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99章 愿不愿意做他的新娘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我没有撒谎。”

    乔伊沫水眸猩红,看着莫霄蘭。

    莫霄蘭拿着烟的手在空中停顿了几秒,继而把烟放到唇边叼着,微低着下巴打开打火机点烟。

    一滴泪滑落眼角,乔伊沫深深拧紧眉,捏紧手心吐息,盯着他再次道,“阿蘭,我没有撒谎。”

    莫霄蘭吸了口烟,侧脸冷漠得像一块没有温度的石头,“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光凭你一句,你没有撒谎么?”

    莫霄蘭这话一出,乔伊沫的心便凉了一寸。

    她知道他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他已经不信她了。

    乔伊沫眼中的泪有些刹不住,汹涌的往眼眶外滚,像颗颗如拇指般大的珍珠,晶莹剔透,却又饱含心碎和酸楚。

    乔伊沫望着莫霄蘭,哭着笑,“你要怎样才肯相信我没有撒谎?“

    莫霄蘭吸烟的频率很快,像是在掩饰什么,可他的表情却像个无情冷血的杀手,”你告诉我,你还是你么?“

    “……”乔伊沫懵了一秒,等她明白过来,他这句话里的深意时,心口蓦地大痛。

    乔伊沫死死掐着手心,脸白得似铺了厚厚的一层霜,喉咙里突然涌上的水声呛得她难受得掩唇咳了起来。

    她还是她么?

    她还是么?

    乔伊沫蹲下身子,牙齿用力咬着自己的手背,眼泪,依旧掉得无声无息。

    不知何时,莫霄蘭停下了抽烟的动作,抬眸看着乔伊沫,眼神萧冷锋利。

    换作以前,乔伊沫眼角眉梢泛起一丝不快和抑郁,莫霄蘭便如临大敌般紧张焦灼。

    如今。

    人依旧是他心里的那个人,可是她在他面前哭得悲痛欲绝,满脸泪痕,他却只剩下满腔怒冷和愤怒。

    是叹人心易变,还是世事无常?

    莫霄蘭嘴角掠起一抹讽刺的笑,直接将烟碾熄在床头桌,起身,迈步走到乔伊沫跟前。

    他没有伸手扶乔伊沫,而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声音漠冷,“我一直以为没有比我更了解你的人,可是到昨天我才发现,我错了,我根本不了解你。”

    乔伊沫眼泪掉得更凶,她放下堵在唇边的手,抬头,望着莫霄蘭的双眼,一片水红,“我被下了药,根本没有意识,所以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

    莫霄蘭喉头缓缓滑动,“没有意识?发生了什么你不知道?”

    乔伊沫站起身,伸手握住莫霄蘭的手,焦切的盯着他,“阿蘭,我的都是真的,你知道我从来不会骗你……”

    “你敢昨天跟你纠缠在一起的男人你不认识么?”莫霄蘭紧绷,突地低喝。

    乔伊沫一颤,眼瞳里的水光簌簌颤抖。

    莫霄蘭眸光如冰刃锁着乔伊沫,声线重而沙哑,“啊,你跟我,你不认识那个男人,!”

    “……”乔伊沫狠狠咬住发红的唇,心口的位置痛得她快控制不住自己,大哭出声。

    莫霄蘭双唇猛地抿成一条冰寒的直线,反手大力扣住乔伊沫的手腕,眸光狠鸷瞪着她,“乔伊沫,你,你不认识那个男人,只要你,我就信你!”

    手腕上的疼,不及乔伊沫心尖苦痛的万分之一。

    她无措颤抖的看着莫霄蘭阴厉的脸,喉咙里堆积的水声越来越多,“阿蘭,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我可以解释的,我都可以解释。”

    “乔伊沫!”

    莫霄蘭怒吼,双眸在瞬间赤红如血。

    他奋力丢开乔伊沫的手,往后退了两步,“你真当我莫霄蘭是蠢货,是傻子么?还是你笃定我莫霄蘭非你不可,爱你爱到毫无原则,毫无底线,无论你做了什么,我都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依旧爱你如初!”

    “不是……”

    “乔伊沫,你忘了么?在这之前我也被下过药!”

    莫霄蘭眼神冰凉刺骨,讥笑的盯着乔伊沫。

    乔伊沫,“……”

    乔伊沫哽咽摇头,上前想去抓莫霄蘭的手。

    莫霄蘭却像避瘟疫般避开她。

    乔伊沫低下头,有一把刀子,在她心脏的位置疯狂的绞杀,她痛得几乎快晕过去。

    她要怎么解释?

    她要怎么跟他解释清楚这一切。

    为什么,为什么她有种无论她如何解释,他都不会相信她的无力感和悲怆感?

    乔伊沫埋着头,眼泪大滴大滴的砸落在地板,在地板上烙下悲伤无措的痕迹。

    莫霄蘭盯着乔伊沫垂下的脑袋,枉顾自己那颗早已痛得七零八落的心,深吸口气,沉然道,“无话可了么?”

    乔伊沫摇头,声音喑哑到顶点,没有抬头,,“阿蘭,这件事不是一两句就能得清楚,你给我点时间,我可以解释清楚的。我真的,真的没有撒谎,你,你能不能就相信我,相信我这个人?”

    发生了那样的事,于乔伊沫而言,本身就是一场重伤未愈。

    她不奢望莫霄蘭在此刻可以给她安慰,她只是希望他能给她多一点时间,让她解释清楚。

    可是啊,她做错了什么呢?

    乔伊沫用力抿合着哭得有些肿红的唇,心翼翼的伸手,揪住莫霄蘭的衣角,“阿蘭,可以么?”

    “别再装了乔伊沫!”

    莫霄蘭还是拂开了乔伊沫的手,口气充满了嫌恶和憎恨,“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恶心透了!”

    乔伊沫那只被莫霄蘭拂开的手抖得厉害,她皱紧的眉和脸,在一瞬松开了,呈现一种面无表情,心如死灰的神情。

    她抬起脸,充红的双眸定定盯着莫霄蘭。

    对上乔伊沫的双眼,莫霄蘭心脏的位置狠狠一抽,他微微提气,双眼却被更大的怒火和恨意充溢,“乔伊沫,你太高看你自己了!你以为没了你,我莫霄蘭当真就活不下去了么?你摆出一副悲天悯人的圣母样子给谁看?!”

    “你一点都不重要,乔伊沫,你他妈对我莫霄蘭一点都不重要!没有你,对我来,没有丝毫的影响!”

    “你听清楚乔伊沫,我莫霄蘭还没有自甘堕落到要一个被别的男人上过的二手货!”

    “……”

    从乔伊沫眼眶滑落的泪,好似瞬间被冰冻在了眼眸里,再也掉不出一滴。

    ……

    乔伊沫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邺景别墅,是被莫霄蘭赶出来的,还是她自己走出来的,她记不清了。

    她没有打车,随便找了个方向,便一直往前走,一直往前。

    乔伊沫没有哭,甚至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

    可是心脏的位置,却像是有人拿着气枪,一直在往她心脏里打气,她心脏的位置便越来越胀,越来越胀,胀到快要爆炸时。

    一阵汽车鸣笛声从她身后适时响了过来。

    乔伊沫僵硬的停下,黯淡的眸子掠过一点微光。

    车子在她身侧停下。

    乔伊沫眨了眨睫毛,缓缓偏头看去。

    这时,有人推开驾驶座的车门,从里走了下来。

    乔伊沫看着那人,眼底的光芒在瞬间消逝无踪。

    “呵。”

    章心桐抱着胸,宛若胜利者般,漫步走到乔伊沫面前,上下扫了她一翻,扬扬眉,“以为是霄蘭舍不得你,追你哄你来了?”

    乔伊沫垂下睫毛,错开她便要继续往前走。

    “急什么?”

    章心桐翻了个白眼,冷笑抓住乔伊沫的胳膊,上身微微往后斜,转头盯着乔伊沫红润的眼睛,轻蔑哼道,“乔伊沫,现在你的饭碗没了,要不要我发发善心给你找一份端茶倒水的工作啊?”

    章心桐之所以这般,是因为她一直耿耿于怀于乔伊沫曾的那句莫霄蘭会很乐意养她的话。

    乔伊沫抽了抽手,没抽出。

    干白的唇轻抿了口,乔伊沫盯向章心桐,眼神空洞,“章姐就这么沉不住气么?”

    章心桐目光轻闪,松开乔伊沫的手,面上挂着几分得意的笑,退站到乔伊沫面前,“乔伊沫,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我跟你所处的阶层不一样,我在金字塔顶端,而你,就像蝼蚁一般生活在最底层。你需要忍气吞声,而我不需要。”

    “那章姐现在站在我面前干什么呢?章姐就应该继续生活在你的金字塔顶端,别动不动跳下来秀你的优越感!省得闪了腰。”乔伊沫冷声道。

    “……”章心桐微皱眉,含紧唇盯着乔伊沫,几秒后,哼道,“知道你和那个男人苟合的画面,霄蘭是怎么看到的么?就在婚宴现场!和所有前来参加婚宴的宾客一起。乔伊沫,你知道你印在屏幕上的那张脸有多放荡么?呵呵,真像个饥渴难耐的荡妇……婊子!”

    乔伊沫一张脸刷地惨白,单薄的身形抑制不住的轻晃,双瞳里写满了耻辱和难以置信,“你什么?在婚宴现场……”

    “惊喜么?”

    对于乔伊沫的反应,章心桐显然很满意,盯着乔伊沫霜白的脸欣赏了翻,挑唇轻挑的笑,“莫氏在潼市虽比不上四大家族有声望和影响力,但在电器行业却有很高的知名度,整个潼市不敢全都知道莫氏,但起码有三分之二的人是知道的。所以恭喜你啊乔伊沫,你现在潼市,也算是个不大不的‘名人’了。”

    是啊,在莫氏公子的婚宴上,他的准新娘却跟其他男人在酒店房间里翻滚,让所有前来参加婚宴的来宾免费看了一场活春宫。

    别对方是莫氏公子,便是普通人,这样的视频一经上传到网络上,想必也会引起不少的关注。

    乔伊沫眼前阵阵发黑,彻骨的冷意从她的脚底心一直蔓延到她的心脏。

    而这时。

    章心桐忽地凑到她耳边,故意压低声音,用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道,“你都不知道霄蘭当时的脸有多难看,瞪着屏幕的双眼像是恨不得冲进去把你和你那个奸夫杀了才好。他想必是觉得你脏透了吧,所有啊,他立刻就问我,愿不愿意做他的新娘。”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