。

    只不过乔伊沫的声音战栗而慌乱。

    而慕卿窨的则是嘶哑和一丝隐含的郁闷。

    乔伊沫湿润的睫毛眨动了下,仰起白白的脸,紧绷的看慕卿窨。

    慕卿窨眉宇忍着痛般,深蹙着,削薄的唇抿直成一条线,凝视乔伊沫的黑眸抑郁的敛缩,声音绷得很紧,“你故意的对不对?”

    乔伊沫懵逼。

    ……

    洗手间。

    乔伊沫轻抚着肚子,坐在马桶上,脸红得跟煮熟的龙虾一个色。

    现在的情形,想必大家也看出来了。

    是的。

    她大姨妈在迟到了两个礼拜后,终于来拜访了!

    所谓无巧不成书,大概就是指现在了!

    乔伊沫很囧。

    具体原因可归纳为以下四点:

    一,在两人衣服都脱了的情况下,她大姨妈来了。

    二、公寓里正好没有备用的姨妈巾。

    三、某人现在出去帮她跑题买姨妈巾,而她,只能裹着浴巾坐在马桶上干等。

    四、她还没想好,姨妈巾买回来后,她要拿什么脸去面对某人!

    乔伊沫仰头吸气,很努力的忍了忍,才忍住了想去抓头发的冲动!

    约十五分钟,乔伊沫听到开门声隔着一道墙壁传来。

    乔伊沫一下坐直,脸已经涨红,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沉稳的脚步声朝洗手间房门逼近。

    乔伊沫直勾勾盯着门把手,在注意到门扳手拧动了下时,紧忙道,“你,你把东西放门口就好,我自己来拿。”

    乔伊沫完后。

    门把手有两三秒钟没有动。

    然后,吱扭一声。

    洗手间房门还是被从外拧开了。

    乔伊沫闭眼,把脸转到一边,拒绝接受这个现实。

    慕卿窨看到,眉骨轻耸,如常的提着东西走到乔伊沫面前,看着她微微扭转的粉红侧脸,“没有看到你的那个牌子,这个可以吗?”

    “……可以。”乔伊沫看都没看,闭着眼睛,声音得不能更,。

    “嗯。”慕卿窨看了眼乔伊沫从浴巾下露出的两弯珍珠般白皙的肩头,稍停了停,方将东西放到乔伊沫面前,转身走了出去。

    直到听不到脚步声,乔伊沫蓦地抬手蒙住自己半张脸,她真的囧得快哭了!

    这辈子没这么尴尬过好伐?!

    ……

    乔伊沫周身只围着一条浴巾,贴身的衣服早就被某人不知道脱哪儿去了。

    幸好某人给她买的一袋姨妈巾里有裤型的。

    乔伊沫整理好,在心下做了一番思想工作,挺直腰杆,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朝洗手间门外走。

    走到门口,正要伸手开门,门外房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突地传来。

    乔伊沫怔了怔,抿唇,没犹豫,打开房门。

    走出洗手间房门,乔伊沫朝房门望去的双瞳不期然与站在玄关前不远的男人的双眸撞了个正着。

    轰然之间。

    乔伊沫觉得自己刚在洗手间做的那番思想工作算是白做了!

    乔伊沫脸大红,羞囧的盯着慕卿窨,嘴角滑稽的抖动,“我,我以为你出去了呢。”

    慕卿窨扬扬眉头,举了下手里的东西,“是鬼影,我让他买了点东西松开。”

    乔伊沫没太注意他手里的东西,摸摸脖子,站在原地尬笑。

    慕卿窨不动声色的将乔伊沫的不自然看在眼底,暗自浅笑一声,二话没,便拿着他手里的东西,朝狭的厨房走了去。

    乔伊沫赶紧张唇吐气,快速走到衣柜前,拉开,用最快的速度拿上衣服,冲回了洗手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