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94章 没有解救的方法,除非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好热,我要热死了……”乔伊沫把脸用力的贴着慕卿窨的脖子,低泣而出的嗓音带着崩溃和嘶哑。

    慕卿窨蹙紧眉,一面抚着乔伊沫汗湿黏贴到她脸的发丝,一面低声轻哄,“乔乔,再忍忍,一会儿就好。”

    “我热,我热,呜唔……”乔伊沫哭得像个委屈至极的女孩儿,嗓音软软糯糯的,加上几缕忿懑,听着格外叫人揪心。

    慕卿窨下颚绷着,沉暗盯着乔伊沫侧脸淌动的泪水和汗水,轻提气,道,“鬼影,把冷气开到最低,速度还要快。”

    鬼影眼皮狠跳,弱弱,“老大,冷气已经是最低了。”

    慕卿窨薄唇抿直,大掌不停的抚乔伊沫飞烫脸蛋上的汗水和泪水,,心脏处,揪得发疼。

    鬼影壮着胆子挑高眼皮从后视镜看了眼慕卿窨,当看到慕卿窨脑门上的青筋时,鬼影心尖抽了抽,舔舔唇,默默收回视线,一脚将油门踩死,车子便如闪电般在车道上飞驶。

    ……

    封园。

    鬼影刚将车子停在大门口,一道黑影便从车内闪了下去。

    鬼影愣了愣,扭头看向车后座,很显然,后车座已经没了慕卿窨和乔伊沫的影子。

    鬼影轻吸口气,浓眉却微微拧了起来。

    老大对乔姐看着并非男人对女人的原始冲动,而是动了真情了。

    只是对于他们这样的人,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

    慕卿窨在将乔伊沫从酒店带走时,便电话通知了郭记闳。

    是以,慕卿窨带着乔伊沫到封园时,郭记闳已经到了。

    主卧。

    因为乔伊沫除了脑袋露在丝绒被外,身子都被严实合缝的裹在被子里,蚕蛹般在大床上难受的蠕动颤抖。

    郭记闳只有通过观察乔伊沫的眼神和脸部状态以及体温判断乔伊沫的情况,但以郭记闳的医学造诣也足够了。

    检查后,郭记闳倒还算镇定,只是看到慕卿窨紧凝的面庞时,眼神闪过震动,他也是第一次在慕卿窨脸上看到如此外露的情绪。

    稳了稳心神,郭记闳,“乔姐是被下了催情药,而且还是市面上根本买不到的具有超强迷幻作用的药。一般的助兴药物,都会有一定的过渡时间才会起作用,但乔姐吃的这种药,起效时间几乎就是她吃下药的那刻。”

    郭记闳没有过多介绍,吃了这药的反应,因为他注意到某人的脸色慢慢阴沉了下来,遂直接后果,“这类药之所以无法上市,除了药本身对人损害巨大外,还有一个根本原因,那就是药效长达七八个时之久,且除了……与人结合外,到目前为此,还没有解救的方法……”

    “你也没有办法?”慕卿窨声线阴鸷。

    “……”郭记闳心头微颤,抽抽嘴角,“给我点时间应该是可以的,就是怕乔姐撑不住……”

    郭记闳一把年纪了,多年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起来还是有那么点尴尬的。

    “那还等什么?!”慕卿窨凛然盯向郭记闳,声线虽极尽克制,仍是森寒冷怖。

    郭记闳咳了声,讪讪,“乔姐吃了那药应该有段时间了……句大胆的话,乔姐若是长时间得不到救治,恐怕会危及乔姐的生命……其实,电视剧上演的什么暴血而亡,也,也不是没可能……”

    郭记闳完这番话,深刻觉得自己都快暴血而亡了,因为某人盯着他的眼神,活像要把他碎尸万段般。

    该的话也了,为了自己的性命安全,郭记闳果断的转身走了。

    给他时间,他虽然能配出解药,但在他配出解药前,还得靠他们……咳咳。

    郭记闳刚走出房间,一转身就撞见了站在门侧的龙吟灵。

    郭记闳微怔,对她点点头,便要朝楼梯走。

    “郭教授,我希望你能尽快配出解药,谢谢!”

    龙吟灵几分阴冷严肃的声线传来,郭记闳禁不住又是一怔,抬眼看着龙吟灵。

    龙吟灵面色冷酷,盯着他的目光像锐利的刀子,藏着威胁和狠毒。

    郭记闳眸光敛缩了缩,抿唇,没什么,快步离开了。

    龙吟灵看着郭记闳下楼,垂在身侧的双手,猛地攥紧。

    ……

    主卧,洗浴室。

    慕卿窨将乔伊沫放进装满冷水的宽敞浴缸后,便后悔了。

    乔伊沫身上的婚纱早在酒店房间时便被剥离,如今躺在浴缸里的乔伊沫,寸缕未着。

    浴缸里的水,清澈透明,任何东西放进水中都能一目了然,更何况还是这样一具美妙且充满了神秘感的身躯。

    她的每一处,都在他眼前,毫无遮掩的袒露,带着让他窒息的美感和诱惑。

    慕卿窨像被点了穴,立在浴缸前,不能动,也没有想动的念头。

    这要是神智清醒的乔伊沫,叫人这样直勾勾**裸的盯着看,早就羞愤得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了。

    可是此刻的乔伊沫,只是舒展着四肢,慵懒的躺在浴缸里,粉润的唇已是醉红的颜色,轻轻张着,口口的吐着热气。

    脸蛋似在蒸笼里高温蒸过,红彤彤的,让她的脸蛋看上去更是吹弹可破。她半眯着眼,媚眼如丝的看着慕卿窨,那模样活像在勾引,抑或垂涎慕卿窨般。

    慕卿窨亦凝着乔伊沫,黑眸里熊熊燃烧着两把烈火,心脏震动的频率是以往从未有过的快。

    不知道是谁先主动的,两双唇激烈的贴到了一起。

    慕卿窨双臂紧环着乔伊沫纤柔绵软的腰背,半个身子已经探进了水中,看样子,像是慕卿窨主动的。

    乔伊沫勾住他的脖子,双腿急躁的攀上他的腰。与此同时,慕卿窨亦大力箍着她的腰往他怀里压。

    场面一度激烈到让人光是听到声音,便心跳加速,面红耳赤的地步!

    ……

    大床上,慕卿窨将乔伊沫覆压在身下,薄唇在她耳畔和脸腮摩挲,而他的面色,几乎与乔伊沫烫红的脸色一个色号。

    “呜唔……呜唔……”

    乔伊沫此时已经难受到不出话,眼泪也哭干了,只在慕卿窨耳边发出沙哑的呜鸣。

    两只手被慕卿窨固定在身体两侧,所以她连触碰他的机会都没有。

    她是真的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热死的,干死的!

    何止是乔伊沫觉得自己快死了,慕卿窨也深深觉得再这般下去,他怕是比她还快血管爆裂而亡!

    慕卿窨贴着她,好几次都忍不住想一冲到底。天知道,他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才忍住没有那么做。

    “呜唔……”

    乔伊沫无计可施,一口咬住了慕卿窨耳朵下的软肉。

    慕卿窨轻震,沉沉盯着她。

    乔伊沫的双眼像被利刃捅了两刀,蔓延着可怖的血红,她咬着他的唇面干冽得破了口子,刷得他的皮肤刺刺的疼。

    “呜唔……”

    乔伊沫死死看着他,眼神里除了一团火,仿佛还有恨。

    慕卿窨扣紧她的细腕,喑哑道,“乔乔,你现在并非真的恨我,可一旦我那么做了,你才会恨我。”

    乔伊沫松口,改而去咬慕卿窨的下巴,喉结以及锁骨,咬她所有能咬的位置,且每一下都用了十分的力。

    慕卿窨不觉得疼,纵容的看着她。

    “啊……”

    乔伊沫嘶鸣,她此时所承受的痛苦和无力以及无措,没人知道。

    身体内像是有千万只虫子在撕咬她的五脏六腑,虫子咬过的地方又有毒火在焚烤。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她哭都哭不出来!

    她只知道她很痛苦,真的很痛苦……

    “啊……”

    乔伊沫恶狠狠盯着慕卿窨,眼神深处却是无法排解的无助、焦渴以及疼痛。

    慕卿窨心尖颤抖,低头吻她干燥出血的唇。

    他的唇一碰到她的,她便像渴极了般,急哄哄的嘬住,嗓子里发出细微的战栗声。

    慕卿窨更紧的握住她的手腕,“乔乔,再坚持坚持,很快……”

    慕卿窨话还未完,便看到乔伊沫的鼻间涌出两条溪般的血红液体。

    “乔乔。”慕卿窨大惊,松开乔伊沫的手,拥着她从床上坐起,探臂从床头柜上抽出纸巾,给她擦鼻血。

    然。

    不论慕卿窨如何擦,鼻血像是永远擦不净,不停的从她鼻间嘭涌出。

    霎时。

    郭记闳离开时那句“暴血而亡”,轰然在慕卿窨耳畔响彻。

    慕卿窨面容骇然的沉绷,大掌用力抚着乔伊沫半张脸,“乔乔……”

    乔伊沫迷离的望着他,张唇呜咽的朝他的唇靠。

    慕卿窨看着她的脸,好似能看到热气缕缕升腾而出。

    乔伊沫的唇再次贴到他的唇上,慕卿窨没有退,只是深谙的凝视乔伊沫。

    乔伊沫出奇的主动,两只手儿像烙铁般在慕卿窨胸膛抚动。

    舌尖尝到血的甜腥味,慕卿窨背脊狠震,他蓦地伸手环紧乔伊沫的身子,睨着乔伊沫的双眸除了坚毅和暗涌,再无一丝犹豫,“罢了,你要恨就恨吧!”

    话落。

    慕卿窨猛然搂着乔伊沫倒进大床上,黑眸缱绻深深盯着她,毅然沉身。

    身体似突然被人从中间撕扯成了两半,那一瞬间倾涌而来的剧痛让乔伊沫狠狠拧了眉头,干涩的眼角亦涌出晶莹的泪珠。

    感受到那一抹阻隔,慕卿窨轻怔,转瞬,心尖淌过无尽柔软,俯身轻柔吻向她的眼角。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