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90章 想她想得快疯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慕卿窨言出必行,当晚,出去办事的鬼影找到豪宅,与两人会和后,慕卿窨便让鬼影调动私人飞机,将乔伊沫送回了潼市。

    时间如流水,匆匆而过。

    眨眼便到了八月九号,也就是,明天,就是乔伊沫和莫霄蘭的结婚典礼。

    乔岸是在三天前赶回了潼市,也用了三天将家里装饰了一翻,营造出了大红喜字随处可见的喜庆场景。

    晚上,乔岸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乔伊沫喜欢吃的菜。吃饭时,乔岸不停的给乔伊沫捻菜,但不怎么话。

    乔伊沫几次看到乔岸微红的眼角,也只当什么都没看到。

    晚饭后,乔伊沫拿着睡衣去洗浴室洗了澡,刚回到卧室,便听到窗口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乔伊沫心头登时一紧,明净的双瞳瞪圆,直直盯着窗口。

    啪——

    窗户被从外退开,跟着一抹高大的身姿从窗口跳了进来。

    乔伊沫,“……”

    “傻了?”

    莫霄蘭得意挑眉,大摇大摆走过来,屈指在乔伊沫鼻尖上弹了下,笑哼。

    乔伊沫吞吞喉管,漂亮的眼睛微微闪了下,她还以为……

    “咱爸呢?睡了?”

    莫霄蘭没注意到乔伊沫的异样,边伸手反锁上卧室房门,边压低声音道。

    乔伊沫微不可见的吐气,蹙起秀气的眉尖,一根白皙柔软的手指戳上莫霄蘭的胸膛,“莫霄蘭,谁让你爬窗的?知不知道这是八楼,很危险?!”

    莫霄蘭揽过乔伊沫的细腰,俊脸埋进乔伊沫泛着沐浴露淡淡香气的颈子,唇瓣不时刮过乔伊沫柔嫩的肌肤,哼哼,“我想见你,今晚特别想特别想。”

    “想见也不能爬窗啊!我们家的门又不是摆设,怎么个个……”都不走寻常路。

    最后几个字,乔伊沫及时止住了,没出口,粉润的唇却微微抿了起来。

    “个个什么?”

    莫霄蘭呼吸有些粗,嘴唇贴到乔伊沫耳畔,喘着气,哑声道,“沫沫,你好香,是沐浴露的香气,还是你的体香?一定是你的体香……”

    乔伊沫嘴角抽动,推了推他的肩,“你大晚上爬窗来见我,就是为了跟我这些浑话?”

    “呵。”莫霄蘭笑,抱紧乔伊沫,“沫沫,我的沫沫,你终于要嫁给我了。”

    乔伊沫无奈到想笑,伸手抱住他宽阔的背脊,“是啊,我终于要嫁给你了。以后,你莫爷就彻底告别单身贵族的生活,踏进婚姻这座牢笼了。莫爷,你现在要想后悔还来得及噢。”

    “牢笼?”莫霄蘭掐乔伊沫腰上的软柔,低哼,“你竟然跟我的婚姻生活是牢笼!乔伊沫,实话,你是不是不想这么早嫁给爷,你还想多玩玩多看看对不对?”

    乔伊沫腰肢轻颤,忙拉住他的大手,灵活的身子从他身前闪避开,快步朝前走了两步,才扭头冲莫霄蘭笑道,“莫爷,你别忘了,你尊敬的母亲大人过,结婚前一天新郎新娘是不能见面的。你现在偷偷跑来见我,要是让阿姨知道,我就惨了!”

    莫霄蘭哼了哼,双手插进兜里,邪邪的靠在门板上,眯眸盯着乔伊沫,“是我偷跑来见你,我妈要怪怪我,干你什么事?”

    “你是阿姨的宝贝儿子,她自然舍不得苛责。但我就不同了。”乔伊沫背着双手,歪歪头。

    莫霄蘭撇嘴,站直身朝乔伊沫走,“只要有我莫霄蘭在一天,谁都别想欺负你,我妈也不行,哪怕是为了我。”

    乔伊沫心口微震,看着他。

    莫霄蘭站在她面前,双瞳如镶嵌了黑夜中最亮的那颗星辰,定定盯着乔伊沫,声线醇洌而严肃,“沫沫,答应我,明天你一定不会逃婚!”

    “……”乔伊沫咋一听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缓了两三秒才明白自己根本没听错。

    黑线从脑门滑下,乔伊沫无言的望着莫霄蘭严峻认真的面庞,低叹,“莫霄蘭,如果我明天要是逃婚了,那我可能是疯了,真的,脑子不正常了!除此之外,除非你悔婚,不然我是绝对不会逃婚的!”

    “我怎么可能悔婚?!”

    莫霄蘭敲了下乔伊沫的脑门,生气的吼。

    乔伊沫眼皮跳了跳,飞快看了眼房门,“我爸听到了!”

    莫霄蘭皱眉,薄唇抿紧了,但看着乔伊沫的眼神还是生气的样子。

    乔伊沫好笑又好气,“莫霄蘭,你先是我移情别恋,后又我逃婚,我都没怎么,我才你一次,你就生气了?要我跟你一样,估计你都要被我气死了!”

    莫霄蘭耳根有些红,嘴唇也抿得更紧了。

    乔伊沫见他难得露出不好意思的模样,正想糗他几句。

    就听他低沉着嗓音,“还记得初三的时候,咱们去月老庙玩那次么?”

    她怎么会忘?

    那会儿乔妈去世不久,乔岸刚离开潼市,乔伊沫整日郁郁寡欢,以泪洗面,咳咳……莫霄蘭为了带她走出来,想方设法领她出去玩儿,哄她开心。

    触及到乔伊沫内心最柔软的位置,乔伊沫看着莫霄蘭的眼眸也变得温柔动容,她伸手握住莫霄蘭的大手,声,“当然记得。”

    莫霄蘭低头看着她握着自己的手,嘴角抿紧,继续道,“月老庙被传得神乎其神,灵验得很。”

    “……所以呢?”乔伊沫不太明白。

    莫霄蘭耳根更红了寸,顿了两三秒,道,“我当时也求了一支签,有关你跟我的。”

    “你求了?”乔伊沫记得那时她还问过莫霄蘭,结果莫霄蘭一脸的鄙视,他根本不信鬼神。

    她便以为他根本没求。

    莫霄蘭盯着乔伊沫的眼眸有些抑郁和一丝难得的赧颜,“嗯。”

    乔伊沫瞠大眼。

    莫霄蘭低下头,额头抵着乔伊沫的,双瞳直勾勾锁着乔伊沫的眼睛,嗓音极其郁闷,“签上得不好,它你跟我不是良配,还你终有一天会遇到你的良人离我而去。”

    乔伊沫,“……”胡八道!

    没错,乔伊沫此刻还觉得是在胡八道!

    她怎么可能离开莫霄蘭?除了莫霄蘭,她从未想过跟其他男人在一起!

    “沫沫,我不能失去你!你必须是我的,必须跟我在一起!”莫霄蘭忽然抱住乔伊沫,面庞紧绷,盯着乔伊沫的眼神带着狠戾和决绝。

    乔伊沫心头一栗,轻吸气,另一只手抬起,从后抚他的背,“你怎么会失去我呢?我们过啊,要一辈子在一起,永不分开。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

    “嗯!”

    莫霄蘭重重道,“沫沫,明天之后你就是我莫霄蘭的妻子了,我再也不用担心你会离开我,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乔伊沫把脸靠在莫霄蘭胸前,有些心疼道,“莫霄蘭,你很笨你知道么?全世界大约只有你这个笨蛋才会真的去相信,那些毫无根据的上天预言。”

    如果莫霄蘭今天不,乔伊沫或许永远都不会明白,莫霄蘭对她的患得患失和“严防死守”的原因。

    可是现在她知道了,她却只觉得心酸和心疼!

    莫霄蘭并非草木皆兵的人,她也不觉得他是一个相信鬼神之的人。

    之所以相信那根所谓姻缘签上的签语,无非是因为他在乎她,比谁都在乎她!

    乔伊沫将脸更深的埋进莫霄蘭的胸膛,听着他心脏勃跳的声音,她的心很平静,很安宁。

    跟他在一起,她不用费尽心思去猜他喜不喜欢她,会不会离开她。因为他对她的爱重和在意,总是那么清楚、热烈。

    “沫沫,我爱你,我会一辈子爱你,只爱你一个。”莫霄蘭紧紧抱着乔伊沫,在她耳边字字清晰、坚定道。

    乔伊沫眨了眨眼角感动的泪花,扬唇,“嗯。”

    ……

    莫霄蘭离开后,乔伊沫躺在床上,看着房间里挂着的纯白婚纱,澄净的眼眸在昏黄的光线下闪动着憧憬的光芒。

    不知道这样看了多久,乔伊沫眼皮慢慢的往下搭,唇角微微上扬,睡了过去。

    细碎的声响从窗口处飘来,像是清风不慎打扰。

    黑暗的身影如灵敏的猛兽跃到窗口,再从窗口轻飘的落到地面,只发出很微弱的声音。

    那道身影缓慢的逼近乔伊沫躺着的那张大床,行至床畔,他适时停了下来,幽黑精深的眼瞳钩着乔伊沫从被子里露出的白皙脸。

    他垂在身体两侧的双臂似是克制的贴着身体,两只手缓缓的蜷起,紧攥。

    他凝视乔伊沫的双眸由刚开始的幽深,逐渐到隐忍抑制。

    高大的身形慢慢俯下,一条长臂从乔伊沫颈后穿过,另一条手臂从前环住乔伊沫的腰。

    跟着,他将乔伊沫从床上连人带被抱了起来。

    乔伊沫在男人怀里,如燕子般轻盈脆弱,仿佛他的双臂再用些力,她便会折在他手中般。

    男人垂眸,深深盯着乔伊沫娇憨的睡颜,他的脸不再是平素一贯的清淡凉薄,满是忍耐克制以及,难以抑制的不甘和汹涌的掠夺……

    他也为自己对她可怕的占有欲而感到困惑和莫名其妙,但无论他如何迷茫不解,如何压制,转移视线,都无法让这种前所未有的想要占有一个人,得到一个人的想法消失不见!

    他想要她,想要他甚至觉得自己有些疯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