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89章 乔乔,可高兴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黑色的帕加尼在柏油路面飞速飙驶。

    车内,身着黑衣皮裤的年轻女人面容姣好而冷酷,带着黑皮手套的双手干练的握着方向盘,凌厉的双眼穿过后视镜盯向后车座时闪过一抹担忧,“慕,你还好么?”

    她的脸是典型的西方面孔,是以她的中文虽不错,但口音很重。

    慕卿窨薄唇冷毅的轻含,闻言,眉宇轻蹙,望了眼右肩下方涌冒血珠子的血窟窿,“没事。凯西,我欠你一次。”

    凯西拧眉,“慕,你跟我之间还需要这些么?再坚持一下,很快就到了。”

    慕卿窨没再话,双瞳轻眯,转向身侧。

    乔伊沫抱着双臂,贴着车窗缩坐在车位一角,巴掌大的脸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大而圆的双眸却乌黑分明,静静盯着他。

    慕卿窨双眸眯得更紧了些,轻声道,“我记得你是学医的。”

    乔伊沫看着他,嘴唇抿了抿,但没话。

    “我需要你的帮助。”慕卿窨道。

    乔伊沫双眼跳闪了闪。

    “帮我包扎。”慕卿窨看了眼自己受伤的部位,磁性的嗓音低了低,听着倒像是真的向乔伊沫寻求帮助的谦逊口吻。

    乔伊沫眨眨眼,眼眸落到他右肩下侧中枪的部位,当看到血像溪般从他伤口中涌出时,乔伊沫屏息轻屏,本能的坐了过去,白皙柔软的手握住慕卿窨的胳膊,大眼四处瞄动。

    她在找可以用来包扎的东西。

    慕卿窨看着她包裹着自己胳膊的两只手,双眸浮出一丝柔软,看向她焦急找寻的眼睛,低声,“我裤兜里有一条丝巾。”

    乔伊沫望了他一眼,嘴唇抿得紧了些,没有忸怩,“在哪边?”

    慕卿窨用眼神扫过左侧裤兜。

    乔伊沫从他身前倾身过去,伸出一只手摸进慕卿窨左侧裤兜,将丝巾拿了出来。

    慕卿窨大腿的肌肉在那一刻微不可见的绷了绷,她倾身而来时,拂进他鼻息的少女馨香令他右肩的枪伤更疼了。

    乔伊沫拿到纱巾便要往他胳膊的伤口处绑,可抬手的一瞬,她微微怔住了。

    这条纱巾……看着不甚眼熟啊!

    不就是……她偶尔用来绑头发那条纱巾?

    乔伊沫看慕卿窨。

    慕卿窨也盯着她,一副不明白乔伊沫为何突然看他的样子。

    乔伊沫垂垂眼睛,忍不住在心里提了口气,用纱巾给他包扎伤口。

    凯西从后视镜看慕卿窨和乔伊沫,当看到慕卿窨眸光专注且柔和看着为他包扎伤口的娇女人时,眼底掠过一抹沉思。

    ……

    帕加尼在郊区一栋私人豪宅停下。

    凯西动作利落,毫不脱离带水扯开安全带,下车,走到车后座,打开车门,弯身便要去慕卿窨。

    慕卿窨率先伸了伸手,“凯西,我自己来。”

    凯西没有勉强,往后退站了两步,道,“这里是我的私人住宅,知道这里的除了我十分信任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所以你可以安心在这里住下。”

    慕卿窨颔首,迈步下车。

    乔伊沫看到他下车,微微犹豫,还是推开车门下去了。

    乔伊沫刚下车,一道汽车引擎声便从后传了来。

    慕卿窨眼廓轻缩,凝向凯西。

    “是我的医生朋友。”凯西看到,紧忙解释。

    ……

    欧式复古风格的卧室里,慕卿窨赤膊半倚在床头,凯西的医生朋友正在为他取手臂上的子弹。

    乔伊沫一只手垂在身侧,一只手抱着另一只手的胳膊,就站在门口一侧的墙壁前,安静看着医生操作。

    乔伊沫看着医生,而有一道强烈的视线却紧欔着她。

    半时左右,医生将子弹取出,重新用药纱包扎好,便与凯西离开了房间。

    医生和凯西一走,房间内便只剩下她与慕卿窨两人。

    乔伊沫有些局促,脑袋微微低着,看着自己的脚尖。

    慕卿窨清隽的面庞印着两分虚弱,但望着乔伊沫的双瞳深邃而精神,“今天,吓到你了?”

    乔伊沫埋着头,沉默了两三秒,声音很轻道,“我想回去。”

    慕卿窨盯着她,“等我伤好了……”

    “我现在就要回去!”乔伊沫拧眉,抬头看着慕卿窨,眼神坚定和迫切,哑声道。

    他太危险了,他所处的环境太危险了。

    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子弹打在他身上,他哼都不哼一声。

    他流了那么多血,他好似也根本不在乎。

    就连医生为他取子弹时,他甚至拒绝了打麻药……

    还有,她救他那次,他竟然自己把子弹硬生生抠了出来!

    乔伊沫觉得他很可怕,可怕到她只想远离!

    慕卿窨抿唇,望着乔伊沫的眼眸似有些无奈,半响,他才缓缓,“看来,是真的吓到你了!”

    乔伊沫眼睛红了,瘦削的肩头微微发抖。

    今晚所见到的一切,她原以为离她的生活十万八千里的事,她以为只能在电影和电视剧上看到的场面,就在她眼前发生了!

    哪怕是现在,乔伊沫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了,但那种恐怖的心情,依旧浓浓的萦绕在她心尖,挥之不去。

    看到她红了的眼眶,慕卿窨心尖微揪,眼眸里的情绪越是深浓幽沉,“乔乔,你过来,我们谈谈。”

    乔伊沫抿紧双唇,慢慢走过去,到慕卿窨跟前时,她的双眼已经红到了极致,眼泪在眼眶里可怜的打着转。

    慕卿窨心头的疼意更浓,蹙紧眉盯着她,“抱歉,今晚的事的确在我的意料之外,我没想到这么快。”

    没想到这么快?

    乔伊沫惶惑的看着他。

    没想到这么快的意思是,他料定这样的事会发生,只是发生的时间比他预料的要早,是这样么?!

    乔伊沫惶惑之后,便是惊恐和愤怒,嘴唇发抖,哑声质问,“你明知道你来德国会遇到这么危险的事,你还是带我来了!你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你也不在乎别人的生死!你怎么可以这样?!”

    慕卿窨沉默。

    来德国是计划之中的事,而带她来则是临时决定,防范措施没有到位,以及对她的保护不周让她受到惊吓是他的过错,面对她愤怒和指责,他没什么好为自己辩驳的。

    “你太可怕了!你的世界,你的生活都离我太遥远,也太危险!”乔伊沫盯着他,两只手隐忍得捏紧,“我根本就不想掺和进来!我只想过我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生活。我恳求你,看在我救你一场的份上,放过我吧!我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我不想我哪天就不明不白的死掉了……真的,就当我求求你了行么?你放我回去吧,我想回去……”

    乔伊沫看着慕卿窨,满脸的惶恐和惧怕,那双明亮的眼睛被红润的泪水和恐惧塞满了。

    慕卿窨看着她下沉的嘴角,极力隐忍泪水下坠的模样,他惊觉自己的心脏,竟痛到让他无法维持脸上一贯的平静。

    他的脸沉得厉害,望着乔伊沫的深眸痛楚中裹挟着浓烈的不甘和心疼,“乔乔,我保证……”

    “我不要听你的保证,我也不信你的保证!”

    乔伊沫狠狠摇头,眼中只有想与他划清界限的迫切,“我们认识没有多久,我是学医的,对我来,不管那天碰到的人是不是你,我想我都不会视而不管。”

    “我相信你也是只把我当救过你的人看待,你要以身相许只是想报恩而已,没有别的。你不可能是喜欢我,喜欢到非要跟我在一起不可……你就放我回去吧,我不想每天这么提心吊胆的生活。”

    “我知道你们这样的人是不会理解我这种胆,只想跟我在乎的人平安健康活着的人的害怕的,我是真的很害怕,很害怕你们这样的……”

    乔伊沫得很着急,慌张,语无伦次,哆嗦,那是因为她的心也同样。

    慕卿窨看着乔伊沫,她的脸部肌肉在不停的抽搐,那是因为太过害怕和不放松导致的。

    慕卿窨伸手握住乔伊沫越攥越紧的手,出口的声音有些暗哑,“乔乔,放轻松。”

    乔伊沫抽出手,往后退一步,张口话,一丝哽咽无法抑制的从她喉咙里颤抖溢出,“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放松!今晚就差一点,差一点我就死了……”

    乔伊沫看他胳膊上的伤,如果子弹射中的不是他的手臂,而是他的心脏,他也会死的……

    慕卿窨凝着她,胸口的痛意阵阵传来,远胜于手臂上的。

    她脸上的恐惧、抗拒以及迫不及待想逃离他的模样,都会在他心脏处加重一层痛意。

    层层痛意堆积,浓重到几乎逼得他低吼出声。

    可是最后,慕卿窨并没有发出任何痛苦的声音。

    相反的,他的情绪慢慢平复了下来,又恢复了素日的清淡沉稳。

    乔伊沫盯着他,眼眶堆积的泪,眼看着就要大滴大滴的坠落。

    这时,她听他,“如你所愿。”

    乔伊沫眼廓廓大,心脏跳动的频率不自觉缓了下来,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他的意思是,答应放她回去了么?!

    慕卿窨看到她氤氲着水汽的水眸点亮起的两束光芒,垂在身侧的一只大手到底还是握了起来,浅眯眸道,“既然你这么不愿意跟我在一起,那我如你所愿,放你回去。从此……你我就当从未相遇过。”

    “……”

    “乔乔,可高兴了?”

    乔伊沫竟是一怔。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