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97章 他跟自己亲密无间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乔伊沫还是妥协吃了东西,只是尽管很饿,她却没什么胃口,所以吃得并不多。

    慕卿窨看了眼碗里只吃了三分之一不到的米饭,眉宇轻蹙,看着乔伊沫。

    “我真的吃不下了。”乔伊沫抿唇,低声。

    慕卿窨睫毛微掩,并未什么,就着乔伊沫吃剩的米饭吃了起来。

    乔伊沫睁大眼,吃惊的盯着慕卿窨。

    慕卿窨淡觑她一眼,“是人都要吃饭。”

    她当然知道是人都要吃饭,但……他吃自己剩下的算什么?想表达他跟自己亲密无间了,所有吃她剩下的也没关系?还是他就有这么节俭?!

    想到前者,乔伊沫嘴唇抿紧了,惊讶的眼眸里多了抹忧郁和暗淡。

    慕卿窨看到,吃饭的动作稍顿,随即继续。

    乔伊沫垂着睫毛,心脏的位置像被巨石压着,窒闷得让她有些喘不上气来,她轻张唇呼吸了口,抬眼看慕卿窨,“你让我吃东西,我也吃了。你是不是该履行承诺,放我走。”

    “等我吃完。”慕卿窨语气里没有情绪。

    乔伊沫拧眉,靠坐在床头盯着他看了几秒,然后慢慢垂下了眼皮。

    浮在她脸上以及周身的气息愈是低迷、阴郁。

    乔伊沫一天一夜没吃东西,慕卿窨亦陪她一天一夜没吃。

    慕卿窨到底是**凡身,也会饿。

    所以他将乔伊沫吃剩的饭菜都慢条斯理的一扫而光,方才放下碗筷,抽出纸巾,不慌不忙的睨着乔伊沫擦嘴。

    乔伊沫抬抬眼皮一角看他,声音低沉,有气无力,“现在可以了吧。”

    慕卿窨将纸巾扔进垃圾篓里,长眉轻动,,“你可能没有听清,我方才,你吃了东西我们再谈,并非你吃了东西我就让你走。”

    乔伊沫眉心拧紧了,抬头盯着慕卿窨,眼瞳里的火苗逐渐烧了起来,压低声音道,“慕卿窨……”

    “你执意要连名带姓叫我,那我想,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慕卿窨着,便慢迢迢站了起来。

    乔伊沫瞪大眼看着眼前骤然站起的高大身姿,心下无比抓狂,那种他是火星人的念头再次在她脑海里冒了出来。

    她不明白,怎么会有人这么执着于一个称呼?!

    所以,他是有强迫症的火星人么?!

    慕卿窨看了眼乔伊沫气得鼓起的脸,清眸里微微跳闪过什么,转身朝衣帽间走了去。

    “慕卿……喂!”

    乔伊沫咬着牙关,简直要被他逼疯了!

    背对着乔伊沫的慕卿窨,听到乔伊沫那声气急败坏又无奈郁闷的“喂”,轻抿的嘴角不禁翘起了点弧。

    慕卿窨去衣帽间没一会儿便出来了,出来时手里拿着一条深酒红色的领带。

    乔伊沫望了眼他手里的领带,也不知他要干什么,沉吸口气,,“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不让她叫他的名字,那她什么都不叫好了。

    慕卿窨稳重的走过来,坐到床边,垂眸盯着乔伊沫看了会儿,微扬眉,抬手解开乔伊沫手腕上的皮带时,顺势用领带再次将乔伊沫的两只手腕绑了起来。

    乔伊沫,“……”

    慕卿窨把皮带扔到一边,目光清幽凝望乔伊沫,柔缓,“这样就不会弄伤你了。”

    “……”所以,要她感谢他么!?

    乔伊沫脸气得通红,死死瞪着慕卿窨,出口的声音却蓦地带上了一丝无法压制的哽咽,“你为什么要这样?在德国的时候我们明明好,就当从未遇见过!”

    慕卿窨眼眸里有丝暗光闪过,他看着乔伊沫痛苦隐忍的脸,声音又低了分,“乔乔,不管你信不信,当时我的确打算这么做。”

    “那你现在是为什么?”昨天又是为什么?!

    乔伊沫眼眶浮出一层晶莹的水光,指控的盯着慕卿窨,“你知不知道昨天对我的意义是什么?而,而在我身上发生的这一切又意味着什么?出了这种事,阿蘭怎么办,我怎么办?”

    从她清醒到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时,乔伊沫便一直觉得心口像是悬着一把无比锋利的刀,她脑子里稍微回忆起昨天的事,那把刀就会毫不留情的狠狠刺下,非要在她心口捅个大窟窿不可!

    她现在渡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苟延残喘,因为光是呼吸一口,几乎都要花光她所有力气!

    她不奢望有人能跟她感同身受,因为感同身受,本就不存在!

    她现在只想知道,莫霄蘭的情况,她被带走后,婚礼上的情况和后续的发展……还有真相!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要阻止她?

    慕卿窨看到乔伊沫眼中的泪光,以及通红的双眼和鼻尖,沉了沉气,,“你现在情绪不稳,放你离开我不放心。”

    “待在这里我情绪更不稳!而且,在我和我一心一意想要跟他永远在一起的人的婚礼当天,我,我被人下了药,跟不是他的男人滚到了一起,你要我怎么情绪稳定?”

    乔伊沫到现在还没有崩溃,不是她有多坚强,而是有诸多她想要弄清楚的事和关心的人在支撑着她。

    她明白此刻还不是她自暴自弃,堕落发泄的时候!她必须做点什么,必须!

    听到乔伊沫的话,慕卿窨心尖微颤了下。

    他知道,她到底还是怨恨了他!

    “如果继续在这里待下去,我会发疯的!”乔伊沫紧紧盯着慕卿窨,声线在这一刻,喑哑痛苦到极致。

    慕卿窨双拳蓦地攥紧。

    ……

    慕卿窨让人送乔伊沫回半岛花园的车驶出封园时,慕卿窨站在大门前的台阶上,眸光幽深望着那辆车离开的方向。

    龙吟灵从大门出来,站在慕卿窨身后侧两步的距离,顺着慕卿窨望去的方向看了眼,恭敬,“老大,刚老爷又来电话了,这次,老爷让您务必过去一趟。您看,要备车么?”

    慕卿窨平淡的收回目光,转身朝大门内走,“备吧。”

    龙吟灵垂首退站到一边,目光所及,便是慕卿窨往门内迈动的双腿,眼光触及到他微跛的左腿时,心口拧痛了下。

    ……

    车子滑停到半岛花园大门前,乔伊沫白着脸看了眼区门口,轻吸口气,推开车门下车,朝区门口走。

    现在是下午二三点的样子,正是太阳最毒的时候,除了坐在保安室打盹的保安,基本看不到人影。

    乔伊沫快步走到c栋,爬楼的时候有些吃力,因为抬步时会疼。

    到八楼,乔伊沫脸色更苍白,额头和鬓角全是汗。

    她揪紧裤子,双眼通红,站在门口深呼吸了数次,伸手欲敲门。

    喵——

    她刚抬起手,一声猫叫便从门内飘出,跟着,房门缓缓从里顶开了。

    乔伊沫讶异的看着蹲在门口,瞪着两只圆圆的大眼盯着她的巨星,心想,巨星什么时候学会开门了?

    喵——

    巨星扑了过来,两只前爪孩子般抱着乔伊沫的一只腿。

    乔伊沫眼角有些疼,弯身把巨星抱了起来,双唇四周有些红,在巨星肥大的脸上亲了亲,拉开门走了进去。

    关上门,乔伊沫走到客厅,本以为会在客厅看到乔岸,却没有。

    乔伊沫又去看主卧,主卧的房门大开,窗帘拉得很死,屋子里黑漆漆的,很显然,乔岸也不在主卧里。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萧条寂寥的气息。

    乔伊沫有些发怔,直到巨星在她怀里喵喵叫了几声,她才垂了垂睫毛,抱着巨星朝卧室走去。

    换衣服时,乔伊沫不可避免的看到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密密麻麻的,遍布了全身。

    光是看到这些,都可以想象,场面是何等的激烈。

    乔伊沫蓦地闭上眼,一张脸白得像雪。

    好半响,乔伊沫才睁开双眼,不敢再往自己身上看一眼,僵硬的套上衣服,拿着包,走出了卧室。

    出门前,乔伊沫去天台看了看,因为巨星会开门,在她看来还是有些不现实,便以为是乔岸虚掩了门,到天台看护那些花草去了。

    但是到天台,乔伊沫并没有看到乔岸。

    乔伊沫皱眉,难道是乔岸出去忘了关门?!

    乔伊沫想了想,从包里翻出手机,开机,拨出乔岸的号码。

    然而,乔岸的手机关机。

    乔伊沫握着手机怔了半响,轻眨眼,点开短信给乔岸发了条讯息。

    看着消息发出去,乔伊沫抿紧下唇,把手机放到包里,匆匆下楼。

    ……

    邺景别墅。

    柴娉孜一身贵妇装扮坐在沙发里,半眯着眼看着站在沙发外围的乔伊沫,“听保姆你来了,我还以为我听错了。毕竟出了昨天那样的事,有点廉耻心的,怕是躲都躲不及,你倒好,自己送上门来了。沫沫,你该不会是觉得我们莫家就这么好欺负吧?”

    乔伊沫抓紧包包带子,漆黑的眼仁儿周围泛着红,直直盯着柴娉孜,“我没有第一时间去找阿蘭,而是来找您,是因为我有一件事要跟您确认!”

    “确认?确认什么?”柴娉孜冷笑,眼神透着不屑。

    “从一开始,您就没打算同意我跟阿蘭在一起,对么?”乔伊沫盯着她。

    柴娉孜没有一丝的犹豫,道,“没错。我从一开始就不同意你和霄蘭在一起。之所以同意你们结婚,是因为知道强硬的手段在霄蘭那里行不通。你也知道,霄蘭一根筋,认准的人和事很难改变,越是强迫他,他的反抗心理就越严重。”

    “所以你们就计划在婚礼当天对我下药,让阿蘭亲眼看到我跟别的男人……因此对我失望心死,以达到你们的目的么?如果是这样,你们又何必煞费苦心筹办我和阿蘭的婚礼?你们大可……直接那么做!”乔伊沫声音低哑到极致,看着柴娉孜的双瞳满是隐忍和冷意。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