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93章 我要晚来一步,你怎么办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乔伊沫只觉得周身似烈火焚烧,身体的灼烧感不给她任何适应的机会,直捣进她的心脏,毒火焚心也不过如此。

    乔伊沫趴在地上,手掌贴碰到的地板很快烫了起来,像是要在她手心下化了般。汗水成汩成汩的从她脑门和后颈滚流而下,脑子被烧得昏昏呼呼,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此时,朝她走来的人影终于停在她身后。

    乔伊沫还没反应过来往后看,脖子便被从后抚了下。

    那一瞬间的凉爽,让乔伊沫禁不住呻吟了声。

    跟着,那股冰凉又从她后颈穿过,勾住了她的脖子,她整个人被抱了起来。

    乔伊沫身子战栗不止,汗水侵湿的脸却面若桃花,眯起的眼眸水光露露,迷离娇媚。

    “果然是个尤物!”男人看着,眼冒绿光,亢奋碎了口。

    ……

    酒店房间的卧室。

    男人快速将乔伊沫放到床上,侧脸接触到清爽的丝绸被单,乔伊沫哼吟着伸手抱住被单,把整张脸都埋了进去。

    好热,好热……

    男人眯着眼,贪婪而邪恶的盯着乔伊沫,他看了眼卧室窗台上摆放的摄影机,迫不及待的舔了口下唇,一股脑将身上的束缚褪去,朝床上娇蜷缩的乔伊沫扑了过去。

    只是男人的身体刚覆到乔伊沫身上,一只手还未来得及抚向乔伊沫滚烫的身体,便被一股猛力,从后揪住了他的头发。

    “啊……”

    男人发出野猪般难听的哀嚎,因为他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快被这股大力撕开。

    嘭——

    跟着,一块硕大的肉重重砸到地板上,震得地板都抖了几抖。

    “唔……”

    这一下,男人痛得眼冒金星,叫都叫不出来。

    面庞嗜血阴鸷的男人,如邪灵般朝他迈进,毫不犹豫抬起脚,狠狠落到躺在地上的男人的肚子上。

    那一脚,险些将男人的肠子都从肚皮里踩爆出!

    “啊……”

    男人嘶嚎,痛得四肢都在痉挛。

    此时,一道迅疾而来的脚步声,猝然停在门口,高大魁梧的身躯几乎将整个门口都堵了个严实。

    鬼影微愕的看着,浑身散发着嗜杀之气的可怕男人,“”心脏扑通跳了两下。

    慕卿窨脸上的神情是他从未见过的沉鹜,他双眸猩红,盯着地上的男人的眸光,毫不掩饰都是杀意。

    就在鬼影觉得,被他踩在地上的男人,很有可能活不了时,微弱带着哭腔的女声颤抖响起。

    “难受,好难受,要死了,我肯定要死了,热,我好热,呜……”

    声音一出,鬼影便见慕卿窨踩在男人肚子上的脚微微一僵,旋即,他毫不犹豫收回腿,两大步便跨到床侧,将抱着丝绒被瑟瑟发抖蜷缩成一团的女人捞进怀里。

    许是慕卿窨周身的阴翳之气加重了他身上的寒气,让乔伊沫觉得他比怀里的丝绒被更沁凉,她瞬间扔掉被子,八爪鱼般盘到慕卿窨身上,烫得惊人的脸委屈而急切的往慕卿窨脖子里凑,嘴里不时发出或舒服或委屈的哼唧声。

    慕卿窨一只长臂搂紧乔伊沫,胸腔搏动的滔天怒火让他不得不深深吸气方才能勉强克制住。

    他垂眸凝着乔伊沫被热汗打湿的婚纱,黑眸里喷着能焚尽一切的焰火。

    一贯清雅淡泊的声线,裹着狠,裹着厉,“把这堆垃圾给我清理干净!”

    慕卿窨口中的“垃圾”,很明显指的是缩在地板上痛嚎的男人!

    饶是差不多跟慕卿窨形影不离的鬼影,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慕卿窨。

    鬼影咝了口冷气,呲了呲牙,几步迈进去,拖死猪般拖着男人的腿,朝卧室门口快步离开。

    直到男人鬼哭狼嚎的声音彻底消失,慕卿窨阴沉到极点的面容才稍稍缓解了分,抬起另一只手抚了抚乔伊沫战抖的背,在她绯红的耳边掩着戾气低声道,“我若是晚到一步,你该怎么办?”

    “唔……热。”

    乔伊沫眼泪和汗水止不住的掉,她柔软的手无助的揪紧慕卿窨的衬衣,热气腾腾的脸不满足在他颈边轻蹭,渐渐往他锁骨下游弋。

    她喷吐着热气的嘴不时扫到他颈部和锁骨的肌肤,无一例外都让慕卿窨心头酥颤不已。

    慕卿窨凝着乔伊沫不停往下的脸,眼眸里的冷翳和狠气逐渐被暗涌取代。

    终于,乔伊沫的脸贴到慕卿窨的皮带。慕卿窨心头大震,蓦地握住乔伊沫颤动的肩头,将她抓到跟前。

    眸光从她嫣然轻张的红唇掠过的一瞬,慕卿窨没有犹豫,狠狠吻了过去。

    不担心她会反抗,因为在他吻上她的一刻,她比他更为热切的钻寻了进来,她的双臂甚至主动攀上他的脖子,软绵绵的身子亦无比配合的贴过来。

    慕卿窨喉中发出一声类似野兽的低鸣声,一手抱紧乔伊沫,一手擒住她的一只细腕,猛地翻身,将她压陷进弹性极佳的大床上。

    ……

    婚宴现场,莫霄蘭俊脸煞白盯着液晶屏幕上,男女浑然忘我激情纠缠的画面。

    男人背对着屏幕,可女人因为**而染上艳红妩媚的脸却无比清晰的印在屏幕里,打破了莫霄蘭所有自我麻痹自我安慰的借口!

    他竭力劝服自己,也许屏幕上的女人只是长得比较像他的沫沫,但其实不是。

    他的沫沫,不会穿着和他结婚的婚纱,跟其他男人做这种事。

    他的沫沫,绝舍不得这么狠心的对他……

    “乔叔……”

    忽地,莫霄婳惊惶的呼声传来。

    莫霄蘭瞳孔似被冻了下,攥紧拳,僵硬的转头,看向莫霄婳和乔岸的方向。

    乔岸同他一样,脸上是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信的神情,摇摇欲坠的由莫霄婳搀扶着。

    莫霄蘭看到乔岸这般,左心口的位置轰然破了个大洞。

    至此,他连自我欺骗都做不到了!

    周身的力气像是突然被抽了个干净,莫霄蘭耳边出现剧烈类似电流流动的兹兹声,他眼前发黑,身体在往后倒。

    这时,一股力量从后撑住了他。

    “莫霄蘭,你还好么?”

    章心桐抚着他,关切的看着莫霄蘭道。

    莫霄蘭眼神空洞,面庞绷得青白交加,像是濒临死亡的人才会呈现出的模样,看着委实骇人。

    章心桐深吸气,朝前看了眼,对莫霄蘭柔声,“乔伊沫不懂得珍惜你,是她的损失。霄蘭,你还有我。你放心,我绝不会像乔伊沫那样背叛你。”

    “真没想到莫氏的公子要娶的女人是这么个不知检点的货色,简直是个笑话。”

    “可怜了莫氏公子,满心欢喜想要迎娶的女人,竟然在结婚当天做出这样的事,她真是一点都没把莫氏公子放在眼里啊。莫氏公子这顶绿帽子怕是要在他头上戴一辈子。”

    “这个女人了不得了,你们看刚才的视屏里,她那欲火焚身,急不可耐的样子,啧啧,到底是有多饥渴?我看她啊,就是个水性杨花的荡妇!”

    “不定是莫氏公子没能满足她呢……”

    “呵呵。”

    “……”

    章心桐的声音,和周围的声音齐齐涌进莫霄蘭的耳廓。

    莫霄蘭一张脸绷到狰狞,眼眸由空洞变得赤红而幽寒。

    他缓缓抬头,看向周围眼色不一瞥向他的众人,他们脸上无一不写着同情和怜悯,但同情和怜悯的表皮之下,却都是心灾乐祸,恨不得他莫霄蘭当场羞愤自尽才妙!

    最后。

    莫啟和柴娉孜的脸出现在莫霄蘭眼前。

    莫啟和柴娉孜脸上全是难堪,柴娉孜望向他的双眸通红,也同样印着同情和怜悯。

    “沫沫,你对莫霄蘭没有爱意,你只是怜悯他,怜悯他没有你就活不下去。你怕如果你跟他提分开,他会变得疯狂,甚至做出伤害自己乃至更可怕更极端的事……”

    录音里男人的声音像某种符咒穿透进莫霄蘭的耳朵,然后不停的重复,不停的重复。

    她只是怜悯他,只是怜悯他……

    因为怕他莫霄蘭没了她就活不下去,怕他莫霄蘭没了她乔伊沫就变得极端疯狂……

    乔伊沫,乔伊沫,你以为你是谁!!

    章心桐站在莫霄蘭身侧,此刻,她心跳加快,从后撑着莫霄蘭的手臂为了抑制某种激动和紧张而微微发着抖。

    她逼自己沉住气,只安静的看着莫霄蘭。

    终于。

    莫霄蘭缓缓站直,伸手握住了她搭在他手臂上的手。

    那一瞬间,章心桐一颗心猛然跳跃到了嗓子眼里,不是因为恐惧抑或惊吓,而是,狂喜。

    “你有多喜欢我?”他没有看她,声线又沉又哑。

    章心桐另一只手蓦地捏紧,深深盯着莫霄蘭冷峻的侧脸,“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好!”莫霄蘭转头,盯着章心桐的眼眸没有丁点温度,但却异常的坚硬绝然,“你跟我结婚,就今天……现在!”

    章心桐,“……”

    ……

    飞速驶往封园的路上。

    车内。

    鬼影笔直坐在驾驶座,目光平视前方,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专注于开车。

    而车后座,蚕蛹般被裹进白色丝绒被的女人,只露出一颗湿哒哒的脑袋,抽抽搭搭的往男人从黑色衬衫里露出的硬朗脖颈里钻。

    抱着她的男人则耐着性子的拥着她,时不时摸摸她的头和脸,在她耳边软语轻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