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86章 我准你结婚了么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乔伊沫眼睛被狠狠辣了下,满脸通红的飞快扭动脖子,一扭就扭得急了,只听骨头咯嘣的响了下。

    “哎哟……”

    乔伊沫吃疼的伸手捂自己的脖子,圆圆的脸皱起,眼神有些痛苦的眯着。

    慕卿窨见此,眼瞳微微浮动,柔软的薄唇轻抿了起来,一只大手安静的从后握住了乔伊沫的后颈,拇指和食指指腹把握分寸的轻揉,帮她放松那一扭后绷紧的颈肌。

    乔伊沫呆住,整片颈部肌肤起鸡皮疙瘩,心脏咚咚的狂跳。

    “好些了?”慕卿窨垂眸淡静的睨她粉润的侧脸,声音听不出情绪的问。

    乔伊沫吸气,细微的点点头。

    慕卿窨手便从乔伊沫后颈拿开,落在她裸露在外的削瘦肩头上。

    乔伊沫立刻感到鸡皮疙瘩在往他下巴和侧脸蔓延,那种感觉很糟糕。

    “打好草稿了么?”慕卿窨低声开口。

    草稿?

    乔伊沫愣了愣,挑起眼皮心觑他。

    慕卿窨面庞沉稳而干净,像一面连纹路都看不到的大理石,没有一点多余的表情,可他的眼神很深邃,像要把人穿透般精深。

    乔伊沫吞吞喉咙,心尖莫名的战栗紧绷,声音,“什么,什么草稿?”

    慕卿窨的视线从她白里透粉的脸,掠过她白皙纤细的颈子,视线再压低一寸,便是她锁骨下的粉嫩景致。

    乔伊沫大概是太紧张的缘故,估计都忘了她此时浑身上下只围着一片的浴巾,且还有些松。

    慕卿窨眸光不自觉间转深转沉,坚硬的喉结上下滑动,出口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结婚。”

    结婚?

    乔伊沫舔舔下嘴唇,眼珠子呆呆的盯着慕卿窨,她要怎么?

    慕卿窨望着她湿润的下唇,眉心似是拧了下,又似乎没有,眼眸颜色深稠,“你是我的人,我准你结婚了么?”

    他的声音很平,情绪总是很淡,但一个字一个字的飘进耳朵里,却让人觉得阴鸷危险,这很奇怪。

    乔伊沫头皮寸寸绷起,心尖发寒的同时,他的话又让她无比无语和郁闷。

    娟秀的眉心拧了一点,粉色的双唇往中间一碰,,“我结我的婚,为什么非要你批准?”

    乔伊沫承认这话听着是有点不逊和挑衅。

    慕卿窨抿抿薄唇,幽深的眸光紧欔着乔伊沫,重复,“你是我的人!”

    “……”乔伊沫是有些怵他的,但听到这话也是真的恼火,大眼有点瞪他的意味望着他,鼓着圆脸,“你能不能不胡搅蛮缠?真是奇了怪了!是我救了你,不是你救了我,你凭什么对我的人生和生活指手画脚?什么我是你的手,就更搞笑了!”

    慕卿窨看着她,眼神中似有一层薄薄的愠怒,但细细看,除了深邃,别无其他,“乔乔,我现在没有跟你讲道理,也没有和你开玩笑。你就是我的人!”

    乔伊沫盯着他,后牙槽微微咬合,“慕卿窨……”

    “我不喜欢你连名带姓叫我!”慕卿窨薄唇抿成一条线。

    乔伊沫抽抽嘴角,双瞳里的火苗呲呲的往外喷,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她跟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嗯,他是从火星来的!

    慕卿窨眼廓缓缓敛缩,声线沉毅,“乔乔,我给你三天时间,跟你现在的男朋友分手,三天后你要是没有分手,我就帮你分!”

    什么东东?!

    乔伊沫嘴因为错愕微微张着,晶莹的双眼难以置信的盯着慕卿窨,“你刚刚什么来着?我没听清!”

    慕卿窨看着她微张着的嫩软唇瓣,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眼底快速掠过一抹阴冷,没回答乔伊沫,将另一只手握上乔伊沫另一侧肩,直接将她从沙发里提了起来,蓦地低头,薄唇精准的堵上她的双唇。

    与他的人不同,他的吻充满了暴戾和凶狠。

    唇上登时传来的刺痛让乔伊沫震惊的思绪更添慌乱,软白的手掌慌张的推他,“慕唔……”

    “乔乔,你最好听话!否则,我不敢保证你的那个男朋友还能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多久!”

    他低哑淡薄的嗓音飘来的一刻,乔伊沫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心迅猛的攀涌到她的心脏,让她整个人控制不住的瑟瑟发抖起来。

    而在下一秒,身体被猛地推坐回了沙发里。

    “啊……”

    乔伊沫低呼,脸苍白看着站在她跟前的男人,恐惧,从她的心脏延长到她的眼瞳。

    “这三天,我不会过来找你!”慕卿窨凝着乔伊沫的眼眸藏着一抹不太明白的隐忍,“三天一到,我便过来接你!别试图逃跑或是自以为是的躲起来,你逃不掉的!”

    乔伊沫望着慕卿窨,她在想,她到底是招惹上了一个什么样的人,不,或者不能称之为人,而是……魔鬼!

    因为他连威胁她的话,都得那么温和,好像都是在为她好的样子。

    可是她清楚知道,他不是!

    一个人,怎么可以可怕成这样?!

    ……

    这一晚,乔伊沫失眠得彻底,一闭上眼,就做噩梦,梦见猛兽从后追她,无论她多么努力的跑、躲,都无法摆脱它。

    每次它的血盆大口张开,就要从后把她的脑袋吞掉,乔伊沫便会被吓醒。

    大夏天,乔伊沫一整晚不开空凋,都觉得冷!

    ……

    柴娉孜似乎真是出自真心实意,希望乔伊沫和莫霄蘭尽早结婚。

    从决定下个月十号举办婚礼伊始,柴娉孜便着手准备婚礼的相关事宜,并亲自带乔伊沫去婚纱店挑选结婚穿的婚纱和礼服。

    因为时间算是有些匆忙的,婚纱照自是来不及拍了,柴娉孜甚至担心乔伊沫会介意,几次找话安抚她,好似真把乔伊沫当成未来儿媳妇对待。

    莫家上下对她和莫霄蘭的婚事出乎乔伊沫意料的上心和重视,反倒是乔伊沫自己,时常心不在焉。

    眨眼便到了第三天。

    乔伊沫心下尤其不安,在家里几乎到了无法坐立的夸张地步。

    就连巨星都感到乔伊沫的焦躁和忐忑,扭着肥肥的身子在乔伊沫脚边各种转悠,拿脑袋蹭她。

    傍晚,莫霄蘭给她打电话,是晚上也不能过来找她。

    嗯,这三天她都没见到莫霄蘭,他忙得厉害。

    其实,莫霄蘭不能来见她,对乔伊沫而言是好事。

    因为她这副样子被莫霄蘭看到,不定又要以为她不想跟他结婚,移情别恋了!

    起来,对莫霄蘭动不动担心她移情别恋这件事,乔伊沫始终不能理解。

    她的圈子很窄,因为莫霄蘭很介意她跟男**往过密,哪怕是句话被他撞见,他便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要与她置气许久。

    是以乔伊沫没有男性朋友,女性朋友有,但属于君子之交那种。

    总而言之,莫霄蘭是乔伊沫唯一的“圈子”!

    但饶是如此,莫霄蘭依旧担心她移情别恋。很多时候,乔伊沫甚至觉得莫霄蘭有些魔怔了!

    因为在她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且毫无道理可言的。

    乔伊沫用力摇摇头,踢掉拖鞋,盘腿坐在沙发里,抱起身边的巨星,紧紧的搂着。

    侧脸贴着巨星的脑袋,明亮乌黑的大眼直勾勾的盯着卧室的方向。

    时钟嗒嗒的走动声飘进耳朵里,像魔音般,催动着她心跳的速度。

    ……

    潼市某法餐厅,包间。

    莫霄蘭翘腿坐在位置上,宽阔的背脊靠着椅背,一只手放在餐桌上,一只手搭在大腿处,略显不耐的敲动着大腿。

    总是携带着几分桀骜的眼眸,半眯起,沉凉盯着坐在他对面,冲他媚笑的女人,冷冷,“能快点吃么?!”

    章心桐娇嗔的噘嘴,妩媚道,“着什么急嘛,人家从吃饭就慢。”

    莫霄蘭冷呲,“难怪!”

    “……什么?”章心桐娇滴滴的看着他。

    “你不知道么?吃饭慢,容易发胖!章姐一顿饭吃两个时,比我家沫沫多用了起码三倍的时间,难怪章姐看起来比我家沫沫大了三个号!”莫霄蘭貌似非常认真的在分析。

    三,三个号?!

    章心桐险些呕死!

    她不因为吃饭吃得慢,比乔伊沫大三个号好么?而是她比乔伊沫高!

    “讨厌,不吃了!”章心桐心下都气炸了,但仍是努力克制着,没表现出来,嗔然道。

    “服务员,结账!”莫霄蘭眯眼,一秒都没犹豫,立刻道。

    章心桐,“……”牙齿都快被自己咬碎了!

    ……

    从餐厅出来,章心桐含情脉脉的看着莫霄蘭,等他绅士的提出送她回家。

    然。

    莫霄蘭扔下一句,“明天记得去公司签约!”

    便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驱车,绝尘而去。

    留下章心桐一个人站在马路边都快哭出来了。

    “怜香惜玉”这四个字,这个男人估计都不认识吧!

    ……

    保时捷停在一家顶级珠宝店门前。

    莫霄蘭眯眼朝珠宝店望了眼,勾唇,推开车门下车,姿势潇洒的朝珠宝店内迈了去。

    ……

    半岛花园。

    乔伊沫抱着巨星,忐忐忑忑的坐在沙发里,等到了凌晨,都没等到某人。

    乔伊沫三天来一直高悬的心脏,落了回去。

    看来她真的是有被害妄想症,自己差点就把自己吓死了!

    那人根本就是吓唬她的么!

    “呼……”

    乔伊沫大松口气,神经一放松,她便闭上眼,靠在沙发睡了过去。

    这晚,乔伊沫没再做那个可怕的噩梦,而是做了个美梦,梦见自己躺在柔软温暖的棉花堆里,雪白的棉絮被微风轻轻吹起,如雪花般从天洒落。画面,美不胜收。

    让她在梦里,忍不住挽起了嘴角。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