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15章 晚餐吃得高兴么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忽然看到那人,便呆住了。

    忽止祁则有些警觉的眯起了眸子。

    章心桐和莫霄婳皆是皱紧了眉,眼神里都藏着一抹锐利,探究的盯着那男人。

    “还不走,留下来给人当下酒菜?”男人抿着嘴唇。

    乔伊沫,“……”看不出来嘴挺毒的!

    乔伊沫深呼吸一口,撇撇嘴,回头眺望了眼忽然,便朝男人走了过去。

    乔伊沫走到男人跟前,抬眼从帽檐下看男人的脸,视线刚穿过去,便惨遭男人骄矜的白了眼。

    乔伊沫汗了汗,摸摸鼻子,没再自讨没趣,径直朝前走。

    等乔伊沫从他面前走过,男人似是朝忽然的方向望了眼,方守卫般跟在乔伊沫身后。

    乔伊沫和那男人就那么走了。

    忽然嘴角轻噘着,像不满又像是忧郁。

    章心桐眼眸闪动着阴光,去看莫霄婳。

    莫霄婳却一门心思都在不远处的忽止祁身上,两只眼睛定格在他身上。

    心头被焦躁、愤懑以及痛充斥着。

    她果然料得没错,他之所以回国一见到便向她打听乔伊沫和莫霄蘭的事,是因为他对乔伊沫“别有用心”。

    那时,她心里便隐隐觉得,兴许他这次忽然回国,乔伊沫占很大的原因。

    但那时她没敢确定,或者,她不愿相信!

    更让她不敢相信的是,在得知乔伊沫在婚礼上做的“丑事”后,他竟是一点都不顾忌介意,对她当众表白!

    为什么?

    为什么偏要是乔伊沫?!

    莫霄婳死死扣着掌心,指甲几乎将她的手心掐得青紫。

    看到莫霄婳的样子。

    章心桐眼瞳快速一闪。

    之后,忽止祁和忽然离开。

    而在离开前,忽止祁没有走近莫霄婳,也没有与她一句话,甚至连招呼都没有。

    莫霄婳心头沉痛得像是被硕大的石头压着,强烈的慌乱、不甘以及恨,在她心里,如雪球般,越滚越大!

    章心桐默默站在莫霄婳身边,看着她,嘴角挂着抹似是而非的弧,一言不发。

    ……

    坐上车。

    乔伊沫见鬼影一把把头上的鸭舌帽掀了,随手便扔到了车后座,露出一张与他壮硕的身形极不相称的英俊面孔。

    “鬼影大哥,好巧啊。”乔伊沫盯着鬼影,张张粉唇。

    鬼影睨了眼乔伊沫,心哼:巧个毛钱!老子一直跟着你,饭都没吃!风凉话请原地爆炸好么!

    鬼影冷酷的不话,发动车子。

    乔伊沫靠在椅背上,偏头看着鬼影,心下大约猜到在这里碰到鬼影并非是巧合,而是,有很大的可能,鬼影就跟着她!

    鬼影之所以会跟着她,不用想就知道是某人授意。

    被人“跟踪监视”不是件让人愉快轻松的事。

    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着她的人是鬼影,还是什么,乔伊沫惊讶意外,却不觉得生气反感。

    正因为此,乔伊沫对自己有那么点点不满。她竟然不觉得反感,太奇怪,太没原则,太不合常理了!

    ……

    车子停在公寓大楼前。

    乔伊沫解开安全带,正要去推车门。

    “老大这会儿应该在公寓了。”

    鬼影口气有点深沉。

    乔伊沫回头看鬼影,“……所以呢?”

    那人在公寓很奇怪么?这一个多月,他哪一天不到公寓走一遭?

    鬼影面无表情,但看着乔伊沫的眼神捎带了那么点点同情,语重心长,“没什么。希望明天看到的你还是现在的你。”

    “……”这句充满了哲学意味的话不适合他他自己不知道么?

    ……

    电梯到达十九楼。

    乔伊沫从电梯出来,往1907号房走的时候,脑子里还在琢磨鬼影那句“没头没脑”的话。

    到底是啥意思啊?

    乔伊沫思考的走到门口,正要伸手去掏钥匙,眼光却扫到房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乔伊沫手一顿,立刻想到鬼影那句“老大这会儿应该在公寓”的话。

    乔伊沫盯着门缝,又在脑海里过滤了遍鬼影最后的那句话,才伸手推开房门。

    公寓是有好处的,乔伊沫一眼便将公寓的全景尽收眼底。

    没有看到某人的身姿,乔伊沫有些纳闷的走了进去。

    而就在她进屋的一刻,水流声淅沥的从洗手间飘了出来。

    乔伊沫双瞳轻睁,朝洗手间望去。

    洗手间房门没有关,一道修长的黑影时不时出现在洗手间房门上。

    乔伊沫看到,都不知道该无语还是无语。

    关上门,乔伊沫换了鞋,将包放到靠近墙壁的鞋柜上,便走到床边,抱起精神抖擞站在床头柜上的巨星,在他大饼脸上亲了亲。

    喵——

    巨星舔了下乔伊沫的手背,用脑袋蹭乔伊沫的胳膊撒娇。

    乔伊沫笑着抓它后背上绵密的毛发,声,“你现在已经是大人了,还撒娇,羞不羞。”

    巨星今晚出奇的好动,黏乔伊沫,两只爪子趴到乔伊沫的肩上,脸一个劲儿的往乔伊沫脖子挤,喵喵的叫得乔伊沫心都化了。

    乔伊沫便愿意宠着它,一边抚着它,一边亲它。

    慕卿窨携着一身湿气从洗手间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有一刹那,慕卿窨竟觉乔伊沫温柔抱着的不是一只猫,而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奶娃娃……

    慕卿窨心窝软陷了下去,淌动着润意的眼瞳溢出无限清柔,缓步朝乔伊沫走了去。

    暗影从头顶笼下来的一瞬,乔伊沫眼皮微跳,还没来得及抬眼去看,连人带猫落进了男人散发着暖意的胸膛。

    喵——

    突然而来的挤压,惹得巨星在两人胸前抗议的低叫。

    乔伊沫眨眼,抬头看身前的男人的脸。

    慕卿窨刚冲了澡,洗了头,头发湿哒哒的垂在他额前,面容俊雅绝尘。

    不论其他,这张脸的确有让人为之颠倒神魂的魔力。

    乔伊沫悄悄滑动了下喉咙,出口的声音尽量维持冷静,“你把巨星压到了,它不舒服。”

    喵——

    应承乔伊沫的话般,巨星配合的叫了声。

    慕卿窨深凝着乔伊沫,腾出一只大手,从后握住巨星肥肥的颈子,直接将它从乔伊沫怀里拎出,往床上一放。

    下一瞬,他盯着乔伊沫,几分咄咄逼人的将乔伊沫逼退坐到床头柜上。

    乔伊沫眼神慌乱,身子不得不往后仰,直到后背贴到墙壁,躲无可躲。

    慕卿窨一手搂着乔伊沫的腰,一手撑在乔伊沫身侧的床头柜上,眯眼锁定着乔伊沫的眼眸,慵懒且透着掠夺的危险,“晚餐吃得高兴么?”

    乔伊沫呆了呆,看着慕卿窨的双眼因为反应不过来而有些迷惘。

    慕卿窨清绝的面庞凑近了些,“嗯?”

    乔伊沫眼波晃动,对上慕卿窨精深幽沉的眼眸,不自觉便吞了口口水。

    现在,她大概明白鬼影最后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慕卿窨眼神里滑过一抹阴鸷,虽转瞬即逝,但还是让乔伊沫捕捉到了。

    乔伊沫脸微微发僵,皓白的贝齿勾咬了口下唇,垂垂睫毛,“挺好的。”

    乔伊沫的声音得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

    慕卿窨却真真切切听到了,更何况,即便没听到,光是看她的嘴型便能猜出个大概。

    乔伊沫完之后没几秒,便感觉周围的温度跌降了数度。

    刺骨的冷风股股吹爬上她的脊梁骨。

    乔伊沫贴在墙壁的背脊,阵阵僵寒。

    突地。

    下巴被掐抬起。

    乔伊沫僵垂的睫毛慌张的颤了两下,双眼随即对上一双莫测深邃的黑眸。

    “乔乔,什么事我都可以由着你,哪怕你骑到我头上我都纵着。但唯有一点,绝对不行!”

    慕卿窨声线还是那样的清,那样的淡,从他唇间吐出的字字句句,好似只是外界赋予了它们危险的意味,而不是他自带的。

    乔伊沫不知道,一个人要修炼到他这种境界需要多久,但她明白,自己连他的皮毛恐怕都达不到。

    “以前如何我不管,但现在,除了我,其他的那些阿猫阿狗,你想都不要想!懂了么?”

    慕卿窨深盯着乔伊沫的眼睛,缓缓道。

    毛骨悚然,大概就是形容乔伊沫此刻的心情。

    乔伊沫僵硬的脸,忽白忽青,望着慕卿窨的水眸,刻着惶恐和不忿。

    她嘴唇蠕动了两下,似是想什么,可没等她发出声音,他微凉的唇蓦地落了下来,他的舌探入的一刻,乔伊沫仿佛被冻着般,狠狠打了个激灵。

    ……

    这一晚,乔伊沫做了个噩梦,梦境光怪陆离,先是有猛兽呲着獠牙紧追不舍,后来那头猛兽变成了一个人,一个吃人为生的人,而自己就是他的食物。

    被噩梦惊醒的乔伊沫,发现自己被困裹在男人有力的双臂和坚实温热的胸膛里……

    乔伊沫大脑一片混沌。

    等她彻底从噩梦的余悸中缓过来时,乔伊沫蹙起了眉头。

    这人什么时候跑到她床上来的?!

    睡前被他威胁恐吓了通,睡着又因此做了噩梦,乔伊沫的暴躁和不爽在此刻可以到达了不发作会憋死的程度。

    乔伊沫咝咝抽着气,费劲从两人身体间抽出一只爪子,五指张开,想都没想啪的下正面盖到了慕卿窨的脸上。

    在乔伊沫抽动手时,便醒来的慕卿窨,怎么也没想到,乔伊沫会、偷、袭、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