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08章 慕哥哥,我不是要走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关门声从身后震来的一瞬,乔伊沫的身子也被一百八十度调转,惶然睁大的双瞳对上了一张微微绷着的清俊面孔。

    “生我气了?”慕卿窨盯着乔伊沫的眼睛,眸光深得像是要把乔伊沫穿透。

    乔伊沫一颗心往上轻提。

    他抱得她太紧了,他坚硬挺括的胸肌紧紧压着她的胸口,让她这口气提得也不那么容易。

    乔伊沫张唇帮助吐息,看着他,“你,你先放我下去。”

    慕卿窨固执用目光锁紧她,“你先,是不是生气了?”气他动手揍了她的心上人!

    “……”乔伊沫喉咙微堵,眼角未散的红逐渐浓稠,连带着在慕卿窨怀里的身子都颤颤抖了起来。

    慕卿窨感觉到,一抹戾气快速从他眼底掠过,舒展的眉宇拧出几道微深的线条,绷抿着薄唇,抱着乔伊沫走到那张一米二的沙发坐下。

    乔伊沫在他怀里挣了下,不过被他蛮横箍住腰没挣成功。

    慕卿窨让乔伊沫坐在他大腿上,一只大掌占有的握住她的腰肢,另一只手则从后把控着乔伊沫的后脑勺,微用力将她的头勾下,与他额头相抵。

    眸光带着让人心神战栗的威慑力和霸气,直直凝视乔伊沫的双眸,“生气了对不对?”

    乔伊沫几乎不敢与他目光对视,双眼微微瞥转,声音低哑,刻着一道冷淡,“我没有。”

    “看着我!”慕卿窨手掌从乔伊沫后脑勺移开,改而捧着乔伊沫的脸颊,掰转面对他,直勾勾盯着乔伊沫的眼睛道。

    乔伊沫嘴唇抿着,看着慕卿窨的双眸隐隐透着不满和倔犟,但还是,“我没有。”

    “……”慕卿窨深深凝望她,半响,“再一遍。”

    “……”乔伊沫嘴角两边绷了起来,瞳眸里燃起两簇火苗,“你有完没完?”

    “没完。”慕卿窨话毕,两根手指掐起乔伊沫脸蛋的软肉,蓦地凑近,不由分堵住了乔伊沫的唇。

    他柔软温润的唇覆到她唇上的一刹那,莫霄蘭与章心桐热吻的画面几乎同时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乔伊沫十根纤白的手指用力捏紧,眼球似是被无数根细针同时扎着,涩痛难忍。

    喉咙哽动,乔伊沫盯着深吻着她的慕卿窨,异常的没有抵抗。

    慕卿窨边吻着她边紧紧看着她,她眉心悲伤蹙起的痕迹,以及她双眼里满当当的殇楚,落进他眼底的一刻,全都化为浓烈的妒忌重重在他胸腔来回撞击。

    慕卿窨沉沉吸了口气,下一瞬,长臂缠紧乔伊沫的腰,抱着她从沙发起身,两大步走到床边,将她覆压到床上。吻,随即如雨点般落在乔伊沫的脸腮,耳畔以及颈子。

    乔伊沫微扬起头,心尖战栗,瞠大眼慌乱的看着慕卿窨。

    慕卿窨额头抵着她,一下又一下的吻她的鼻尖和唇,视线如火般燎过乔伊沫一字肩雪纺纱外裸露的巧肩头,“为什么穿成这样,为了偶遇他?”

    慕卿窨的声音很低,带了分哑,听上去很正常,可鸡皮疙瘩却爬上了乔伊沫的肩膀。

    乔伊沫倒抽口冷气,嘴唇动了动,刚要开口,他的唇再次落了下来。

    他的手也从她侧脸一路下滑,轻松的一字肩领没进。

    “慕卿窨……”乔伊沫睫毛湿透了,心脏因为他的动作缩紧成了一团,看着慕卿窨的双眸如麋鹿般可怜兮兮。

    慕卿窨咬她的下唇,“我过不喜欢你连名带姓叫我。”

    他的另一只手就在乔伊沫短裙边危险的徘徊。

    乔伊沫十分后悔今天穿了这么件上衣和短裙的同时,彻底乱了阵脚,心慌意乱的望着慕卿窨,“你,你忘了你自己过什么了么?”

    “怎么会忘?我过你的心要么给我,要么谁也别给!可是乔乔,你现在的这颗心又在哪儿?”

    慕卿窨手掌用力。

    乔伊沫疼得嘶气,贝齿不由得咬住了下唇。

    慕卿窨看到,眼廓微敛,手上的力道到底还是松了分,只是并未撤离。

    他再次将乔伊沫抱起,让她跨坐在他腿上。

    因为这个坐姿,乔伊沫的短裙不可避免的往腰上爬。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她里面连安全裤都没有穿。

    乔伊沫脸慌乱到爆红,嘴里不时溢出一道低叫,双手撑着他的肩想要从他腿上退离,可慕卿窨把握着她的腰,她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

    慕卿窨往下看了眼,眼瞳里燃起不加掩饰的燎原大火,更用力按着乔伊沫的腰,在乔伊沫再次叫出声前,密密封住她的唇。

    “呜唔……”乔伊沫感受到,双瞳瞪圆,一对眼珠子在眼眶里颤个没完。

    慕卿窨太阳穴两边的青筋都突突跳了两下,很显然,这样的程度根本不能满足他。

    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但一只手忍不住往下抚了去。

    “不……”乔伊沫眼泪狂飙,两条腿抖成了筛子,呜咽的在慕卿窨唇间几近崩溃的叫道,“慕,慕哥哥……”

    慕卿窨一震,指尖都微微颤了颤,薄唇稍稍退离,深暗的瞳眸凝着她,“你叫我什么?”

    乔伊沫恨死他了,但也怕他。

    眼泪一汩一汩的从眼角淌落,瘪着嘴低鸣道,“你,你不是让我叫你哥哥吗?我,我叫了。”

    言下之意,我听你的话叫你哥了,你不能再欺负我!

    其实她是想叫他的名字,是在出口的一瞬临时改的口。她有什么办法?这种情况,她要是不认怂,等着她的,就是被吃干抹净的下场!

    “再叫一遍。”慕卿窨看着乔伊沫的眸光,比四十度的阳光还要灼目。

    “……慕哥哥。”乔伊沫完全就是一副“刀架在脖子”上不敢不从的委屈口吻。

    慕卿窨嘴角却满意的撩了起来,薄唇在乔伊沫嘴边落下一枚温柔得不能再温柔的亲吻,“再叫一遍。”

    “……慕哥哥。”感受到嘴角的温度,乔伊沫纤长的睫毛颤了下。

    “再叫。”

    乔伊沫黑线控制不住的往额前滑,“……慕哥哥。”

    嗯,接下来,慕卿窨确实也没再欺负她,只是像这般一直不间断的让乔伊沫叫他慕哥哥。

    乔伊沫被逼无奈,只能听话的一遍一遍叫他。

    反正这晚,她不是叫了两百遍慕哥哥,就是叫了一百九十九遍!叫到乔伊沫深刻觉得以后看到“慕哥哥”这三个字都会吐!

    连睡着前,盘旋在乔伊沫脑海里的,还是“慕哥哥”这三个字。

    至于其他的,好像在被某人抱上床的那一刻起,便再未在她脑海里呈现过一秒。

    ……

    翌日,乔伊沫在一团火焰的紧密困裹下,掀起了汗涔涔的眼睫毛。

    视线清晰的一秒,一张柔和清隽的男人面庞印入眼眸。

    乔伊沫怔怔看着,很平静便接受了男人的存在。

    看着男人潮红的脸,以及额角挂着的一滴汗珠,乔伊沫抿唇,转眸去看挂机空调的位置,果见空凋是关机状态。

    乔伊沫嘴角抽动了下,难怪这么热!

    空凋没开,他又这么紧的抱着自己,两人没热中暑已经是万幸了。

    乔伊沫在屋子里搜寻空凋遥控器的所在。

    最终在电脑桌上看到了遥控器。

    乔伊沫没犹豫,便要从男人怀里挣出,去拿遥控器。

    可她身子刚动,缠在她腰上的力度便紧了寸。

    乔伊沫眨眼,去看慕卿窨。

    慕卿窨闭着双眼,眉宇微蹙,但没醒。

    乔伊沫撇撇嘴角,伸手握住他放在她腰上的手臂,试图拿开。

    然而,乔伊沫再次以失败告终。

    慕卿窨的手臂就跟长在她腰上似的,怎么拿都拿不开。

    乔伊沫十分无奈,抬起眼皮看慕卿窨。

    当看到慕卿窨额头和鬓角越来越密的汗珠,以及他脸上越来越重的红,心尖没来由的紧了下。

    上下唇含抿了下,乔伊沫盯着他,声,“太热了,我去拿遥控器开空凋……”顿了顿,“我不是要走。”

    乔伊沫完没几秒,便感觉腰上的力道松了松。

    乔伊沫咬了口下唇,脸颊微微透出抹粉红,握住他的手臂从自己腰上拿开。

    下床,赤脚走到电脑桌边,拿起遥控器将空凋打开了。

    没几秒,冷风便从出风口缕缕渗出,打到乔伊沫身上时,乔伊沫不禁舒服的梳了口气。

    将遥控器放回到电脑桌,乔伊沫偏转身去看床上的慕卿窨时,眼角余光不经意扫到自己的身子……

    霎时间。

    乔伊沫一双眼瞪大如铜铃,像个木桩子般僵立在当场。

    谁、谁能告诉她,她的衣服去哪儿?!

    几十秒,也许一分钟。

    乔伊沫整个身子火烧般通红,抱紧自己的胸,在心里惊叫着冲进了洗手间。

    不到十秒,乔伊沫上身围着一片浴巾又冲了出来,拉开衣柜门,随手拿了一件上衣和裤子,风似的再次奔进洗手间。

    嘭——

    洗手间房门被狠狠摔上。

    床上。

    闭着双眼的慕卿窨,绯然的薄唇,一点一点卷高。

    缓慢的,慕卿窨睁开了双眸,眼眸里遍布着星星点点的笑意,他忍着笑般,朝洗手间房门轻觑了眼,将手中捏着的一件水粉色拿到眼前看了眼,终于还是没忍得住,醇笑出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