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98章 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听到乔伊沫的话,柴娉孜没有立刻开口,而是望着乔伊沫看了片刻,缓缓道,“沫沫,假如你不这么固执,坚持非要和霄蘭在一起,我也不会做到这一步。相信我,能做好人,谁也不愿意去当那个坏人!”

    所以,她是承认了么?承认给她下药!

    乔伊沫浑身发冷,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口口声声是看着自己长大的长辈,掐着包包带子的手,几乎将带子掐断,恨极反笑,“为了将我和阿蘭分开,你们真是豁得出去,无所不用其极!”

    “我不是没有好言相劝过,事情发展到今天这步,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执迷不悟!”柴娉孜不耐的盯着乔伊沫,语气何其冷漠。

    乔伊沫眼眶红到极点,唇边的弧度却愈是大了,“你们这是犯罪……”

    “犯罪?你有证据么?谁能证明你不是心甘情愿躺在那张床上?!“柴娉孜蔑冷道。

    她的话像尖锐无比的刺刺进乔伊沫鼓膜里,乔伊沫看着她脸上的蔑视和笃定她不能拿她怎么样的神情,喉咙猛地一腥。

    她死死抿紧嘴唇,硬是将那股腥味咽回了喉咙里,眼眸猩红盯着柴娉孜,“阿蘭只是一时被蒙蔽,只要我跟他解释,告诉他是你们给我下了药,所以我才……我相信阿蘭不会不信我。“

    乔伊沫这话完,别墅外便传来汽车靠近的引擎声。

    乔伊沫双眼微微凌乱,双手也不自觉捏得更紧,呼吸屏了起来。

    柴娉孜听到声音,整个人怔了怔,随后她站了起来,快速走到乔伊沫面前,一把握住乔伊沫的一只手。

    乔伊沫,“……”

    皱紧眉,迷惑的看向柴娉孜。

    柴娉孜眼廓缩紧,眼光瞄向别墅门口,沉沉的脚步声从门外靠近时,她突然悲愤道,”沫沫,我们莫家哪里对不起你,以至于你要在婚礼当天做出那样的事,让我们莫家成为全场乃至商界的一大笑话,害我们丢尽了脸面!“

    “霄蘭对你不够好么?他对你一心一意,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你啊沫沫!除了你,他谁都没放在心上!可是我万万没想到,你竟是一点也不顾及他,在婚礼当天做出那种不知羞耻的事,你让霄蘭以后怎么自处?“

    乔伊沫沉气,脸蜡白,眼眸里晕着浓重的水汽,她怒极,用力将手从柴娉孜手中抽出,低哑道,“不顾及阿蘭的不是我,是你们……”

    “沫沫,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承认一开始我是不同意你与霄蘭在一起,可是在霄蘭为了你,不惜离家出走与我们抗议,让我和你莫叔叔明白,霄蘭跟你在一起的决心后,我跟你莫叔叔便决定不再反对你和霄蘭在一起。甚至主动提出让你们尽早结婚!”

    柴娉孜寒心的看着乔伊沫,“从决定结婚到婚礼当天,所有的流程和需要准备的事项,都是我与霄婳一手在操办,何时让你和霄蘭操过半点心?我们是真心诚意接纳你,希望你和霄蘭好好儿在一起!“

    “可是你现在什么?你之所以背叛霄蘭是因为我们设计给你下药,而你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沫沫,话要讲究证据,凭良心!而且,你把霄蘭当成傻瓜么?你编排的谎话再离谱,他都会信?”

    乔伊沫脑仁儿阵阵发疼,浑身不可自已的发抖,出口的嗓音哑得像是另一个人发出的,“我有没有撒谎,你们心里最清楚!“

    这个世界总是这样,那些为达目的不折手段,毫无道德底线的人,总是自带各种技能,而每一种技能都能让有良知有底线的人满腔愤恨却哑口无言,无言以对。

    比如颠倒黑白的技能,比如撒起谎来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技能,比如他们永远知道如何将过错和罪名彻底栽到他人头上的技能,比如永远不觉得自己有错的技能,等等。

    “沫沫,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你还是我看着长大的那个沫沫么?”柴娉孜痛心的看着乔伊沫,甚至还流下了眼泪。

    乔伊沫压制在喉咙下的腥意又涌了上来,她盯着柴娉孜,染着血红和怒恨的双瞳,逐渐被深重的幽冷取代。

    她捏着双手吸气,缓缓转头,看向别墅门口。

    入目的景象,让乔伊沫涌到喉咙里的腥意狠狠一个翻滚,她咬紧牙关,眼底的雾气越来越重。

    而门口,一身性感吊带长裙的章心桐亲昵的挽着莫霄蘭,两人相依站在门口,俨然一对金童玉女,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和谐。

    莫霄蘭穿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张狂桀骜的面庞此时一片寒沉,盯着乔伊沫的双眸,宛若千年冰湖。

    眼眶的泪拼命往外推挤,乔伊沫紧咬着齿关,忍住不让眼泪落下。

    章心桐眯眸盯着乔伊沫,眼眸里全是狠毒和厌憎。

    章心桐红唇轻抿,眺望了眼柴娉孜。

    柴娉孜收到目光,脸上的哀伤和痛心更重,看着乔伊沫,沙哑道,“沫沫,虽然你做了那样的事,让我们莫家颜面尽失,几乎在商界抬不起头来。看在你是乔岸的女儿,我看着长大的晚辈的份上。尽管我做不到原谅你,但这件事我不会追究。从此以后,我们莫家和你,和乔家,一刀两断,再无瓜葛。你走吧,我这里不欢迎你!“

    乔伊沫没看柴娉孜,只执着的盯着莫霄蘭,眼瞳里的猩热快要压制不住。

    之后她与柴娉孜的那番话,他想必都听到了。

    即便柴娉孜颠倒了黑白,但情况就是那样……他会相信柴娉孜,还是会信她?

    从走到门口看到乔伊沫那一瞬,莫霄蘭的目光便一直未从乔伊沫身上移开过,那是一种,乔伊沫从未在他眼里看到过的冷酷到极点,深沉到极点的眼光。

    章心桐看着旁若无人对视的两人,后牙槽暗暗咬紧了紧,但她也清楚的知道,她绝不能在这时候开口。

    因为很有可能,什么错什么,事与愿违!

    “跟我来!”

    终于,莫霄蘭开了口。

    他一开口,乔伊沫章心桐乃至柴娉孜都吸了口气。

    莫霄蘭从章心桐手臂间抽出手,面庞阴肃,凛冷抬步走了进去,鞋也没换,径直朝二楼走去。

    章心桐扣紧手,下意识的紧跟了几步。

    “我没有叫你!”莫霄蘭步伐没停,声音玄寒道。

    章心桐脚步停滞,皱紧眉不甘的看着莫霄蘭宽阔的背脊。

    不是叫章心桐,那自然是叫的乔伊沫。

    乔伊沫深呼吸,僵白的脸微微抽动了两下,低头,朝二楼走去。

    二楼。

    莫霄蘭和乔伊沫先后没进了莫霄蘭的卧室,卧室房门随之从里关上。

    章心桐心下妒火焚烧,愤恨的瞪着那扇门。

    柴娉孜顾虑的看了眼二楼,沉吟了几秒,走到章心桐面前,伸手拉住她一只手腕,“霄蘭比你我想象中更加执拗偏执,一旦他认定的事实,除非乔伊沫有万分的证据和把握服霄蘭,否则,霄蘭是绝不会轻易相信她的!更何况,乔伊沫跟人发生关系是真,你与霄蘭在大众的见证下办了婚礼也是真,就算霄蘭真的相信乔伊沫,你觉得她们还能轻易回到当初的纯碎么?”

    章心桐抿唇,“您得对。不过……”

    章心桐忧虑的转眸看着柴娉孜,“我们找的那个人,从昨天之后便死活联系不上。还有,我们事先放在酒店房间里的摄影机也不翼而飞了。”

    “有这种事?”柴娉孜惊。

    章心桐眯眼,“我分明交代了那个男人,就在酒店房间里和乔伊沫坐实,以免霄蘭不肯相信冲过去求证,便正好让霄蘭抓奸在床,那样更完美。可是,那个男人竟然把乔伊沫带走了。实在是太奇怪了!”

    柴娉孜想了想,道,”只要找到那个男人,一问便知了。“

    章心桐点头,语气阴沉,喃喃道,“那个男人,必须找到。”她绝不能让莫霄蘭知道,这一切是她们的计划!

    ……

    莫霄蘭的卧室。

    乔伊沫站在门前,双眼红润看着坐在床边,点烟的莫霄蘭。

    莫霄蘭解开了几粒纽扣,阴沉沉的坐在床边,烟雾从他唇间溢出,笼罩在他狂狷冷峻的俊脸上,更显得他阴晴不定。

    他用两根手指夹着烟,猛吸了口,便将烟从他唇边取下,他烟哑低沉的嗓音随着一口浓郁的烟雾从他唇间飘出,“我只给你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后我就走。”

    乔伊沫心口剧痛,蹙紧苍白的眉心,看着莫霄蘭酷寒的侧颜。

    她以为她把情绪控制得很好,可一开口,率先而出的,却是一记重重的哽咽。

    乔伊沫赶紧抿住双唇,眉毛懊恼拧紧的一刻,眼泪却不争气的从眼角滚了下来。

    乔伊沫忙将手背挡在唇前,喉咙震颤不已。

    她不想这样的。

    可是怎么办,所有的委屈和苦痛像是在这一刻约好了般一拥而上,让她再也忍不住,只想哭!

    不知是没注意到乔伊沫情绪崩溃,还是看到了,选择视而不见。

    莫霄蘭抽完了一根烟,很快又点燃了一根,不到三十秒,便又将一根烟嘬吸完。

    再从烟盒里抽出第三根烟,往唇边放的一刻,莫霄蘭拿着烟的大手蓦地抖了抖。

    乔伊沫嘶哑的声音徐徐拂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