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17章 晚上才能来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保时捷一个漂亮的甩尾,停在了邺景别墅大门前。

    身着精心裁剪得体西装的莫霄蘭从车里跨下,一刻不停的朝别墅门口阔步走去。

    走到玄关,莫霄蘭鞋都没顾得上换,便走了进去。

    到客厅,莫霄蘭冷峻紧绷的面庞在看到神情萎顿,一副气息不足喘不上气来靠歪在沙发里的柴娉孜时,微微凝了凝,脚尖一转,大步走到柴娉孜身侧坐下,伸手拉住她的手,低沉道,“妈,我在公司开会,听您不舒服,却不肯去医院,怎么了?”

    莫氏创立初期,是柴娉孜一直陪着莫啟打拼过来的。

    只是近两年,莫霄婳和莫霄蘭都长到了可以为莫氏分忧的年纪,柴娉孜因此才卸下集团职务,回家当起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阔太太。

    而今日家里的佣人突然打电话到集团告诉他,柴娉孜突然身体不适,吐了好几次,站都站不稳了。

    莫霄蘭闻言,当即怒问为何不送柴娉孜去医院,佣人一听他火了,便哆哆嗦嗦不是她不送,而是柴娉孜怎么都不肯去。

    莫啟和莫霄婳今日恰好都应酬,毕竟是自己亲妈,莫霄蘭放心不下,只好扔下公务赶了回来。

    柴娉孜单手支着额头,听话,她虚弱的抬了抬眼皮,双眼一落到莫霄蘭脸上便蓦地红了红。

    莫霄蘭嘴角抿成一条线,眼眸收缩深盯着柴娉孜看了会儿,低声道,“我先送您去医院吧。”

    在莫霄蘭拉着她站起前,柴娉孜用另一只手握住了莫霄蘭的手臂,将他又拉坐回沙发里。

    莫霄蘭见此,嘴唇仍是抿着,沉默的看着柴娉孜。

    “霄蘭,知道你要回来,妈刚才找理由特意将心桐支了出去。”

    柴娉孜慢慢把手从莫霄蘭手臂滑下,紧紧抓住了莫霄蘭的手掌,声音虚弱。

    “妈,您不舒服,先去医院吧。”莫霄蘭眼眸轻眯,“有什么话,去医院回来再。”

    柴娉孜还是摇头,“妈这是心病。”

    莫霄蘭盯着柴娉孜。

    柴娉孜深深吸了口气,仿佛这样,她才有力气话般,“霄蘭,在婚礼当天,咱们莫家已经在众人面前闹了个大笑话,哪怕现在事情过去一个多月,仍有不少人在后背戳我们莫家的脊梁骨,我们莫家,可再经不起第二次这样的事了。”

    莫霄蘭望着柴娉孜,眼眸里刮起阵阵阴风。

    婚礼上发生的事,是莫霄蘭的禁忌!

    柴娉孜叹气,“妈知道不该提起那件事……”

    “既然知道不该提,您又何必提?”莫霄蘭松开了柴娉孜的手,低缓的嗓音显得有些凌厉。

    柴娉孜看着莫霄蘭阴沉的脸,微顿,苦笑,“那是噩梦,我不想我的儿子一直困在噩梦里走不出来。”

    莫霄蘭下颚绷紧,盯着柴娉孜的双瞳,裹着一团巨大的阴鹜。

    柴娉孜眼廓扛不住半眯起,含了下嘴唇,道,“霄蘭,正因为我们遭遇过不幸,所以我们才不能把无辜的人变得跟我们一样不幸。”

    无辜的人……

    莫霄蘭沉沉看着柴娉孜,“您到底想什么?”

    “你在婚礼当天拉着心桐结婚,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难道你不觉得是时候给心桐一个名分了吗?”

    柴娉孜望着他,怕激怒他,又或者在用这种低弱的姿态博取同情般,话的声音低低的。

    莫霄蘭眸光冷凝,眼瞳更深处,却沉淀着一抹痛。

    柴娉孜仔细的看着莫霄蘭的神色,继续用低柔的语气,“心桐是章家唯一的孩子,手心宝。她那样嫁给你,本就委屈。而章家之所以默认了这桩婚事,且迟迟不主动提及让你和心桐领证,带着心桐回门拜访,不过是因为心桐喜欢你。同时,也是在等我们莫家的态度。”

    稍停了停,柴娉孜心酸的吐气,“最近,你岳母越来越频繁的来电,虽然从未提及领证回门的事,但我想,他们一定在等我们表态。为人父母的感受,你现在还不能体会,但我却能明白你岳父母的心情。”

    柴娉孜深深看着莫霄蘭依旧冷硬的侧脸,低叹,“霄蘭,在同意你和沫沫的婚事前,妈的确希望你和心桐在一起。妈当时一门心思都在如何发展莫氏上,没有考虑你的感受。还是你用你的方式让妈妈清醒过来,比起莫氏的壮大,我儿子的幸福更重要。”

    “只是霄蘭啊,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婚礼现场便,便让心桐与你结婚。如今事已成定局,但我们总不能让本就委屈无辜的心桐,顶着你妻子的虚衔,继续把苦往心里咽吧?”

    “霄蘭,妈不是要逼你,而是,让心桐名正言顺,是你的责任!毕竟,和心桐结婚,是你选择的!”

    本因不舒服气短的柴娉孜,倒是不带喘气的一口气完了这番话。

    而在柴娉孜完这些后,莫霄蘭面容由始至终的冷沉,柴娉孜坐在他身边,能清晰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而出的阴凉。

    柴娉孜一只手微微握起,盯着莫霄蘭的双眼晕着不确定。

    是的,她对他这个儿子的心思,乃至行事作风,完全没有把控。

    所以不敢确认,他听完她的话后,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唯有像婚礼那次那般,赌!

    冗长一段沉默后。

    莫霄蘭沉冷的声音响起,“我考虑考虑。”

    闻言。

    柴娉孜虽对结果有些失望,但他没有像之前那般选择充耳不闻,算是不错的进展。

    于是。

    柴娉孜暗松口气,抬眸朝二楼望了眼。

    ……

    之后,莫霄蘭再次提出要送柴娉孜去医院,柴娉孜拒绝,但答应稍后回让章心桐陪她去医院,让他放心去公司忙工作。

    莫霄蘭离开别墅。

    柴娉孜精神登时好了数倍,抖擞的从沙发起身,快步朝二楼走。

    她刚走到二楼楼梯口,二楼其中一间卧室的门适时打开,身着丝绸长裙的章心桐从里走了出来,双眼发光,迫不及待走到柴娉孜面前,握住她的双手。

    许是有些紧张,她开口的声音有些发抖,“妈,我刚听外面有车子开出的声音,就知道霄蘭回公司了。怎么样?霄蘭如何?同意领证了么?”

    柴娉孜皱皱眉,“心桐,你别着急……”

    章心桐听话,眼眸里的光一瞬黯淡了下来,脸色发僵,“他还是当做没听到。”

    “不不不。”柴娉孜反手拉住章心桐的手,温声细语安抚,“霄蘭这次没有不加理会,他了,他会认真考虑。”

    “考虑?”章心桐的声音微冷,盯着柴娉孜。

    柴娉孜微悻,“心桐,霄蘭的脾气就是这样,犟,越是逼他他越是反弹。而且霄蘭这次已经松口会考虑,比起之前,已然是很大的进步,是吧?”

    很大的进步?

    章心桐心下冷笑涟涟,眼廓缩了又缩,她在压制体内的怒火。

    几十秒过去,章心桐脸上扬起欣喜的笑颜,望着柴娉孜,“您得对,霄蘭这样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慢慢来。再者,虽然还没有那本结婚证,但所有人都知道我跟霄蘭是夫妻了。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改不了的。”

    只是,终究只是以为!

    没有领证,他们算哪门子的夫妻!

    章心桐双眸里染着乖巧欣慰的笑,可那笑,远不达眼底。

    ……

    公寓。

    乔伊沫讶异看着出现在门口的男人,“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慕卿窨扬扬眉,仿佛是看了眼,已经呆住的忽然,淡淡,“非得晚上才能来,现在不行?”

    什,什么话?!

    乔伊沫睁大眼,略紧张的去看忽然。

    他这样,怪让人怀疑的好不好?

    慕卿窨没关门便直接朝乔伊沫走了去。

    乔伊沫一双眼越睁越大,慌兮兮的盯着慕卿窨。

    而忽然的一对眼珠子也跟着慕卿窨在游移。

    这个男人也太好看了吧?

    是大牌杂志的模特么?

    忽然一边欣赏一边鄙视自己。

    她还是看美男看得太少了,不然她怎么觉得他这么好看?

    不仅仅只是好看,而且气质清远,出淤泥而不染这样的来形容他都觉得太俗了!

    她该不会是见到了传中的,活的大神了吧?

    嘭——

    就在这时,门板突地被撞响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忽然惊了惊,轻缩起肩头看向门口。

    当看到如山般耸立在门口,几乎把整个门口都堵得死死的鬼影时,忽然明亮的双瞳更添异彩,坐在沙发上的身体也不由得挺直了。

    鬼影手里提着食盒,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觉得送饭委屈他了还是不高兴,一张脸酷酷的板着,两片唇也冷冷的抿了起来。

    从门口进来,路过忽然时,鬼影目不斜视。

    走到电脑桌边,鬼影把食盒往电脑桌上一放,挑起眼角莫名的斜了眼慕卿窨,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乔伊沫,“……”

    刚刚我鬼影大哥是对他向来尊敬爱戴的老大“甩脸子”了么?是这样吧?活久见啊~~

    慕卿窨面色平平。

    忽然见鬼影出去,一颗心也跟着飞了出去,坐在沙发里纠结了不到三秒,忽然连招呼都没跟乔伊沫打一声,便抓起包冲了出去。

    着急成那样,也是乔伊沫头一次见!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